红色图腾 雪地,将星初升之卷 第10节 拔除“萨拉”

斧钺忠魂 收藏 1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size][/URL]   清除了道路上的阻碍之后,横在盛杰的302团和克米亚维尔之间的就只有萨拉教会村了。   对于盛杰来说,速度和火力就是机械化部队在这个世界生存的第一准则。拔掉“萨拉”这颗钉子就可以直击克米亚维尔,进而威胁芬兰北部的铁路生命线。所以他立即命令七七六营会同团属装甲营立即奔袭萨拉教会村,七三三营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


清除了道路上的阻碍之后,横在盛杰的302团和克米亚维尔之间的就只有萨拉教会村了。

对于盛杰来说,速度和火力就是机械化部队在这个世界生存的第一准则。拔掉“萨拉”这颗钉子就可以直击克米亚维尔,进而威胁芬兰北部的铁路生命线。所以他立即命令七七六营会同团属装甲营立即奔袭萨拉教会村,七三三营会同坦克营迂回至萨拉左侧进行辅助攻击。而自己则只带着少量的部队快速跟上。

但是芬兰军队的坚韧程度竟丝毫不逊色于苏军,利用地形的优势不断地反击着侵略者。在各自付出了百来人的伤亡后,主攻的七七六营不得不暂停进攻。

盛杰接到消息立即命令正在迂回的七三三营暂时停止进攻。

等他到达七七六营的阵地时,眼前一片混乱的景象:一辆BA-10燃烧着,冒着滚滚的浓烟,望远镜里对面的芬军阵地前横七竖八地倒着不少尸体,既有芬军的也有苏军的。面前还不时走过几个缠着绷带的伤兵。

盛杰顿时就火了,怒气冲冲地冲着一个士兵叫道:

“你们营长呢?把他给我叫来!”

两分钟后,七七六营的营长克雷舍夫慌里慌张地跑了过来。

“报告团长同志,七七六营营长亚索尔·克雷舍夫奉命来到。”

看着他那胆怯的样子,盛杰就骂了起来:

“你好呀!克雷舍夫同志!你是从哪个世界爬出来的?嗯?”

克雷舍夫没有作声。

“你算个什么指挥员!你看你的部队是怎么进攻的?战斗队形简直乱七八糟,一塌糊涂!”

盛杰继续骂着,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而一旁的博尔孔斯基也一脸严肃,他对于克雷舍夫的表现也相当不满意。

“我看你和你的政委可以去找根上吊的绳子了,要是我现在手里有的话,我现在就绞死你!”

盛杰登着眼睛,嘴里冒出了他自己也不知怎么会说出口的恶毒言语。

“我……”

克雷舍夫的眼睛红得都可以喷血了,但是战斗失利的事实摆在眼前,对于团长的指责自己也无可辩驳。

这时博尔孔斯基打圆场了:

“彼得罗,克雷舍夫确实指挥失当,但你这样说也不太好。你看是不是再给他一次将功折罪的机会?”

冷静下来的盛杰也觉得自己有点过火了,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

“好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等到天黑再发动一次进攻,如果你在三个小时内还拿不下萨拉,我就撤你的职!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利用黑夜吧!”

博尔孔斯基听到“天黑”两个字忽然眼睛一亮。问道:

“天黑?彼得罗,你的意思是夜间进攻?利用黑暗,让敌人变成瞎子,然后再进攻?”

“是的,我是这么想的,安德烈。”

盛杰顿了顿,继续说道。

“刚才我已经派人侦察过对方的阵地了,等一下我们就来研究一下怎么进攻。”

一会儿,侦察连的人回来报告了。芬军准备好了两道阵地,每道阵地有2条堑壕。堑壕也是由半人深的胸墙下的掩蔽部构成的,覆以强度不一的顶盖。

他们把部分火力点设置在冬季战斗中留下来的被击毁的坦克下面,把重机枪架设在土木发射点和露天里。步兵装备了装甲防盾板。许多火力点可对阵地正面构成斜射。

堑壕由四通八达的交通壕连接,其前面得到防坦克和防步兵雷场掩护。

在宽约三公里的防线上,每公里地面的工事构筑的平均密度为:土木发射点2个,露天机枪阵地9个,堑壕和交通壕约1500纵长米,防步兵障碍物约1000纵长米,掩蔽部和土屋式掩体6个。

