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黎明 第一卷 蛰伏 第二十四章  伴美回校

erdosbai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8/


两人出了建行营业网点,想起柳馨还是在校学生,张耀东抬手看看手表,问道:“小馨,已经11点了,你现在还能回学校吗?再迟怕赶不上了!”

柳馨沉吟道:“我们学校11点熄灯,同时,楼门也关闭,进不去的。现在回去肯定晚了,这可如何是好。”脸上泛起焦急的神色。

张耀东也没有办法了,干脆就将她带到酒店得了,开玩笑道:“那只有回酒店和我挤了。”看着柳馨羞红的小脸,一摊手,作无可奈何状。

柳馨黑黑的眼珠转了转,假装娇羞着小声说道:“好吧,那就去酒店吧!”眼睛余光睥见张耀东的得意之笑,一盆凉水从天而降,“不过呢,你是亿万富翁,再给我开一间房间就行了,也不用太麻烦大哥的,这点儿费用还出得起吧。”说完,眨了眨好看的毛茸茸的杏眼,掩藏不住的笑意在嘴唇上泛起。

张耀东刚刚兴起的窍喜,就此沉入谷底,尴尬地嘿嘿笑了一下,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女孩面前抖威风,让她知道自己这么有钱,自己刚刚有了两个臭钱就显摆起来。以后有了辅脑的帮助,一定会宏图大展,仍像现在这样沉不住气,爱在人前显耀,一定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有道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如果仍是这样的话,对自己的危险因素一定会大大增加。

柳馨和张耀东开了个玩笑,以为张耀东尴尬过后一定释怀大笑。不料想好半天默默在前面走着,也不吱声。柳馨心想难道刚才自己开玩笑惹张大哥不高兴了,不会吧,大哥这样的人不至于受不起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玩笑?加快脚步,赶到张耀东身侧,悄悄打量张耀东的脸色,只见张耀东低着头好像沉思的样子。柳馨心里咯噔一下,肯定是自己惹大哥不高兴了,怪自己嘴贱,不就是大哥想和自己一个房间睡吗,反正自己的身子已经明码标价让他“卖”走了,给了他又何妨?何况大哥对自己关怀备至,也没有一点儿瞧不起自己的样子,身子给了他也不算是委屈自己太多,自己要懂得知恩图报。

两人的想法南辕北辙,气氛很是沉闷,只听见两人的脚步在宽宽的人行道嗒嗒声。

张耀东走了一会儿,回过神来,看见身边的柳馨一副怯怯的神色,明白自己刚才表情让这个多心善良的女孩误会了。

柳馨不待张耀东说话,小声羞涩道:“大哥,如果你想和我一个房间睡,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你想要我的身子,那……那……”柳馨满脸通红,咬牙接着道,“我就给你。”声音渐至微不可闻,也幸亏两人并肩而行,加上张耀东耳力好使,隐约还能听清她的话。

张耀东愕然,心里没有半点儿喜悦,连骂自己不要脸,关键时刻走神,让女孩彻底误会。虽然自己很喜欢这个美丽温柔善良的姑娘,但也不能乘人之危。那不和那些玩弄女性的人们一样了吗?张耀东自认并不是那种人,要不然不会这么玩这种弯弯绕,浪费时间,直接挑明了多简单省事。

张耀东立马换上笑脸,小心翼翼道:“柳馨,大哥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刚才是走神了,想到了其它一些事儿,绝没有你刚才说的那样。”看着柳馨疑惑的眼神,张耀东简直就要崩溃了,这下子误会大发了,连连赌咒发誓,保证自己刚才只是走神了,回去后立马给她另开个房间,省得她以为自己居心不良。

看着张耀东着急的面红耳赤,柳馨相信了,两人这才有说有笑起来,气氛不再尴尬。

这时两人已经走了好一会儿,假日酒店的影子已经朦朦胧胧进入视野,张耀东不好意思地一拍脑袋,感情两人唠得热乎,连车也没乘,直接步行走回酒店。

在总台,张耀东看看上面挂着的各地时间表,此时已经是当地深夜12点多了。为柳馨再开了一个房间。巧合的是,张耀东房间隔壁1218号房间空着,连忙定下房间。在两人离开总台的时候,张耀东无意中回头看见刚才给自己开房间的那个总台小姐正好凝视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眼里是那种嘲讽的神色,就好像两人有什么勾搭见不得人的事,自然就想到了那方面。

张耀东不由有些怒气,心想回去和她理论,但又一想,这个姑娘的工作肯定来之不易,自己一闹,说不定就让人家把工作丢了,何必这么小心眼,误会让她误会去吧。谁让这个世界这种事屡见不鲜呢。

