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二卷 第七十八章 出任益州剑南节度使(下)

正红旗 收藏 1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这天杨二娃抽空去看看玉虚的伤势。那晚二娃去帮玉虚的伤口用手术缝合线缝上伤口,加现代的青霉素等消炎药,玉虚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手术缝合线是用可吸收缝线,所以不用拆线,玉虚的伤口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


二娃在玉虚背后拉上衣服,回想着刚才看到玉虚雪白的后背,咽了口水说道:“师姐,您的伤已无大碍了。”


玉虚整理着衣服,道:“谢谢师弟了。”


“不知师父留下什么修真道法要传授与我呢?”


玉虚听到二娃这样问,顿时脸红起来,让刚好起身站过来的杨二娃看见了。那玉虚头垂到胸口,轻若蚊咛地说:“是一本《符箓》与《双修术》。”


“啊?双修?是不是男女双修的那种啊?”杨二娃看多了电影电视上经常演的那种什么男女双修大法,不禁脱口而出。


“嗯”玉虚的声音更小了。


这时候杨二娃倒是觉得有点尴尬了。虽然那天晚上是见到玉虚的奇美艳丽的容貌的时候才情不自禁的说要了玉虚的,但现在想不到师父传的道家修真大法居然有双修术,不知道怎么就不自觉起来。


好在杨二娃回到唐朝不久就把脸皮练得比长安城的城砖还有厚了,道:“嘿嘿,师姐是不是教师弟我练呢?”


玉虚的头更是低了,脸已经是红得满面了,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道:“师父说得到他的如意丹的人必定是非同寻常之人,让我……让我带……带……”玉虚就说不出带什么了。


杨二娃心里嘿嘿一乐,道:“师姐是带我双修是吗?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修炼了。那师姐可要好好的带师弟我喔!”


玉虚没再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来表示答应了。


杨二娃一激动就抱着玉虚,嘴就要凑了上来,不想玉虚“啊”的叫了一声,似是那二娃的手碰着了她的伤口,所以才疼了叫了一声。


杨二娃赶紧缩手赔个不是。


好一会,杨二娃坐正了对玉虚道:“这几天师弟我就要去益州上任剑南节度使了。师姐和我一同去吧。”


“益州?”玉虚看着杨二娃道:“好,师弟到了益州就随我去青城山拜祭师父吧。”


“好啊,虽然没见过师父,没拜过师,但得到师傅的真传,二娃我已算是师父他的徒弟了。”


“师弟,你拜过师父后,玉虚便是你的人了,自会教你修炼的。”


杨二娃听了玉虚这样说,眼里发出绿光,要不是玉虚的伤势还没全好,早就扑了过去,这时强压着自己的情欲,道:“师姐到时候跟随我大哥李白吧,李大哥他喜好结识道家中人,他这次去也带着道士朋友随同我们一起去,师姐就做回道人的模样跟在李大哥那里一起去吧。”


“玉虚听师弟的吩咐就是。”


“师姐,这两天还是在这里养好伤吧,有什么兰儿和念奴会给你安排的。”


想那唐朝盛行道教,特别是四川是道教的发祥地,自魏晋以来道教便开始在四川盛行,传播较广。据说唐朝的皇帝姓李,与老子是同姓,于是有一场攀亲的闹剧。李白诗句写得不错,而且喜道也是甚深。这次他和杨二娃说要带道士朋友一同去,二娃也没反对的意见。刚好这次可以让玉虚混在李白的道士朋友之中了。


杨二娃出了密室,见到在外面等候的彭成,道:“彭先生有事?”


“大人,属下做好了行军路线与筹略,正想找大人过目。”


杨二娃的书房。


彭成向二娃介绍了他几天来做的详细计划,有这次到益州的行军路线图,有到益州大概的发展计划,林林总总,非常周详。


杨二娃不由感叹到这彭成还真是人才啊,要是自己绝对做不出这样的计划来。虽然自己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社会,但毕竟在这方面还是陌生的很。刚来大唐的时候,打仗是凭着自己能穿越时空的能力和持有现代的兵器暂且打赢了一仗。


“大人,”彭成又道:“这次我们的行军可能会有兵劫。”


“兵劫?”杨二娃惊异的道。


“是的,大人。”彭成有点犹豫的道:“这是属下用遁甲所算,兵劫乃是天下大劫之一,最是凶险不过。只是属下才疏技浅,暂时还算不出此兵劫会在那发生,情况又是怎么样的。”


“呵呵,彭先生也不用愁。”杨二娃笑着道:“本爷都想到了,就算没此兵劫,那安禄山自然也不会善罢甘休。”


“安郡王安禄山?”


