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二卷 第八十一章 鬼唱歌(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杨二娃命令传令兵,马上赶回军营叫上一千人的的队伍,把死去的村民全部埋葬。


彭成道:“大人,你看这毒怎么下得这么大啊?”


二娃这时好像想起了什么,便道:“我看不是下毒那么简单,要下毒,也不会是全村人那么凑巧的中了毒。好似非典……”


“非典……”彭成和郭子仪都异口同声的呼道。


“咳,是病的一种,流行病。”杨二娃尴尬的道:“也就是瘟疫!”


“瘟疫!?”二人又是异口同声的道。


这时随军的一位领头的医官上前禀报。有一半的检校病儿官都留在了那个县城照顾伤兵了。


“大人,下官用银针查看过了,不像是中毒的症状。据下官多年的随军行医来看,像是一场瘟疫。”


“知道是什么瘟疫吗?”彭成急切的问道,他现在对杨二娃是神医又加深了一步。


“回彭大人,此瘟疫下官还未曾见过。”那位医官恐惶的道。


二娃想了想,对另外一名传令兵道:“马上传令下去,告诉进入过这个村庄和接触过死者的人员,都用烈酒擦洗接触过死者的手脚各部位,再用烈酒浸泡的毛巾掩住鼻子与脸部。还有,死者的尸体全部要火化以后才能埋葬。”


“是,大人!”传令兵领了命令纵马而去。


一行人策马回营的路上,二娃在想:现在得赶紧回到现代去查看这是什么一回事。想了一想以后就问彭成:“彭先生,今天是初几?”


“初十啊!”彭成搞不懂杨二娃现在问这个做什么。


杨二娃心里唉的叹了一声,想这个月带不了珠宝回去了。


……


中军大帐里,二娃背着双手在营帐里来回的走着。郭子仪彭成玉虚等人都看着二娃,也不敢出声问二娃,生怕打扰了他。


二娃现在是想,现在是不敢确定是什么瘟疫,因为现在带不了死者的病理样本回去检查。也只有回去以后带点消毒液进行消毒了。


“子仪兄,一会那帮弟兄回来了以后,让他们还有头先去过村子的所有人,都跟随在我们的队伍后面,隔离开一段距离。”


“是,大人。”郭子仪虽然不知道二娃为什么这样做,但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没问什么。


“对了,全让他们用烈酒洗干净手脚脸面等等。”杨二娃想着现在只有用这样最低限度的办法先进行消毒了,“还有,检校病儿官,再密切注意队伍里有没有人有发烧的症状等等,如果发现有的话马上进行隔离和护理。”


“是,大人。”郭子仪和那检校病儿官领命出了营帐。


“彭先生,你带人先出发,到附近看看那里还有村子,有这样类似的事情发生。要是发现有,不要去接触,马上回来汇报。”


“是,大人。”彭成也领命出去了。


二娃回来唐朝这段时间,已练就波澜不惊了,处理事情可是有条有理、有井有序,越显成熟老练了。


“爷,兰儿好怕啊。”兰儿似乎被前面触目惊心的死者的样子给吓坏了,还好有念奴陪着,念奴虽然也怕,但心理素质还是要比兰儿好上一些。


二娃上前搂住兰儿,柔声道:“兰儿别怕,没事的。”


“师弟,你可曾看出这是什么样的瘟疫吗?”玉虚上前问道。


“暂时还没看出,但这瘟疫应该能控制并医治好。”二娃心想,在现代的社会里,很多瘟疫传染病都被消灭并控制了,只要知道这瘟疫到底是什么就应该没问题了。


……


晚上的现代成都,医药超市。


“老人家,我和你说个事啊。”


“娃子,你就直接说吧,别摆龙门阵哟。”


“嗯,嗯,就是人得了某些传染病,全身的皮肤发黑,有胸膜摩擦音,肺部成绯红色,有泡沫状浆液性液体滲出。还有,心啊、肝啊也是紫红色,充血水肿。还会腐烂出黑血。”


“哟,娃子你什么时候考起我老人家来了啊。”那老医生当是二娃和她开玩笑,哈的笑了一声又道:“那不就是鼠疫嘛,我年轻的时候下乡当赤脚医生的时候就见过。”


“啊,老人家。你别吓我啊。真是鼠疫啊?”杨二娃一听,头都大了。


“娃子,你来我这里那么多次,我还会骗你嘛?”老医生还在笑,“别看我老了,这个我最记得,年轻的时候响应【yixia.net】他老人家的号召,消灭一切病虫害的时候,我们都很认真的学习过,我在云南下乡的时候就随省里的防治小组一起处理过鼠疫。”


“老人家,我是找对人了,你告诉我是什么样的,怎么处理啊?”


老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看着这奇怪的年轻人,就又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这下子,二娃越是听越是后怕,秋天转凉的天气还是让二娃全身冒汗。想这还真是鼠疫啊,一会又得大采购回去了。


“老人家,你给我开个处方,做预防用的,快,要不就……”


老医生已经习惯二娃这样大惊小怪的了,每次来都是莫名其妙的,不是私自接生就是黑社会大砍杀,这次又是什么鼠疫的预防了,看来这年轻人脑子还真有点小毛病了。但她还是不想和钱过不去。


“呐,这是四环素,每次两片,一天四次。这还有些氯霉素,不能口服时改静滴,要是有发烧的初步症状,可以先静滴,严重的就送去防疫站吧。”老医生看着又是拿着大包小包的二娃,又道:“应用抗菌药物后,病死率会很降,鼠疫患者在未接受特效治疗时几无一幸免,如及早积极处理,则每可转危为安。”


“好的,谢谢阿姨了。”


“年轻人,记得这鼠疫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但真的发生了你可要马上汇报政府和医院啊。”


“要得要得!老人家我走了,再次谢谢了。”


……


唐朝,剑南道,益州城范围,军队驻地的中军营帐内。


杨二娃现在可是手忙脚乱,先是把药品的包装标签等等都撕了去,又用白宣纸等包好,除了药水瓶实在是没办法以外,都一切准备好了。


“卫兵,给我传检校病儿官还有各军的所有的将领前来中军营帐前。”


“是,大人。”营帐前的几名卫兵各自飞奔了去。


不一会的功夫,所有的将领和检校病儿官都出现在了军营前的草地上。


“各位将军,你们应该知道前面的村子发生的事了。”二娃顿了顿道,“本爷已查清楚了,这是一场瘟疫,村子的村民都被这场瘟疫夺去了性命。本爷是能医治好这些村民的,可惜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时下面的将领个个都是面带惧色,开始了窃窃私语,想这瘟疫确是杀人不见血的凶猛之事,对军队影响甚深啊。二娃开始大声的喊道:“所有的将领听着,现在本爷不想军队里会出现瘟疫。所以你们现在上来领药回去,给每个军官士兵发上药,并监督他们都吃下去,以防万一。要是有那位士兵和军官有发烧的症状,马上汇报给检校病儿官。”


下面的将领们听了,都知道这位杨爵爷就是当今的杨神医,那有不相信之理,于是都上前去领药。还好都是经过训练的军人,分成几排有次序的排着队。二娃让几名亲兵和卫兵一起分发药品,并叫过几个检校病儿官,吩咐他们仔细检查军队里有没有发烧的士兵,并教了他们如何配置药品做静滴。


安排完这些事以后,二娃急着回营帐,拿了药也让自己的几位女人吃了,这才放下心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