那个女孩正看着张耀东两人的背影,不曾想被逮了个正着,心惊胆颤祈求客人千万别闹,即使自己再占理,以酒店的管理,只要事情起因在自己惹得客人不高兴投诉,自己就准备好铺盖走人吧。后来看见张耀东深深看了一眼,转回身上楼而去,才心里舒了一口气,总算逃过这一关了。

张耀东和柳馨在房间门口分手互道晚安,回去休息不提。

第二天一早,两人起床到餐厅吃罢早点。柳馨说要回学校去,尽管是休息日,但想直接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说不清楚。张耀东建议现在就打电话请假,柳馨摇摇头,说最好是当面说清楚,争取假期长一些。

张耀东说不过她,说自己正好要去上京航空航天大学办点事儿,说不定顺路送柳馨一程。当张耀东提到要到京航时,柳鑫惊讶地看着张耀东,心里连呼巧合,要不就是张耀东知道是这所学校的,故意找个借口为之。

张耀东细问缘由,才明白过来,直称自己真的到京航有事,只是巧合,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知道了柳馨的学校。

两人打车到柳馨的学校,张耀东在车上不由得称奇不已,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自己来京城这段时间,和京航关系怎么贴,连眼前这个心爱的女孩也是。柳馨无意间看见张耀东脸上的表情,忙问原因。张耀东苦笑着说认识她前天晚上和京航的一个老师及他的丈夫喝酒,酩酊大醉,以至于第二天难受,下午出去散心,被推荐到娱乐中心才结识她的。

柳馨问京航哪个老师,这里教授多的是,一抓一大把,自己很可能不认识。张耀东报出吴莉的名字。这回,柳馨真是傻眼了!

张耀东看着柳馨小吃一惊,微张着小嘴,用手捂着的可爱表情,心里密念道:“难道认识?”

细一问,柳馨羞答答地捶打着张耀东胸脯,连道惨了,怨张耀东害人。张耀东心急问她和吴莉什么关系。

柳馨低声道:“是我的班主任!”

“啊!”张耀东仰躺在后座。这天怎么这么小啊!

在车上,应柳馨的央求,张耀东答应不透露和柳鑫结识的真实过程,两人编了一个理由,就说是昨夜张耀东在酒店呆着气闷,出来乱转,转到京杭附近,在街上看见一个姑娘被几个小流氓调戏,过去打跑了那几个小流氓。由于柳馨受到惊吓,被张耀东安排在酒店休息了一晚上。

张耀东不由得苦笑,竟然让自己和吴莉的学生合伙骗她。不过也确实需要考虑柳馨的处境,如果真实相告,以柳馨腼腆害羞的性格,会出大事的。这是善意的不得不为之,也就坦然了。

到了京航,两人并肩走进校园,张耀东正走着,兜里多日没见动静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一看,吃了一惊,递到柳馨面前让她观看,两人面面相觑!

电话自然是吴莉打来的。张耀东和柳馨刚刚谈到吴莉说要找她,她就像是有心灵沟通的神通。张耀东接起电话,柳馨自然在旁边全神贯注听自己的班主任和男人谈什么:“嫂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什么,图书证办下来了,谢谢嫂子!……哪能不谢呢? ……什么!还能旁听上课,太好了,至于费用我会交的。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在办公室啊,我找不见啊……好好,我找人打听吧,不用专门来接我了。再见!”

身边的柳鑫扭了张耀东一把,提醒他身边还有一个京航大学的识途老马呢。张耀东一拍额头,示意是自己一时疏忽,哄了柳鑫几句。柳鑫又不是真生气,领着张耀东直奔自己所在就读的学院——航空动力学院。

两人顺着学校两侧种满鲜花的通道往里走,身边川流不息的学生或单独、或三五结伴匆匆来往。这是一家理工科为主的综合性大学,承担着为天国培养高尖端航空航天人才的重任,建校80多年来,培养了一批批各种人才奔赴天国各行各业,尤其在国防工业领域占据着重要的一席之地。在当今天国航空航天业,活跃着数不清的从这个校门走出的科技人才,被誉为“天国航空航天的摇篮”。

由于是理工科为主,男性占据了主要地位,女性从事科研领域较少,从来往的学生中张耀东可以明显看出这种人群分布格局。尤其像柳鑫这样的美女,更是少之又少,可以说是个异数。张耀东肯定像这样级别的美女,追求者定是如云。可奇怪的是,为何大学三年来,仍是形单影只。

两人边走边说话。张耀东问道:“哎,柳美女,你看,像你一样漂亮的女生可是不多啊,那些男生都快用眼神把我融化了,你应该在这个学校的校花榜上占有一席之地吧。”

柳鑫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小嘴一撅,傲然道:“那是,不看本小姐是谁。”

张耀东无语中!

