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图腾 蛰伏,劳改营的肃反岁月之卷 第6节 妥协(全)

斧钺忠魂 收藏 1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


1939年春天,欧洲上空阴霾密布,战云翻滚。法西斯德国在吞并了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后,又把它那可怕的战争机器移向波兰。

英法与苏联之间仍在进行着那缺乏诚意而且毫无进展的谈判。不久,莫斯科突然获悉,英国政府已经在同德国商谈一笔5亿或10亿的军事贷款。斯大林感到了从中嗅到了危险的味道,这表明西方国家正力图把战争推向东方,从而实现他们“祸水东引”的目的。

到7月底,所有欧洲国家的外交部都知道希特勒要在1个月内夺取波兰走廊。这时苏联政府作了最后一次努力,建议英法两国派军事代表团到莫斯科以便规划共同保卫东欧事宜。苏国防人民委员伏罗希格夫建议,假如希特勒攻打波兰,由苏联派两支军队,一支在北部攻打东普鲁士,一支通过波兰南部攻打德国的中部。

英法代表团回答说他们必须征求华沙对这个建议的意见。后来他们通知说,波兰政府拒绝了苏联的援助。奇怪的是曾经不惜用威胁手段迫使捷克斯洛伐克向希特勒屈服的英法,现在倒不肯使用任何压力来促使波兰接受苏联的援助了。

8月的最高苏维埃会议上,伏罗希洛夫作报告时,把英法的作法称为“轻浮的谈判”。这样,斯大林不得不采取权宜之计,从倡导集体安全转向自保,以免被英法当作为其“火中取栗的傻瓜”。恰在这时,希特勒向斯大林伸出了橄榄校。

8月15日晚8时,还在办公室内看着关于常驻西方各国大使馆传回的电报的苏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忽然接到警卫的通报,说德国驻莫斯科大使舒伦堡要求拜会外交人民委员同志。

“请他到会议厅,我马上就到。”莫洛托夫放下了手头的电报穿上外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就随着警卫来到了会议厅。

“您好,舒伦堡大使先生。这么大使先生有什么重要的事么?”莫洛托夫友好的向德国大使伸出了右手。

“您好,莫洛托夫先生。很抱歉这么晚来打扰您。我刚接到柏林的急电:我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先生有意于近日访问莫斯科,以寻求解决苏德之间紧张关系的办法。因此我必须立即来拜会您。”

“哦?”莫洛托夫对于舒伦堡的陈述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对于德国方面这种想要改善对苏关系的愿望我们表示由衷的赞赏和热烈的欢迎。大使先生。”但他未露一丝焦急的迹象。他说:“但是像里宾特洛甫先生所建议的那种访问,必须要求有充分的准备,才能使我们双方的意见交换得到结果。您说对吗?大使先生?”

“是的,您说的没错。”舒伦堡回答到。

莫洛托夫为了试探德国的意图进一步问道:“那么不知道贵国政府是否有兴趣在两国之间签订一项互不侵犯条约呢?如果苏德联合担保波罗的海国家的话,贵国又以为如何呢?”

“这个……请原谅,我不能代表我国政府给予您明确的答复。”舒伦堡犹豫了一下说道。

莫洛托夫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说:“哦,您不必这么快给予我明确的答复,不过所有这一类问题我想我们双方都必须事先具体讨论。那样的话,在贵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先生来到达里以后,就不会仅仅是交换意见,而是能作出具体决定了。您说对么,大使先生?”

“呃——我想是的。”舒伦堡想了一下,对莫洛托夫表示了赞同。

“好,那么就请舒伦堡大使先生将我所说的转告里宾特洛甫先生。同时我也期待着苏联和德国之间能够有着美好和平的未来。”莫洛托夫最后说道。

“我一定转达。那么我就不打搅您了,莫洛托夫先生。晚安。”德国大使礼节性的告别了莫洛托夫,乘坐汽车离开了苏联外交部。

当晚,舒伦堡就将与莫洛托夫的会谈结果电告了柏林。

第二天,这份电报就被放在了希特勒的大书桌上。

“哈,如我所料,粗鄙的俄国佬们果然害怕和我们正面交锋。”希特勒激动的挥舞着拳头。

“是,是。俄国人的弱点和想法果然都被元首您预料到了。”正在面见元首的戈培尔随声附和道。

的确,莫洛托夫的这些建议正好就是希特勒所企望的东西,他对“具体讨论”这样一个条约喜不自胜,而且比苏联提出的更具体、更痛快。因为这个条约将使苏联置身于战争之外,从而能使他放心大胆地进攻波兰而不必担心苏联干涉。如果苏联置身事外,他深信英法是会不寒而栗的。因此,这位纳粹党的大独裁者无条件地接受了苏联的建议。

同日,舒伦堡再次奉命遏见莫洛托夫,并且通知他德国准备同苏联缔结一项互不侵犯条约,而且,如果苏联政府也有同样愿望的话,这项条约的期限可以定为25年,期满以前不得废除。除此而外,德国还准备同苏联一起对波罗的海各国作出担保。最后,德国也愿意发挥影响来改进并巩固俄日关系。

