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所有人固有的印象中,想比较于生活在战火纷飞的乱世,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无疑是幸福的。当然,能够拥有幸福和安逸的生活永远都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我从来就不相信某些人在网上所发出的对于战争的渴望是他们内心真正的写照,毕竟我相信在战争与和平,幸福安逸与国破家亡之间每个人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可是,常言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生活在在过于的寂寥中,我们若是物质的诱惑下没有了思想、没有了追求,或许和平带给我们的会比战争更可怕。或许正是因为和平可能带来的诱惑,才会有人说乱世出英雄。


军旅作家刘猛曾经在一次访谈中说,生活在和平年代是军人的一种悲哀。这些生不逢时的人们没办法向他们的先辈那样在枪林弹雨中建不朽之功勋,于是他们只能默默地选择下战马、卸戎装,平平静静地回归庄园,去过那和平凡人一样与世无争的日子。毕竟太平盛世不需要豪杰。然而,在这些生活在和平年的地悲哀的军人中,又有谁能保证他们当中没有一个是建千秋不朽之功勋的料呢?或许他们最大的悲哀就在于他们自己所处的时代埋没了他们原本不应该被埋没的天分吧!


不光是军人,生活在太平盛世的那些出色的思想家和科学家也承受着同样的不幸。在乾坤朗朗,百姓的思想同天下的版图一样,归于一统。在大统一的年代里,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在物质生活富裕的时代,没有人愿意去花太多时间和精力去对一些“无用”的东西作过多的思考。毕竟,目前的一切已经足够“完美”了,为什么要冒着牺牲眼前美好的一切的风险去尝试一个不一定能成功的放案呢?正是因为这种想法,在和平的年代,我们看不到百家争鸣,看不到文化复兴,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一片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而在其背后却蕴藏着巨大的危机。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往往会看到一些伟大的人物在其自己所处的年代得不到人们的认同,他们甚至可能过着赤贫等生活,而只有在自己死后,人们才发现他的伟大。这样的“伟大”无助于时代的进步,也无助于他们自己,只能是为那些悲剧作家提供了一些宝贵的素材罢了。


事实上,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不足与缺陷,都需要通过不间断的体制改革来不断的完善自己,以期在所出现的问题还没有扩大到足以影响到天下太平,江山社稷前将其解决。然而,任何的改革必将触及某些人的既得利益,而在他们看来,既然没有到火烧眉毛的地步,为什么不等多等一会儿,等火势再大一点,等自己再多舒服一会儿,再一并解决呢。可是,一旦错过了解决问题的最佳时期,到了那个时候,问题可能早就超出了所有人的控制范围。于是这星星之火便升级成为三昧真火,不到讲着这旧世界烧毁,新世界诞生便不会停止。这便是我们所诉称的劫数,无从避免。


可能太平盛世本来就只是那些钩心斗角的小人、猥琐阴险的伪君子,无利不往的奸商下天下。他们在享受着先人们用鲜血与汗水浇铸的盛世的时候,也同时正在摧毁着它。或许,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正是他们在不断的将时代推进向前发展吧。可能他们才是真正的“革命者”吧!无奈


我以为,有时候可能战争与动乱也是一种财富。这种财富,只能在最动荡的年代里积聚,而后再在来之不易的和平年代中愈发显得弥足珍贵。我记得先辈们曾经告诉过我们,说他们一辈人的辛苦,穷困、辍学、饥饿、侵略、革命、上山、下岗,以及在一阵又一阵的巨浪中浮沉,以此来兑换我们一辈人今天所享受着的幸福。


有时候生活太安逸了,我们会觉得自己的工作学习似乎是在托我们在生命中享受的后腿。也许是我们已经很幸运了,而也正是这份幸运使得我们对一些事情都麻木了,忘记了忘却过去等于被叛这个道理。


先人们所经历过的一切给我以一些启示,至少我们现在所生活的国家还是很和平的国度,出生在战后的我们从未受到战争之苦,这便是我们这些生活在和平年代里的人最大的幸福,可是同是也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甚至往后几代人人生中最大的悲哀。不经历一些痛苦,真的很难何体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常言道“天下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任何的太平盛世都不可能延续到实践的尽头。战争早晚都会有,可能是在我们的生命中,也可能是在我们身后。或许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现在所享受的一切,是我们的福,也是我们后人的苦。



本文内容于 2007-10-7 22:45:57 被ganga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