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论美国法中的无行为能力

ducthangosc 收藏 12 290

文章的重点和范围

本文的所体现的合同规则的首要基础是合同当事方的法律地位问题。法律通常都设定所有人都享有缔约自由,也有能力承载这种双方意愿一致所成立的关系的束缚。但是,有两种人欠缺这种能力:即未成年人和精神不健全者。未成年人欠缺缔约能力相对而言比较好确定原因在于其主要取决于客观的、可确定的年龄事实。而成年人欠缺缔约能力却比较复杂,其结果不好确定,因为它需要对成年人的主观心智进行调查研究,但这并不意味着其精神状况主要由主观证据决定。相反,它一般通过非专业人士和专业人士对当事人的行为表现的观察,并通过专家对这些证据最终加以诊断而确定。保护未成年人和精神不健全者免受剥削和利用是允许其撤销合同的主要理由。然而,这意味即使当缔约另一方并未试图利用对方这种不成熟或无行为能力的劣势时,也有可能导致合同撤销。只有当这种无行为能力并非那么极端时,不公平的行为和条款就会变得有意义。

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欠缺缔约能力的基础和实质

在美国的大多数州,自然人年满18周岁即为成年。在此之前,未成年人没有能力去签订合同,合同是被隔离在未成年人的领域之外的。这意味着未成年人可在其未达到成年年龄之前的任何时间或成年后一个合适的期间内否认合同。因为伴随着其没有能力去确认合同效力,他就同样没有缔约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这种选择权会延伸到成年后的一个合适的期间内。即使未成年人从未尝试去否定,这种权利也不会被搁置或放弃直至其成年。即便一个完全履行的合同,也可以在成年后一段合理的期间内被否认。若已届成年,并明确承认合同,或并未在一个合适的期间内行使否决权,则合同有效。

未成年人法定无能力是基于其自身不成熟以及保护其免受成年人的利用。当然,任何法律保护一方的缔约能力也就是置此方于无能力状态,因为一个敏感而睿智的人是会拒绝和一个无能力者签约的。

无行为能力因此并非是一个人人都想要的状态,法律也不得随便强加于人除非其职责是为了给被保护阶层更大的利益。对未成年人来讲,这种规则已被证明是正确的,并在大部分的情况下达到有益的效果,并长期以来为社会大众所认可。但不可避免的会给自治力较强、年龄稍长以及较独立的未成年人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

尽管未成年人无缔约能力的基础是基于其自身不成熟以及保护其免受成年人的利用的政策,但并不意味着未成年人必须证明自己是由于成年人一方不好的判断、掠夺性的行为或合同不公平的条款而撤销合同的。

未成年人无能力是一个完完全全客观的事实,完全基于年龄,并不能主观归因于智力或阅历,或在交易环节中如另一方不公平交易或条款粗糙是处理问题的能力。

因为未成年人的特色就是看起来年轻,足以提醒一个谨慎的人注意其可能不到成年年龄,当一个人和看起来很小的人签约时是应当质询其年龄的。当一方未询问对方年龄而签约是没有权利抗辩对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的。同样,未成年人在签约时是否接近于成年也是无关紧要的。也许,选择一个精确的时间作为达到缔约年龄的特定点是有些武断,因为人不可能在那一时刻就魔法般的拥有了足够的智力。

但是,法律往往喜欢将成年作为一个确定、客观的法律事实来对待,对不确定的、更私人的来考虑未成年人是否真正成熟和具备相应判断能力则不予重视。客观的标准造成简单的两分法,因此除非在签约前到达规定年龄,否则是可撤销的。

未成年可能承担法律责任的情形

以下是有限的几种未成年人在缔约后可能承担法律责任的情形,但这种责任承担不是与未成年人整个契约上的责任对等的,而只限于对所获利益的返还问题:

如果合同是有关必需品的提供(一般指维持生活所需的物品和服务),未成年有义务付款。但是根据防御理论,不公平的获取并非合同,因此如果必需品的合理价格比合同低的话,未成年人的责任仅限于合理价格。

必需品并非看起来是必需的。它并不需要被看作是对未成年人的继续存活生死攸关的产品或服务,只要是需要的,有用的以及不通过自身签订合同是无法获得的即可。必需品也许超出单纯生存的范畴,只要其适合未成年人的社会地位和不是完全的奢侈品就行。

结婚通常被视为未成年的终结,因此一个已婚的未成年人是拥有完全的缔约责任的。但是,撇开婚姻,这并不意味着其有足够能力建立一个完全独立于父母的家庭。(原意为“解放、解脱”,这里指脱离父母而组建自己的家庭。)

