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二卷 第七十九章 兵劫(下)

正红旗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URL] “爵爷,前边探马来报……”   “大人,后边探马来报!”   杨二娃就看见凉子与阿雪分别从前后方驰马飞奔而来,不一会两姐妹就到了眼前。   “爷,前方五十里出现大约有五千骑兵,正向我方疾速前来,汉人与胡人的打扮,服装不是很整齐,但队伍很协调,像是军队作风!”   “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爵爷,前边探马来报……”


“大人,后边探马来报!”


杨二娃就看见凉子与阿雪分别从前后方驰马飞奔而来,不一会两姐妹就到了眼前。


“爷,前方五十里出现大约有五千骑兵,正向我方疾速前来,汉人与胡人的打扮,服装不是很整齐,但队伍很协调,像是军队作风!”


“爷,后方五十里地也出现五千骑兵,也是汉人与胡人的打扮。”


这时候郭子仪也策马前来,道:“大人,我们现在被前后夹击了,是否执行第二计划?”


不容得杨二娃细想,便道:“好,传令下去,执行第二计划。”


郭子仪一声口哨响,旁边的几个传令兵即刻分别下去传令,信号兵也在挥舞信号旗向队伍传达信号。队伍立刻有条不絮,按步就班地组成防御的阵型。


杨二娃座下的疾风的两只前蹄还是在胡乱的刨着地,凉子也注意到了,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叫道:“注意地下!”


那时候也迟了,队伍中心的一些骑兵就感觉不对,座下的马怎么就往下沉了呢。可怜了那些没骑马的府兵,当时就感觉两腿不对,好像站不稳似的都摔倒在地,再一看时,双脚齐生生的被从地上冒出来的利器给削了去,一阵阵钻心的疼使得他们昏死过去。那些骑兵还好,座下的马被削去马蹄,马一嘶叫就摔下地来!


杨二娃的疾风不亏为宝马,见有不明的利器从地上破土而出,一个左纵右跳就闪去开来。郭子仪凉子等人也不同于那些骑兵,也自然的策马躲开了来自地上的攻击。


这时候从御道地面上冒出了许多着与土地颜色一样的土黄色衣服的忍者,手拿着直径有半米长的星型利刃,就往那些摔倒在地上没来得及站起的骑兵挥去。顿时又有几十个掉落马下的骑兵被杀死,队伍中心一阵大乱。郭子仪刚组织起反击,那些身着土黄色的忍者又往御道两旁撤退,此时御道两旁的稻田里又冒出了一批身着黑衣的忍者,手持弓箭,向二娃的队伍中射去。杨二娃,郭子仪与龙威团的亲兵身穿防暴铠甲装,凉子阿雪她们也是带有防暴盾牌,那些箭羽自是奈何不了他们。骑兵和部分府兵也带有防御弓箭的木盾,所以被箭射中的都是一些轻装的府兵。


前后两方也传来了短兵交戈的声音,看是那些汉胡混杂的敌军的骑兵和前后两边的部队接上火了,好在早有计划在先,又做好了防御准备,所以没让这些敌军的冲过来。


郭子仪一声怒吼,挺着汾阳枪,一夹马腹,往御道旁冲了出去,杀进那些伏击的忍者群中。杨二娃见壮,来不及装配双股叉了,拔出百练精钢剑也冲进伏击的忍者群里大肆砍杀起来,队伍中的龙武军的精锐骑兵毕竟是训练有素,从惊慌到安定,抵抗到反击,也向那些忍者冲杀过来。一时间,两队人马混战了起来,厮杀声,马叫声,惨叫声以及刀砍在人的骨头上的声音都也混杂在一起了。


可怜了那些忍者,头先偷袭的优势机会霎时被骑兵的冲击给打乱了。有一些忍者遁入地下想等待机会再冒头上来攻击,不想被骑兵的战马的铁蹄踏破了脑袋,红的白的溅了一地。


兰儿和念奴被十二名龙威团的亲兵持着防暴盾牌守卫着,让杨二娃放下心来厮杀。凉子阿雪也带着十几名亲兵在御道另外一边厮杀着。杨二娃左手拿着防暴盾牌,右手拿着宝剑大开大阖朝那些忍者挥去,倭刀却是抵挡不了二娃的宝剑,那些忍者不是双手被砍断,就是头颅与身子分了家。


杨二娃,郭子仪与凉子阿雪和在队伍中间的一千骑兵,在一烛香的时间内把这伏击的两百多名忍者杀得干干净净,金黄的稻谷都被四处喷射的鲜血染红了,被压弯倒塌在稻田上的稻谷压的都是被砍下来的头颅,手脚,还有被砍碎的身体肉块还有死去的战马。


