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图腾 蛰伏,劳改营的肃反岁月之卷 第1节 祸从口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


太阳初升,浓雾悄然散去,显露出一支驻扎在山上的部队,营地铺展延伸,部队在修整待命中。随着大地的景色逐渐由褐黄专为草绿,士兵们冲睡梦中醒了过来,在吵吵嚷嚷的的留言中,显得兴奋和欢乐。

前一天,一个身材高大的战士从哈桑湖边飞奔着跑回来,手中挥舞着衬衣,好像舞着一面旗帜。他带回来一条消息,说是从一个可靠的朋友那里听来的;那位朋友又是从一个无可怀疑的军官那里听来的‘那个军官则是由他可以信赖的弟弟告诉他的——他的弟弟是师部的勤务兵之一。高个子战士俨然摆出一个军官的架势。

“咱们军区参谋长格奥尔基·什捷伦同志明天要来为我们39师授勋,这是肯定的。”他面对着一群站在连队营地的通道上的弟兄们,神气十足的说。“我们这次表现英勇,所以受到嘉奖,说是要授予我们师一枚列宁勋章呢!”

他面对着全神贯注的听众,大声描述起一个有关于自己部队的嘉奖令。听他讲完了话,身穿新发的制服的士兵们,便三三两两地分散到各处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只剩下了刚才被三四十人吵吵嚷嚷地吆喝、鼓动,在饼干箱上载歌载舞的高个子战士,现在他愣愣落落垂头丧气地坐了下来。

议论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原先的留言现在竟成为了事实。军区参谋长格奥尔基真的来了。而且不但是参谋长格奥尔基,甚至是远东军区司令布留赫尔也来了。

集合号吹响了。

所有士兵以最快的速度在赶到了自己连队的集合地点。

“立正——敬礼!”

啪——所有官兵整齐划一的双腿并拢,向着由师长马欣诺和师政委费多尔陪同着走来的司令员和参谋长行注目礼。

布留赫尔司令员和格奥尔基参谋长也微笑着向战士们回礼,渐渐的走上了事先搭建好的台上。

“各位英勇的、光荣的苏联红军步兵第39师的官兵们,你们在这次张鼓峰战役中表现出色、作风顽强,打出了红军的威风,让一切敌视社会主义祖国的势力不敢妄自对苏联发动战争。经最高苏维埃人民委员会决议,由我,远东军区司令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布留赫尔代表苏维埃国防人民委员会荣幸的授予39师光荣的列宁勋章!”

哗——台下39师数千人激动的鼓掌庆贺起来,甚至有人喊出了“乌拉”,就差没把头上的帽子甩出去了。

布留赫尔笑着手掌往下压了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全场立即安静了下来。然后参谋长格奥尔基冲着台下的马欣诺一挥手,说道:“接下来,我们开始授勋仪式!”

马欣诺从旗手手中接过39师的军旗,昂首阔步的走上了主席台。格奥尔基参谋长首先上来和马欣诺拥抱祝贺,接着是其他军区的高级军官。最后轮到布留赫尔司令时,他紧紧的拥抱了马欣诺,宽阔的手掌重重地拍打着马欣诺的脊背,然后,他把列宁勋章别在了红色的军旗之上。

马欣诺向着台上所有的军官敬了个礼,转身高举着军旗,跑下了主席台。全师中层以上的军官排成了整齐的方队护卫着他,在士兵们组成的队伍前跑步经过。

整个张鼓峰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欢呼声,隆隆的礼炮声震耳欲聋。

授勋仪式后,39师师部内布留赫尔和格奥尔基正和39师的几个高级军官亲切的交谈着。

聊了一些生活上的琐事之后,布留赫尔的话题转到这次战役中来了:“来,大家说说这次的战役的感想吧!”

“我认为这次战役说明了红军的强大战斗力!”

“这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交锋的又一次胜利!”

“正义的战争总是会取得胜利的!”

“红军是不可战胜的!”

……各个团级指挥员纷纷激动地发表自己的看法。

布留赫尔笑着摇了摇头,看向了唯一没有发言的盛杰。

感觉到布留赫尔鼓励的目光的盛杰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政委费多尔,见后者也是一样的鼓励目光,便说道:“坦率的说,司令员同志,如果这次没有后来的坦克和轰炸机的加入的话,恐怕胜利来的不会是那么容易。”

“哦?给我们解释一下你的看法,沃斯克列先斯基同志。”布留赫尔对于盛杰不随大流的说法来了兴趣。

“首先,我对于红军的顽强和英勇是绝对赞同的,但是我认为在局部冲突中可以尽量避免如此的纯粹单兵种交锋。

我在培训班中也学到过,现在的战争应当首先对敌人整个战术纵深同时实施突击,已突破敌人正面;然后,立即将机械化部队投入突破口,并在空军协同下向敌整个战役防御纵深进攻,直至全部消灭敌军集团位置。也就是说现在的战争是大量使用坦克、航空兵、炮兵、空降兵实施全空间、多方位的立体战争。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纯粹用血肉来完成的战役。共产主义的战士不怕流血不怕牺牲,但是这种战役对于战士们宝贵的生命来说,简直就是变相的谋杀!我坚决反对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作这种无谓的牺牲!这根本就不是打仗,完全就是去充当炮灰嘛!”尚未意识到自己言辞中的问题的盛杰毫无顾忌的把自己现代人的想法完全抖了出来。

说到这里除了布留赫尔以外所有人的脸色不由一变。

马欣诺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沃斯克列先斯基同志,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就是觉得这次的战役如此大的伤亡没有必要啊!”

“没有必要?哼,你这是对红军不怕困难和不怕牺牲的优良传统的诋毁!”

盛杰也不甘示弱的回敬道:“不,马欣诺师长同志。我只是就事论事。作为战士,尤其是一个红军战士当然应当有不怕困难和牺牲的精神。但是作为我们指挥员来说,在不必要的情况下,就应当以保护战士们的生命为准则。”

“哦,你这么说是指责国防人民委员会和远东军区指挥失当喽?”

“不是,我……”

“好了,好了!沃斯克列先斯基同志说的也没错。作为指挥员,我们就应该把士兵们的生命看的比自己重要。他们是红军的基础啊!”布留赫尔阻止了这场无谓的争吵,但是他并不知道,这场争吵被有心之人当作了发难的依据,而自己也将卷入这场突如奇来的灾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