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图腾 雪地,将星初升之卷 第4节 开战前夜

斧钺忠魂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size][/URL]   虽然解决了部分的问题,但是盛杰还是不少烦恼。   对于红军那淡褐色的战斗服在雪地作战中会有多么显眼他向上级报告了数次,但是他所要求的冬季白色伪装服却仅仅下发了200来件。这些作战服怎样分配就显得非常麻烦了。思前想后,盛杰决定在团内选择一些有狙击手潜质的士兵组成一支反狙击队伍,而这些伪装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


虽然解决了部分的问题,但是盛杰还是不少烦恼。

对于红军那淡褐色的战斗服在雪地作战中会有多么显眼他向上级报告了数次,但是他所要求的冬季白色伪装服却仅仅下发了200来件。这些作战服怎样分配就显得非常麻烦了。思前想后,盛杰决定在团内选择一些有狙击手潜质的士兵组成一支反狙击队伍,而这些伪装服就分发给他们穿着。对于他们的训练由于盛杰自己没有经过正式的狙击训练所以只能很教条的把所有的自己记得的反狙击教材上的东西一古脑的塞给他们,至于能领会多少,作用如何,就看他们的领悟力和临场的应变了。

而弹药的问题更为严重,现有的弹药储备对于自己的坦克营、装甲营以及团属炮兵连来说,甚至不足以支持半个月的正常战斗,而上面说弹药的问题将在开展后一周才能得到解决。这就意味着盛杰不得不“省吃俭用”,在倾泻弹药之前先考虑一下这个目标是否值得。不过想到芬兰那少得可怜的机械化部队,盛杰就放心了不少,毕竟不会在这方面浪费太多的弹药。不过因此他也对坦克营的炮手们命中率的要求也由此提高。

另外,对于补给的问题盛杰也很担心,由于芬兰内陆多数地区都是沼泽、湖泊和茂密的森林,对于普通的汽车运输来说芬兰内陆糟糕的路况也很难满足大部队的补给需要,更何况在情况好一点的常用公路上无疑会遭遇到芬兰人的全力防御。反而更会延缓部队的补给。而对此盛杰也没有得到上级的任何回复。

11月29日,苏军对芬兰作战序列的配置完成:

摩尔曼斯克:第十四集团军,包括1个步兵师和1个坦克独立旅,任务为夺取贝萨某以阻断芬兰北部和挪威的联系。

拉加湖东侧:第八集团军,包括6个步兵师,负责在第七集团军突破后跟进扩大战果。

卡累里阿地峡:第七集团军,包括8个步兵师,一个坦克军和2个坦克独立旅,作为主力集群负责突破曼纳海姆防线,其东侧的第十三集团军担任总预备队。

而在芬兰北部就是第九集团军了。第九集团军司令部针对自己攻击奥卢和盖密的任务制定了对芬兰作战的“腰斩”计划:由步兵第122师和步兵第88师组成南路集团由雷波拉向库夫莫一线发起攻击;由步兵第163师配属1各坦克独立营组成中路集团由戈米向索姆萨尔米一线发起攻击;北路集团就是盛杰所在的摩托化步兵第44师由坎达拉克沙向萨拉-克米亚维尔一线发起攻击。

相对苏军的强大兵力,芬兰的部署看起来就有点捉襟见肘了:

拉普兰集群:四个独立营。

北芬兰集群:第五军的9个守备营。

拉加多湖集群:第四军的2个师。

卡累里阿地峡集团军:包括第二和第三军的4个师。

预备队:第一军尚未完成编制的2个师和1个旅。

很显然,无论在哪一个方向上芬兰都没有优势可言。

训练依然继续着。

“起床!”

值班官扯着嗓子大喊。他的喊声把士兵们从清晨香甜的睡梦中惊醒。大家像被开水浇了似地跳了起来。两、三分钟后,士兵们列队集合。然后是早操,洗漱,早点名,然后又是集合。去餐厅,上课堂,到野外,去射击场和练兵场,一切依然如同在考纳斯一样井然有序。

战术,射击训练,操枪动作,白刃战——从起床到熄灯,一切训练项目都按照日常作战强度进行。

响亮的口令在练兵场上飘荡着。

“刺杀!枪托击!不对,箭步!突刺!收枪!前进!后退!掩蔽!”

由于攻击命令还没有下达,下午的营地里战争的气氛依旧十分轻松欢快。

空旷的练习场上,士兵们席地而坐,互相开着玩笑,唱歌跳舞。一个战士冲着他们中的一个长着娃娃脸的新兵喊到:

“喂,阿吉廖科夫,给我们跳一个!”

“跳就跳!”阿吉廖科夫回答:“但我找不到一个象样的舞伴。”

“嘿,你还会吹牛呢!”四面传来了怪叫声。“你到圈子里去,我们会叫你出够洋相,你小子!你会知道我们的厉害的……”

“那么就来一段《小苹果》吧。”新兵向手风琴手喊一声。

一个衣冠整洁的机枪手走到圆圈中心,他使劲地用鞋后跟敲打着拍子。做了几个漂亮的花样动作就停了下来,好象在说,来跳啊,用力跳啊!

阿吉廖科夫也沿着圆圈跳了起来,就好象自己是一个舞蹈家一样,跳的眉飞色舞。他展开双臂,用手拍着乔特卡舞的节奏,然后旋转起来……

“啊,这是水兵《擦地板》舞,是我流了多少汗才学会的!这小子也会啊!”一个战士尖叫着说道。

听到有人赞赏自己的舞步,阿吉廖科夫高兴极了。他觉得自己好象长了翅膀,跳呀,跳呀,一圈接一圈的转着……很快所有的人都跳了起来,大家微笑着,拍起掌声。后来,大家用手把他托了起来,向空中抛呀,抛呀。

“真行啊,新兵!”

“好小伙子……”

令人愉快的游戏无法长久,师里的传令官给盛杰带来了命令:集团军司令部正式下达了攻击指示。要求在第二天,也就是11月30日清晨7时开始作战,并且务必在8时前突入芬兰。师部要求二团作为先头部队立即整装,率先乘坐军列达到苏芬国境线。

盛杰将命令随手递给了博尔孔斯基,说道:“命令部队立即集合,前往车站登车。”

晚上十点,部队在车站集中完毕,所有的装备都被装上了列车。站台上,盛杰对着二团的战士们发布了战争开始前最后一次发言:“所有二团的红军战士们,相信你们都知道,26日芬兰军阀悍然炮击了列宁格勒郊区,造成苏联人民无辜的死伤。芬兰军阀甘愿趋赶着芬兰人民充当英、法财政资本和法西斯势力的炮灰,它们甘愿做那些反苏维埃国家势力的急先锋。因此现在苏联和芬兰已经没有任何继续保持正常的关系的可能了。我们已经无法再容忍这些资产阶级和地主的打手对我们的同胞展开杀戮了,一刻也不能容忍!最高苏维埃命令我们立即制止芬兰军阀可能发动的新的袭击。我们这次行动的目的不是为了在军事上占领芬兰,而是为了把芬兰人民从资产阶级、地主和帝国主义的奴役下解放出来,我们是芬兰人民的朋友……。”说道这里,盛杰有点心虚的感觉,不过他知道自己只能这么说,“所以,同志们!作为一个红军战士,我们必须立即到前线去,去解放我们的朋友!”

“到前线去,到前线去,到前线去!”战士们响亮的回应着。

列车的轮子敲击着铁轨,载着战争的火焰呼啸着朝着芬兰边境驶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