此时从前方突破过来一群敌军骑兵,带头领队的是一名黑衣忍者,手持一杆长矛,向着杨二娃正疾速冲来。


杨二娃已经趁消灭完御道两旁伏击的忍者后的时间内迅速装配好了双股叉,见那名忍者正向自己冲刺过来,心道:来得正好。二娃只装了一颗子弹,平端起双股叉,一摁前端射击按钮。那名忍者也不亏为身经百战,见二娃平端着长枪对准自己,心知不妙,正想俯身往马身旁躲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这名忍者的左肩飞起一蔟血花,打中了他的肩膀上,只是身子晃了一晃,也没有摔下去,忍着剧痛,伏在马上,继续持着长矛向杨二娃冲刺过去。


杨二娃心里骂了一句日你马匹的,也挺枪刺出,加入战团。瞬时二人就冲到了各自的眼前,那名忍者手中的长矛像条毒蛇一样狠狠地的向二娃的胸膛刺去,二娃不顾这长矛,双手握紧双股叉对着那名忍者的小腹刺去。这名忍者见二娃这样不要命的相博,后手扭动枪尾,长矛的枪头向着二娃疾射而出,他丢了没了枪头的长矛,身子立即闪到马腹下,反手抽出背上的倭刀等待机会削砍二娃座下的战马的马脚。


那枪头向杨二娃射来,击在二娃的胸甲上,被能挡住12.7MM子弹的胸甲弹开飞溅一旁。杨二娃看着那名忍者闪躲到马腹下,便压了压双股叉,又将双股叉通上了电,也不刺人与马,就在对方的马背上压了下去。


就在双方的战马瞬间准备交叉而过的时候,杨二娃的双股叉早已经接触到对方的战马身上,一股强大的电流迅速传遍在那匹战马的马身上,那股强大的电流也使得想在马下偷袭的忍者击得惨叫一声。战马被电流击得全身发软,嘶叫一声,马失前蹄,翻倒在地上。


杨二娃立即策马回转,向随战马跌落在地上的忍者冲去,那名忍者被电得手脚发软,再加上随马摔下来,早已是意志不清,但还是下意识的抬起倭刀想挡住杨二娃的这一刺。


要是平常中的杨二娃这一刺可能还能接得下,但二娃是骑在一匹急速冲刺的宝马上,那双股叉还放着电,当双股叉上的刺刀接触到忍者手中的倭刀时,又是一阵强大的电流电得那名忍者四肢胡乱的颤抖乱摆着。


国产五六式步枪的三棱刺刀即刻没入了忍者的胸口,直至从背后穿出,三股鲜血顺着三棱刺刀的血槽飞流而出,那名忍者当场气绝身亡。杨二娃使着吃奶的劲一直挺着双股叉撑着那忍者的尸体纵马往前奔了好几十米,正赶来援助的凉子看在眼里,策马上前挥刀便砍下了那忍者的首级。


前面还在与杨二娃的部队厮杀着的那些敌军,看着自己的首领被杨二娃一枪刺了个对穿,又被砍了首级,剩下不多的人便放下武器停止了抵抗。


杨二娃看着原先金灿灿的稻谷全被鲜血染红了,这时候才想起刚才在被伏击前想到好像杀了点什么,原来是这御道两旁的稻田里怎么少了那些农夫。


一场战斗结束了,清点下来,己方损失了骑兵两千多人,府兵四千三百多人,虽然胜了,也算颇为惨重了。敌方一万多的骑兵加上伏击的忍者全军覆灭,只俘虏了二十几名胡人。好在有了郭子仪与彭成的周详计划和指挥有方,才没那么的损失惨重。


这时凉子提着那名忍者的人头过来,向杨二娃道:“爷,这就是甲贺派的二代目首领甲贺小次郎。”


看着被揭去面巾的人头,杨二娃认出了是安禄山府里的那名忍者首领,也是第一次在四海客栈里和自己发生冲突的英俊小生!心想自己终于抱了第一次被暗杀之仇。


郭子仪和彭成等人上来看着凉子手上的人头,大家都猜出了此次伏击便是安禄山所为。


“大人,属下问过那些俘虏的话了,他们承认是这甲贺的忍者首领带领他们来伏击的,但不肯说出他们是什么人,依属下看,这些俘虏不像是安禄山三个节度军的士兵,他们胡人居多,可能是吐蕃的军队。”郭子仪向杨二娃禀报结果道。


“大人,现在以这个人头做为证据,可知是安禄山所为。但就算告到皇上那里也难奈何不了安禄山。这安禄山没动用节度军的兵马,死的这个忍者是被我们所杀,又没有其他的人证,不一定就能证明是安禄山指使他们来伏击大人的。”彭成在旁边说道。


杨二娃想了想,道:“彭先生,我们可派人回去,一个向皇上禀报此次被伏击的事情与经过,要说得让皇上又忧心又安心。二个是将这颗人头做防腐处理了,找人送进安郡王府,和安禄山不用说明,这颗人头他见了自然会知道结果了。哈哈,我倒是想见见那死肥安吐血的样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