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图腾 蛰伏,劳改营的肃反岁月之卷 第8节 清白的代价

斧钺忠魂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size][/URL]   鹰钩鼻忽然站了起来:“喂,到你了。”   盛杰抬起了头,面前的门缓缓地打开了。法庭里有许多人旁听,大家似乎都对前一个案件还意犹未尽,都互相窃窃私语,显得很嘈杂。第比利斯最高法院刑事案件司法委员会主席罗伯特·季霍米尔诺夫高高在上的端坐在审判席中央。   “支丫”一声,另一扇门也被打开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


鹰钩鼻忽然站了起来:“喂,到你了。”

盛杰抬起了头,面前的门缓缓地打开了。法庭里有许多人旁听,大家似乎都对前一个案件还意犹未尽,都互相窃窃私语,显得很嘈杂。第比利斯最高法院刑事案件司法委员会主席罗伯特·季霍米尔诺夫高高在上的端坐在审判席中央。

“支丫”一声,另一扇门也被打开了,在人的押送下,又走进来一个消瘦的男人。盛杰认不出这个人是谁,因为他一脸胡子,好像很久没有刮过胡子了。

季霍米尔诺夫简要地通报了情况。大家似乎安静了下来。一旁的检察长维·鲁·明仁斯基对于该案件提出了异议:“我代表苏联总检察院对该案提出异议,宣布撤销对布留赫尔、霍贾耶夫、别索诺夫、普列特尼奥夫、克列斯京斯基、伊克拉莫夫……等此案内的先后总共15名与案人的指控。并要求法庭撤销当时对该案中受审的人的判决。”

接下去就是当时的证人和证词的再次检查,提出疑问。证人们都一一推翻了自己的口供,尽管当初他们是那么信誓旦旦的对上帝保证自己的诚实。所有的罪名都被有预谋的栽到了叶诺夫的头上。

然后,曾经的内务部参与对布留赫尔审讯的人员出庭作证,说叶诺夫是如何如何指使他们对元帅同志进行刑讯逼供的。每个人都无一例外的指责自己犯下了如何巨大的错误,每个人都进行自我揭露,都谴责自己,都表示仟侮。在整个诉讼程序中,检察长完全占据着统治地位,他主持和左右着整个程序。听不到法官的声音。没有法庭辩论。没有双方的辩论,没有论证,也没有反论证,没有专家参加诉讼程序,也没有任何鉴定。这使盛杰产生这样的印象:这如同当初判决他们有罪惊人的相似,这根本就是一幕经过精心策划、预先排练好的闹剧。“对,是贝利亚的小手段。他这样既可以把罪责都一古脑的推到叶诺夫的身上,还可以博得许多人的好感,以隐藏自己变本加厉的血腥。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啊!”始终低着头的盛杰忽然不由打了个冷战。

很快的包括准备把乌克兰出卖给法西斯德国;把远东出卖给日本;对牲畜得瘟疫、对事故、对拙劣制订的计划、对失误负有罪责,对当时这一困难时期的一切自然灾害、歉收、一切不幸和灾难都负有罪责;犯有破坏耕地和轮作制,扩散“猪瘟”和“马的贫血病”,拖延亚麻联合企业建设,“毁坏”牧场,破坏性地消灭苴蓿草等罪行都被一一推翻了。

于是,法官站起来宣读判决书:“根据检察院提供的所有证据和证言,本庭宣判如下:一、取消本案对B·K·布留赫尔、J·霍贾耶夫、O·别索诺夫、N·普列特尼奥夫、H·克列斯京斯基、A·伊克拉莫夫、赫·拉科夫斯基、阿·罗森霍尔茨、M·切尔诺夫、N·布兰诺夫、J·列文、B·伊万诺夫、I·沃斯克列先斯基、n·估巴列夫等15人的原所有判决,并撤销该案件,恢复该15人的名誉。所有人当庭释放。”