克里姆林宫,斯大林的书房内,莫洛托夫正在向领袖同志汇报前一天晚上和德国大使的会谈内容。

听完莫洛托夫的汇报,斯大林微笑着对莫洛托夫说:“莫洛托夫同志,你的处理非常完美呀。看来我们至少可以获得十年左右的和平了。”他把烟斗中的烟灰敲落在了烟灰缸内,随后吩咐通知立即召开联共中央紧急会议。

8月17日,希特勒和里宾特洛甫在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顶上,正十分焦急地等待着莫斯科的回答。但莫斯科与柏林之间的电讯却迟迟未到。

“我亲爱的外交部长,你说俄国人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希特勒问到。

“我的元首,对此我想您应该知道,虽然斯大林那个大胡子在他们国内是一手遮天,但是他还是要装模做样的表现一下他所谓的民主,开会讨论一下吧!不过天知道那些该死的俄国佬又会谋划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里宾特洛甫自己心里也直打鼓究竟苏联人会不会同意,但是又不便直说,于是对于希特勒的问题只得随口敷衍了几句。

“该死的俄国佬!”希特勒那唇上的小胡子又开始抖动了。

※※※

在遥远的莫斯科,联共中央和斯大林不仅知道希特勒在着急,而且无疑也完全知道是为了什么理由,因此便以拖延时间的办法向德国施加压力,寻求作出更明确、更多的让步。在舒伦堡向莫洛托夫读里宾特洛甫的电报时,莫洛托夫并不怎么关心它的内容。听完了之后,他就拿出苏联政府对德国外交部长8月15日来信的书面答复:“如果德国政府现在要对过去的政策实行改变,准备认真改善同苏联的政治关系的话,苏联政府只能对这样一种改变表示欢迎,并且准备在自己这方面修改政策,以便认真改善对德关系。”

“恩,恩,恩,对。”舒伦堡附和着,等着莫洛托夫接下去的话。

“但是,”莫洛托夫话锋一转,“苏联照会坚持认为,这一定要通过‘认真而实际的步骤’来做到,而不是象贵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先生所建议的那样跨一大步。”

舒伦堡听到这里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心想难道……但随即莫洛托夫的话又让舒伦堡觉得苏联对于此事的态度变得不清晰,变得模棱两可了起来。

莫洛托夫说到:“对于里宾特洛甫先生的访苏之举的建议,我国政府对此是甚为满意的,这至少表明了德国对于苏德两国想要保持友好和平的积极态度。但是我国政府仍要作充分准备才能接受。”

8月18日,希特勒在接到舒伦堡的报告后,焦急万分,因为再也没有时间可以等待了。晚间,他在尚萨尔斯堡的夏令总部又给舒伦堡发了一封由里宾特洛甫署名的“特急”电报,指示他“立即安排再次晋见莫洛托夫先生,并且尽可能争取马上同他会谈”。

8月19日,对于第三帝国来说是决定性的一天。按计划在这天德国的潜水艇本应马上下水,突袭波兰的军队也应该立即进入阵地。但是莫斯科的回音却迟迟未到。

柏林,特别是尚萨尔斯堡,空气紧张得几乎叫人不能忍受。希特勒和他的外交部长近乎神经质地等待着莫斯科的决定。整个一天,第三帝国外交部的各种文电透露出了威廉街这种紧张、不安的感觉。

施努尔博士敲门进来后对希特勒和里宾特洛甫报告说:“同苏联人关于贸易协定的谈判已经在前一天晚上达成完全协议,但是苏联却拖着不肯在上面签字。”

“显然,他们是得到了莫斯科的指示,为了政治上的理由而拖延签字!可恶的俄国人!混蛋!”对此,希特勒如坐针毡的当着自己的外交部长的面咆哮起来。

直到晚上7点10分,那份望眼欲穿的电报终于来了。据舒伦堡报告,当天下午2点在克里姆林宫开始的第一次谈话进行得并不怎么好。看起来,似乎无法一下子迫使苏联人接待德国外交部长。但谈话结束后不到半小时,莫洛托夫通知舒伦堡,要他在下午4点30分再去克里姆林宫见他。接着,这位外交人民委员就交给这位又惊又喜的德国大使一份互不侵犯条约草案,并且告诉他,如果贸易协定能在明天签字并公布的话,德国外交部长就可以在8月26日或27日到莫斯科来。莫洛托夫没有解释突然改变主意的理由,舒伦堡猜想是斯大林过问了这件事。这位大使还说,他想劝诱苏联外交人民委员同意里宾特洛甫早日访问莫斯科,“不幸,没有成功。”