如果未成年人故意称自己是成年人,诱使对方与其签订合同的,他不具有否决权。另一方必需有理由相信这种年龄的误传,并且给付了对价或因为此误传造成了损害。在这种情形下对未成年人适用禁止反言原则。作为选择性的救济方法,法院会基于此说将误说是为民事侵权行为。故意的误传是一种民事侵权行为,合同侵权的责任可在到达成年年龄前承担。侵权法上的恢复原状目的是返还所得,胜于执行期待利益,所以救济方法是完全不同的。不同于一般法律上的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合同使未成年人的缔约责任得以实现。如在一些适合未成年人进入的交易领域制定法律规定其缔约责任,或使未成年人承担一些公认的重要的缔约责任。

恢复原状或其他救济——对合同的否认

如果未成年人的合同完全未实行——即双方未交换任何东西,对合同的否认可以简单的结束这个契约。但是,如果未成年人在否认前已经部分履行,否认的后果就会复杂的多。一般原则是双方均要履行恢复原状的义务。

成年方必须归还未成年方支付的所有对价,相比而言,对未成年方的对待就仁慈的多。他的责任仅限于他在合同否认时所持有的财产。未成年人因此逃避了归还现有经济优势的责任,也不必承担财产的消费、损毁和贬值费用。

这样做的原因在于,归还现有的财产对未成年人是没有损失的,但没必要承担金钱赔付,因为这样是违背法律保护未成年人免受其目光短浅之害的初衷的。

举个例子,一个未成年人贷款买了一辆车,然后否认合同,那么他只要归还此车即可,他没必要赔偿车的任何损坏,如果车完全毁损(如被偷),他没有任何责任。换个说法,一个未成年人为一些服务和消费品签订合同,(如他用信用卡为其帆板课程付账,并在两个星期后否认合同),他不必返还他所获课程的学费,因为他从中没获得任何经济上的利益。

有一种做法会偏离对未成年人的过度保护。假设成年一方的做法适度且公正,没有利用未成年人,而未成年人又十分满意成年方提供的利益,有些法院则会要求未成年人为其消费和获得支付相应适度的对价。

同样的方式会被应用在因未成年人的过错而导致损失的情况。一些法院会将这种情况仅限于现金交易上,因为成年方的损失可通过未成年方的恢复原状加以弥补,这样未成年方就不必用金钱赔付了。

尽管现金和信用交易的区别看起来偶然,在原则上也没有什么充分依据,但显然一个成年人与未成年人用信用卡交易比用现金交易更为人所不齿,因为前者更不利于保护未成年人。

除此之外,如果未成年人的行为除违背缔约义务外还导致对成年人的损失的话,未成年人要承担侵权法上的责任。就如上面所说,成年以前也有可能承担侵权责任。

例如,如果未成年人买了一辆车,却因野蛮驾驶导致车的损坏,他必须为他的错付赔偿责任,因为他在用别人的财产时未尽注意义务。侵权法上的损失赔偿,基于赔偿成年方失去的价值,它与恢复原状不同,后者是基于未成年方得到的东西。

精神不健全

精神不健全导致无效的基础和实质

与未成年人只基于年龄的客观因素而与智力无关所导致无行为能力不同,精神不健全者导致无能力完全是由于个人的主观智力因素。正如已经被强调了的,当合同当事人一方完全达到年龄时,就有一系列客观标准要求其为他做出的赞成的意思表示负责。法律并不会仅仅因为当事方的智力、判断能力比一般人低或比较怪异就免除其缔约责任。

然而,保护精神不健全者的政策却强调客观性。当一方的智力不健全十分严重以至于无法明确表达其需要的意图时,他就不能受其表面同意的束缚。精神不健全必须是在合同签订的过程当中,如果一旦被证实是在合同订立期间,则可称为撤销的理由,即便是这种情况是暂时的或者是最终被治愈的也不例外。

普通法已经意识到精神不健全是可能导致合同被撤销的原因,但现代法有一些有关撤销标准的观点。已确定的标准十分严苛,仅包括了最严重和衰弱的精神不健全类型。但最近,出现一种放宽标准的倾向,即包含了因心理干扰影响导致无法做出正确理性判断的更广泛的情况。

当一个人被法院宣告为无行为能力并被指定监护人管理其财产,那么他无行为能力的事实就非常确定。但当签订合同时并没有法院宣告无能力的事实,则推定其在合同订立时为完全行为能力人。证明其精神不健全担子就落在无行为能力方了。

这就要求这种情况存在,并是自然存在并严重到致使合同签订时无法做出适当决定的。为了证明如此,就需要精神科专家的证据,以及在签合同时观察其行为的人的证言。

正如上面提到的,一个人同未成年人签约应建立在质询其年龄的基础上,而不能事后宣称对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形成对照的是,当一个成年人可能精神不健全时,会假定他是有行为能力的,除非有一些行为或迹象有问题,另一方是由权仅依其表象认定其是有能力的。

