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图腾 雪地,将星初升之卷 第5节 强袭(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


TO红色近卫军:BT-7M是当时装备精锐部队的新改良的坦克,而当时相对来说第九集团军的摩托化步兵第44师和步兵第163师都是崔可夫担任集群司令员时的直属部队,所以为他们配备BT-7M也是正常的。(而且还可以满足斧钺对后续情节的安排,呵呵!)

*******************************************************

1939年11月30日,冬季的一个星期四,上午6点40分左右,芬兰国境,曼纳海姆防线上位于卡累利阿地峡的一部分。天空中还飘着星星点点的小雪花,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祥和,丝毫感觉不到战争的紧张气氛。

芬兰第二军第一师的一个连的奉命守卫这里。连长哥利亚中尉正悠闲的坐在屋内喝着香浓的咖啡。大多数的芬兰士兵也都刚刚从睡梦中醒来不久,还有人在阵地上打着呵气。

而此时在列宁格勒郊外卡累利阿地峡苏控区的炮兵阵地上,55门苏制152毫米重型火炮和其余500多门各式火炮已经卸下了伪装,露出了另人毛骨悚然的黑漆漆的炮口,遥遥的指向了对面雪色笼罩下的芬兰。

“方向标定——”

“方向标定完毕——”

“高度标定——”

“高度标定完毕——”

“……”红军的炮兵指挥官和旗手不停的进行着炮击前的准备。

“全部射界标定完毕——”

“全部装填完毕——”

“集束射准备——放——”攻击的口令在整个宽约2英里的炮兵阵地上传了出去。

各个炮位上的旗手挥下了手中的信号旗,“轰——轰——”那一门门火炮瞬时喷出了可怕的火焰。

而那55门152毫米重型火炮也张开了他的獠牙,一颗颗巨大的炮弹带着尖利的呼啸声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给曼纳海姆防线上的芬兰军队带去了死神的问候。

“炮击,苏联人炮击啦!”

“快进掩体!”

原本还在悠闲的喝着热乎的咖啡的哥利亚中尉一手按着头上的钢盔猫着腰疯狂的吼叫着提醒着战壕内的士兵们。

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把芬军阵地上的积雪掀起老高,几乎都快把蜷缩在掩体内的不少芬军士兵给活埋了。

“该死!”

“轰!”中士博瓦抖落身上沉重的积雪,刚想离开一颗苏联人的炮弹就在他身前10米左右的地方爆炸了,博瓦被冲击波带着一下子向后飞出去整整2米,落在了白皑皑的雪地上。他的身下的白雪瞬间就被染成了一片殷红。

曼纳海姆防线上充斥着几天前刚刚从预备役部队调置前线的芬兰士兵们诸如“奥丁大神啊!”“救救我!”“天啊!妈妈!”之类的呼喊声。

爆炸还在持续,飞溅的雪花拌着带有焦味的泥土不停地落在芬兰士兵们的头上。士兵们拼命地想把自己的身体掩藏的更加安全,心里还祈求着上帝能够赶快听到他们的祷告,让这该死的炮击赶快停止,让自己能够回到亲人的身边去喝上一口热汤,或是美美地洗上一次最爱的芬兰浴。

芬军卡累利阿地峡集团军指挥官胡戈·欧斯特曼中将正在和芬兰军队总司令曼纳海姆中将紧急通话:“总司令阁下,苏军正在猛烈的炮击我们的阵地,而且炮击里度极大!恐怕这将会是一场全面战争!”

电话这头曼纳海姆的脸色刹时变的惨白,喃喃的说道:“终于还是开始了。”很快他就恢复了昔日那坚毅的表情,命令道:“欧斯特曼中将,我现在以芬兰军队总司令的身份命令你——”

欧斯特曼在电话的另一端啪的一下立正,虽然对方肯定看不见,但是作为一个老资格的军人,他还是保持着自己严格的军人习惯。

曼纳海姆继续说道:“立即组织反击,为了祖国,一定要守住防线,芬兰人民在看着你!”

“是,为了祖国!”欧斯特曼在指挥部内攥紧了拳头。

卡累利阿地峡南部林区内,T-35、T-28、T-26A、T-26B、BT-7近千辆各类苏制轻重坦克齐集这里,甚至还有刚刚出厂的KV试验型重型坦克。简直如同是一个选美比赛一样,苏联红军的坦克兵们把自己心爱的坦克擦的锃亮,互相的攀比着,炫耀着自己的爱车。这里集中的是苏军第39和40坦克旅。

