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历史告诉未来——07式军服改革方向纵横谈

wolfjiangfei 收藏 1 309
导读: 建军80周年之际,07式新军服“闪亮”登场,在军内外,国内外引起广泛关注,许多中外媒体纷纷以“中国军服与国际潮流接轨”“时尚解放军”等给予了积极评价。在此,本文对于07式新军服的诸多优点不再赘述,仅从一名业余军服爱好者的角度,结合我军与外军军服的历史与现状,对07式军服的改革方向提出几点思路,以期待这套万众瞩目的新军服更能耀我军容,扬我军威! (一) 在军服设计理念方面,坚持传统与现代相结合,传统优先,以我为主,特色鲜明,款式稳定,适度差异化、多样化的原则。 联合国“五常”中的美、英、法、俄及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建军80周年之际,07式新军服“闪亮”登场,在军内外,国内外引起广泛关注,许多中外媒体纷纷以“中国军服与国际潮流接轨”“时尚解放军”等给予了积极评价。在此,本文对于07式新军服的诸多优点不再赘述,仅从一名业余军服爱好者的角度,结合我军与外军军服的历史与现状,对07式军服的改革方向提出几点思路,以期待这套万众瞩目的新军服更能耀我军容,扬我军威!

(一) 在军服设计理念方面,坚持传统与现代相结合,传统优先,以我为主,特色鲜明,款式稳定,适度差异化、多样化的原则。

联合国“五常”中的美、英、法、俄及德国、印度等大国军服之间基本无雷同之处,非常易于区分。法军的圆筒帽、英军的武装带、美军的徽章符号、印军的包头巾等等,可谓各具特色,异彩纷呈,充分展现了军服作为军队窗口、“国家名片”的独特魅力。更为重要的是,上述国家军服的传统与特色基本都保持了数十年,英、法等国甚至保持了近百年不变。如果用所谓“潮流”与“时尚”的眼光来看,俄军的大肩章、“锅盖帽”实在过于笨重;英军的黄军服、武装带、“小沿帽”似乎过于保守;法军的圆筒帽好像略显呆板;而印军鸡冠似的包头巾简直就是滑稽可笑了。是英格兰没有高新技术吗?是法兰西缺乏时尚设计吗?是前苏联“和平演变”不彻底吗?是“印度阿三”不识时务吗?都不是。因为他们都明白一个浅显的道理:特色贵在差异,传统贵在坚持,唯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正是这些大国对本国军服传统与特色的这种自信与执着才成就了这些大国军队外在形象上应有的差异化。

当然,设计趋同,传统缺失的军服设计在世界各地也屡见不鲜。“日不落”帝国殖民地文化背景下非洲、中东等地区国家军服与英军的“接轨”;二战后“山姆大叔”占领区及势力范围内日本、韩国、台湾、东盟等国家军服与美军的“接轨”都具有典型性。如果说这就代表着国际军服发展的“潮流”与“时尚”,那么具有80年光荣与辉煌的人民解放军宁可不要这样的“潮流”与“时尚”,人民解放军需要与世界先进军事发展潮流接轨的首先是战斗力而绝非军服!

了解了世界主要大国军服发展历史上所体现出的这种强烈、鲜明的民族传统、地域特色和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也就不难理解网络上将07新军服与美、日、台湾地区军服相提并论乃至所谓“两岸统一,军服一家亲”的调侃了。

人民解放军军服的传统与特色是什么呢?这需要对80年军史作一简要回顾。人民解放军80年战斗历程中,由于军事、政治、经济等多种因素军服变化达十余次,仅建国后,从50式到07式,大的调整就有七次之多,这在世界各国军队历史中也是不多见的。要发掘,确立人民解放军军服的传统与特色,首先就需要从这十余次更迭变化中寻找出某些共性的、规律性的,并为广大指战员和人民群众所认同的东西加以传承与发扬光大。纵观人民解放军80年军服发展变化的历程,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

(1)无论是八一军旗、八一军徽,还是南昌起义军的红领带,工农红军的八角帽、65式军服的“一颗红星,两面红旗”、85式-97式军服的红帽墙等等,凡此种种,都凸现了一个不争的事实:红色是最能体现这支人民军队80年光荣与辉煌的,当然的标志色!

