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六卷 南京保卫战 一百二十六章 南京保卫战之防守狙击(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


时间:1937年11月20日下午6时

地点:十八弯面临上海方向第一座主峰

我看了看微微摆动的黄草,今晚吹的是西南风,风速一级,气温有些干燥,对子弹运行的轨迹影响不是很大,特别是百米内,对于我们这样的狙击手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影响。

我日他娘,他娘地,凇潞会战才结束几天,就有汉奸来为鬼子带路了,看的老子心里特火大。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鬼子的装备的确比我们的装备普遍性的要高不止一个档次,你看他们是由几百名坐在大汽车上的汉奸开路,六十辆装甲车和最少有四十辆坦克组成的第一波攻击力量,其后是由一百二十辆摩托车组成的摩托化‘骑兵’,最后就是两百辆装满鬼子兵或者弹药的大汽车扫尾,四十门挂在汽车屁股后面的九二式步兵炮和二十门榴弹炮,就凭这种半摩托半机械化部队和其所形成的那中铺天盖地的气势,我军的确很难组成这样的阵势。(后来我才知道,鬼子的这支部队是被日本称为‘天皇五大师团’的山骑师团,该师团只有一万五千名战斗人员,非战斗人员却配制了将近一万人,而且全部配备了日本最先进的装备,其成员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而来的,其战斗力也就可想而之了。)

鬼子气势虽然压人,但是老子又不是和你硬拼,老子是来打冷枪的,可不怕你什么装备,实在不行,老子就开溜,在另一处地方再来这么一下,烦也要烦死你。说是这样说,但是大家都知道,面对这样的部队和这样压人的气势,光凭我们这区区三百人,很难拖住敌人的。可不打成么?那老子以后还怎么带兵,看来还真让我猜对了,戴老板是要借鬼子的手来除掉我们。

和别人打伏击不一样,别人都是等鬼子走进包围圈后才开打的,而我们是要等鬼子触动了地雷才开打,地雷的响声就是开战的枪声,可不管对方是不是进入伏击圈,三个字——拖死你!

鬼子嚣张的气焰还真是牛啊,连今年九月二十五日在平型关被打残的坂垣师团也没他们牛,也许他们打心眼里看不起中国军队(当时很多人就这么认为的,认为中国军队根本打不赢鬼子,坂垣师团只是个例外,没见事隔不久太原就失守了么。)你看,他们进入这种十分有利于伏击的地形时,连侦察兵都懒得派出来,直接就冲进来了,也许他们是仰仗着自己的火力优势,又有空军支援,完全没把我们放在眼力,娘地,早知道这样,老子干脆就请唐将军派两个军来了,这绝对又是一个平型关大捷,可惜了啊!真不知道情报人员干什么吃的。

生气归生气,可仗还得打啊!

汉奸的车队首先就看见了插在路上的牌子,他们中可有人认识中国字,立即停车,然后就见一名汉奸马上下车跑向一架坦克边,所有的坦克和车队都停了下来,但都没有熄火。

只见那架坦克盖子被打开,一名鬼子军官伸出个脑袋,然后那汉奸点头哈腰的说了什么,鬼子军官立即抽出指挥刀向他猛指,接着再向前一指,那汉奸立即连续弯腰的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急忙愁眉苦脸的跑向最后一辆汉奸所乘坐的大汽车,他们又开始向前出发了。

也不知道是哪位兄弟指挥埋雷的,真可谓用心良苦,是按‘V’字形埋的,汉奸起先能够避开两侧的地雷,但是越走就越窄,可后面有他们的主人看着了,他们敢停下来么?偶尔碰上一块写有地雷的牌子却发现没有想像中的爆炸,汉奸们胆子到是大了不少,可是,幸运女神也不是能连续出现的。

“轰!”终于,霉运开始光临他们的头上了。

随着一声巨响,这辆开在十米左右宽的公路上的大汽车,立即被炸翻了天,落地时,又刚好斜停在大路的中央,不用说,车上的汉奸全部报销,这下子可好看了,鬼子是进不得了,可是这种地方,一下字容积了这么多的兵力,想撤退又谈何容易,不是还有我们这些狙击手潜伏在他们的左右么。