重炮轰击曼纳海姆的爆炸声合着坦克发动机的隆隆声仿佛织成了一曲优美的交响乐。坦克兵们在这巨大的音乐厅内愉快的等待着出发的命令。

“我开的这个可是个大家伙,你看看它的体形,哈哈,你看,多像西伯利亚熊那样的庞然大物!”一个T-35的驾驶员骄傲的夸赞着自己的座驾。

“那有什么,你看到那边的那个黑大个儿了吗,兄弟?听说那个大个子更出色呢!”旁边的一个改装过的T-26B型中型喷火坦克的炮手指着远处KV试验坦克的黑色身影说道。

“切,我说马利罗斯基,你有见过那个东西作战吗?那个东西只是刚下线的实验品罢了,到这里来只是要试验一下它的性能,谁知道它的好坏。你小子恐怕是因为自己的T-26不行,故意拿那东西来糊弄我们吧!哈哈!”T-35的驾驶员讥笑起反驳他的T-26炮手起来。

那辆T-26的车长不服气了,但是他却没法拿自己爱车的个子和人家比,因为确实T-26要小了很多。“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说特可纳耶夫,你的坦克再大,也不过是别人的靶子罢了,在那里龟爬似的,我们完全可以绕道你的背后去给上你两下子。”说着还象征性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T-35的驾驶员一时语塞,想不出拿什么来反驳他。一旁的机枪手急忙帮他出头:“废话!我们本来就是重型坦克,火力才是我们的优势。”说着回身拍了拍T-35上的76毫米主火炮,面露得色的说道,“看看,你们有么?再说你们那也叫速度吗?同样是轻型坦克,人家BT-7可比你们强的多了。对吧,莫里亚可夫同志?”他冲着一个BT-7的车长说到。

莫里亚可夫其实已经在一旁听了挺久了,不过他却不想介入这场口水战里:“呵呵,我们的确比T-26快上那么点。不过,所有的坦克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各自有各自的优势,这是没法比较的。唯一能用来比较的只有和敌人作战的实际效率。你们说对吗?”

那个T-26的车长煞有介事的想了想,回答到:“没错,你说的对。这样的争论是没什么意思。我说,特可纳耶夫,我们就在战场上比比,看看是谁的战绩更好,如何?”

特可纳耶夫咧开大嘴笑到:“比就比,难道我还会怕你?哈!不过我说耶里奇还有莫里亚可夫,你们可得注意别走的太快,一不小心跑进了瑞典边境可是会引起国际抗议的呦!”

听到特可纳耶夫的笑话,原本冷着脸的耶里奇和一旁的莫里亚可夫都愉快的大笑了起来。

“所有人注意,上车!准备出发!”指挥官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坦克兵们微笑着进入了座驾的炮塔,一个个的舱门关闭了起来。

“宝贝儿,让爸爸看看你的厉害吧!”

“铁牛要发威了!”

“死神要挥舞他的镰刀拉!哈哈!”

“孩子们,开动拉!”

“解放军,前进!”无线电里相继传出各车的战斗口号。

无数坦克组成的滚滚洪流开始向着曼纳海姆防线涌去。

经过35分钟的炮火准备后,随着苏军坦克集群的出现,苏军炮兵开始调整火炮射界,绵延的炮火开始向着曼纳海姆防线后方延伸。

“苏联人上来啦!”观察哨里的士兵大声的叫到。

“进入阵地——”指挥官们扯开嗓门大声的吼叫,士兵们被驱赶着迅速的进入阵地准备还击。

身后依旧传来一阵阵的苏军炮弹的爆炸声,第一道防线上的老兵们拼命的安抚着稚嫩的新兵蛋子,让他们保持平静,等待着苏军步兵和坦克的到来。

上士托塞姆是个经历过一战的老兵了,他平静的趴在自己的拉迪·萨罗兰塔轻机枪后面,顺手把一旁的弹药箱里的子弹链理顺了放在边上,口中还念着他在一战时一个老兵告诉他的被视为平安符的祷告词,“宏伟的瓦尔哈尔宫拒绝托塞姆!死亡之主霍尔德尔厌恶托塞姆。伟大的泰尔赐予托塞姆勇气!沉稳的海姆道尔给予托塞姆保卫芬兰的力量!神王奥丁赐吾永生!”

随着隆隆的声响传来,辽阔的雪地里出现了大量的苏军坦克。而苏军的步兵则跟随在后以密集的阵型伴随着坦克集群发起冲锋。

“稳住——”军官们在战壕内发出低沉的声音命令士兵们等待时机。

800米——700米——600米,苏联人的坦克越逼越近了。芬兰部队除了炮兵们在阵地上用榴弹炮和德制36毫米反坦克炮进行着显得微不足道的还击,而其余的部队都还在等待苏军进入最佳射程。可是进入有效射程的苏军坦克部队却抢先开始了炮击。看着一颗颗炮弹落在芬军阵地上溅起的血花,特可纳耶夫在驾驶座愉快的叫了起来:“看看吧,耶里奇,我的宝贝儿是多么有力,哪像你那个还没学会吃奶的小家伙!哈哈哈哈!”

