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二卷 第八十一章 鬼唱歌(上)

正红旗 收藏 1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二娃回到军营帐中,军士来报说当地县令前来谢罪。二娃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把他带进来!”


那军士一见节度使大人的神情,马上领会,躬身领命之后,出到帐外,揪住那县令的衣领拖进大帐来。


其他军士齐声吆喝,对县令身后跟随的几位县丞、主薄等官连踢带踹,这些官儿们只吓的双腿发软,跌跌撞撞进了大帐。


那军士将县令往地让一扔:“还不跪下参见节度使大人!”


县令已经吓得面无人色,赶紧双膝跪倒叩头:“卑职参见节度使杨大人!”


“你可知罪!”二娃冷冷说道。


那县令早就知道剑南节度使杨大人今日要途径本县,前往益州就任,本来正准备借此机会,好好巴结一下,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前往迎接,就传来消息说杨大人的队伍遇到大股盗贼,死伤惨重,他当然知道这位节度使乃是当今皇上面前的大红人杨二娃杨爵爷,心想这下完蛋了,自己这治理无方,害得朝廷重臣遇险的罪名可跑不掉了,赶紧来了随从,准备礼物,前来谢罪。


等到进了军营,那县令看见满营伤兵,已经是心惊肉跳,现在听得节度使大人语气不善,这下子更是额头冒汗,如筛糠一般簌簌发抖,只是拼命磕头,却一个字也答不出来。


二娃又是一声冷笑:“县太老爷,我们路经贵宝地,没有到您山头拜见,您老人家肯定很不爽吧。不过,县太爷您也不用如此生气,找了那么多人来找本官的麻烦,您这样一定费了不少神吧?”


这县令一听,节度使大人这话是说自己与强盗勾结,暗算节度使,这可是谋反的大罪,比那治理无方可要重上百倍,说不定满门抄斩,诛灭九族。只吓得差点昏死过去,不住地叩头咚咚有声,额头上鲜血淋漓。


一旁的玉虚心中不忍,在后面捅了捅二娃的后腰。二娃会意,见县令如此狼狈,气也消了大半,又想,为难这样一个小县令也没啥意思,便道:“好了好了,本官给你开个玩笑罢了,你要是同谋,也就不会自己跑来送死的了。”


那县令一听这话,激动的眼圈都红了,哽咽着说道:“多谢……多谢节度使……大人……明察!卑职……感激不尽!”又是连连叩头。


二娃挥挥手:“罢了,客套话就不说了,我那些负伤的将士兄弟们也不宜长途颠簸,就劳烦县老爷您照顾一下,治好他们的伤,再送他们去益州找我,县太老爷您意下如何?”


那县令听节度使大人称自己为县太老爷,连连摆手摇头:“不敢不敢!”又听节度使大人委托自己照料伤兵,赶紧又连连作揖点头:“一定一定!”


见这县令如拨浪鼓一般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玉虚不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二娃回头看了看玉虚娇美的样子,心中一荡,也面露笑容,回头说道:“就这么说定了。”


那县令见二娃面露微笑,才长舒了一口气,脑袋瓜也开始灵活起来,满脸堆笑:“节度使大人,卑职预备了一桌薄酒,想请大人赏光,让卑职一尽地主之谊。”


二娃心想,自己手下这些伤兵得安顿好了才行,一时之间也走不了,便点头道:“如此的话,那就讨扰了。”


那县令安排二娃等人在县衙住下。郭子仪担心安禄山后续部队再次偷袭,安排部署了防御。县令也派了所有衙役、团练等武装参予防御,将二娃住的县衙围得如铁桶一般。


那县令办事到也得力,将那些负伤的士兵各自分配到县里的各个大户人家等土豪劣绅家中,吩咐好生照料养伤,又请了全县和附近县的郎中们来给伤兵诊治,那些土豪劣绅们当然知道其中利害,伺候这些伤兵比伺候自己的祖宗还要好。


当晚,这县令着力巴结,除了县衙众官员、富豪乡绅、有功名的人士陪酒之外,还叫了一些花姑娘来陪酒,虽然都是些胭脂俗粉,二娃还是好好乐了一把,自然又是大醉了一场。


第二天,二娃慰问了这些伤兵之后,拔营起寨,继续前行。临行之时,这县令和县衙官员、乡绅等人送了几大担子的礼物,除了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之外,还有不少土特产。二娃也不推迟,都收下了。


一路之上,小心前行,提防安禄山卷土重来,却平安无事,想必这安肥猪以为那次偷袭能够搞定二娃,等到失手后再次组织大军来偷袭却来不及了。


又走了数日,距离益州只有几天路程了,二娃心中正略感放心时,前锋哨兵来报:“禀大人:前面发现一个村子,遍地都是死尸,大概有两三百具。”


二娃和郭子仪相互看了一眼,郭子仪道:“大人,莫非是安禄山干的?”