不觉间已经来到航空动力学院。

张耀东边走边打量着学院外的景色,由于是星期日,学院外冷冷清清,没有平日里的热闹,只是偶尔有一两个人匆匆走过。学院门前立着一个天国以前的主力战机模型,作冲天飞去之势,造型很是优美。张耀东在旁边停下脚步,不停的观赏,嘴里吱吱赞叹不已。

柳鑫站在旁边,骄傲地着看着他,意思分外明了:本小姐可是这个学院的一分子,羡慕吧!小样,看你狂!

张耀东眼角余光看见柳鑫的模样,多看少说,有道是言多必失,不然又要惹得美女不高兴,自己还得哄。

看罢模型,柳鑫领着张耀东走进学院教学楼。顺着楼梯直接上到三楼,来到柳馨所在系—飞行器设计系。两人来到里面一间办公室门前,柳鑫敲敲门,里面传来张耀东熟悉的女性声“进来”。

俩人推门进去。一进门,柳鑫忸怩起来,脸上红潮一阵阵漫了上来,张耀东赶忙示意不要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事,柳鑫面对着自己班主任首先是吃惊,继之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变化,羞涩得不得了,对张耀东的暗示根本顾及不过来。

吴莉看见张耀东和自己班上的仙子般受广大男生喜爱的女孩一起站在自己面前,看着俩人亲密的样子,明白过来。心里称赞张耀东的魅力,三年来,多少优秀的男生在这个女孩面前铩羽而归,这个男人却仅仅在几天的功夫看来就俘虏了女孩的芳心。但是他们是如何结识,一个在校外,一个是学校的学生,身份差距太远,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嘛。

吴莉放下手中大部头资料,站起身给两人到饮水机上倒水,背着身子对张耀东道:“耀东啊,嫂子终于没有辜负你的希望,不仅办下了图书借阅证,而且更给你争取到十分宝贵的旁听证名额,总算不会再让你鲁大哥埋怨了。”转过身,将两杯水放在张耀东和柳鑫面前,接着诧异道,“你们俩怎么认识的,上次在酒店,你都没说认识我们学校的任何人啊,怎么今天你们俩人怎么一块儿到我这儿来了?”说话间,两个明亮的眼睛隔着镜片注视着张耀东和柳馨。

柳馨刚才对张耀东的勇敢一下子变成了一个乖乖女,只是坐在那里一声不吱。张耀东看见不是办法,只能咳嗽一声,自己去圆谎,将刚才两人编的理由充实一番,加了一条柳鑫是做家教有些回校晚,真好碰上了张耀东出手搭救。

吴莉噢一声,关心地安慰柳馨,让她以后做家教注意一些,最好是晚上不要出去,省得出现人生憾事。柳馨像一个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两人乘着吴莉坐回座位时相互一笑,放下心来。

吴莉抬头对张耀东道:“图书证我已经说好了,你将一寸免冠相片给我准备几张,我得去图书馆送过去。由于你是校外人员,一般来说绝不可能办理的,但那个管理员和我关系处得不错,经过央求总算是不辱使命。不过,你的交一笔保证金作为抵押,到期如果归还的书籍没有破损,会如数退还。”

张耀东忙问多少钱。吴莉说是5000天元。

张耀东自然不在乎这点儿钱,连着答应了。问起刚才电话里说的旁听名额,吴莉脸上泛起兴奋的神色,说道:“这是学校为了响应元首近期提出的全民学习计划的初步举措。元首府昨天正式下文,通知各高校要充分利用假期这段宝贵时间,面对社会开放,只要有人愿意学习,凡符合高中以上学历的人提出学习申请,学习期限最多不超过一年,在满足学校原有教学任务的同时,让这些校外求学人员能够一起上课。当然这得交费的,而且高于正常渠道入学学生的学费,是两倍,完成学业时,不给毕业证或学士证,除非成绩特别优秀或者作出重大发明创造。学校昨天下午组织各学院开会布置这项任务。我们系分到50个名额,散会后我当时就像院长提出你的申请,院长口头答应,不过要求所有求学人员必须写保证书,凡在求学期间必须遵守校规校纪,一经发现就地逐出,学费不予返还。”歇歇嘴,顺口喝了一口水,接着道:“小弟呀,你的运气怎么这么好呢,前天刚和我说,我还真不报什么希望,结果元首下了这么一个及时的通知,就是连图书证也是沾了这个通知的光,才这么顺利的,不然还真的费我一番口舌的。真是瞌睡遇上了枕头。”

张耀东呵呵笑了起来,确实是自己命好,机会这么就这么巧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