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43 明争暗斗

zhurui1963 收藏 3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山口能活见村子两边山上都燃起了冲天大火,顿时,嘶吼一声,他的迫击炮也开始了轰击,向四周打了一圈。

他这才点点头:“哟西!出发!”

就见那山口部队轰拥而出,在烈火中,一个也没有撤退的老虎战斗队,顿时傻眼了。

地雷,不敢拉火!枪不敢开;手榴弹不敢扔!

一个个只能做一件事,骂敌人。

但骂是骂不死人的,山口部队一个个在哭哭涕涕的老百姓堆里,得意洋洋。

公羊子不骂了,这是山口能活这个混蛋弄的人盾。

一个村的老人小孩被押着,围绕在这些杀人魔王的周围,向前走去。

“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准开枪!”

“所有人以丛林为掩护,跟上去!直到把他们赶到阴朝地府去!”

公羊子连下两道命令。

山口能活也连下了两道命令:“向速向封地村开进!”

“凡是不能跟上的,一律枪毙!”

一时节,山口部队向封地快速奔逃,跟不上的老人儿童一个个被残酷地就地枪杀了。

可怜的木沟村老人和孩子、女人,在杀戮的淫威下,不得不跟着猛跑。

所有的战士都气愤得眼睛流血了,一个个一声不响,跟着猛追!

大家只有一个信念,追上他们,把这些畜生全部消灭!这已用不着下命令了。


封地村的早晨却是一片安静,太阳已经出来了。连一缕炊烟也没有,连一条牛叫的声音也没有。

美军的直升机也没有来。就是那例行的直升机巡逻,也没有往封地村方向来。

古怪的寂静笼罩着封地村。

老虎用望远镜观察着,冷笑一声:“欲盖弥彰!”

为转移封地村老百姓忙碌了半夜的黎英就在老虎的身边睡着了。

老虎回头对大嘴派到身边的胡景瑞道:“你马上去封地村后面的丛林里,找到公羊子,告诉他,只要跟住就行,实施冷枪冷炮,日本鬼子不捞到我,是不会轻易撤走的!”

“是!”胡景瑞在特种游击队就是有名的四脚猴,答应完毕,就一留烟消失在丛林里。

他这才靠在树上,进入了假寐状态。

大嘴却是睡不着,这会儿又来到了老虎身边,看着老虎,半晌又回头要走。

老虎却说话了:“忙了一夜,你都不累?”

“我是属马的,就是一个长项,不怕累!”大嘴站住了,他知道老虎这时说话,一定是有事吩咐。

老虎连眼睛也没睁,继续道:“我命令,各工作组,进一部加紧工作,每个组一个村,暂时不开辟新村。所有已开辟的村庄。每家每户都组成一个战斗单位。屋内应挖有防炮洞,与野外相连,以便撤退。野外要挖有防空洞、藏粮洞和藏牛洞。每村都是一个战斗堡垒,村村有民兵。组成布防森严的战斗村。战斗村应组织严密,村民有各自的战斗岗位。游击队和民兵应不间断地站岗放哨,一有情况每个村立即投入战斗。记住了?”

“意思记住了。但不能原原本本地背下来。”

老虎笑了,从怀里拖出一叠纸来:“这里我已写下十二份,送到每个村的组长手里!立刻执行!”

大嘴答声:“是!”回头就走。

老虎轻声问道:“你派谁去?”

“我去。”

“不行!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每个村工作组的组长,不准擅自离开岗位。全力做好防美军袭击和做我命令上的工作!”老虎喃喃道:“布置完后,帮我看住封地的战斗,我是属虎的,要打个盹!”

大嘴裂嘴笑了。


山口部队很顺利就进入了村庄。

这是一个有着古老木建筑的村庄,但是已经没有一颗粮食,没有一条牲口,更不说人了。

山口能活当然生气,看来老虎这个对手,真是让人头痛的。

不过他不着急,因为他的日本军官几乎连受伤的也没有。而抓在手里的老百姓也还有三百来人。至于死了二十几个越南兵,他可是一点也不在乎。

“让一营长马上给我把人数空降下来补齐八十六人。”

片冈答声:“哈以!”出去了。

他闭上了眼,久久地突然冷笑一声:“老虎,我们就来耗!反正死的全是越南人!哈哈哈哈!”他大笑起来。

公羊子用望远镜观察着封地村。

因为遭到了昨夜的狙击,所有山口部队士兵都变尖了。

几乎是站岗都带了越南小孩。

战斗队的战士们一时老虎啃天,无从下口。

公羊子烦躁地在山林里走来走去。

咬卵匠叹道:“要是老虎在这里,或许有些主意。”

“呸!只有老虎脑壳才是人脑壳,我们这脑壳就是榆木疙瘩做的?”公羊子恨恨地说。

咬卵匠笑起来:“队长,你脑壳不够用你还是队长,别拿我们出气!”