在纵深内,在制高点上,在居民点里和林缘,都构筑有各自形成环形防御和相互间保持火力联系的支撑点和抵抗枢纽部。整个萨拉教会村里制高点就是村里的教堂。而在302团准备实施强攻的地段上,对方的阵地形成居高临下之势,这就大大地增加了盛杰他们观察的困难。

盛杰在发起强攻期间不致影响指挥战斗的地方,即从那里在战斗中能够观察到敌防御纵深的场地设置了观察所。

“好了,让我们来研究一下进攻方案吧!”

盛杰把几个指挥官都叫到了观察所里开会讨论。

很快,攻击方案制定了下来:七三三营利用夜幕的掩护向敌阵地左侧迂回,伺机攻击敌后方地区。在炮火准备后,七七六营协同坦克和装甲营利用火力优势直接从其外围薄弱点锲入,并以最快速度拿下制高点。而一旦七七六营在敌内部展开,七三三营必须立即对地侧后发起攻击,力求歼灭芬军。攻击发起时间定在第二天凌晨二点。

大家在弄清了作战意图和要点之后,便纷纷回去自己的部队去做战前准备。然后盛杰就电告师部,通知师长潘莫拉夫302团已经到达了萨拉教会村,自己将于十二月三日拿下萨拉,请他立即率部跟进汇合。

夜幕降临了……

302团的官兵们战前都得到了休整。晚饭的定量是按加强标准配给的。剩下点时间,还可以睡一会儿,好积蓄力量投入不仅是明天的战斗。睡不着吗?在进攻开始前,在预感到要进行激烈的战斗前夕,不论是士兵还是将军,都无法入睡。

夜晚。既看不到一堆篝火,也看不到一处火光,甚至连划火柴和打火镰的闪光也没有。前沿一片沉寂。一种特殊的沉寂。偶而忽这忽那地传来武器的碰撞声。

芬兰人知道对面的苏军在准备进攻,而且他们也在准备对付苏军的进攻。他们唯一不知道的是什么时候开始。今天、明天、拂晓、黄昏、还是中午?不少新征召的预备役士兵惶惶不可终日,捏紧了手中的枪,这是他们唯一能保住生命的东西。他们在等待着……

万籁俱寂。一切运动停了下来。部队已进入攻击地域,交谈声停了下来,即使战士们聚在一起开个玩笑或在战前谈谈心,也是压低了嗓门,低声细语。总而言之,把一切都隐蔽起来。

盛杰准备去前沿看看,于是沿着堑壕走去,看见那里的红军战士已做好了进攻前的准备。一名士兵用雨布盖住身子,老式的俄军钢盔低低压在头上,半倚半躺着。这是一名使用PPD自动步枪的射手,年纪已不轻,但可以看出是刚应征入伍的。猛一下看不出他是在睡觉还是打瞌睡。

盛杰停住脚步,他站了起来。黑暗中,他看不清盛杰的样子,只知道是个年轻的军官。

他们互相问好,盛杰作了自我介绍。自动枪手挺直了身子表示敬意,盛杰紧握住他的一只手,然后和他一起坐下。

盛杰递给他一只烟,士兵把烟卷藏在袖子里,用手掌遮住微弱的火光,抽起烟来。

“团长同志,是明天吗?”

士兵问。

盛杰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是明天发动进攻吗?会不会由于什么原因而推迟?

“明天,士兵同志。或许会推迟!你看是否一切都准备好了?”

他想了一会。他不是那种急性子的人,回答问题也是不紧不慢、字斟句酌。

“在我们士兵看来,团长同志,我们早已准备好了!团里和营里准备得怎样,这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准备就是打,越快越好。最可怕的不是战斗本身,而是等待。对士兵来说,没有比推迟原定的进攻更糟糕的了。”

“怎么能这样说?”