因此,当一方为精神不健全者时,另一方是否能根据其知识和理由加以判定就是一个重要问题了。一些精神不健全的表现十分典型让人很容易判断,使对方很明显知道他在同一个精神不健全者签约。但这并不一定总是正确的,有一些精神病的症状不很明显,特别是当签约过程十分简短,而二人并未在之前发生过关系时,就更加不容易被察觉。

允许合同撤销的目的是为了保护精神不健全者和他的财产,但这种观察的申请会更加严格 :良好的动机可能会导致家长式的作风和对自由的干扰。因为当一个人被诊断或怀疑有精神疾病时,就会剥夺他的缔约自由,因为其它人不会冒险与其签约。

即使这个问题被忽视,合同签订了,精神不健全的裁决依旧会破坏合同的自治。一些案例表明,即使当时人不想撤销,他的亲戚和朋友也会让法院宣称其精神不健全最终导致合同被撤销。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尤其要特别注意做出的决定是否考虑到当事人的最大利益,而且不至于侵犯其缔约自由。

精神不健全的标准

如上所说,已确定的精神不健全的标准是十分严格的,即只有在合同签订时,当事人没有能力理解交易的真正含义和后果时,合同才能被撤销。这个标准被认为是认识标准,其定义为当当事人精神疾病十分严重到无法辨认其行为时,合同方能撤销。

由于其症状十分明显,致使对方会认识到这是个问题。因此撤销是十分公平的,因为对方无法主张其签订合同时使正当的意图。由于这个原因,以及更窄的标准容易适用,一些法院依旧采取这个标准。

但是,一些法院认为上述标准过于严苛而且已经过时了,过去几十年精神病学科的发展显示,有许多精神不健全的情况并没有认知上的无能力,但仍然会影响当事人的判断、自制和动机,那么他也是无能力做出真实的意思表示的。因此就引发了一个更宽泛的标准,不仅包括认知上的混乱,还包括一些破坏削弱当时人正常状态签约能力的疾病或缺陷。这种无能力对另一方来说不是很明显,因此只有在另一方有理由知道对方无能力时才会导致撤销。

尽管宽泛标准更适合现代人对精神不健全所导致的后果的认识,它却打开了危险之门,使精神不健全成为规避合同的好理由。毕竟,有那么多古怪的人,有许多奇怪的念头和扭曲的动机。你总不能说因为你有个不听话的孩子、是个购物狂或你相信众议院的发言人所说的外星人在太空船上向地球发送电波的话就撤销合同吧?

采取宽泛标准的法院通过建立精神病理学的证据、考察临床认知情况、以及找到在签订合同期间一些表明奇怪的无理性的事实证据来使标准得以适用。作为更严密的防范措施,这种方法强调在保护精神不健全者和正常方的权利时达到平衡。这就意味着就算法院发现一方精神有问题可能导致撤销,也要衡量结束这个令人心烦意乱的合同对另一方也是公平的。

没有哪个标准会假定合同的条款是不公平的。撤销的基础是缺乏正确意识表示的能力,而不是条款有多粗糙。因此,即使一个合同条款有多完美一旦符合标准也会被撤销。

当然,如果合同条款非常不公平或者完全有利于另一方,一个正常人签合同时一定会申请撤销的,这正好提供反证证明签合同的是精神不健全者。如上所说,是十分不公平的,当然要被撤销。

撤销及其后果

和未成年人一样,精神不健全者所签订的合同是可撤销,但并不是无效的。不同于未成年人的是,精神不健全不会在一个特定时间后就消失,从此合同效力确定。合同的命运就取决于它是被否认,还是因精神不健全的裁定被取消而由本人加以追认其效力。

如果合同被撤销,双方均负有恢复原状的义务。双方均应返还因合同而获取的金钱或财产,偿还因消费而丧失的财产的价值,以及支付因获取服务而产生的对价。但是,如果一方故意利用对方的缺陷,那么精神不健全的一方就不必要为那些他并未最终受益的价值支付相应对价。

酗酒或毒品滥用导致的无行为能力

醉酒和因年龄、疾病、伤害导致的无行为能力相比,并不显得令人同情,因为,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应当责备的。但是,法院已意识到酗酒或毒品滥用导致无行为能力是不由自主的。如果醉酒严重到一定程度,它所造成的影响是和精神疾病类似的。

此外,醉酒的程度是很明显表现于外部的,因此也是有力的证据说明对方是在利用醉酒者的缺陷。

因此,尽管从道德上讲法院会谴责醉酒方,但当醉酒的程度足以影响其在签约时的认知能力和正常行为能力,而对方又明知其醉酒而与其签约的,法院会判决其无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