(2)贯穿人民军队80年军服发展历史的军服款式,唯有中山装式军服一种。

(3)从55式-65式,87式-07式,建国58年来我军佩戴金黄色丝织硬肩章的时间超过30年。

(4)建国58年来我军使用红帽墙、平帽顶、低翘度大檐帽的时间超过35年。

(5)人民军队80年发展历程中佩戴红领章的时间超过40年。

然而,07式军服系列中无论常服还是礼服,除八一军徽外,设计者似乎并未注意到,或者说基本放弃了我军军服的上述传统与特色,设计观念上意图向美式军服靠拢,增加了诸多标志服饰,取消了中山装、红帽墙、红领章、金黄色丝织硬肩章等等,代之以一个与“国军”类似的桃形帽徽,原本庄重大方的平帽顶改为马鞍形,大檐帽翘度直逼东南亚、中美洲等二三流国家标准,客观上显现出某种浮躁的设计心态。须知,即使是许多欧美发达国家军队,其帽徽造型、帽檐翘度、军服标志色、肩章款式等与07式军服也是大相径庭,倒是与被设计者放弃的55、85、87式军服颇多共通之处,甚至较我军军服更为“保守”。

比如:英、德、俄军帽徽基本为中规中矩的圆形嘉禾徽,美军为五边形或六边形鹰徽,而55-87式军服则为圆形或盾形帽徽;除55、65、85、87式军服采用红领章、红帽墙以外,法军军官礼服帽纓、帽顶、外籍军团肩章、枪骑兵军服的盔缨、衣襟、饰条、牙线等均为红色;英军陆军中高级军官帽墙,领章,皇家卫队礼服均为红色;美国海军陆战队、陆军炮兵工兵体现在军帽帽墙、帽风带、肩饰带、礼服肩章、臂章、袖口裤缝等处的军兵种标志色也均为红色;美军、法军大檐帽均为平帽顶,翘度甚至稍低于87式军帽;至于英军军帽则更为“保守”,无论直径、翘度都明显小于我军85、87式军帽;除55、87、97式军服采用金黄色丝织硬肩章外,美国海军、德国陆军等均采用金黄色或银灰色金属丝织硬肩章,美军晚礼服、晚宴服、英法军队队列礼服、大礼服等更是采用了极为华丽炫目的印度丝编织流苏式或盘花式硬肩章;由此可见,如果一定要说世界军服发展存在某种潮流的话,那也并非07式军服的设计方向。

可以看出,设计者主观上意图彻底摆脱55式、87式军服的框架,引入美式军服的风格,再创新出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军服亮点。然而,07式军服在放弃人民解放军主要军服传统与特色的同时,引入的仅仅是美式军服外在的某些标志服饰的设计,并未真正领悟美军军服深层次的设计思想。07式军服而所“创造”出的帽檐花、桃形帽徽、马鞍型高翘度大檐帽、级别资历章、双排扣枪驳领礼服、肩胸装饰绶带等等“亮点”也无一代表人民解放军80年的优良传统,无一体现出人民解放军80年的着装特色。体现出的倒反而是海峡对岸“国军”、日军、东南亚、中美洲等国家和地区军队的某些风格,这不能不说是07式军服设计最大的败笔!

