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看到小区门前那座再熟悉不过的雕塑了,在外漂泊了几天的我们终于又回来了。我的铁血,也可以停泊下来,靠在岸边静看千帆竞流的光景了。

今年的国庆黄金周,我再没食言,举家出行了。南国秋色无边,春城风景自是万般醉人。在人潮人海车水马龙中,我却似没了昔日的游兴。

我变了么?我再找不着与家人出游的兴奋感了么?

答案看来肯定不是。

往年的黄金周前我曾多次应承,在这七天里要好好与家里人共同享受假期的快乐,但总会因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与诺言失之交臂,当我在小心翼翼呵护这份宝贵的温馨时,我却总在雷声大雨点小的无奈中度过了我的假期,善解人意的妻心里对我的万分理解更是让我内疚于心,但妻并非一单调之人,欣喜之余也会诮皮地老调重提我的失言。正所谓说者无意,听着有心,我可不愿这么快就在家树立起轻言寡诺的“光辉”形象。

于是,今年国庆悄悄来临之前,我在假日安排未定之际,咬牙毅然决然的做出了出行决定。不过说来惭愧,我这种果断在我的犹豫面前还是来得有点晚,着手准备时,出境游已是不可能了,并且我还不敢定在七天的第一天就出发,怕万一有变还可补救(留了一手,愧对家人呀),就把出发时间定在了国庆的第二天。

可定完之后,心里总在忐忑之中,是什么原因呢?我思来想去,我既然决定了当然不会是与工作有关了,那会是什么呢?我与往年有什么不同了么?

唯一不同的就是我今年投入了铁血的怀抱,投入了血狼的怀抱!

原来在我心底深处竟下意识有这么个牵挂,我一出门了,就不会有时间上铁血了。这是我心里不敢说出来的一个念头,一个怕人笑话的念头,似乎我一时间成了传说中的“网虫”了,还是铁血专门的网虫,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说出来会让人不理解的,所以这份自娱自乐的激情还是老老实实放在心里吧!

一家五口,有老有少,赶着这个团的末班机,我们出发了。在我软磨硬泡之下,我“满怀鬼胎”地带上了我的笔记本,补上了下半年无线跨省漫游的资费,我也就这样踌躇满志地出发了。

初上云端,妻如往日般与我探讨蓝天的神秘美丽与人类的渺小时,我却是在心不在焉地想着血狼两周年的事,丝毫也没想过往窗外望上一眼。我满脑子的念头竟是想着到了目的地之后如何挤时间迅速打开我笔记本,找到我的帐号迅速登陆,赶快把血狼备案帖里的人逐一顶一遍之后,再到各版面找找那些老朋友文章看看,如果还有时间最好能上血狼的QQ里看看,不过还不能让家人发现,被发现那可就大大不妙了。心里盘算着,要了杯果汁一喝竟糊里糊涂睡了过去,到西南这座高原的首府时已是凌晨了,似乎除了赶快休息,也无法有更好的安排,我就在这种欲罢又不舍的矛盾中度过了这第一夜。

当我满怀希望地迎来出行的第二天时,这往日看来相当美丽声音也是动听导游小姐在我眼里看来竟是如此地不可爱。行程安排得满满的,这个园那个园,这个湖那个湖,这个古城那个古城,别说停下来上铁血,连腿都走酸了,就想睡觉。这时我常打的主意就是导游小姐按行程组织大家购物,我好在车里等待时好好上一把。心里转着这个念头竟不自觉找导游问了起来,一问不要紧,她那双扑闪扑闪美丽的大眼不解地看着我,满脸的狐疑,似乎竟还有主动要去购物的出行者。我也顾不得理会她了,听了他压低声音的说明之后,满心欢喜地迅速回到我的座位。后来想想老觉得不对,她不会是怀疑我是公款旅行的腐败分子吧?看我的模样和年龄应该也不像呀,我在心里安慰自己。

4号我终于盼来了“千载难逢”的团购时间,我装模作样的说我不舒服,就不去了,你们去吧,我在车上休息一下就好了。吓得我那慈爱无比的母亲还说要留下来照顾我。我一听头都大了,她老人家留下来我不是什么都穿帮了么?我又是一番好言相劝,她们终于去了。我一声欢呼,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打开了我的笔记本,直奔铁血。可似乎苍天无眼,我上来上去,竟总是个找不到服务器。我反复检查我的数据卡,还重新启动了我电脑,还是照旧。我把气得就差大骂移动公司了,连忙给在家的朋友挂了个电话让他火速上铁血看看,一会这哥们回了条短信:TMD,铁血是什么破网,上不去,为了给你省两个话费,老子手指都酸了。我一看那个气呀,什么世道呀!

我兀自不信,满头大汗地又折腾了一气,还是上不去,眼看他们又要回来了,我的铁血之旅还是未能实现,为了不暴露行藏,我只好在愤怒和无奈中开始收拾我的“作案工具”。当他们兴高采烈的手拎大包小包回来时,看到我无精打采地斜倚在座位上还吓了一跳,我赶紧安慰了他们一番,但这回这个无精打采却是十足的真的,绝非做作了。当时心里那个恨呀,给传说中的蒋核心打电话的念头都有了,当时在心里恶狠狠的说回去一定要找铁血官府问问:为什么漫游用户上不去?为什么上不去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既然认定了漫游时上不去,我就只好放开这段心事投入到与家人的游玩中去了,却发现景色竟是如此的动人,而中间的闲暇时光竟在6号的早晨不期而至了。这一刻,我却并不那么急切了,但心中的那份期盼却一如往常,开机、登陆,竟一点就上去了,我禁不住欢呼了一声,劲头一下子上来了,接下来按部就班的顶帖、找帖、留言。看到那个写血狼三疯的我禁不住哈哈大笑。看来我们血狼2周年的活动还是很热闹的,虽不是我主导的,但看着战友们辛勤的劳动结出硕果,心中竟也有了一份莫名的欢喜。都顶了一遍,心中正犹豫着是否上QQ,终于忍住了没敢,上去就不想下来的感受太折磨人了,还要提防妻的白眼。念及此,只好忍痛作别了。

现在,终于又回到了我温馨的家中,旅行车上反复播放的《橄榄树》竟仍在我耳边回荡,念起这几日的行动,心中竟是感慨万千。我多年出门在外,也算阅历颇丰,一方小小铁血竟在我心中有如此份量,在平淡幸福的生活中竟总也能想着她,她也因我们全家的一次远足而随着我的心灵到处漂泊,也许生活从来就是如此,拥有了的却总在羡慕未曾拥有的,于是人们就不得不总在得与失之间徘徊、流浪。

当我静静躺在长椅上时,耳旁却仍是那段不知从哪飘来的歌声: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流浪...流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