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图腾 雪地,将星初升之卷 第3节 安全冲突

斧钺忠魂 收藏 1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


很快的,考纳斯就成了二团的正式驻地。日常的训练也要继续进行。

盛杰非常宝贝自己团里的坦克,在他看来,坦克是复杂的杀人工具。因此他要求所有坦克营和装甲营的官兵对日常的维护,修理和操纵都要格外细致,力图在部队里培养一种严谨细致、工作力求尽善尽美的作风。他在团里颁布了一项命令:除了在车间、汽车房或是坦克停放场外,禁止任何人穿工装,在任何时候都始终要穿规定的制服。作战车辆演习训练回来以后必须立即擦洗干净。

命令下达后,盛杰以罕见的耐心和克制态度来要求部队。他不会对谁大声嚷嚷,不斥责任何人,包括博尔孔斯基在内没有人见过他发脾气或是勃然大怒,而是以理服人(怎么觉得有点像雷老虎??)、以自己的行动带动别人。

但是如果认为盛杰心慈手软,那就大错特错了。他的原则就是如果你不会,我可以教你;如果你不想干,那对不起,我就会迫使你干。背地里,二团的官兵们都称呼盛杰是“笑面虎彼得罗”。

一天夜里,坦克营的3连演习回来,大家都疲惫不堪。于是,连长请值日军官科莫高抬贵手,允许将简单擦洗过的坦克停入场内,并保证第二天早晨一定彻底擦洗干净。科莫架不住士兵们的百般请求,只好同意了。很不凑巧,仅仅一个小时后,盛杰就来检查了。

盛杰指着履带上的污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值日官?”

科莫竭力辩解道:“报告团长同志。3连战士们刚刚演习训练回来,同志们都已经筋疲力尽了。而且他们保证明天一早就会把坦克都擦洗干净,所以我就想……”说到这里他偷眼看了一下盛杰的表情。

盛杰脸上很明显的写着我很不高兴几个字。他严肃的说:“愿意帮助同志是非常值得赞扬的品质。但是,你知道,科莫同志,你并没有帮助他们,正相反,你违抗了指示,而且还让他们违反了军纪和命令。我和你一样清楚,他们确实很疲乏,现在让他们擦洗坦克有困难。但你知道,他们应征入伍加入光荣的红军正是为了经受训练,为将来将要面对的残酷的战争作准备。演习之后的疲乏,和我们每个人在战时将会经受到的体验相比,这简直就如同是儿戏一般。你,科莫同志,应当受到撤职和军法制裁。”听到这里科莫一下子如同掉进了冰窟,直流冷汗。

盛杰话锋一转:“但是我今天破例不这样做,党组织将审查你的行为并作出裁决。那样可能对你有好处,然后再看还要给你什么样的处分。”科莫听完才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下。

然后盛杰让科莫把3连连长叫来,让他负责监督大家把坦克擦好并报告他。两小时后,坦克擦好了,连长来请团长同志去检查工作。直到自己认为合格后,盛杰才让战士们回去休息。他让连长奇奇巴宾留下,很严肃的说:“奇奇巴宾同志,你今天的表现令我很失望啊!”他顿了顿,继续说到:“你表现的很不像一个成熟的指挥员应有的素质啊,看来你还不足以完全胜任一个连长的职责。如果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记住了吗,奇奇巴宾同志?!”

“是,我记住。团长同志。”

在3连连长离开之后,盛杰才长出了口气,摸了摸鼻子。“看来我还是有点做指挥官的素质啊,呵呵。”

为了应对将要在芬兰面对的沼泽,盛杰特别为独立工兵排安排了制作简易公路的训练,而为步兵们安排了滑雪训练。“虽然考纳斯没有雪地可以练习,不过聊胜于无,练一练总还是会起到一点作用的吧。”盛杰如此想到。

就在盛杰练兵练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另一场战争也已经逼近了。

波兰被瓜分后,斯大林就急于想保护苏联在波罗的海方面的侧翼,以对抗临时伙伴希特勒的未来威胁。因此,苏联政府也就立即企图确保对于苏联过去在波罗的海方面的缓冲地区的战略控制。

10月10日,苏联和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三小国分别签订了条约,以使苏联军队可以在那些国家内据守某些要点。

而另一头,苏联又向芬兰政府提出正式要求:

第一,使用两种方式来掩护通到列宁格勒的海上门户:(1)从两暗上用炮兵能够封锁芬兰湾,以阻止敌人的军舰和运输船只进入芬兰湾;(2)阻止任何敌人到达芬兰湾内位于列宁格勒出口西面和西北面的那些岛屿。为了这个目的,苏联遂要求芬兰割让霍格兰、谢伊斯卡里、拉凡斯卡里、台塔尔斯卡里、罗维斯托等岛屿,却愿意以以其他的领土作为交换;同时又要求租借汉科港30年,以便苏联可在那里建立海军基地并部署海暗炮兵,从而与对岸的帕尔迪斯基海军基地联合封锁芬兰湾的出口。

第二,为了在陆路对列宁格勒也能提供较佳的掩护,苏联遂要求芬兰在卡累里阿地峡中的国界向后移动,达到一条在列宁格勒重炮射程以外之线为止,但此种国界的调整却仍然不影响芬兰曼纳海姆防线主要部分的完整。

第三,要求调整北方贝萨谋地区的国界,因为那是人工划定且不合理的。它是一条直线通过雷巴契半岛的狭窄地岬,然后截断了该半岛的西端。此种再调整的目的显然是为了保护摩尔曼斯克的出路,并预防敌人在雷巴契半岛上建立基地。作为交换,苏联愿意把雷波拉和波拉约尔皮两个县区割让给芬兰——即令依照芬兰白皮书的说法,这个交换也是可以使该国增加2134平方英里的领土,至于它割让给苏联的领土则仅为1066平方英里。

客观上来看,这些条件是建立在一种合理的基础上,既可以使苏联领土获得较大的安全,又对芬兰的安全也无严重的损失。很明显的,这样是足以阻止德国利用芬兰来作为攻击苏联的跳板。但若苏联攻击芬兰时却并不一定有多大的利益。事实上,苏联所愿意割让的土地可使芬兰最危险的蜂腰部分反而放宽了不少。

但是芬兰人的民族感情却使得他们很难同意这种条件。他们表示除了霍格兰以外,其他的岛屿均可割让,但决不放弃在大陆上的汉科港——理由是与芬兰的严格中立政策冲突。苏联于是表示愿意用购买的方式获得这一片土地,并指出这样不至于违反芬兰的中立义务。但是芬兰还是断然拒绝。

于是苏联和芬兰两国不得不就这些条款开始了激烈的争论。随着争论的日益激烈,苏联的报纸也就此开始发出威胁的言论。

在多次的交涉无功而返之后,斯大林的耐心终于被消磨的差不多了。终于,11月28日,莫洛托夫以最高苏维埃的名义宣布废除1932年签定的互不侵犯条约。而盛杰也接到了命令:以原第四集团军中的摩托化步兵第44师和步兵163师为基础组建第九集团军加入对芬兰作战的战斗序列。

很快的,他们就被列车通过摩尔曼斯克铁路运送到了距离芬兰北部国界仅仅90多英里的坎达拉克沙,开始作攻击前的准备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