公羊子知道和咬卵匠斗嘴那是白费力气,便闭了嘴,在山上到处转悠。

陈阿大可是公羊子的忠实支持者,嘴里便不嘟嘟囔囔。

公羊子回头盯住他:“你说什么?兄弟,那是咬卵匠,讽刺人的是他的爱好。他也是我们的兄弟,过命的兄弟!”他走得两步:“要让他闭嘴,你就帮我想个收拾日本鬼子的主意!”

陈阿大摇摇头:“我只会打仗,这脑壳是傻的!”

走得两步:“要不,你让我到了晚上,带两个人摸进去,杀两个再出来也可以!”

公羊子猛地再次回过头,一双眼睛象山风一样狠厉。

陈阿大吃了一惊:“你不同意,就算球了!”

公羊子摇摇头:“你把你的主意给我想好!再告诉所有的兄弟,把他们的烂主意、馊主意,管他什么主意全想好,报上来。原则只一个,杀敌人,不伤老百姓!去吧!”

陈阿大顿时一声:“是!”吼得天昏地暗。

返身大踏步地去了。

咬卵匠就笑了:“噫,你狗日这也是老虎的板眼嘛!”

“放屁!”公羊子道:“这是毛主席的战略战术,发动群众动脑筋!”

咬卵匠抓抓头:“老子只怕也得想个主意,不然要被你开除的!”

公羊子连连冷笑:“我不敢呢!”

咬卵匠扭头也没入了丛林里。


因为老虎游击队不见踪影,奥登白白等了半天,气得大声地咒骂着山口能活,山口能活却不想理他,一是他看不起奥登这样的美国军人;二是他也惹不起奥登这样的美国军人;三是他没有时间斗嘴,他要想好怎么样对付老虎这样厉害的东方军人,他觉得这是他的荣誉所在。

到中午时,他就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给西纳尔的参谋长汇报时,参谋长也叹息:“山口,你这是一个残酷的计划!”

“是的,对敌人就是要残酷!残酷得让他不得不找你报仇!最终残酷得让他屈服!”

参谋长叹口气:“好吧!我全力配合你!”

山口能活下达了补充弹药的命令,同时,从他指挥的一营又新调过来一个重武器排。

到天黑时,他突然命令对封地周围的山林,进行了疯狂地燃烧弹投掷。

望着四周燃烧的山林,他哈哈大笑:“我不要燃烧弹,我要越南的丛林来点天灯!”

越军的军官们也有人说话了:“长官不会把越南的丛林全部烧了吧?”

“是的,我全部的烧掉!”

那军官半天没答出话来。

山口能活轻轻地拍拍他的脸,然后挥挥手:“不服从指挥,杀掉吧!”

那个越南军官再想说话已经不可能,因为执行命令的是山口的卫队,全部是日本人。他们根本不听这个军官的解释!

山口能活一个地看着身边的越南军官:“战争是什么都不能顾及的,财产、女人,甚至生命!只有这样你们才可能打赢战争!你们都要明白!”

越南军官们都只有点头了。他们知道,这个人和游击队一样可怕!

山口又笑起来:“只要你们建立了战功,你们就会有财产、女人,还有辉煌的生命!”

越南军官们当然明白,或者说,他们就是因为这个来当兵的。

陈阿大就是在这个时候,沿着一条小溪的草丛一步步,朝封地村摸来。

他们的目的地是封地村进村的路口。

陈阿大可不想有闪失,他是在公羊子面前夸下海口的:一,我不会失败;二,我不会有人员损失。

所以,公羊子才把这打头阵的任务交给了他。

并且公羊子交给他的也是他最好的两个兄弟,成珍和成保两兄弟。

这两兄弟都是猎人出身,一手的好枪法。在部队就是全军有名的神射手。两人也是喜欢玩枪,现在手里的AK47都是经过他两改装的。一个是枪管变长了,一个是弹匣变长了。

这也是两人不同的射击风格,一人喜欢单发射击,一人喜欢点射。

这次三人都是跟着公羊子负责联络,这一出来,三人就是一条心,要做个干净利落的。

三人顺着小溪来到了路口的树林里。

成珍和成保两人都上了树,陈阿大一个人慢慢地向前匍匐前进。

燃烧丛林的火光把路口照得很明亮。

可以看到路边有一个站立的岗哨。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因为,有房屋有树木,地形非常复杂,根本看不出敌人的暗哨和机枪等阵地,布置在什么地方。

陈阿大匍匐到离敌人哨兵二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对后面招了一下手,成珍和成保,攀着树向前移来。

陈阿大做了一个手势。

一支铁标在灯光下划出一条芒影,悄无声息地准确地,插入了那哨兵的脖子里。

哨兵没来得及哼一声,而是自己卡住自己的脖子,很难看地软下了地。

从树林里发出了声音:“喂,你小子干什么呢?”