和在安县所采取的战术稍稍有些不一样,我们按规定,每人只能开三枪,然后就是停火,最后看信号再决定。

我现在怎么说大小也是个官了,而且史教练也说过,一名好的狙击手,就应该去狙杀那些有价值的目标,虽然我觉得这些鬼子各个都是有价值的目标,但我还是忍住没有开枪,而是等着刚才那坦克中冒头的鬼子军官。

鬼子的训练还真是没话说,前面的爆炸声一响,每辆车上的指挥官就非快的下车,然后抽出指挥刀大声的喊了句什么,大汽车上的鬼子立即就跳下车,各自寻找掩护体,开始向四下搜索目标,而且还有那些炮兵,仅仅只用了十秒钟,就把炮弹从弹药箱里拿出来,装上了炮筒内,虽然炮身还挂在汽车的尾部,但是从他们的整个过程就可看出这支军队的机械化效率有多高。那些汉奸们可就没这种本事了,都飞快的跳下车,然后胡乱的找掩护体,甚至有个别的还趴在汽车下面。

刚出来的月光今晚注定要大放光彩,把整个地面照的宛如染上了层淡淡地青光,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大家都能看个大概。

我是等着那坦克中的指挥管,可特勤团别的兄弟就不一样了,随着我身边轻微的枪声响起,鬼子兵中,有很多人都莫名的倒下,发疯的鬼子在疯狂的进行还击,虽然他们不知道我方人员的确切位置,但是就凭着他们人多,武器多,就有资本进行这样的浪费和发泄,火力很是压制我方的还击,特别是那榴弹炮炮弹,炸的人心寒。

双方互相涉及了一会儿,鬼子见还是没有发现我方人员,而鬼子自己这边已经没有人再倒下(三发已过,停止涉及),还真以为是游击队之类的散兵游勇在进行干扰,所以他们立即放开胆子,把那辆正在熊熊燃烧的汽车给炸开了,然后鬼子又开始边向两边胡乱扫射边前进。可他们刚前进了不到五十米,最前方的汉奸汽车又有一辆被地雷照顾,这下子鬼子火了,疯狂的向两边扫射,而我方却没还击一枪,鬼子没法子,只得加强火力扫射,然后又用老办法炸开汽车前进。

还真别说,鬼子的人员配制真是齐全,这次他们是派出了扫雷兵,慢慢地前进,特别是对那些有牌子的地方,他们扫的更加仔细。

而我不知道的是,在众多装甲车上,有一辆装甲车装的不是士兵,而是他们的指挥部,山骑目野中将就座在其中。

面对着这平繁的地雷,山骑目野除了第一次汽车被炸时说了句:“消灭他们!”外,其余的时间都是闭着双眼,双手放在腿上,坐在车内没有再出一声。而他身边的人员也都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都知道他的脾气,所以都没有说什么,就好像外面的情景与他们无关一样。

第二次被炸后,山骑目野中将依旧没有变化,到是他身边的一名军官,通过车内的电台,向外发出了:“派出扫雷兵。”

就在此时,一名副官递给山骑目野中将一份电报:“报告,陆军部来电。”

“念!”山骑目野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就像入定了一样。

“山骑目野中将阁下:南京是支那中心,其在各方面的地位都是重中之重,鉴于山骑师团是帝国最精锐之力量,特命贵部于十一月二十五日凌晨(我不知道应该是鬼子昭和多少年,我不想去查)兵临南京城下,定要成为首位拿下南京城的师团,为帝国争光,为天皇陛下争光,虽会招到支那国民党军队顽强抵抗,但是已贵部之精锐,必能以一当十,天皇陛下正等着为您嘉奖,为贵部添辉。昭和某年某月某日……”

“确定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敌人,是游击队还是支那的特勤团了吗?”山骑目野突然问了个别的问题。

“报告中将阁下,还没有确定。”

“八噶!情报部门是怎么办事的,……命令:让坦克部队开路,装甲车殿后,我们不能让这小小的地方挡住大日本帝国皇军前进的步伐。”

“嗨!不过,是否请求空中支援,已对这片地区进行地毯式轰炸?”

“陆军的光辉不是总需要空军部的,我们自己的狙击手是否已经就位?”

“‘樱花组’派来的四百五十名队员已经就位,只等阁下一声命令就可对支那的特勤团进行打击。”

“恩!叫他们等一等,毕竟我们这么多人还应付不了一个小小地特勤团嘛,下去吧!”