事实上,设计者所追求的美式军服设计,其内涵远大于某些人对其表面化的理解。美军军服设计最值得推崇的并非仅仅是其外在的表现形式,更在于其深层次的设计思想、设计原则,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与时俱进的同时,坚持传统军事文化与着装特色不动摇的原则。

美国虽然曾是英属殖民地,但自南北战争至今,军服却鲜有“日不落”帝国的殖民主义色彩,如果一定要正本溯源的话,从当今美国陆军礼服肩章、陆军及海军陆战队队列礼服的服色搭配等因素来看,倒似乎留有某些法兰西共和国卫队军服的痕迹,这可能与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法国对美国的军事援助存在某种联系。时至今日,美军早已形成一整套完备的军服与标志服饰体系。尽管从二战至今,美军(主要是陆军、空军)的军服色彩、面料、工艺、标志服饰种类等均发生了一定变化,但美军军服的基本元素,如军衔、帽徽、兵种符号、、勋表略章、所属部队臂章、荣誉部队标志、团队识别章、作战与技能徽章乃至军服的基本款式、大沿帽的翘度与直径等均未发生大的改变。其中尤以海军最具代表性,除了右胸增加了姓名牌外,几乎一成不变,就连陆、空军后期增加,通常佩于右胸的集体嘉奖勋表也被海军移到左胸并入普通勋表略章栏中,以维护海军着装传统。

事实上,如从服装设计美学角度和勤务保障角度分析,美军军服并非无懈可击,比如:部分军衔标志外形相同,过于单调,仅以色彩区分(少尉与中尉、少校与中校);软式肩袢的肩部造型效果逊于硬质肩章;各军兵种军服及标志服饰种类繁多,相互不成系统,不便于后勤保障供给等等。但美军并没有为追赶“潮流”而轻易改变军服传统,而是适时加以局部改良。比如,在工艺上努力提高肩袢与肩部的服帖程度,使之不易拱起;肩袢上除军衔外增加缀钉荣誉部队标志、战斗指挥官标志等,以增强外观效果;加之美军军服面料、裁减工艺、服饰搭配水平不断提高,软式肩袢并未对其军服整体外观造成很大影响,相反成为美军继承与发扬军服传统的一个缩影。至于美军军衔,更是因其在美军军事文化方面所蕴含着的“美洲广袤大地,橡树枝繁叶茂,苍鹰仰望星空”的独特寓意而不可能轻易为“潮流”“时尚”所动。正是由于美军半个多世纪以来对其军服传统的保留、继承与发扬,才使今天的人们能够有机会欣赏到一个特色鲜明、底蕴深厚的军服系列。

(2)追求各军兵种、各类作训、社交、礼仪场合军服多样化、差异化的原则。

美国三军之间的军服款式、色彩、标志服饰可谓琳琅满目,多姿多彩。常服与礼服之间的跨度更是异常明显。美军军服分为礼服、常服、作训服等几大类,仅礼服又可分为队列礼服、晚礼服、晚宴服等多种。一名美军军官的各类军服多达19种以上,不同军兵种之间、不同系列军服之间更是“求同”少,“存异”多。比如,陆军军服:帽徽金色六边型,单排扣枪驳领四粒钮;海军军服:帽徽金色五边形,双排扣枪驳领或单排扣立领;空军军服:帽徽银色六边形,单排扣三粒钮(近期改为立领);陆战队军服:帽徽金色异形,单排扣平驳领或立领。美军军服多样化,差异化的利弊此处暂且不论,反观07式军服,在接轨美式军服潮流的同时却没有同时引入其差异化、多样化的设计观念。比如,55、85、87式军服帽徽、领花图案三军尚且有所区分,而07式军服不同军兵种之间、不同工作岗位之间的常、礼服款式、军服帽徽、领花等标志符号几乎全部统一,部分标志服饰流于装饰性,根本无法从服装款式、帽徽、领花等处辨别军兵种的差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海军藏青色春秋常服及其军衔袖章终于从善入流,体现出一定尊重世界海军军服传统的态度)。07式军服这种“一刀切”的作法不能不说是一种倒退。