但对第三帝国的元首大人来说,此事非成功不可。8月20日也就是星期日下午6点45分,希特勒急忙发电报到莫斯科,指示他的大使舒伦堡立即把电报交给莫洛托夫。他在电报中表示愿意接受莫洛托夫提出的互不侵犯条约草案,并将会授权第三帝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全权签订这项条约以及特别议定书,并敦促斯大林:“鉴于我们两国都有建立彼此新关系的愿望,最好不要丧失任何时间。因此,我再次建议您在星期二也就是8月22日接见我的外交部长,至迟星期三。德国外交部长将有最充分的权力来拟定并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和议定书。鉴于目前的国际形势,我的外交部长在莫斯科只能逗留一天,至多两天,再长是不可能的。我将十分高兴得到您尽早的答复。”

斯大林看了莫洛托夫呈交给他的希特勒的电报后,额头上的浓眉又拧到了一起,嘴中掉着的烟斗上的火光随着他的思绪忽明忽暗。考虑良久,斯大林决定同意希特勒的建议,招徕了秘书,说到:“回电:‘我希望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将成为改善我们两国关系的一个决定性的转折点。我们两国人民都需要彼此间的和平关系。德国政府赞成缔结一项互不侵犯条约,为在我们两国之间消除政治方面的紧张状态并且实现和平与合作提供了基础。苏联政府命我通知你,他们同意冯·里宾特洛甫先生在8月23日到达莫斯科。’”

斯大林的复电在当晚10点30分转到伯格霍夫山庄希特勒那里,在此之前,第三帝国的元首已经歇斯底里地度过了近4个小时。他手里捏着斯大林的复电疯狂的在房间里大叫:“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哈哈哈哈!”门口的警卫则小心翼翼地透过门缝往里偷瞧着他们的元首疯狂的举动。

夜里11点刚过,德国广播电台的音乐节目突然中断,广播员插播了一条重要新闻:“帝国政府和苏联政府已经协议缔结一项互不侵犯条约。我国外长将于8月23日,星期三,前往莫斯科完成这项谈判。”

8月22日清晨,里宾特洛甫一行共32人乘飞机启程前往莫斯科,希特勒亲自前往机场为里宾特洛甫送行。临走前他告诉里宾特洛甫一句话:“现在开始的2到3天内你就是第三帝国最为重要的人!帝国的计划就要看你的了!”

里宾特洛甫向他的元首行了个举手礼,说道:“您放心,我的元首。此行我必定会给您和帝国带回最好的结果。”说完转身进了机舱。希特勒目送着飞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当日正午里宾特洛甫顺利抵达莫斯科。他在大使馆匆匆用过午餐后,就急急忙忙赶到克里姆林宫去会见斯大林和莫洛托夫。双方虚臾伪蛇的互相恭维了一番后开始了“亲切”的会谈。

据里宾特洛甫给希特勒的“特急”电报说,这次会谈对德国人来说进行得很好,根本没有任何困难就同苏联人达成了将使苏联置身战争之外的互不侵犯条约的条款。

在条约签字前,里宾特洛甫在序言里亲自加进了一句有关德苏友好关系形成的重要意义的话,斯大林在自己的办公室看了之后对此表示反对。他发牢骚的对在场的几个联共中央委员说:“苏联政府在被纳粹政府劈头盖脑地倾倒了6年大粪之后,不能突然之间把友好的宣言拿到群众面前来。”莫洛托夫和其他委员们对此也表示了赞同。因此,前言中的这一句话被删去了。

当晚7点,双方代表莫洛托夫和里宾特洛甫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签约仪式。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条约规定:一、缔约双方保证决不单独或联合其他国家彼此间进行任何武力行动,任何侵略行为或者任何攻击。二、如果缔约一方成为第三国敌对行为的对象时,缔约另一方将不给予该第三国任何支持。三、缔约双方政府今后将彼此保持联系,以便对他们共同利益有关的问题交换情报进行协商。四、缔约任何一方将不加入直接或间接旨在反对另一方的任何国家集团。五、如果缔约双方间在某种问题上或其他问题上发生分歧抵触时,缔约双方应当只通过和平方法、友好地交换意见或者必要时设立调解委员会,以资解决这些争端和抵触。条约的有效期为十年。苏德双方在缔结互不侵犯条约的同时,又签订了一份“秘密附属以定书”,就“划分各自在东欧的势力范围问题”达成了有关协议。

仪式结束后,在宴会厅内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宴会庆祝条约签定。

“哼,这只是暂时的妥协……”站在角落里的伏洛希罗夫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对身边的布琼尼悄声说到。

布琼尼微微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风度翩翩的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轮流的和斯大林交谈着。在此之前,他已经连着跳了三支曲子了。

“斯大林先生,有了这份条约,我想我们两国应该可以长久的保持着这样和平友好的气氛了。”里宾特洛甫面带着谦和的笑容,用非常平和的语气说到。

“我想是的,里宾特洛甫先生。如此能够和贵国保持睦邻友好的交往是最好的了。苏联政府一直是致力于和平的。”斯大林欣然回答。

“呵呵。”里宾特洛甫很有礼貌的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说到:“是的,斯大林先生。我提议,为了苏德两国世代的友好和平,我们干杯!”

“恩,为了我们两国的友好和平!”斯大林愉快的点了点头,也举起了酒杯。

“为友好和平!”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里的杯子,和平的口号在克里姆林宫内久久回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