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图腾 蛰伏,劳改营的肃反岁月之卷 第7节 历史的岔口

斧钺忠魂 收藏 1 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


“彼得罗·伊里奇涅夫·沃斯克列先斯基同志。”盛杰身边的男子说。

“呃?!已经到第比利斯了?”盛杰问。

“是的,到第比利斯了。请你下车吧。”

“恩。”

下车后,盛杰被安排在了当地法院的候审庭内,带他来的人走之前告诉他案件将会在下午开庭。盛杰在不安和焦躁中度过了整整2个小时,等待即将降临的命运。

忽然,他似乎听见一旁的穿着内务部制服的两人说什么图哈切夫斯基元帅被平反了之类的话。

“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同志被平反了?”

盛杰突然的提问吓了两人一跳。一个长着鹰钩鼻的回答到:“是的,没错。是贝里亚委员提出的重审要求。”

“难道斯大林同志没说什么吗?”

“能说什么!斯大林同志也同意了。”

另一个没什么特点的家伙接过话:“对,后来当时指证图哈切夫斯基元帅有罪的证人都出来翻供了,他们说都是叶诺夫指使的。几乎所有的证据全都被推翻了。”

“那么已经翻案了?”盛杰问。

“还没有最终审结,不过照形式看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了。”

以前在书上不是说图哈切夫斯基元帅案件不是在57年时才翻案昭雪的吗?现在这是……盛杰感到非常的纳闷。

“喂,你就不用多想了。今天好象还要重审布留赫尔元帅的案件呢!你应该是这个案子里的犯人吧!奇怪,似乎贝里亚委员想要替所有在叶诺夫手下屈死的人平反呀!”最后一句很明显并不是说给盛杰听的。

自己这个案件也要平反吗?那么说自己……再说贝里亚真的会是这样的好人吗?难道说他要靠这些来打压原先属于叶诺夫派别的人吗?有这个可能,但是万一不是呢?这里面会不会又包含着什么阴谋呢?想到这里盛杰他不敢再往下想了,他怕到时事实并不想自己想象的那样。

于是他只能把不安的情绪转嫁到别的地方上去。他开始回忆关于图哈切夫斯基元帅案件的一些事情。在苏联国内战争统帅们的光荣行列里,最杰出的人物之一是米哈依尔·尼古拉耶维奇·图哈切夫斯基。他在指挥集团军或方面军的过程中,表现出了巨大的组织能力和军事天才。在他的领导下,胜利地完成了一系列战役。他在用新技术重新装备红军方面,在完善部队组织结构方面,在发展空军、机械化部队、空降兵部队方面,在培养指挥人员方面,攻勋卓著。作为一个非凡的军事理论家,图哈切夫斯基对未来的战争进行了预测,在制定战略、研究作战艺术、制定战术、研究纵深战役和战斗理论方面,也作出了贡献。他的思想对战前的军事思想和实践的发展,发生过重大影响。

盛杰记得自己在某本书上看到过保存在苏联国防部干部管理总局里关于图哈切夫斯基元帅自己填写的一份履历:

文化程度——中学及士官武备学校一年。

何时参军——1912年入军校。

在何种部队服役——在谢苗诺夫团任排长、连长。

最后的军职和以前的军衔——在旧军队里任连长,被授予大尉军衔。

何时参加过何种战役——参加过1914—1917年的对德战争。

曾否受伤——没有。

目前的身体状况——健康。

政治信仰和党派——共产党员。

何时担任何种选任职务——选任连长。

第5集团军司令员米·图哈切夫斯基。

1919年7月4日”

下面是附在这份档案里的其他调查表中的简短资料。

“出生年月——1893年。

民族——一大俄罗斯人。

会哪几种外语——法语、德语。

社会出身——贵族。

受过何种军事教育——1914年亚历山大罗夫军校。

党派——1918年4月5日加人联共(布),党证号码50136。

二月革命至十月革命期间担任何种党政工作——其间被俘。”

那是现今保有的有关于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的残缺不全的人事档案中的少有的一份。1920年5月22日他被调到总参谋部。1933年“为表彰他在国内战争时期在国内和国外战线上为加强苏联国防事业而为革命立下的特殊功绩和后来为巩固工农红军的战斗力而采取的组织措施”,他被授予列宁勋章。1934年,在苏共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上,他被选为中央后补委员。1935年,他荣获最高军衔——苏联元帅。但他仍未感到斯大林对他的充分信任。

1937年5月26日图哈切夫斯基元帅遭到了逮捕。6月11日开庭审判。就在当天,法庭判决了图哈切夫斯基和另7名重要军事人员——一级集团军司令叶罗尼姆·彼得罗维奇·乌博列维奇和约纳·埃马努依洛维奇·雅基尔、二级集团军司令奥古斯特·伊万诺维奇·科尔克、军长维塔利·马尔科维奇·普里马科夫、维托夫特·卡济米罗维奇·普特纳、罗伯特·被得罗维奇·艾德曼和鲍里斯·米罗诺维奇·费尔德曼死刑。他们都被枪决了。罪名是背叛祖国、从事间谍活动和破坏活动。

何其的可笑呀,一个忠诚的共产党人,一个近乎无敌的元帅没有死在敌人的枪炮之下,而是死于本国领袖的专横和其仆从的阴谋中……

难道说历史真的改变了吗?原因是我的到来吗?盛杰疑惑极了,虽然他知道,这有可能,但是他还是不太愿意去面对,因为这说明了他已经走向了历史岔口的另一边,与自己本来的世界很可能是永远不能在交汇的一条历史长河之中了。而这种改变究竟是好是坏,他根本不敢去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