那哨兵道:“禀大人:这些村民看样子不是被杀的。”


“哦?那怎么死的?”二娃问道。


“好像是,好像是被毒死或者病死的,有的还没死,不过已经奄奄一息了。”那哨兵面露恐怖之色。


毒死的?一个村的人都被毒死,那该是怎样厉害的毒?病死的?什么病这么厉害?一个村的人都死绝了?二娃等人面面相觑。


在没有弄清楚之前,大军绝不能轻举妄动,反正自己百毒不侵、百病不生,什么病都不怕,还是自己亲自去看看。二娃马鞭一挥:“传我命令,大军原地驻扎。”


大军扎营之后,二娃将玉虚等人叫到营中,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村里看看。”


玉虚说道:“师弟万万不可!”


“怎么?师姐担心我吗?”二娃嘻嘻一笑。


玉虚脸一红,低下了头。


郭子仪插言道:“是啊,还是让哨兵去侦察一下的好。”


这倒是,如果是安禄山搞鬼,在村子里设下埋伏,自己孤身一人,那就麻烦了,二娃点点头,传令前锋派出小分队,先将村子四周侦察一下,看有无敌踪。


一个多时辰之后,前锋来报:“禀大人:村子里面和四周方圆数里范围内一个活人都没有,山路上不时可见死尸。已经在村子四周的山头、路口设了小队警戒。我们还用布匹裹了一具死尸,抬来让大人查看。”


前锋从马背上卸下一个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具蜷缩的死尸,全身发黑,散发出一股股恶臭。玉虚、念奴、兰儿几个女子皱着眉头,连忙掩鼻。


二娃和郭子仪走到尸体旁边查看尸体。这人应该是刚刚死去的,二娃读政法大学时学过法医学,从尸斑能看出死亡的大致时间,所以估计出这人刚死不久。


这尸体全身卷曲,面色紫黑,两眼圆睁,神情异常痛苦,眼角有液体滲出,面颊下面的淋巴位置肿胀化脓溃破,脓水凝结在脖子上,口角处有干涸的鲜红的口沫。


郭子仪皱了皱眉:“莫非是中毒?杨大人,你是当代神医,你看呢?”


二娃心道,老子懂什么狗屁医术,不过,在读政法大学的时侯,也学过法医学,要查明死因,光看外表是看不出什么东东来的,干脆来了尸体解剖,小学的时候学过生理卫生,对人体结构还是知道的,说不定能看出什么名堂来。


二娃装出一份老练的样子,点点头,也不说话,翻开尸体的眼皮看了看,又想看看尸体的舌头,可捏了半天,这尸体的嘴也没打开。便又解开尸体的衣服,用手摸了摸尸体胸腹,软软的。从卫兵身上拔出腰刀,一刀划开尸体的肚子,一股恶臭扑面而来,连郭子仪都皱了皱眉。


这尸体的肺部成绯红色,不断有泡沫状浆液性液体滲出。心脏、肝脏等器官成紫红色,充血水肿。


彭成也凑过来看了一眼,捂着嘴鼻,瓮声瓮气的说:“内脏都烂了!这毒好生厉害!”


二娃听他二人都说是中毒死的,便也准备下结论赞同他们,不过,这一来,就显不出自己这神医的厉害了,还是先不说,便摇摇头,还是不说话。


二娃让卫兵将尸体抬出去埋了,然后准备进村。郭子仪赶紧说道:“大人,卑职陪你去!”


如果有这武状元跟随,那就更安全了,二娃点点头。玉虚、念奴和兰儿也要跟去,二娃拗不过他们,只得也答应了。


一行人骑马进了村子,果然,满地都是死尸,形状和刚才的尸体差不多。


众人将全村搜了个遍,在一个柴房门口,发现了一位年轻农妇,还有微弱呼吸。二娃等人赶紧扶起农妇,兰儿拿出水壶给她喝水。这农妇勉强喝了一口,便喝不下去了,看她已是眼神涣散,气若游丝,眼看是不行了。


二娃急声问道:“大嫂,有人害你和村里的人吗?是谁干的?”


那农妇喘着气,高高的胸脯里发出咯咯的声响。二娃听出来,这是支气管有脓痰,当初给李隆基治病的时候,也听到这种声音的。


农妇努力想说话,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来,随即,一股带着泡沫的鲜血从嘴中溢出,顺着脖子流到胸前,头一歪,停止了呼吸。


二娃慢慢放下农妇的尸体,站起身来。这时已近黄昏,放眼望去,满是惨死的村民的尸体。


四周山风呼啸,发出裂裂的声响,仿佛千百个鬼魂在啼哭一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