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二卷 第七十七章 女道姑(下)

正红旗 收藏 1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杨二娃来到密室的地下室,在一间小内室的一张小榻上,躺着一位黑衣女子,黑衣女子昏迷着不醒,身上肩膀上有一伤口,伤口被阿雪处理好,没有流血了。杨二娃上前去看那女人的面容,一张苍白但成熟且十分美丽的小脸映入杨二娃的眼中,这个女子究竟是何人,她为何要去行刺安禄山。杨二娃想着,就算是要陷害他自己。这奸细的也不会受这么的苦肉计,而且是女的进来。


杨二娃向阿雪问道:“她是怎么进来的?”


“爷,那是趁卫兵巡逻的间隙,此女子从后花园跃进来的,那时就带着伤的。我对血腥味很敏感,所以就知道有人进来了,过去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了。”


“知道什么身份吗?”


“看过了,除了手里一把剑,身上无任何证物件。”


当下也不急,等待那女子醒来了自有办法查明。留下阿雪和兰儿照料她,杨二娃和彭成退出密室。


彭成就道:“大人,现在救下这女子,不能断定身份,是有点麻烦,不知是安禄山陷害大人的诡计还是真的行刺安禄山的。假如是真的行刺的话,大人处理的话也不能马上送走该女子,安禄山肯定会在外面安排了暗哨盯岗的。”


彭成提醒了杨二娃,心想不管怎么样也只能让这女子在密室待上一段时间了。正要让彭成去安排一下,郭子仪过来道:“爷,外面四周都有安禄山的人在暗视着。”


搜查的人很快奉了皇上李隆基的谕旨又来了,来得人是京兆尹鲜于仲通的属下,像是知道了安管家被打的事情,对杨二娃是毕恭毕敬的,只是例行公事的在府中搜查了一番,什么也没有发现,无功而返,回去交差了。


兰儿过来小声在他耳边道:“爷,那姑娘醒了,要见您。”


杨二娃一听,道:“醒了?”


“是的,爷,我和阿雪说了救她的人是杨爵爷您,便说是要见爷您。”兰儿应声道。


杨二娃来到地下暗室,昏黄的油灯一闪一闪的,颇感阴冷,这样的地方实在不适宜养伤,但目前也只能如此,他心中有些恻然。


“贫道玉虚叩见爵爷!”


杨二娃忙上前搀扶起玉虚,小手入手,细腻嫩滑,心中不由的一荡,一道关心的目光射过去道:“玉虚道长有伤在身,些许礼节就不必遵从了。”


待那玉虚女道姑站起后,杨二娃更是看得清楚玉虚的相貌,看样子也就是二十五六许人,只见她身量高挑,容貌俏丽却有受伤的惨白,不管从哪里看都算的是一个绝色的美女。


玉虚眼前这个小男人的眼神居然让她心里的那根弦拨动了,不由的脸上升腾起一丝红晕,忽然发现自己的手还在杨二娃的手里,忙抽了回去,轻声道:“玉虚还要多谢爵爷救命之恩。”


旁边的兰儿道:“玉虚姐姐,你放心就是,我家的爷和安禄山是死对头的。”


“本爷想问你,为什么要行刺安禄山?”杨二娃柔声的问道。


这玉虚道姑也相信了眼前这位杨爵爷,想过要是他和安禄山一伙的,早就被那安禄山绑了去。于是直言道:“我不是去行刺安禄山!”


“啊?那为何安禄山的人要追辑你?”


“因为安禄山的一个门客有杀师傅之仇,所以玉虚才冒死独闯安郡王府。”


杨二娃心中一动,道:“空尘子!”


那玉虚浑身一震,惊道:“爵爷也知道该人?”


杨二娃也不作道,笑了笑,低声暗咐和念奴说了几句,念奴便出了密室。


一盏茶的功夫,念奴便捧了一个盒子进来,杨二娃接过便走近玉虚的面前,举起盒子,微笑的问道:“玉虚道长,可认得眼前这盒子为何物吗?”


此时的玉虚已是惊讶之色,变声道:“爵爷,这就是玉虚师傅的如意月光宝盒呀!”


“正是!”


“玉虚想请问爵爷这宝盒如何得来的呢?”玉虚的脸上是惊喜参半。


“从空尘子的身上得来的。”杨二娃还是笑着道。


“玉虚知道这宝盒是空尘子八年前杀死师傅后得到的,但怎么会在爵爷手里呢?莫非……”


“嘿嘿,是我送空尘子下了地狱便得到该宝盒。”


“啊?你杀了那该死的空尘子了?”