在另一个冲击集群里的耶里奇虽然没有听到特可纳耶夫的叫嚣,但是看到自己良好的攻击效果,素来冷静的他情不自禁的喊着:“哈,特可纳耶夫,你看看,芬兰军队在我的冲击面前根本无力抵抗!”

已经进入400米了!

“开火!”终于战壕内开始响起了苏制莫纳欣甘步枪和意大利1931步枪清脆的射击声。

托塞姆手中的拉迪·萨罗兰塔轻机枪也开始了欢快的鸣叫,随着面前的苏军步兵一个个倒在了自己的枪口之下,听着悦耳的撞针敲击枪膛的声响的托塞姆不停地扣动着扳机,疯狂地叫嚷着扫射着面前的敌人。“哈哈,打死你,卑鄙的苏联人!哈哈,见鬼去吧!”

虽然芬军的还击非常猛烈,然而天生的服从性和坚忍不拔的性格让苏军步兵们丝毫不顾芬军带给他们的损失。战前被上级指示要以“解放军”的姿态进入芬兰,而质朴的他们对于自己参与的这场战争的正义性深信不疑。他们在备战前夕还拿出镜子整理军容、刮胡理发、擦亮纽扣,甚至还把上级分发的额外补给留出了一部分,准备留给自己将要去解放的身陷苦难的芬兰农民。自以为带着“解放者”身份的他们,如今却成为了这场政治丑剧的牺牲品!

“解放军”们以英勇的姿态冲向芬兰人的阵地,无视于从身边擦过的子弹和离自己在不远处的爆炸,训练有素的他们一边投掷着手榴弹一边勇敢地前进着。空气中回荡着马克沁重机枪的扫射声,而苏军的坦克则有效地配合着重机枪压制着芬军的各个火力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军在装甲部队和人数上的优势开始显现出来。不断的有苏军的步兵和坦克冲上了芬军的阵地。很快的惨烈的白刃战在芬兰人的阵地之中展开了。

在苏军部队的强大攻势之下,芬军阵地上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的死去。而原先还击较为猛烈的炮兵阵地也已经被迂回过去的苏军快速坦克集群所摧毁。落在苏军冲锋阵型内的枪弹也变的零星起来。

芬兰军队的阵脚已经乱了。当身边那些老兵都死去后,新兵们开始慌乱起来,他们胡乱的开着枪,努力的把枪膛中的每一颗子弹发射出去,拼命想要阻止苏联人攻上来。但是胡乱的射击非但没有阻止苏军进攻的步伐,看到自己如此的努力却没有换来敌人的死亡反而使得他们更加害怕起来。于是,有人向后逃跑了。

开始是一个,然后两个,三个,渐渐的这种行为如同瘟疫一般传遍了整条防御线,大半没有战死的新兵都开始了疯狂的逃跑。他们向着位于身后2公里左右的第2道防线逃去。而第2道防线的士兵也受到了影响,和他们一起疯狂的退却着。这种逃跑情况直到欧斯特曼中将组织了一次近2个团的反击后终于得以停止。

相对对方的退却苏军则通过冬季中处于半冻结状态的拉亚河(苏译西斯托勒河)上的架设的舟桥,在下午4时便飞快的推进到了芬兰湾沿岸著名的疗养胜地德里尤季市边缘,并且很快就占领了曼纳海姆防线外围的这座城市。虽然国境线上的芬兰守备军的抵抗只持续了5个多小时,但是却给这座城市全体居民的撤离争取了不少时间。攻占了这座城市的苏军战士发现整个城市如同一座鬼城般死寂无声。

虽然想要继续推进,但是为了避开欧斯特曼所组织的猛烈反击,苏军第七集团军第70师选择了在德里尤季附近进行暂时的休整,为下一次的攻击做好准备。

随着前线边境不时传来的支持不住,要求后退的消息,曼纳海姆逐渐开始坐不住了。他紧急召开了特别会议,并且在会上发布了芬兰总司令部第一号日常命令、兼告全体芬兰国民及官兵们:“我们必须战斗,为了家园、为了信义、为了祖国!”这一命令迅速地在电波中传向了芬兰的全国各地。

P.S:1、奥丁——北欧神话中的主神,北欧神话中神分为两个部落。奥丁是阿西尔部落的首领,另一个部落是以大海之神尼奥尔德为首领的瓦尼尔部落。

2、瓦尔哈尔宫——北欧神话中的亚萨神的宫殿,传说所有在人间的战争中牺牲了的英勇战士才有资格被选来住在这宏伟的宫殿里,而其他在人间因为疾病和衰老而死亡的人们则只能被送到由黑暗之神霍尔德尔所掌管的死亡之国。

3、泰尔——北欧神话中12主神中的战神。海姆道尔——12主神中的守护神,负责守卫亚萨园大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