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八十三节 牵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啪!”接到电报的郭松龄兴奋地站立起来,然后又缓缓地坐下,“给明山前线发报,秋风行动即将开始!”

“团座!”033团上校刘德裕正在和一干营团军官商议军情,行军参谋大呼小叫地跑进来,口中连喊,“电报,师部紧急电报。”

打开一看顿时大喜过望,口中连称:“好好好!”

“团长,怎么样?什么好消息?”

“师长命令:秋风行动即将开始,今夜3时,你团抛弃一切辎重,全军转移,自有部队接应,不得有误……”

“好哇!”

“告诉弟兄们,打点行装,抓紧休息,咱们不陪小鬼子了。”

在下午两个冒进的大队被31团和32团吃掉后,日军愈发坚信在明山附近是国防军主力,虽然到目前为止只出现了11师这么一个番号,但他们深信,一定还有其他部队和11师一起在守卫明山,否则,光是一个区区的11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吃掉皇军的两个大队呢?因此,虽然已经入夜,但日军对于明山前线的防御仍旧未敢放松,时不时打来冷枪冷炮以显示自己的存在。

但是,下午两个大队的覆灭毕竟刺激了日军,不管乐意与否,他们都不得不承认,“对面的支那军队是很有战斗力的。”此时,从周防舰转移到摄津舰,并随同第一舰队主力南下的神尾此时仍远在距离战场上百里之外。在听说打了一天没把明山打下来相反还赔进去一个联队的消息后,他急红了眼睛。神尾不是乃木希典,可以不顾及士兵的性命而死拼。他本是一个谨小慎微之人,军部看重他本来就是希望他能够带来一个伤亡代价小的“大胜利”,他也一直以“不仅要赢,而且要赢得漂亮”来要求自己。眼下海军出了大丑,陆军方面已经几次三番要求他率领陆军“打出水平”,以便在明年的财政预算分配上压海军一头,如果陆军再出了漏子,这个师团长恐怕也就当到头了。

因此,他在摄津舰上发出了一道道相互抵触,充满矛盾的命令。他一方面狠命催促左右两翼包抄前进,务必将华军主力包围于明山附近,一方面却又要求两翼所属部队“切不可孤军冒进,以免给敌可乘之机而重蹈覆辙。”他一方面命令正面的46、48联队保持对明山前线的正面压力,“以使敌不得休息……”,又一方面要求他们注意阵形,拉开间距,“以防敌因我军逼迫甚紧而采取极端措施。”这种心态充分反映了他那种“想赢怕输”的心理。

在截获并破译神尾的一封封电报后,郭松龄不仅对神尾师团的动向了如指掌,更对他那种犹豫不定、举止失措的心理了如指掌。在这种情况下,郭松龄认定明山前线已经就位的日军在没有得到舰炮火力的支援和大部队的增援之前,是不可能采取改变现状或者尝试改变现状的行动的,为此他做出了最大胆的决定,在明山坚守的33团主动撤退,给日军营造我军主力连夜撤退的假象,引诱他们进一步深入坟墓。

望着山下星星点点、如蚁般聚集的日军营帐,刘德裕笑道:“师座果然神机妙算!”在一开始公布连夜撤退的方案后,底下大部分军官都有不同意见,认为太过冒险,不利于自身安全,纷纷要求调整。最后刘团长以“服从指挥”相命令才纷纷表态同意。

“正面的敌人动向如何?”刘德裕放下望远镜,不放心地问道。

“正面的鬼子还是46和48两个联队,不过他们已经被我们打残了,现在合起来能剩下一个联队的兵力就算是万幸,现在他们也被我们的反冲击打怕了,晚上扎营都离的远远的,岗哨设了一重又一重。根据师部转来的前指报告,在他们身后约20里之外大约还有3个联队正陆续赶来,神尾师团看家的重炮兵、工兵等等都在后头跑步呢!”参谋补充了一句,“幸亏咱们有飞机,打得小鬼子不得安生,不然这帮兔崽子早就一起扑上来了。”

刘团长看了看表,“还有15分钟,部队准备得怎么样了?伤员有人照顾么?莫要使一个兄弟掉队!”

“全部都准备妥当了,就等着您下命令了,不过咱们的炮啊,辎重啊可能来不及销毁。”

“不用销毁,咱们突围要紧,若是销毁这些东西惊动了小鬼子可不划算!”