盛杰仿佛感到很奇怪,于是问道:

“一天过去了,没有进攻,你又活过了一天,有什么不好?”

“然而,进攻的那一天终归要到来!为什么要等待?你养精蓄锐,全身象弓弦一样绷得紧紧的,可是,眼巴巴看着又推迟了……你又得从头开始。而战死嘛?无论在进攻中,还是在防御中,都可能被打死的。……防御中更容易糊里糊涂地死去。子弹是否朝你飞过来,那是不由你选择的。而在进攻中,团长同志,自己就要想些办法。要及时地跃起,及时地卧倒,应当懂得怎样战斗!”

“看来,明天的进攻,对你来说并不是第一次了?”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说:

“不是头一次,团长同志,但总是象第一次一样!我的战斗生活是从察尔津开始的。红色独立团……团长同志,可能您知道吧?”

察里津保卫战(斯大林格勒)是没法忘记的。斯大林在那儿的表现很突出,后来成为了进入了领导一线。盛杰知道,独立团仅有为数不多的人活了下来。

“这么说,从那时起,你一直在部队里?”我小心翼翼地问。

“不,保卫战之后,我因伤离开了部队,回到了家里……”

“你家是在那儿吗?”

“对,我家就在医院附近……我在戈拉亚多利纳山谷挂了花。”

“那明天呢,你对明天有何想法?”

“明天将进行战斗,团长同志!我们尽力机灵点,一定能活下来。越是害怕,就越会死在战斗中。我们害怕的是眼前漫长的黑夜,只要黑夜一过,就没有时间来害怕了。”

在堑壕里,很少有人睡觉……

芬兰的冬夜漆黑寂静,星星就像是被雨水洗过一样,闪闪发光。

盛杰沿堑壕走着,时而这,时而那,传来武器部件轻微的撞击声。

他回到自己的观察所。博尔孔斯基已经在那儿。他心绪不宁。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在明天的战斗中会有什么样的困难在等着他们。他很想亲眼看看进攻的进展情况。

进攻的时间到来了。2时10分,团属炮兵连的榴弹炮开了火。

盛杰从观察所里可以看到,被齐射所击中的房屋燃起了熊熊大火。到处是火光、烟幕、尘柱。远处传来的爆炸轰隆声。坦克和装甲车也接着发了言。说话声被淹没,电台的耳机里一片噼啪声。

团属炮兵连的连长科莫伦斯基像个乐队指挥一样,充满激情地指挥着自己的火炮。

15分钟的射击!炮弹落到敌人的阵地上。黑烟还没消散,徐进弹幕攻击开始了,七七六营的士兵开始进攻。

炮兵可靠地掩护着他们的第一次急冲。

在2000多米的距离上,跃进显得那样缓慢,尽管他们是在全力奔跑。他们奔跑着,身影越来越小,终于消失了。

“卧倒了?”博尔孔斯基焦急地问。

盛杰一直用望远镜观看着战场,他回答说:

“不!没有卧倒!他们现在在第一道堑壕里……”

“第一道堑壕的情况怎么样?是在进行肉搏战吗?如果他们已经到达第一道堑壕的话,那么,现在已扭打在一起了。不可能出现另外一种况。论肉搏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克雷舍夫在这方面的训练做的很出色!”

可以看到苏军的炮兵怎样展开。炮兵以直接瞄准射击催毁敌人刚刚苏醒过来的火力点。士兵们从第一道堑壕向防御纵深冲去。

很快盛杰收到第一批战场报告。七七六营的强攻迫使芬军暂时退却,占领了第一道堑壕,现在已发起争夺敌防御纵深各支撑点的战斗。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看起来才过了几分钟,然而,激烈的进攻随着同芬军不断的拚搏,转眼就过去了一个小时。

芬军凭借支撑点的掩护转入了反冲击。但是对于这一点,克雷舍夫早就接到盛杰严厉的训示:“不准停止不前,要以进攻对付反冲击。在目前这种形势下,一般说来,这是唯一的办法。敌人出来迎击,主动权和优势就在我们的手里。如果敌人躲起来、从精心构筑的掩蔽工事里进行抵抗的话,事情反而要糟。”

