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中国禁书史

宋代禁书分期述略

林 平





[关键词] 宋代;禁书;分期

[中图分类号]K24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0139(2007)01—0056—04


宋代是中国禁书史上的重要时期,有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将宋代禁书进行分期,不仅有助于我们了解宋代禁书发展的全貌,而且有助于我们对宋代禁书进行更加深入的分析研究。但已有的研究文献中,均未注意分期问题。本文略涉于此,希起抛砖引玉之效。

历史分期问题,从本质上说,无非是一个社会发展阶段问题。过去进行历史分期,多以五种生产方式为依据,强调的是社会经济形态,但这种分期方式是不恰当的。对历史进行分期,应该从社会的各个方面进行全面考察和综合分析[1]。宋代禁书的分期也应从宋代禁书的各个方面,尤其是宋代禁书的发展脉络着手。

影响宋代禁书的社会因素大致有四个:由于宋代国内矛盾激化而引起的士大夫阶层的斗争,如党争;由于皇权的变更而引发的斗争;由于雕版印刷术的进步,图书在民间的流传越来越广,文化传播的地域越来越广,因此禁书的领域也越来越广;基于两宋与辽、夏、金政权的关系而展开。所以,宋代禁书应以禁书自身的演变脉络为标准,而不应该简单地以南北宋的分期(这是政治上的重大事件)为界。

从宋代禁书的演变脉络来看,本文将宋代禁书分为四个时期:


一、初期禁书——北宋太祖朝至太宗朝


这是宋代禁书的初期,历太祖、太宗两朝。太祖、太宗两朝是北宋逐步统一全国的时期,面临着立国政策的建立和统一全国的重任。禁书特点是:禁书范围不广,禁书政策没有创新,主要围绕皇权的变更而展开,目的是巩固政权。禁书类型包括谶纬、天文、兵书、质量不高的图书,基本沿袭唐五代的禁书政策。

这一时期禁书不少于6次,2次在太祖朝,4次在太宗朝。其中5次为禁谶纬、天文图书,如开宝五年(972年)九月,太祖沿用《唐律》条款,下禁令:“禁元象器物、天文、图谶、七曜历、太一、雷公、六壬道甲等不得藏于私家,有者并送官。”[2]十一月癸亥,“禁释道私习天文地理。”[3]开宝九年(976年)十一月庚午,太宗即位仅十几天,就下诏:“令诸州大索明知天文数术者传送阙下,敢藏匿者弃市,募告者赏钱三十万。”[4]一次禁吴铉所定《切韵》,原因是其图书质量不高,这在宋代禁书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将在后面专门论述。


二、中期禁书——北宋真宗朝至英宗朝


这是宋代禁书的发展期,历真宗、仁宗、英宗三朝。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澶渊之盟前,宋政府一直面临北方辽国的威胁。澶渊之盟后,宋代社会出现了相对和平安宁的阶段,社会生产得到较大发展。这一时期由于开国初订立的“祖宗家法”,在有效防止五代藩镇割据、朝代频繁更替的同时,繁衍了过多的寄生阶层,造成了北宋冗费、冗兵、冗吏的“三冗”弊端。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北宋士大夫,以天下为己任,有感于社会现状,强烈要求社会变革,故变法的呼声四起,进而出现了“庆历新政”。这一时期的禁书,在进一步重申禁谶纬、天文图书的基础上①,结合当时社会实际,在雕版印刷术进步,图书在民间流传越发广泛和重视对境外图书进行封锁的前提下,出现了一些新的禁书类别,如由于宋辽停战,边境贸易随之活跃,一些政府认为重要的图书也流入辽国。有鉴于此,真宗景德三年(1006年)禁民间非九经书疏,不得赴边榷场博易②;仁宗天圣五年(1027年)禁随意雕刻文集③。同时,景祐三年(1036年)秋七月丁亥,禁民间私写编敕、刑书,及毋得镂版[5]。庆历二年(1042年)正月,诏毁《金科正义》④。治平三年(1066年)七月辛巳,禁私印新修经义⑤等。

这一时期禁书应不少于22次,禁书数量较初期有较大增加。其中真宗朝约9次,仁宗朝约12次,英宗朝约1次。较前期禁书类型有所增加,除禁天文、谶纬、兵书外,还禁法律图书、词语体制不合规宜之图书。对输入境外的图书也有规定,并对私家出版文集进行规范,对私家印官府新修经义进行禁止,禁书的时代性很强。在禁书的同时,还有多起因蓄禁书而获罪的例子,如天禧元年(1017年)袁象藏禁书案[6],天禧三年(1019年)道士谯之易蓄禁书案”[7],天禧四年(1020年)麻士瑶私蓄天文禁书案[8],景祜二年(1035年)驸马都尉柴宗庆印行的《登庸集》案[9],宝元二年(1039年)进士高肃私藏《六壬玉钤》案[10]等。