凌晨3时整,33团大突围开始,在静悄悄的脚步声中,已经恢复气力的33团以连为单位,逐步撤离坚守了一天的明山阵地。

对于明山“被围”的华军,鬼子也丝毫没有放松,从夜幕降临的时候开始就加派了巡逻士兵和巡查部队,防备着对方的异动。但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明山方向并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变动,在长时间单调无聊的监视中,在连番激战的困倦中,在连日行军赶路的疲惫中,日军紧绷的弦也开始逐步开始松弛下来。凌晨3时,正是正常人最为困倦,睡意最为朦胧的时候,日军也挡不住瞌睡虫的威力,不仅中高级军官悉数就寝,就连巡查部队的军官有的也挡不住要打盹。因为他们相信,这个时候明山守军还没有异动恐怕是不会有异动了。

今夜,11师指挥所里也是通宵未眠,电报、电话铃交织成一片,所有人都忙碌在自己的岗位上。

“33团已经开始撤了?好好,我知道,我知道了,告诉他们一定要注意隐蔽,不可惊动敌人。”

“日军第一舰队马上就要到崂山湾了?嗯……嗯,我晓得了,这次来的全部是大家伙。”

“32团来电,已经和33团最早撤下来的部队接上了头,好好!”

随着一个个电话的打来,郭松龄紧张的心弦也牢牢挂在了33团身上。如此大规模的撤退,一旦让鬼子发觉,必将引起极大的混乱并带来极其不利的后果。

“1营撤退完毕……”郭松龄看看时间,3:48分。

“2营撤退完毕……”4时39分。

在时针一分一秒地走动中,指挥部所有人都盯着明山方向,这几个小时,实在是太长了,漫长的犹如几个世纪一般。

“33团部和直属部队撤退完毕……”

“3营撤退完毕……”终于,在东方露出鱼肚白之时,依然矗立的明山已经是高唱空城计了。

对面的46联队大部分士兵都渡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这是这些天来他们睡得最为踏实和沉稳的一夜。不仅因为他们左右两翼和后方都有可观的兵力在支援他们,更在于这一天对面的中国军队也“相当配合”,没有轻易来搅乱他们的美梦,或许中国人也需要休息吧。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恐怕是你们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晚了吧?

坚守阵地、两眼熬得通红的哨兵没有发现什么意外,一个个精疲力竭地准备休息去了,唯有一个倒霉的家伙,前来换岗的士兵比别人晚了一分钟才过来,让他又比别人多站了一分钟的岗。在百无聊赖中,他拿起同伴所用的高倍望远镜,这是一个固定式的大家伙,他早就想过过瘾了,看看对面的明山到底是什么模样,夜间看不真切,现在天既然已经亮了,正好可以借机看个清楚。

对着镜筒看了足足30秒,突然,他“哇”地一声大叫,随即用异常矫健的动作跳下了观察哨岗位,将前来接替他执勤、睡眼蒙胧的鬼子兵撞得一个趔趄。

“上元君,干什么呢?冒冒失失地!”

被唤作上元的家伙不理睬他,只管一个劲地往指挥所方向冲去,一边大喊:“不得了了,对面的支那军溜走了……逃走了……”

“你说什么?……”联队长刚刚洗漱完毕,冷不防听到这样一个令人不太愉快的消息,强压着怒气问道。

“联队长阁下,我……我向您报告,对面山上的支那军撤走了。”

“八嘎,你怎么知道?你上去过了?”

“没……没有,我……我从望远镜里看见的。”

“望远镜?”联队长满脸狐疑,从勤务兵手中接过望远镜看过去,只见草木繁茂、山石耸立,一面国防军11师的大旗还插在那里,一眼看去确实望不到人。

“八嘎,支那军隐蔽得很好,昨天我这么看过去,也是这幅模样,等真正要作战时,他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都钻出来了……”

“联……联队长阁下,您……您看见那些鸟了么?”

“鸟?”再次狐疑,再次举起望远镜,视野中果然有一群鸟停在那里,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吃,而且就在那面旗的下面。

“哦……你这个笨蛋……你难道不知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们在吃早饭呢!”

“可是……联队长阁下,我来自乡下,那……那种鸟我们村子里也有,我们管它叫做白头鸟,很怕人……如果下面有人,它们是断不会下去啄食的。”

“你说什么?”联队长怒不可遏,一把拽起上元的衣领,“你刚才怎么不早说?”

上元被拽得透不过起来,双手不停地乱晃,心里早将联队长的家人问候了千百遍,还不是你不让我说么?

联队长的怒火只持续了不到3秒钟,很快他就将上元像小鸡似的扔在地上,拔出指挥刀,吼出了“杀鸡鸡!”的号令。

被联队长一屁股摔到地上的上元听到进攻的口令后,很快一骨碌爬起来,投入到自己的小队中准备进攻。事实被上元不幸而言中,等到日军以战战兢兢地姿势冲上明山时,只有各种撒落于地的辎重、军火,哪里还有一个守军的影子?