随同七七六营步兵攻上去的BT-7M、T-26和BA-10对掩蔽工事里的芬军火力点进行几乎是直接的射击。

但是,BT-7和T-26的火力相对于芬军牢固的工事是太弱了点。45毫米Model38坦克炮无法完全穿透某些掩体的装甲防盾板。

攻防一度陷入胶着。每次他们楔入芬军战斗队形,或占领民宅和制高点,都立即招来强烈的反扑。根据这个情况,克雷舍夫立刻作出了正确的指示。当对方发起反扑时,苏军的步兵几次施放烟幕。用这种方法迷惑住敌人,而苏军步兵就立即向对方投掷手榴弹。

于是在4点左右,战况已开始明朗。

七七六营在整个芬军防御线全面推进了大约1公里。而重要的是,七三三营也顺利地在敌人后方打开了缺口。

为了尽快解决战斗,克雷舍夫决定组织强击队(其实就和敢死队的性质差不多)进行突击。

2个小时的战斗下来,芬兰士兵已纷纷丢弃战壕,集中到各支撑点附近,有的藏身在深挖的掩蔽部和支撑点的土木发射点里。

强击队每队3—5人,装备有集束防坦克手榴弹和燃烧瓶,由一名军官(班长)指挥,楔入敌战斗队形。

强击队分散活动了。敌人的阵地依旧淹没在夜色中。飞雪迷漫。这层黑幕连芬兰士兵用以壮胆的曳光弹也无法射透。

突然,敌防御纵深的某处地方,象火星儿爆炸了一样,耀眼地闪亮了一下,一处,二处,三处……接着一切又笼罩在黑夜里。紧跟着这些闪光传来爆炸声,火争直冲天际。盛杰判断这是弹药起火爆炸。

顿时,芬军的十个火力点开了火。一束束曳光划破了黑暗。苏军炮兵趁机测出火力点位置。如果试射好的话,只需2个或3个齐射就行。很快火力点哑巴了……又是黑暗、令人不安的战场沉默。

突然,在芬军驻地里,步机枪狂风般地扫射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是敌人发现了我们的强击队在挺进,还是发神经病?”

盛杰显得有些狂躁不安,因为在那儿,有他的战士,302团的士兵们,在毫不畏惧地决死拼斗。

“命令炮兵压制对方火力点,快!”

盛杰吼道。

可是炮击只进行了一会儿就停止了。报告说是弹药已经没有了!

“弹药!又是弹药不够!”

盛杰对此相当恼火,因为他在摩尔曼斯克就曾经为此向上级打过报告,可是却被过于乐观的司令官们以战事不会持续很久给否决了。

半个小时后,克雷舍夫报告,他们已占领村内制高点。但由于敌人火力太猛,无法继续前进。盛杰命令他立即向左侧进击,力图与七三三营汇合,将敌人拦腰截断。

七三三营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他们击溃了芬军后方的守备部队,已接近位于村庄东部的教堂了。

盛杰下达命令:全力歼灭敌人!这是目前的主要任务。让坦克利用炮火消灭敌步兵。敌人的反冲击对七七六营的步兵威胁很大,所以必须快速解决。装甲部队猛烈的炮火将芬兰士兵一个又一个地送进了地狱,而芬军在几次反冲击带来的巨大伤亡面前再也不敢穿越苏军的战斗队形……

5点时,已明显看出,芬军的反冲击已是强弩之末。一个尽管还是无形的、然而仍能感觉到的结果已出现。只要再加一把劲,芬军肯定会被摧垮。

于是盛杰让人通知克雷舍夫不必太过着急,时限可以放宽,只要在7点前结束战斗就可以了。

幸好夜战、近战能在某种程度上弥补弹药不足的缺陷。因此战事飞速地向着有利于盛杰的一面倾斜。

黎明时分战斗结束了。芬兰守军除了很少一部分逃脱以外,其余不是被俘就是被击毙了。

苏军的红旗终于在萨拉教堂上方开始飘扬。

萨拉——这个攻击克米亚维尔的阻碍终于被清除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