陈阿大迅速地朝那片树林摸去。

那小子当然发不出声音回答。

树林的暗哨,一拉枪机。

一股风到了,那是陈阿大。

动起来的陈阿大就是一阵风,也是一座山,那小子惊回头已来不及了。

因为陈阿大的身前是他的刺刀,一下子撞上去,把那暗哨刺了个对穿过。

一声惨叫也堵在了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很小。

但还是听到了。

那是村口房屋上的机枪阵地上,冒出了头。

“死!”成珍的枪声因为枪管长,声音很小。

子弹却也更准确,“啪”,把那头的顶全部削去了。

陈阿大手中手榴弹也一下子飞翻上去,轰然炸响。

另一边的树林里的暗哨开火了。

成保的枪正在搜索另一边的树林呢。

那枪的火光一冒,他的枪就一个点射杀到,象灭火器一样把那枪冒出的火舌消灭了。

陈阿大已迅速地向后撤去,成珍成保也在树上攀缘而退。

“哒哒哒哒!”

“轰隆!”

山口能活早就算计好了,老虎的部队如果偷袭,从路口来,就一定在树林里。

所以,那后面的机枪和迫击炮一直就锁定着树林,听得枪响,就立刻开火了。

这片树林因靠近村庄,屡有砍伐,所以并不茂密。而这山口能活显然对炮的螺钿也进行过精心准备。

那炮弹并不落到近处,而是先落到远处在慢慢地向回收。

一时节,三人前面被炸得硝烟弥漫,树木拦腰倒置。到把三人困住了。

被山林的大火烤得汗水长流的公羊子却从望远镜中看得分明,不由大急。

排在第二的攻击小组,从防火的土坑里一立而起:“我们上去,把他们接出来!”

公羊子大骂道:“你凭了什么?一腔热血不过是草莽之气!”

那第二组组长姓秦名香垆,和咬卵匠是一个个性,当时就回道:“难道看着陈阿大他们被杀?”

公羊子突然想起一件事,竟然嘿嘿笑起来:“陈阿大岂是那么好杀的!”

陈老大自然也想起了一件同样的事,大叫一声:“兄弟,快,跟我来!”

两人纵身而下,被陈阿大带着就往回跑。

成珍、成保两人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敌不过这陈阿大腿长力大,被拖了个两脚不沾地。

耳听地村里的机枪打得象在下暴雨,后面收缩的炮火如在打雷。两人到不是怕死之人,只是想想这头阵就都死了,也太伤老虎战斗队的士气。

两人不由同时叫道:“就一口气冲过去,也未必都死在炮火里!”

陈阿大大喝一声,一个飞步,带了两人准确地扑向一个土包。

骂声:“放屁!”

嘿嘿,那土包竟裂开了。

三人钻了进去!

敌人炮火已追到了,把最后一个进去的陈阿大屁股也炸得火燎火烧的。

整个树林被这阵炮火摧残得一片狼籍。

山口能活坐在村里最高的楼上,一边站着一个越南妇女作盾牌,他这里把望远镜细细地看着,终于裂开嘴笑起来:“看人厉害,还是炮厉害。嘿嘿!”

他丢了望远镜,把两个越南妇女楼了过来,把头钻入她们怀里。

公羊子细细地观察着那片树林,许久放下了望远镜,默默无语。

咬卵匠来到了他的身边,轻声道:“要不要我去侦察一下?”

公羊子摇摇头:“不,第二小组出发吧!”

秦香垆道声:“阿大兄弟,我给你出气来!”

三个人扑入了溪水里。

咬卵匠叹口气:“我可以咬卵,你是不可以的!因为你是队长!”

公羊子回头盯住他:“我知道,老三。”

咬卵匠点点头。

举起望远镜看住第二小组下去的溪水。

这个小组是他分工指挥的。他突然嘟隆一句:“也许,我该去!”

咬卵匠坚定地摇摇头:“我是绝对相信我的战士和战友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