随着法锤重重的落下,盛杰的清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回来了。

判决结束,盛杰很想欢呼一下,但是他怎么也没法叫出口,因为这个判决对于这15个人中的13人是没有什么作用了,都11人被执行死刑,一个在内务部审讯时因用刑过度身亡,还有一人在劳改营内服刑时劳累过度死亡。现在就只有盛杰自己和原远东军区参谋部情报参谋切尔诺夫了。

“切尔诺夫?!”盛杰骤然转头望向那个消瘦的男人。盛杰无论如何也没法相信这个看起来既肮脏又丑陋,而且病怏怏的人会是切尔诺夫,那个号称远东军区第一美男子的切尔诺夫。想起当初他们同在莫斯科的军事教官训练班同住一个宿舍的那段有趣的日子。那个时候切尔诺夫在洗澡的时候露着那健美的膀子自诩可以去参加古典式摔跤比赛。可现在……

“是你吗,罗尼卡?”盛杰试探的问道。

消瘦的男子缓缓地抬起了头,看清盛杰的面容后一下子嚎啕大哭起来:“彼得罗!天哪!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彼得罗!呜呜……”

盛杰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呜咽着说:“是啊,罗尼卡。我也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呜呜……”切尔诺夫抽泣着说不清话。在盛杰的安慰下,终于渐渐平静下来。“我被从去了北高加索的煤矿区,每天都要下矿井工作。那里好黑呀,我从来没见过比拉尔扎的黑夜更黑的地方了。每餐的伙食就是三片黑面包,仅仅三片呀,彼得罗!呜呜……”说到这里又哽咽起来。

“别哭,罗尼卡,别哭。现在我们不是已经没事了吗?”盛杰如同安慰小孩一样,轻柔的拍着他的头。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切尔诺夫问道。

盛杰回答:“我们先回他们给我们安排的公寓去吧。回去以后再谈。”

到了公寓,趁着切尔诺夫洗漱的功夫,盛杰先给莉卡挂了个电话报平安。虽然盛杰已经说了自己没事了,但是莉卡还是在电话里哭的稀里哗啦的。直到切尔诺夫连胡子都刮干净了,莉卡的情绪才渐渐平复。

挂上电话,盛杰才算喘了口气,和切尔诺夫继续他们未完的话题。

“你过的好吗?彼得罗·伊里奇涅夫?”切尔诺夫问道。

“嗯,比你们好多了。我们那里是采石场,每天加工石料是挺辛苦,但是食物却很充裕。而且那里的管教对我也很客气,没遭什么罪。”盛杰苦笑着说。

“唉,现在终于结束了,叶诺夫也死了。我们也被释放了。就是可惜布留赫尔元帅他们……”切尔诺夫红着眼睛,捏紧了拳头,“可恶的家伙,幸好现在斯大林同志认清了他的真面目。真是万幸呀!”

“共和国5个元帅中叶戈罗夫、图哈切夫斯基、布柳赫尔三位元帅被杀,这能叫万幸吗?!5个一级集团军司令员中3个被杀,10个二级集团军司令员全部被杀,57个军长中SO个被杀,186个师长中154个被杀,16个一级和二级集团军政治委员全部被杀,28个军政委中25个被杀,64个师政委中58个被杀,456个上校中401个被杀,这能算万幸吗?!叶诺夫他利用了斯大林的信任就抹杀了我们对党、对军队和对国家的忠诚和热血,这能叫万幸吗?!”盛杰声嘶力竭的将闷在心里几个月的话全部倒了出来。

“但……但是……但是至少现在我们都已经找回清白了呀!”切尔诺夫还想要找出一点我们幸运的地方。

“呵呵,你难道不觉的这样的清白,代价实在太大了点吗?”盛杰苦笑着抹去了眼角了泪水。“如果你知道在今后的卫国战争里苏联还要为此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还会认为是幸运吗?”不过盛杰并未说出口,而是将这句话深深地埋藏在了心底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