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图腾 咆哮,莫斯科的回应之卷 第11节 反攻

斧钺忠魂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size][/URL]   浑身是血的盛杰已然分不清自己身上那里是自己的血,哪里又是敌人的了。暂时停歇下来的他无论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感到异常的疲倦,他吹了吹手掌上被步枪磨出来的水泡,那钻心的疼痛让他非常的难受。   手表显示时间已经是中午11点50分了,算起来从前一天晚上8点开始到现在日军总共发起了12次冲锋,而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3/


浑身是血的盛杰已然分不清自己身上那里是自己的血,哪里又是敌人的了。暂时停歇下来的他无论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感到异常的疲倦,他吹了吹手掌上被步枪磨出来的水泡,那钻心的疼痛让他非常的难受。

手表显示时间已经是中午11点50分了,算起来从前一天晚上8点开始到现在日军总共发起了12次冲锋,而自己团里除了8号阵地和炮兵阵地以外,所有的阵地都数度易手。无数次的激烈争夺使得阵地前的尸体堆积如山,血液的腥臭味刺激着盛杰的感官。

他想起了自己的家乡,现代化的都市——上海,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想起了自己的同学、教官,他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道:“可惜啊,虽然死的壮烈,死的像一个军人,可是毕竟没能在死之前回到美丽的上海,回到母亲身边,再吃一口自己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向爷爷奶奶道一声别……”

突然他感到了大地的震动,他还以为自己的最后一刻到来了,嘴里喃喃的自言自语的说着:“呵呵,终于还是来了!”

可是他忽然发现头顶上的炮弹却没有飞向自己这里,而是砸向了日军。耳朵里骤然响起了响彻云霄的呐喊声——“乌拉”,无数的重型炮弹落向了日军的阵地,炮声惊天动地。

紧接着天空中飞过的数十架“图波列夫”SB-2型重型轰炸机也投入了战斗,无数的炸弹从天而降,轰炸掀起的烟尘连午后的太阳都给遮住了。

在多次的疯狂冲锋中幸存下来的日军只能狼狈不堪地紧紧伏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更不用说吃饭和喝水了!面对如此的窘境,尾高龟藏不得不命令暂时撤退,日军如潮水般一下子退到了4公里外。

很快的,整个张鼓峰山头飘满了苏军的红旗,这是32师和40师的官兵们。39师的所有官兵都异常的激动,诸如“胜利了”、“乌拉”、“红军万岁”、“苏维埃万岁”和“斯大林万岁”的巨大欢呼声就是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红海军都能听见。

硝烟渐渐散去,金灿灿的太阳,把战后的张鼓峰照的通亮,璀璨的阳光照在了每个39师官兵的笑脸上。

盛杰回想着刚才这只在书中和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宏大场面,在团部里静静的接受着一个粗壮的医务兵略显粗暴的重新包扎(在战壕里打了一天的滚原先那纱布也实在是脏了点),偶尔因为伤口扯动的疼痛而咧一咧嘴。在盛杰的想法里,医务兵要么就是温柔可人的女兵,要不就应该是细心的善于照料别人的士兵,至少不该像这个家伙一般长的如同一个屠夫。

忽然他感觉到医务兵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看去,发现医务兵正向着自己身后敬礼。于是回身望去,看到身后站着好3位军官正笑吟吟的看着他。其中两人是师长马欣诺和师政治委员费多尔,他们一左一右分立在另外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军官两旁。从他们站的位置和马欣诺这个大老粗对此人的恭顺程度来看,盛杰判断此人应该就是远东方面军第39强化军的军长——格里戈里·施特恩。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远东方面军的高级将领也只有他才会到这里来。

但是中国人对于陌生事物的谨慎以及军人的条件反射使得盛杰并没有脱口而出,而是立即起身行礼。

“不要太拘谨了,沃斯克列先斯基同志。”施特恩笑眯眯的回了礼,说道。

“这是我的老上级,也就39军的军长格里戈里·施特恩同志。”马欣诺在一旁连忙给盛杰介绍,“军长同志,怎么样?我们的小同志不错吧?”

“嗯。”施特恩微微颔首,对着盛杰说道,“沃斯克列先斯基同志,听马欣诺说你很早就看穿了日军的企图呀?了不起哦,年少有为啊!”

听了施特恩的谬赞,盛杰的脸腾的红的像个熟透了的大苹果,心想这哪里是自己看破的呀,根本就是书上写的,教官教的。可又不能否认,只好干笑着抓了抓脑袋。

“很好啊,作为参谋能料敌先机,作为指挥员又能指挥得当,而且在关键时刻顶住压力,甚至亲自上阵搏杀,又这么年轻,相当出色啊!沃斯克列先斯基同志,你无愧于党,无愧于苏维埃,更无愧于你头上的红星!”说道这里施特恩向着盛杰敬了个礼。

“愿为苏维埃献身!红军万岁!”盛杰立即回礼。

施特恩笑了笑,拍拍盛杰的肩膀说道:“好了,沃斯克列先斯基同志,我就不打搅你休息了。”说完就准备和一旁的马欣诺俩出去。

“军长同志,什么时候大反攻?”盛杰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马欣诺转过身反问。

“我想……”

“不用想,你不用参加。”

“为什么?”

“伤员不被允许参加反攻。”

“那……那我看看也不行吗?”

“可以,不过只能和我们一起呆在指挥部里。”费多尔也转过身来说道。

盛杰望向施特恩,施特恩连忙说道:“他们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是。”无精打采的盛杰只好坐回床上继续接受那近乎虐待的包扎。

反攻打响了,集中了近100门各类火炮的炮兵阵地上率先发动了攻击。伴随着炮击的是轰炸机从空中划过的巨大轰鸣声,一颗颗重磅炸弹被扔向了日军阵地。

看着如此的画面,回想从被动挨打到如今的反攻,这样巨大的转折,使得盛杰至今仍然有种晕眩的不真实感。

45分钟的炮火准备后,弹幕开始延伸。天空中升起一颗红色的信号弹,没等信号弹熄灭,马达的轰鸣已经传来,上百辆T-28型和BT-5型坦克高昂着炮口冲向了日军阵地。紧接着,成千上万的苏军士兵跟在坦克之后冲了过去。

日军在一阵铺天盖地的弹雨之后,总算清醒过来,开始进行反击。

虽然苏军的坦克比较笨重,而且机动性能很差,但是毕竟还是成规模的机械化部队,相较于几乎全部由步兵组成的日军第19师团来说还是有很大的优势。几次反复的争夺后,尾高龟藏仓惶下令撤退。

苏军依仗着强大的火力一直把日军压至图们江西岸朝鲜境内才终于隔江驻扎了下来。

P.S:T-28中型坦克是前苏联服役最早的中型坦克之一,从1933年起正式装备于苏联红军,一直服役到1941年。1932年,普梯洛夫兵工厂制造出一辆中型坦克样车。该样车与英国“维克斯”MKⅢA6E1中型坦克相似。据说前苏联当时并未买到英国的这种坦克,而是通过间谍搞到这种坦克的设计资料。该样车的战斗全重17.3t,乘员6人,其他指标与设计要求相同。经试验后,军方要求增加其装甲厚度,并将火炮口径增大到76.2mm。样车经改进后,军方同意成批生产,并将它称为T-28中型坦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