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十一章 未雨绸缪招壮士 芳心错乱牵后生 3蓝先生

yangwillie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周茂苦笑道:“我是被张仁挟制之人,身上也中有剧毒,只不过比你爹爹中的毒发作的慢,可最终还不如死了的好。我在张仁的岛上被关了几个月,后来从我的一位一同被抓的小兄弟口中听说,那老婆子就是何紫竹。至于你爹爹身上的伤我可不会治,我现在是自身难保,身中六神离魂散之毒。”

少女闻言道:“虽然你不会治爹爹的毒,可毕竟给我们指明了毒的来源,也谢谢你啦。既然你被张岛主所俘,不是和张仁一伙夺我帮买卖的人,我们也就无怨无仇,我愿放你离开。”

周茂道:“你便是找人送走我,我也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何况我现在全身瘫软,根本无法行走,还是随你们的船一同出发,随遇而安罢。那何紫竹也被你们的暗器打伤,不过可惜的是让他夺马逃了,不知现在何处,否则她身上一定带有解药可交换。唉,你们还是赶紧另行找人医治罢,再迟上一两天恐怕神仙也难救。”

那个岁数最大的胡堂主忽然道:“大小姐,我倒听说我帮有一人,可能会治疗帮主身上的毒?”

于小姐道:“什么人?我怎么不知道我帮还有这样的人?”

胡堂主道:“此人乃帮中前辈,很早时候,大概十几年,此人才加入的本帮,那时候你还小,当然不知道。前任宋帮主收留他后,就是他为本帮制作了神砂。过了几年,他向帮主提出要隐居海岛,帮主不知怎的竟然答应了。后来新进的帮众都以为神砂是帮主所制,不知道此人了。”

于小姐焦急道:“那位前辈现在何处?我们赶快去找罢。”

胡堂主道:那位前辈自称姓黄,退隐之后,自己驾一小舟驶到离总舵甚远的一个荒岛,我只和宋帮主前去看望过一次。那岛还在总舵以东,计有五日路程,我等在路上运送帮主片刻未耽,想不到时间还是不够。”

少女听周茂说只有一两天的救命时间,眼见要再海上至少要行船五天,回岛之后也无解药,怎不急得六神无主,悲痛欲绝?

周茂忽道:“于小姐,如果我有一方可延长于帮主数日性命,不知道你是否会答应在下的一个条件?”

于小姐一把抓住周茂的手,口中急迫道:“快讲!只要能救我爹爹的性命,十个条件我都答应。”

周茂道:“实不相瞒,我乃江南沈家之后,你父统领海沙帮时,常打劫我家的海上货物。如今反正我命不长久,我可以把你父亲的伤口上的毒吸出来,那样估计可延长于帮主五日之命,但条件是海沙帮不得再打劫我沈家船只。你看如何?”

于小姐心神已乱,正欲答应,忽然觉得此事应和诸位叔叔商量,抬眼向舱中诸人往去。

胡堂主道:“咱们拼命这般赶路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帮主性命?只要帮主有救,兄弟们再不向沈家的船动手就是。”余下的几位堂主纷纷附和。

于小姐道:“你能为我爹爹缓几日,我愿求那前辈为你疗毒,并让帮中上下为你家船只护航。”

周茂道:“护航倒不敢当,不与我家为难就好,快将我抬到于帮主旁边!”

周茂让准备一支牛耳尖刀,将于成海身上的包扎物仔细除去,轻轻把黑色的伤口划开,一股腥臭扑面而来,舱中所立诸人无不掩鼻。周茂将伤口挤了片刻,待黑血不再变淡,于是张口便吮,约半盏茶时间,伤口周围的颜色由黑变灰,由灰变青,由青变淡。虽然即吮即吐,可那葛针上的毒药实在厉害,口腔不一刻就高高肿起。

周茂又让于小姐用干净的纱布包扎了伤口,这才瘫倒在一旁。众人见他这般拼命,不由得暗自钦佩不已。于小姐忙让人把周茂扶到一干净舱中,亲自端茶送水以报。周茂口肿,不能咀嚼,每日只能以稀饭度日。于成海虽然被吸出了大毒源,可也失血不少,身体极是虚弱,脸色也淡了下来,仍未转醒。

五日后,远远望见一个小岛,胡堂主道:“就是这个岛啦,不知那黄前辈还在不在。”

几人下了船,抬了于帮主和周茂及两位日本贡使上岛。胡堂主在前面引路,沿小路向岛内走去。约半个时辰功夫,前面忽然出现一个山洞,洞前围有一圈木栅栏。

胡堂主道:“到了,这就是那位前辈的居所。”

周茂道:“前辈怎么会隐居海岛,可有什么缘由?”

胡堂主道:“我其实也不大清楚,听帮主的意思好像他与宋帮主有约,为帮中研制神砂后,要躲避什么仇家才要隐居在此的。这个地点只有宋帮主和在下知道,当初就是我找到这个小岛的。就是于帮主也没有听宋帮主说过。”

周茂道:“他既能研究新毒,必定是位使毒的行家了,不知道他能不能解这南疆之毒。”

于小姐白了周茂一眼道:“能制便能解,人家又是前辈高人,自然解得!”

周茂理解于小姐的担忧之情,心道黄前辈未必能解五毒教的毒药。

众人进到栅栏院内,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正左手托头,手肘支在石桌上,另一支手拿一支笔在一张纸上写写划划,对众人前来竟似没有反应。

胡堂主躬身一礼:“黄前辈可好,晚辈胡自力给您问安啦.”

于小姐一听这就是黄前辈,扑通一声跪倒在那老者面前:“黄前辈请救救我爹,我爹爹被人用毒针打伤,命在旦夕,请黄前辈无论如何也要救好我爹。”

那老者猛地惊醒,看到面前站有这多些人,显得甚是诧异,看到最前面是胡自立,许久前曾上过岛,其他都不认识,道:“你们是什么人?可是你小子带来的?唉,又打扰我清修。咦,这位姑娘如何跪在老夫面前?”后半句向于涵珠所问。胡堂主乃一大汉,被黄前辈叫成小子,颇有些滑稽。

胡堂主忙到:“回黄前辈,这些都是本帮弟兄,这位是本帮现任于帮主之女于涵珠。因为帮主中了很厉害的带毒的暗器,帮中无人能解,思来想去,只有您老人家能解,所以才眼巴巴地前来打扰。请您老务必搭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