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孤独狼日记 孤独玛多 第四十四章 喜忧参半

我热 收藏 0 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玛多孤独日月 44 第四十四章 喜忧参半


一九九六年七月份计划


本月必须将学习继续,勿忘不及格之羞,勿忘牛、赵之流的打击抽薪。一定要为自己争脸出气。本月必须结束对大纲简略过一遍。经济上合理计划,除吃用,必须补存八百元零整。工作上,与肉加等配合消杀,按时上班考勤。煤不多了,是从哥处拉点过来,还是另拉两吨呢?转眼一过半年,在这下半年中,必须要在十月底赴州考试中,三门全部过关,这主要取决于这三个多月的记背了。还要准备在这几个月中准备资金回家探亲月余。必须安排好探亲与考试之时间安排。今年下半年度工作较忙,一定要让才让等少骂。实在待不下去,即考虑是否调医院。回家要去姐姐家住几天。让帮联系调动及找对象。实在吃不住了,无人做饭,身体着实不成,越来越瘦了。在县上争取谈一个丫头,先尝尝恋爱滋味,也老大不小了。本月中旬,估计有人分至站上,多拉拢,看有无缘分。提防青海小人。


一九九六年七月一日


今天为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诞生七十五周年纪念日。入党五年,未入成。胡大在位几年,也未发展。只看扎洛如何了。作为一名入党积极分子,卫生党支部不发展也是妄想。香港回归倒计时一周年了,明年这个时候,香港已是中国统治了。这几天,***又出访欧亚六国,五月出访了非洲六国。本月中下旬,第26届奥运会在亚特兰大召开,中国派出495名运动员及官员出席。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日


县上唯一可谈心的除鸭子外,无人了。花石峡两个(张震,陈传数)也不可交了,无甚感情。刘小奇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有贼心无贼胆,无人介绍,无人理会。自己去找谁呢?李鸿玉为同学李岩玉的妹妹,虽可说上话,又不敢去找。她曾与张正平一阵子谈着挺热火的。自己之交际也太差了,人缘也不咋的。自己形象也不佳,混得在哪也吃不开,怪自己无本事,无出息吗?


一九九六年七月三日


牛等四人去野牛沟了,未叫我。怕我碍眼,四人独吞诈骗。一定不能忘记牛守玉牛共党之处处过不去。他与赵拆我的台,自己一定要争气。


一九九六年七月四日


去晓艳处,看电视《再见黄浦滩》之结局。可能有言语不甚得罪于她。电视台将搬迁至电影院后,收拾房子。拉煤否?快烧完了。


一九九六年七月五日


早上去卫生局开会,选工会代表,又将藏狗选上了。才近日下宁参加食品卫生监督培训,下周能轻松否。州上考党校的已回来了,刘小虎去西宁了。从今晚起,无好电视坚持爬桌上学习。


一九九六年七月六日


因昨晚熬夜今下午三点才起来,好久未睡懒觉了。马思想不可思议,抠屁,且喂不奸。不去麻烦搅扰。杂志报纸今年收不到,咋办!写信投诉?把旧电表给理发的小路了,给多少钱呢?


一九九六年七月七日


卫生系统成立了足球队,于今下午六点在学校与民中比赛,以3:6败阵。中午去电视台,哥等仍忙,哥说,煤不用拉,因拆房倒腾,到时从他处拉一些。让尽快将煤房卖于他人。苦于无房无处可搬,先捱着吧。电视台众人迁往文教局,给哥也分了两间。以后有机会帮看家可住。有时间,有机会去泡李鸿玉去,急疯了。分的人也陆续快来了,有合适的否?命里有否?


一九九六年七月八日


才让下西宁了,众人又不按时上班了。无人值日架火。老蒲因划几个旷工而极不高兴。与肉加、牛屁去三岔路口消杀灭。各饭馆一间间喷雾消毒,对芬豆娜过敏。晚七时回县,冷冷清清一人,彭家迁走了?


一九九六年七月九日


下午与肉加去粮站、公司的库房、门市部消杀。两家计500多元。去医院李鸿玉房子坐了会儿。此女为李康林、李岩玉、李康文之妹,与张正平谈了一阵子。后张调江苏,余鸿一人!


一九九六年七月十日


上班亦无事,下班亦无聊,才走梅负责,真是梅官迷。晚打了几把台球,打不来,输五盘。去邮局帮马思想分报刊,至十一时半。杨莉来信了,是寄来考试结果的。不幸中的万幸,想又必不及格。未料《解剖》考了六十分,总算未白跑一趟。《西内》考试两次仍不及格,羞煞人也!明年再考吧!


一九九六年七月十一日


上班值日,梅官迷喝酒,又噜噜嗦嗦,让人球多!这么的坏怂,尽量少去理。蒲、苟、梅无一好东西,说我编排杨莉,他们极不高兴。去晓艳处报“喜”解忧,提防牛赵之流,小人卑鄙之极!


一九九六年七月十二日


官迷清醒了,科长未架火,肉加睡懒觉,几人玩扑克。自学已及格六门,仍有六门需学习。现在可放心对下半年三门课进行仔细背记了。一定要按计划使三门过关,不再补考,明春考完,下半年毕业。


一九九六年七月十三日


下周又进行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未通知,去不去参加。扎洛据说去内地开会,至今未归,大中专院校据说已分配了。去年本站仅分一王八,今年又是何等人物呢?去兵站银匠处打一银戒指,20元。


一九九六年七月十四日


去医院在晓艳处见我之书《沧桑一美人》,听说是从水文站借的。当年哥借三岔路口小郑处,说已丢,再给买一套,未料现又冒出来了。借其《恐惧》一书,描写荒诞无绪,无欣赏价值,带“黄”之节。


2007-10-07-16:18 发于行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