“嗯,此去益州,路途遥远,四周多山岳,天灾亦时有所闻。有山川的地方就有冒险者,而有冒险者的地方向来多山贼,再加上益州是西南一带通往京城的要道,来往的行人众多,山贼之猖狂便可想而知了。安禄山身兼范阳、河东、平卢三镇节,光是范阳节度兵就有九万多人,但调集那么多人马来伏击我,那必定行不通,如此的明目张胆,师出无名的伏击我,肯定引起朝廷的不满和猜忌。所以只有用暗杀,或者扮成山贼了。”


“大人,你比属下想得还透彻啊。但是我们有两万官兵在,要是想对付我们,扮成山贼的话,也太招惹了,想我大唐境内还没这么大股的山贼,有的话早给其它的节度使给灭了。”


“对,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在明,敌人在暗,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我们,要完全打败我手上的两万人马,就必须有同等或者比我们多的人数,所以安禄山就得用别的手段来伏击我了。”


“大人,属下想了,伏击的地点,一是山川峡谷之类的地方,敌军可是山峡两边夹击我们,用箭,火攻,擂石滚木等就够我们受的了。二是平原等地,有利于骑兵的冲击,我们此次到益州,不是行军打仗,所以不会带有任何重装器械,连阻马栏这些我们都不会装备有。第三就是奸细的问题,皇上赐给我们的这两万军队,毕竟不是我们自己培养起来的,里面混杂了安禄山的人,在我们对外紧张,对内松懈的时候,就会对大人不利呀。”


“彭先生说得不错,峡谷平原这些,我们的探马的情报工作做得好,我们就有了准备,要是前头有伏兵,假若我们能打得过,就打,打不过的,我们就换路线。内奸的问题,可在出发的头几天让子仪兄派人注意就是。跟随我出生入死的三十六名亲兵我相信他们不会是内奸,所以也只能由他们来护卫我们,但他们的第一责任还是要保护好兰儿和念奴还有彭先生你们。”


彭成见杨二娃对自己如此重视,不由心头一热:“大人如此着紧彭某,属下自是感激,必不会让大人您失望。彭某虽只擅骑射,但对剑法还是有一定的修炼,所以为大人保护好兰儿与念奴两位佳人的。”


“好,那就有劳彭先生了。不管是什么劫,我们纵然是要去面对,不因为有了这个劫我杨二娃就不敢去益州就去做龟儿子了。管他是谁,我杨二娃遇佛杀佛,遇鬼杀鬼!”杨二娃豪气冲天的道。


彭成看着杨二娃这样,不由的生起敬佩之心。


第九日,小胖子胡皋终于帮杨二娃弄齐了四十套防暴铠甲装,毕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嘛,那些工业进出口公司有单百来万的生意不做才是傻的了。那一整天,杨二娃就是在现代的成都家里与大唐杨爵爷府的练功房不停的来回穿越时空,因为那天不是十五,所以都是从现代把东西往唐朝里带,防暴铠甲装与内衣等等,累得二娃够呛。到了晚上,二娃才叫郭子仪和兰儿念奴进来。


“大人,这些铠甲可真是犀利啊,全身各部位防护得很好,很紧凑,而且不怕刀砍箭射,比现在的军制的明光铠等十三铠好多了。这盾牌拿上手不重,不知用何等材料所做,既如此透明,要是在对战的时候,盾牌护着己方,还可以观察到对手下一步的动作,可真谓是神器啊。”郭子仪不由的感叹道。


这种防暴铠甲装已经是二代了,改进了很多,中国警方当时在一九九九年进的时候还是十三公斤重,在已经减了四斤了,而且腿部关节的不能打弯的部件经过改良设计能够灵活的弯曲,也可以不能被打弯。


“子仪兄,你就负责把这些铠甲装分发下去给三十名亲兵,你,我各一套吧,剩下的先留着改日有损坏了再换。”


“是,大人。”郭子仪想了想又道:“大人,这三十六名亲兵不若组成一个团,属下想好了一个名字,叫‘龙威团’如何?”


“哈哈,子仪兄想得不错,就按您的想法去办吧,”杨二娃开心得笑道:“那我想一想在我们的铠甲上涂上什么标志吧,我晚一点去想一想,明日叫工匠给漆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