(3)追求以人为本、从实用出发,从实战出发的原则。

二战时期德军军服设计向来为许多人所称道,但以当时美、德两军军服比较,尤其是作战服比较可以发现,美军作战服与其常、礼服完全不同,由棉制宽松多袋化夹克式上衣、帆布编织肩腰吊带式携行具、半高腰战斗靴构成,尽管不如德军军服平挺光鲜,但轻便,舒适,耐用,利于实战,在当时属于相当先进的单兵装具,影响了战后半个多世纪的作训服设计。反观德军,尽管后期少数伞兵、山地步兵等精锐部队运用了迷彩伪装,但大部分步兵作战服主要还是采用较为厚重的毛料或混纺呢制军服,皮质武装带,高统皮靴以及高反差、金属制的标志服饰等,与常服甚至礼服差异并不明显,实战中人机工效不理想,与美军相比明显落伍。战后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军军服始终贯彻以人为本、从实用出发,从实战出发的设计原则,实用第一,不拘一格。比如,美军,尤其是陆军的标志服饰虽花样百出,种类繁多,但都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因事制宜,每种标志服饰均有其特定含义且门类品种非常细化,所属部队臂章、荣誉部队标志、团队识别章、勤务章、作战与技能徽章、海外服役章、勋表略章等“各司其职”,绝少纯装饰性或重复性设置的徽章。根据实际场合需要,团队识别章、军衔标志等均可直接充作帽徽、领徽佩戴,并不拘泥于帽徽造型的一致或佩戴位置的统一。最新的数码迷彩作训服则广泛采用易于拆卸的尼龙粘扣式标志符号,标志符号的低反差伪装效果也更加明显。同时,适应各军兵种不同作业环境穿着需求、适应军人特殊场合穿着需求的军服层出不穷,比如:航母作业服以不同岗位标志色分为十几种;海军因地域气候因素专门配备了短袖热带晚宴服,女军官17种常规军服以外,孕妇装就多达8种。这种以人为本,实用主义,实战出发的设计思想颇值得我军借鉴。

通过对我军80年军服历史上所体现的传统与特色、07式军服的现状与不足以及外军军服历史与设计思想的初步分析,建议在设计理念方面,对07式军服作如下具体改进:

(1) 恢复军帽帽墙的军种标志色,尤其是陆军帽墙的红色。中山装样式的军服均应佩戴领章。至少在礼服上恢复金色丝织硬肩章,肩章质地进一步优化,如采用金属丝编织,并与帽风带、袖章等质地统一。军衔星徽、条杠、松枝叶等标识应与肩章色泽统一,以突出金色丝织肩章的整体效果(如87式将官肩章)。在穿着西服领军服上装时,肩章版式应适当缩小,避免肩部造型过于累赘、夸张,与军服其他标志服饰更趋于协调。

(2) 帽徽宜采用五边形、六边形等较为复杂的外形设计,坚决摒弃桃形帽徽这一与人民军队80年光辉战斗历程格格不入的设计。小帽徽则可以不拘一格,设计多种样式及佩戴方式。比如,迷彩作训帽帽徽可以直接采用简洁朴素并经低反差伪装色处理的“八一”五星军徽,较之目前复杂怪异的“黄桃”形作训小帽徽更为大方实用,成本更低,隐蔽效果更好。大檐帽帽徽位置可由帽瓦处向帽墙处稍作下移,与帽风带呼应、承托,使军帽造型更能体现大国军队威严庄重的气度。

(3) 降低大檐帽翘度,帽型可参照美陆军、海军大檐帽设计或沿用87式军帽,保持平帽顶,坚决摒弃高翘度,马鞍式的帽型设计。

(4) 帽风带简化为士兵、士官纯黑色真皮或仿皮质地、军官金黄色金属丝质地两种,取消目前士兵、士官浅灰色人造革质地、中低级军官浅灰色(武警橄榄绿色)人造丝编织质地等“另类”帽风带。帽檐花参照国际惯例,应主要用于礼服及中高级军官常服,花型复杂程度可随军衔等级而提高,但使用场合不宜过滥。中高级女军官卷檐帽如使用帽檐花,可参照美海军女军官卷檐帽样式,更为美观大方。