“嗨!”

他们压根就没有提起那几百名汉奸如何办,就更别说受伤的汉奸了。

扫雷兵很快就被招回到车上,然后坦克开路,山骑师团又向前前进。

“轰!轰!……”还真别说,鬼子的这招真是没话说,坦克轮流前进,手雷似乎对坦克没一点办法了。

“轰!”鬼子前进了一百多米远时,突然,一声别样的巨响在黑夜中如火龙一样升空而起,鬼子的坦克立即就被大火包围,一架坦克就这样报废了。看得我是怪笑不止,这么大的战役,鬼子怎么可能不用坦克这铁疙瘩了,这就是我为鬼子坦克专门准备的秘密武器——地雷加炸药包!来的时候我可是特意让弟兄们每人背一个炸药包的,嘿!嘿!炸死你个狗日的鬼子,我倒要看看失去坦克和大炮,你们拿什么攻城。

这种隔断性的平繁爆炸终于让鬼子火了,不,应该说终于让山骑目野失去了应有的冷静,大日本帝国国威和精锐师团的骄傲,被这种骚扰所侮辱,他终于发火了,立即站起来大叫:“是支那的特勤团,命令炮兵向四周山体开火,命令士兵搜山,找出敌人,消灭敌人。”

山骑目野的命令得到了彻底执行,面对在黑暗中如幽灵般的敌人,鬼子从小所被灌输的‘武士道精神’起到了良好的作用,他们疯狂的进行还击。

“轰!轰!……哒!哒!……噌!噌!……丫支格格!……”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每一道声音就代表着一颗子弹,一枚炮弹,一种精神……

特勤团的兄弟虽然经过了艰苦的训练,大家也都不是首次面对死亡,可是面对这种生死相搏血肉横非的场面,又有几人能压制住自己求战的欲望,虽然我们的枪声很小,但却没什么伤亡,鬼子的枪炮到打的轰烈,可他们却不时的被我方人员予以狙杀。

“轰!”

一枚炮弹又在我身边爆炸,我动都没动,因为我正在瞄准那坦克指挥官,原先他是没打开盖子没露头,我拿他没法子,但这会儿他那盖子正慢慢地被揭开,我可不想再放过这家伙了,哪怕就是我死了,也要拉他垫背。

我一动不动的瞄着那盖子,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和心态,可不能被战场的炮弹和乱飞的子弹给干扰了,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用交叉法,大致心算出了我和他的距离有八百米,摇摆的树叶告诉我,此刻的风速是一级,空气有些干燥,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盖子终于被完全打开了,我早就算准了毛八枪子弹在这么远距离所运行的轨迹,把枪口稍稍地抬了抬,瞄着盖子上方半米处,稍稍地往左偏了点。

也许这名鬼子坦克指挥官早就收到了我们是特勤团,而特勤团最大的本事就是狙击敌人,所以从这辆坦克中第一个爬出来的是一名士兵,我没有开枪,可早就在我身边的阿超却扣动了扳机。

“嘣!”

清脆的枪声响起,那鬼子坦克兵立即就向前倒去,他的上半身在坦克盖子上趴着,脚还在坦克内,鲜红的血液顺着坦克流下,这道鲜红的血液在淡银色的坦克外壳中是那样的显眼,就好像是有一根粘着红色墨水的毛笔在坦克外身上胡乱的向下画着图画一样,等鲜血流到了坦克的下半身时,也许坦克已经连续开了很久,热量瞬间就把血液蒸发,只流下一点浅浅地红色粉末,就好像坦克突然长了只红眼睛一样,诡异无比,那青色的烟气,就好像在我面前飘过一样,让我都觉得自己闻到了股焦肉的味道。

我没有看阿超,依旧仔细的瞄着那坦克,只是我扶枪的左手,伸出了大拇指,阿超也小声的说:“都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想法。”

“嘣!”

那名坦克兵的尸体被人往外猛地一推,又一名坦克兵立即爬了出来,可他刚要跳下坦克的一刹那间,我对着他的身子扣动了扳机,因为我想通了,一个人的胜利不能代表全团人的胜利,与其一个人做英雄,到不如全团人打了个大胜仗来的舒心,团队合作精神才是全团生存之法宝,所以我不向原先那样,一定要先打死那坦克指挥官才开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