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烟 第一部 回忆 第三章 考验(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7/


“噗,噗”老板与豹子台手就是一个点射,不管站在那检查接受包的士兵,我们冲进了发射车,“兄弟们,到外面呆着吧,这我们接管了。”拉起个正要汇报的兵,我坐到了他的位置上。

“老牛,独眼,豹子我们出去,”老板转向我,“耗子,靠你了,兄弟速度快点。”

我能够感受到老板关切的目光,全身心的投入到入侵中,是最好的回答。头也没回,“相信我,老板。”

每一个从我身旁走过的兄弟,都只是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现在猴子那小子应该还没有发现我们已经用上了这条线路,这台机子可以联上总服务器的,可是在登陆框只保留有用户名,这个好办。接上我的宝贝儿,直接用机子上的软件就把这个密码调用了出来。从我的宝贝儿上用客户端登陆,成功进入到服务器里,浏览着服务器里巨大的文件,寻找我们需要的那份文件。时间一点点在流逝。。。

老板在控制车和撤退方向的那张铁丝网上都装了C4,还在一个营房上装好了信号发射器。豹子与老牛封锁着唯一的大道,独眼爬上一座平房监视着500米半径的可视面,老板守护在控制车的周围。除我外的所有人都等待着被激怒野兽的最凶狠的反击。

猴子凝视着显示器,已经3天没合眼的他,把身边那杯浓浓的咖啡灌了下去,可眼皮还是犹如两座大山一般,怎么挣扎依然渐渐的在闭合。突然,眼前的一段数据流看起来那么熟悉,猛的,猴子坐直了身子,翻开8分钟前的日志,赫然就是开始看到的数据!第一反应监视系统被改了。

“野狼,猴子报告,监视系统被破坏,正在修复中。”很快猴子发现了问题,系统设置被调为无限还原到8分钟前的镜象,难怪这么久监控人员都没发现1队那群人的行踪。

“多久可以修复?”野狼打着手势让驾驶员掉头,右手紧紧地握着95式,作战手套与手柄摩擦出“呲呲”的声音。

“已经修复,正在寻找1队的人。”

一个监控员猛的站起来:“报告,找到了,他们掌控了地对空导弹发射车。”

“头,听到没?他们去了防空区。”

“知道了,守好他们想要的东西!”摘下头盔,甩到后车座上,“兄弟们准备战斗!去防空区。”

突然发现有个文件上了12层动态密码,大小和估计的差不多。可面对这动态密码,心里一阵苦笑,这要是在平时,只要1个小时我就可以解决。现在每一秒都是宝贵的呀。。。

猴子调出浏览记录,发现从导弹发射车那条线有大量的查询数据。“狗日的,想这么轻易让你弄到资料,那我猴子还用混!”

封掉导弹发射车那两个技术员的ID,封掉那辆车上的电脑的IP。“死耗子,看你还不死。”

突然的,系统提示连接中断,重试了一下,依然如此。明显,猴子把这台机子的IP给封了。唉,这年头干信息对抗其实也就是在寻找着对方的漏洞,再大家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下,渗入就更加的艰难。其实这个也讲究地域性,在自己的服务器下,自己是管理员,自己就是上帝。现在被封了IP自己能做的实在很少。

“老板,他们来了。”独眼机械地报告着。

“守住,不要让他们靠近控制车。小心对方狙击手。”

无奈的盯着闪烁的屏幕,突然听到95式班用机枪和95式突击步枪的声音。他们已经过来了。。。有位伟人说过:“人都是被逼出来的。”也许是被逼着荷尔蒙猛的爆发,或许是我远在佛祖身边那慈祥的爷爷保佑,也许是被那几声枪响被吓得尿急了~~~突然想起自己的马会自动在硬盘上建立一个隐藏分区,一般的搜索是检查不到的。

远处的枪响更加的密集,我加快了操作。换过视频处理器的那个IP,对着全部子网的IP发了一遍自己激活文件。现在我能做的只有等待,就算猴子没有检查到我的后门,也不能保证他的机子上有我要的文件。如果没有,这次行动只能是失败了。

队长匍匐在地上,稳稳握着05型微声冲锋,棱线分明的手臂与枪成就了一个完美的富有刚性与稳定性的三角形,一双鹰眼警惕地盯着远处。

“嘀!”回过头,居然找到了。马上进入文件搜索,如果最后的备份在他这有,文件名应该是一样的,按下回车的瞬间,我两眼精光绽放,猴子,这次不要怪我呀…

盯着网络内的数据代码,看得猴子是两眼昏花,再怎么经过严格训练的人,也经不起3天没日没夜的数据轰炸呀。在IP层的监测中,突然发现一个IP有点活跃,虽然是每格七个出现一次,可还是过于频繁了。查找着IP的具体地址,居然指向身旁的这台监控设备的服务器!

直觉,仅仅是凭着直觉,猴子打开数据流显示,惊呆、冷汗、无奈…屏幕上居然是由代码拼成的汉字“谢谢”。

“老板搞定了!”收拾着装备,我对着耳麦喊。

“撤!”

我和老板掩护着独眼和豹子撤了回来,独眼架好狙击枪,又把在“猎鹰”上端着QJZ89式12.7毫米重机枪扫得老牛台不起头的那位人才的接受包弄得冒烟了。

我们三个开始不记弹药的全伞面扫射,掩护着老牛的撤退。

野狼一把拉过还站在车上发愣的机枪手,完全不管我们的火力面,跳上车“啊!!!!…”怒吼着,对着老牛那庞大的身躯就是狠狠的一阵扫射。老牛双手张开,随着演习弹每次的击中,身体不断的摆动着,身后的接受包放起了浓烟。他对我们微微的笑笑,就和平常一样。“队长,不要管我了,撤退吧。”

“砰。”独眼的枪响了,野狼的身后也升起了一阵浓烟。“兄弟,为你报仇了。”

“撤!”身后的铁丝网被炸开,队长一把拉起还在发愣的我,“还楞什么,快走!”

向追赶的小队中扔了几颗防御手雷,随着巨大的爆炸声,我们穿过铁丝网冲进了密林,向最后的A点奔去。

(鸾舞:刚刚回到学校,我尽力写,可能晚上还有一张更新。如果各位读者觉得我写得还过的去,就请帮我小推荐下给身边的好友,同学,老婆老公,情人,小蜜…^_^,鸾舞在此谢过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