(5) 在军队后勤保障可承受的范围内,军兵种的常、礼服款式、帽徽、领花、臂章及其他标志服饰设计应允许适度多样化,差异化,以更加符合军兵种特点,更加符合军队作战、训练及社交礼仪场合的需要。


(二) 在军服配置体系方面,按照高低搭配、层次拉开、以人为本、以作训为本的原则,做到队列礼服高端化、节假日礼服常服化,常服作训化,作训服专业化。具体建议如下:

(1) 鉴于07式双排扣礼服并不适合东方人体形及队列、庆典场合,我军军服史上穿着双排扣礼服的时间也很短(仅55式、97式军官礼服采用,三军仪仗队从未采用),建议以改进后的立翻领或立领中山装式军服作为我军第一代队列礼服,适用于受阅、受勋、队列操演、婚礼、国家军队重大庆典等最高规格的礼仪场合。改进之处包括:适当提高面料质地,广泛采用西服制作工艺提高中山装式军服的挺括与适体程度,适度收腰、下摆加长,前襟钮扣增加;缩小立翻领与肩部夹角,更趋近90度,适当加大衣领宽度,增多衣领号型,提高立翻领的挺拔感及与颈部贴合的紧密度;领章采用军种标志色和较为复杂的金属丝刺绣松枝松果或橄榄枝花纹及兵种符号;队列礼服的服色不必拘泥于军兵种常服服色及上下装服色的统一,比如:陆军队列礼服也可选用全深藏青色或上藏青下宝蓝等海空军服色甚至漂白色、深枣红色等装饰性较强的服色。总之,以美观庄重,易于区分,兼顾传统为原则;礼服军帽帽墙、帽沿、袖口、裤缝等采用军种标志色(尤其是陆军的红色),礼服肩章、帽风带、礼服腰带等均采用金黄色金属丝编织质地,军官佩用指挥刀,以突出队列礼服的典雅华贵与庄重威严;礼服绶带参照美军的单股粗线条编织肩侧佩戴方式,简洁明快,更加突出礼服本身。礼服佩戴的臂章应尽量减少,臂章、胸章、袖章等标志服饰应采用缝合式而非搭袢式;左胸前佩戴奖章勋章的全章并应遵循一定规则,如水平横向分行层叠式佩戴。

(2) 鉴于军队节假日、外事、宴会、社交等一般性礼仪场合着装需要,可在现行07式常服基础上进一步改进工艺(尤其是衬衣衣领整体应高出西服式翻领一定距离,后摆可开叉但应取消横带),改佩白衬衣、黑领带、节假日礼服大檐帽、礼服裤、金色丝织硬肩章、绶带、勋表略章及其他标志服饰等,组成我军第一代节假日礼服(兼晚礼服或晚宴服),以适应上述场合着装需要。

(3) 考虑到海军属国际礼仪军种,具有国际通行的着装传统与惯例,海军礼服、常服等宜单独设计,自成体系。

(4) 由于85-07式常服在军人日常工作、生活中普遍存在功能性、舒适性欠佳的不足,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出发,建议吸收某些作训服的特点,对07式常服进行人机功效方面的优化处理。常服面料宜以混纺化纤为主,降低造价;改西服式为夹克式或束腰开关领派克式,宽袖笼,窄袖口,拉链式或非金属材质钮扣,可戴“简化版”大檐帽(帽径缩小、翘度降低、皮质帽风带、无标志色帽墙及帽檐,小帽徽)、贝雷帽、解放帽甚至八角帽等,肩章底版与军服同色。

(5) 军用制式衬衣由于面料质地限制和日常洗涤、穿着舒适性需要,不宜采用金属钮扣及翻门襟工艺,原87式衬衣钮扣应继续沿用;制式衬衣作内衣穿着时佩戴套式软肩章;制式衬衣搭配西服式翻领礼常服时,衬衣衣领均应高出西服式翻领一定距离。