“给师团长发报,我军占领明山阵地,敌军逃逸,缴获大量军需物资和武器,从现场情况来看,敌人所行不远……”

摄津舰上,神尾正和加藤等商议今日的进攻发起和炮火支援,突然接到明山守军已经溜走的消息,简直气歪了鼻子,费了好大的力气,折腾了这么大的劲,居然还让敌人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溜了。他顿时感觉到加藤友三郎投射过来的目光中都带着嘲讽和讥笑。

“够了,给我追击……追击。”

没有听到预想中的表扬与肯定,反而挨了师团长一顿臭骂的46联队只好鼓起余勇开始向前进军,很多士兵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就被催促着上路,一路上无精打采自不必说。就是联队长本人也觉得无趣,他还没告诉神尾那些国防军主动遗留下来的军火都被卸去了撞针或炮闩,压根就不能使用,国防军遗留下的弹药也与日军所用制式不匹配,对于作战毫无用处。不过军令如山,该追还是得追,不独46联队如此,后面的48联队,两翼的包抄联队同样如此,立足未稳,就朝纵深狠命追来。

神尾的思路很简单:明山一失,国防军就失去了地形之利,此去山东腹心就无险可守,只要肯花力气,不怕追不到中国部队。即便真的追不上,借着追击之势也可以扩大在山东的占领区,这可是大本营一直希望的举措,神尾认为如果能实现后一个目标,作战也应当能得到上头的肯定。只是他不知道,一张大网正悄无声息地迎面扑来……

国防军的飞机依然扮演着苍蝇的角色,对日军冲在最前的追击部队予以了有效的阻击,迫使它们不得不放慢脚步,但这时的飞机仿佛只认得日军先头部队是鬼子一般,对于它们的后续部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在一快一慢的节奏中,日军前后两部分的兵力逐步靠拢,势力越来越庞大,两翼在收到各个层面传递来的情报后,也有逐步像中间靠拢的趋势,只有骑兵大队还在进行永不放弃的斥候行动。

一天的时间就在追逐和反追逐中渡过了,下午四时,46联队找到了国防军11师主力遗留下来的“驻营地”,从现场的规模和遗迹来看,至少应该有8000人左右的部队先后在这附近埋锅造饭,这更加坚定了神尾的判断,前面就是支那军的主力,至于头顶的飞机,被他理所当然地理解为那是中国人为了延缓本方追击速度而采取的花招。下午六时,48联队找到了11师师部曾经待过的“指挥所”,到处撒落的文件,尚未焚烧干净的电报纸,里面的场景无处不显示着“混乱”与“匆忙”,这说明追击者和被追击者的距离已经愈发“近”了。

不知不觉当中,近4万人的日军部队分成前后距离不到20里,左右间距不到25里的三块集团,飞机掠过大地,除了扫射和投弹之外,更对这其中的情况和敌军动向了然于心。在它们的严密监视下,有关日军的动态被源源不断地发回到前敌指挥部。

“神尾师团这头牛被牵得怎么样了?”

“基本上让我们整得团团转。”

“好哇,牵牛牵鼻子,郭松龄这活干得太妙了。”总指挥夏海强上将猛夸11师,“战士们情绪怎么样?”

“很好,大家都没有什么怨言,只盼着小鬼子早日上钩呢!”

“现在敌军主力距离海岸还有多远,它们的舰炮还能不能打到?”

“最远的大概距离在85里左右,最近的也有65里,敌人的炮弹基本上是打不到了。而且,根据飞机的侦察,由于追击的需要,敌人将速度缓慢的重炮兵和工兵部队留在了后头,距离主力很远,就是想帮忙也赶不上!”

夏海强看了看表,问道:“天已经黑下来了,敌人还继续追击么?”

“追!怎么不追?他们看来是咬上了我们,吃定了我们,压根就没有停步的迹象嘛……”

“很好,走的越快,追的越紧,距离死亡也就越早!”夏海强满意地点点头,在地图上用红蓝铅笔划了个圈,说道,“是时候了,通知部队动手吧!”

晚9时许,马瑞风少将的第1师,夏天方少将的第3师,杜金德少将的12师、孙烈臣中将的15师和王云山中将的中央卫戍师同时接到了前敌指挥部发来的绝密电报,内容很简短,只有两个字——“秋风!”

“按‘秋风’计划行动。”

“按‘秋风’计划作战部署进行。”

“坚决贯彻前指命令,执行‘秋风’计划!”

“我部已按照‘秋风’计划展开!”

“‘秋风’劲吹,日寇必亡!”

一封封电报、决心书像雪片般向前敌指挥部发来。

与此同时,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朝依然毫无察觉的神尾师团罩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