三、高潮期禁书——北宋神宗朝至南宋高宗朝


这是宋代禁书的高潮期和最主要的时期,宋代大量的禁书诏令和案件均产生在这一时期。这一时期各种矛盾交汇,禁书也出现了缺乏理智、较为极端的现象。为解决“三冗”问题,尤其是国家的财政困难,神宗熙宁年间,实行了有名的“王安石变法”。这一场变革使源于仁宗朝的宋代党争愈演愈烈,各派别之间的斗争异常尖锐,出现了因政见不同而大肆禁止异党人士图书的现象。同时,金朝在北方崛起并大举南下,灭辽,攻陷北宋都城汴京,掳走徽、钦二宗,北宋灭亡。高宗随后在南方建立南宋政权,致力于巩固偏安政权的工作。总之,这是斗争激烈,社会动荡不安的时期。

这一时期禁书应不少于63次,其中神宗朝约6次,哲宗朝约10次,徽宗朝约27次,钦宗朝约1次,高宗朝约19次,以徽宗和高宗朝的禁书数量为多。禁书数量增加迅速,位居宋代各个时期禁书之最。同时,禁书类型也有增加,在中期禁书的基础上,增加了禁民间私印造历日,禁诸子百学,禁《字说》,禁写录传布议时政得失、边事军机文字,禁雕印本朝会要、实录,禁传写国史、实录,禁雕印诸戏亵之文,禁元祐学术图书,禁邪说诚行非圣贤之书,禁妖教图书,禁传习诗赋,禁释经,禁臣僚章疏不许传报中外,禁奏院朝报非定本不得传报,禁以私书报边事,禁《日录》,禁辞场新范图书,禁诋孔孟之书,禁野史,禁福建、四川等地私印图书,州县书坊未经国子监看详不得擅行刊印图书等。在禁书的同时,出现了多起文字狱,如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的“乌台诗案”,高宗绍兴年间的李光“小史案”等⑥,为明清文字狱之滥觞。


四、晚期禁书——南宋孝宗朝至南宋末


孝宗朝以后,南宋国家局势已经稳定,但与金的对峙使其一直面临着外敌的威胁。在思想文化 上,道学在这一时期命运多舛,但在南宋后期逐渐成为中国封建统治的正统思想理论,并影响了其后的元明清各朝。


这是宋代禁书的后期,禁书应不少于23次。其中孝宗朝约8次,光宗朝约4次,宁宗朝约10次,理宗朝约1次。禁书类型除天文、谶纬、兵书外,还禁地理图籍流入境外①,禁谈论时务的小册子②,禁诸处进奏官将朝廷机事公然传写謄钞,禁书商任意雕刻策试文字③,禁台谏之章疏、内外之封事、士子之程文漏泄,禁六经、语、孟《中庸》、《大学》,禁道学图书④,禁小报⑤,禁私史⑥,禁书商私自雕印事干国体及边机军政利害文籍⑦,禁诗,禁印用于科场考试之用的巾箱本⑧,禁国朝正史与凡实录、会要等。禁书类型较多,但禁书次数已远逊于中期。见下表。


宋代禁书的四个分期,有三个典型的变化:第一,中期、高潮期和晚期之禁书相对于初期更注重从宋代的社会现实出发进行禁书,即禁书类型增加了许多为了巩固宋朝统治而特设的项目,如为防止军事等信息泄露给敌对统治政权,禁图书流向境外;由于印刷技术的发达,刻印图书数量的增加,禁止一些图书由书商擅自出版,而必须经过政府审查;由于朋党之争,而禁毁异党人士的著作等。第二,宋代早期禁书的特色较少,统治者对其思索得不多。宋代中期和晚期的禁书相对于高潮期的禁书,理性的成分较多。而高潮期的禁书,由于社会危机加深,民族矛盾尖锐,政治斗争激烈,更多地显示出非理性的成分,使宋代禁书背上了沉重的文化专制的包袱,也使宋代禁书成为中国禁书史上的重要时期。第三,宋代禁书初期及宋以前的朝代,一般是因为图书本身的内容而遭致禁书。从中期开始,出现了因人而禁其书的情况。这主要是因学术政见不同,当一派取得政治权力后,对异党人士进行政治迫害的同时,对其所著图书亦进行禁毁。如禁北宋时元祐人士图书、南宋时禁道学人士图书,这些都是典型的因人废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