(6) 作训服根据军兵种不同之间不同的作训环境、条件,如坦克装甲车辆、后勤保障、空勤飞行、地勤军械,海勤潜艇、海勤航母、战略火箭等等,分门别类,“度身”设计。07式四类数码迷彩作训服应该说在这方面做了有益的尝试,但在军衔标志服饰的低反差伪装色处理,帽徽式样、腰带装具搭配等方面仍有待提高。


(三) 在军服标志服饰方面,贯彻面料工艺为主,标志服饰为辅、美观与实用相结合,协调一致的原则。

军服制作水平的提高首先应表现在面料工艺方面,其次才是标志服饰,切忌主次不分,喧宾夺主。以美军为例,美国空军标志服饰就远少于陆军;美国海军及海军陆战队为保持军服传统,突出集体主义精神,几十年来基本未增加新的标志服饰,海军陆战队目前的所属部队臂章仅第1、第3远征队两种。而海军及海军陆战队军服的面料、工艺水平几十年来则不断与时俱进。因此,美国海军及海军陆战队的礼服、常服虽华丽美观但又不失简洁大方。即使是标志服饰最为纷繁复杂的美国陆军,其军服面料工艺的提高通常也早于标志服饰的调整,不同标志服饰与军帽军服的搭配更有着严格的规范。与07式军服常服领花、衬衣领花、绶带、帽檐花的三军统一与纯装饰性所不同,美国陆军军服上的每一种标志服饰均有其内在的识别功能,做到装饰性与实用性的有机结合。如不同领花、团队章代表不同军兵种、不同标志色的绶带代表不同军兵种与岗位等等。

07式军服中最为“另类”的恐怕要算级别资历章。纵观世界各国,采用这种证章的主要为日本自卫队(日本称其为“防卫纪念章”)。如果说日本因战败不能拥有军队,不能设立勋章而只能以“防卫纪念章”代替尚可理解,那么,拥有80年辉煌战斗历程的人民解放军居然参照日本自卫队设置所谓“级别资历章”的作法则实在令人费解了。与此同时,我军现行的军功章、英模奖章等反而未能以勋表略章的形式在07式常服上有所体现(据说尺寸规格也不匹配)。估计今后将出现军功章(全章)佩戴于级别资历章(略章)之下,同时出现于礼服或常服左胸的怪异形式。难道说人民解放军的新军服上只讲“论资排辈、论职排序”而不必彰显广大指战员的功勋与荣誉吗?另外,新军服不允许士兵,尤其是士官佩戴资历标志及勋表略章的作法与美军、英军等西方军队着装“惯例”也并不“接轨”,甚至完全相反。美军当中,中高年资,作训经历丰富的专业军士或军士长胸前“花花绿绿”的荣誉、技能标志要比不少“菜鸟级”的军官多得多。

军人的级别资历完全可以用其他形式表达。如美国陆军士兵的海外派遣章和士兵勤务年章即以横条或斜杠方式分别标识于右臂和左袖口。即使采用略章式,设置一二排再加略章附属标志物也足以解决问题。

军服左胸前的勋表略章区可以说是军服上相当庄重神圣的区域,代表着军人的荣誉与成就。如果主要为增强装饰效果而以多达六七层的级别资历章来进行“填空作业”,且人为设置将、校、尉官之间“层数”的差异,则难免落入形式主义的巢臼,更是标志服饰设计理念上不严谨、不规范的表现。当然,这可能也并非设计者本意,而是源自我军功勋奖励制度及勋章奖章设计体系上的简单化(世界各国军队中仅以一二三等功涵盖军人所有功绩荣誉的恐怕并不多见)。

衷心希望包括勋章略表制度在内,具有人民解放军特色,规范、系统、美观、实用的军服标志服饰体系日臻健全与完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