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不知道!我所知道的七九年对越反击战内幕!

忠诚与背叛 收藏 2 338
导读:一九七九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有很多参战老兵的回忆文章,我当时是个初中生,现在看网上对那场战争的评论,有些是不太相信当时战事的艰苦,在此我以当时一个初中生的角度,把我所知道的当时战争点滴写出来,很多东西已经解密,当时的报章也有登载,当事人也是我所接触的,敏感的军区,人名我会隐去,请大家谅解。  我叔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军区任机要参谋,是副团职。他是我最小的叔叔,按老家的习惯称老叔。他每次给我父亲写信,就信上那****司令部机要局这几个字,就让我们哥几个有一种荣誉感。那个年代,一封信在路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九七九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有很多参战老兵的回忆文章,我当时是个初中生,现在看网上对那场战争的评论,有些是不太相信当时战事的艰苦,在此我以当时一个初中生的角度,把我所知道的当时战争点滴写出来,很多东西已经解密,当时的报章也有登载,当事人也是我所接触的,敏感的军区,人名我会隐去,请大家谅解。




我叔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军区任机要参谋,是副团职。他是我最小的叔叔,按老家的习惯称老叔。他每次给我父亲写信,就信上那****司令部机要局这几个字,就让我们哥几个有一种荣誉感。那个年代,一封信在路上走五六天不算事儿,异地的联系不象现在一个电话就打过去了,当时写信是最多的联络方法。




对越自卫反击战前,我叔叔几乎十天半月就和我父亲通一次信,可那年一月份后信来的就少了,当时的人保密意识真的很强,四月份恢复一正常通信,信中也是啥也不说,二年后来家里才亲口对我父亲讲了一件事,我们还是在房门外偷听的。当时因为作战日期的不确定,中央军委要选择最佳的进攻时间,每次我老叔都要把译出的电文亲自送交到**军区*司令员的手上,中央军委每次来电,我老叔例行去送电文,*司令员就问,“怎么样?最后一次,我老叔还未进作战室,就听见*司令员急迫的在喊:“怎么样?怎么样”?我老叔进门后,迫不及待的用手对*司令员及满作战室的人比划了一个手枪的造型。




七九年,我家里象开锅一样,广西大爷的来信照例是啥也不谈,在信中就告诉我父亲:“我又回到了当年战火纷飞的战场”“你去看二月十九日的军报”忙的我父亲几乎把当时所有的报纸,军报,包括军报的合订本都收集了很多,留存至今。以前称部队官兵为指战员,军报上称大爷为部队长,当时我们还觉得很新鲜。现在一看到参战老兵回忆《朔江之战》,《杨留蕃回忆录》,就想起了远在桂林的大爷。




八一年我遇到了一位参战侦察兵,他对我讲,七九年他们抓到了二名越南特工,这二名特工在押送回来时,有一个嘴里藏了刀片,解开了捆绑他的绳子,伤了我们一名押送战士,被他击毙,他干脆顺手把另一个越南特工也干掉了。他是保定人,武术世家。我回家后对我父亲讲了这件事,父亲叫我不得再对任何人讲,当时是讲“优待俘虏”的,现在看来,政策执行的太死板,解放军在这上面吃了大亏。




有个邻居,八几年见到他时,人也黑了,瘦了,刚从老山下来,复员在地铁公安,我从那次才知道光荣弹,(我大爷的来信没提到过),他给我看了他参战的照片,他和他的战友,每人脖子上都挂了一棵光荣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