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社会档案

pabloli3 收藏 0 228

女巫社会档案

钜亨网╱钜亨网 2007-10-05 18:06 调整字级:


在中世纪时代,恐惧与迷信在全欧洲掀起了猎杀女巫的行动,造成钗h无辜女性的死亡。而最后一起猎女巫案发生在不过 200年前,在瑞士的小村落GLARUS,这名被指为女巫的女性,叫做 ANNA GOELDI。


GLARUS栖息在山脚下狭窄的谷地里,在这个村落中,时光似乎是静止的。ANNA GOELDI 在1765年来到这个村落,找一份帮佣女仆的工作。大字不识一个的女仆,为何变成女巫?现代的记者则尝试探寻这猎女巫案背后的真相。


《BBC》 报导,ANNA曾在一栋气派庄严的大宅里工作。这栋宅子是GLARUS望族 TSCHUDI家的住宅,有四层楼高,大门雄伟,外墙上还饰以家族成员的家徽图案。 ANNA的雇主就是当时的保安官和政治新星JAKOB TSCHUDI 。


根据当时的纪录,ANNA长得很高、身材匀称、棕眼褐发、气色红润,而这些外表上的优点,自然也被她的雇主看在眼底。


原本一切都很好,直到有天早上,一个 TSCHUDI家的孩子在她的牛奶碗里发现一根针。两天后,面包里也发现有针,于是怀疑就落到了ANNA头上。


虽然ANNA坚持她是清白的,但她仍被 TSCHUDI家解雇、被指控为女巫、被刑求,最后被处决。而这看起来有如中世纪的迷信事件,却发生在欧洲启蒙时代的1782 年。


时至今日,当地记者 WALTER HAUSER并不相信, ANNA的死真的是因为与世隔绝的GLARUS村民,到了18世纪还跟15世纪时一样迷信。


在HAUSER研究了案件的资料后,他发现这起事件背后的真正原因,其实非常老套,“因为 JAKOB TSCHUDI 与 ANNA GOELDI有私情。”他说。“在当时,通奸是犯罪行为。ANNA被开除时,她曾威胁要披露这件事,如果被发现, TSCHUDI就完了。”


HAUSER认为,ANNA的事件是“司法的谋杀”,“因为在1782年,受过教育的人已经不相信巫术的存在了。”但在那时,使用巫术仍是犯罪行为。“对有权势的人而言,ANNA的存在是个威胁,为了除掉她,只有指控她是女巫,才能合法杀了她。”


被指控后,她受了很多折磨。这个根本不识字的女人,夜以继日地被村中的宗教和政治领袖盘问。但她仍坚持自己的清白,于是他们使用各种方法残酷地折磨她。


后来她认了罪,认的也是一些陈腔滥调的罪。如什么恶魔以黑狗的外型对她现身,放在牛奶和面包里的针是撒旦给她的之类。但当他们停止折磨她,她立刻翻案,撤销自白。于是他们又刑求她到再度认罪为止。 2个星期后,她被带到广场,被处以砍头的死刑。


现今在瑞士议会中身为GLARUS地区代表的 FRITZ SCHIESSER 认为,应该要正式承认,这起事件完全是滥用司法。“大家都同意,这件事情是错误的。我们也必须承认。”他说。


不过在GLARUS村内的意见却不一致。在当地高中,钗h学生都认为旧事重提让他们感到不愉快。他们认为,此事虽然令人感到震惊,但那毕竟是过去的事了,而现在的人们不应被要求为过去这么久的事情负责。


这个论调听来很耳熟吗? 《BBC》记者IMOGEN FOULKES 表示,瑞士拒绝为在二战期间背弃犹太难民的事件道歉,用的就是相同的说法。虽然瑞士官方终于因国际舆论压力,在1990年代做出正式道歉,不过这个例子似乎没能让GLARUS人们学到什么。


他们可以证明 ANNA GOELDI无罪,但是他们为何不愿这做?而认为这帮助不了任何人,没有意义。记者 HAUSER感到很失望,“瑞士是欧洲最后一个发生猎女巫事件的国家,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历史的污点,而我们现在可以选择把污点擦掉。”


议员 SCHIESSER现在尝试在议会内推动将ANNA GOELDI免罪的行动。 9月下旬,一个献给ANNA GOELDI 的博物馆已在GLARUS开张。


这挺讽刺的。当年他们处决 ANNA GOELDI,不愿让风声传出去,害怕全世界的人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好事,不过 225年后,她的故事仍然在此地作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