“是的,没错!”


玉虚这时是内心的喜悦表现在脸上,一双凤眸满是感激之色,又是俯身下拜,激动的道:“玉虚在此谢过爵爷了。”


杨二娃又忙扶着玉虚,含笑问道:“那玉虚道长你准备怎么感谢本爷呢?”


玉虚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爵爷要玉虚如何谢恩,只要是玉虚做到的,一定做到。” 玉虚到底是修道中人,坚定的道。


“本爷要你!”杨二娃,盯着玉虚的清澈明亮的凤眸很肯定的道。


话一出,不但玉虚大吃一惊,一旁的兰儿和阿雪等人更是大吃一惊,觉得刚弄清楚这女道姑的身份,怎么爷居然还打算纳别的女子,能不让他们惊讶吗?


“爵爷,玉虚是此刻是朝廷要犯了,地位卑贱,爵爷是朝廷命官,玉虚不敢有非分之想。” 玉虚毕竟不是普通女子,但比较这位杨爵爷帮他报了杀师傅之仇,也想过以身相许,但怕日后事迹暴露拖累了杨二娃,同时也为自己答应过师傅一件事而虑。


意料之中的回答,杨二娃微微一笑道:“玉虚的回答早在本爷意料之中,不过本爷还是那句话,本爷要你!”


“爵爷,不是玉虚反悔,是玉虚在师傅仙逝之前,答应过师傅一件事。所以请恕玉虚暂时不能答应爵爷现在的要求,待玉虚完成师傅的心愿以后便来伺候爵爷。”


杨二娃哈哈一笑,道:“玉虚,你先把你的心愿告诉爷,爷看是怎样的再答应你。”


“这……。”玉虚欲说还休的道。


“彭先生去看一下郭兄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吧。”杨二娃也明白事理的道。


待彭成识趣走了以后,杨二娃接着道:“玉虚,现在可以说了吧,在这里的四位佳人都是本爷至爱之人。”


旁边的兰儿和念奴于凉子两姐妹听到杨二娃这样说,心里自是一阵欢喜。


“爵爷,玉虚答应过师傅要找到他的有缘之人。“


“什么是你师傅的有缘之人呢?”


“师傅他曾经给自己算过一命,知道不久便有大劫难逃,便做一颗如意丹,隐藏于一密处。并传于玉虚两份修真道法,且嘱咐玉虚十年内便会找到得到这颗如意丹的有缘之人。因这有缘之人必定是大丈夫、天人之师。而后再把这两份修真道法传授与有缘之人,以继承师傅他老人家的衣钵。”


杨二娃又是哈哈一笑:“师姐,你看我像你的大丈夫吗?”


“啊,你就是有缘之人?”那玉虚再也承受不了惊喜的刺激了,一阵目眩便晕了过去。


杨二娃自是眼明手快的抱住玉虚那柔软的身子,抱起后放到小榻上,便让阿雪帮她推血过宫。


杨二娃又对兰儿道:“兰儿,你出去给玉虚道长准备些补血的膳食。”


一拄香过后,玉虚才慢慢的苏醒过来,待缓过神来,羞涩地道:“爵爷,玉虚以后便是你的人了。”


“哈哈,玉虚师姐,你答应本爷,噢,是您答应师弟的事就好。”杨二娃开心的笑着。


兰儿捧上补血的膳食服侍了玉虚吃了以后,玉虚就有了点精神,便向杨二娃把夜袭安郡王府的事情经过一一道来。


这玉虚的师傅名号叫原来玉虚为了报仇追踪空尘子的下落,好几年都没着落了,刚好有一天刚好在长安城夜里感应到有人使用自己门派的道术,是有关那如意月光宝盒的,但具体位置弄不清楚。在前几天从在长安城的道观里道友中打探到安郡王府有一个道士就叫空尘子,便确定这个空尘子就是杀死师傅的仇人。所以今晚才冒死潜入安郡王府,不料却中了安禄山防范那会瞬移大法刺客的七绝闭门香,暂时的失去了功力,又碰上安郡王府的卫兵,便负伤落败,拼死逃出了安郡王府。


杨二娃也是感慨万千,自是终于知道了他这个师傅的道号为真灵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