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菊花 正文 第六章 罗府花园喜相逢 未诉衷情两相离

laorui788 收藏 1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7/[/size][/URL] 第六章 罗府花园喜相逢 未诉衷情两相离 书接上回。且说,郭桧被林鹏教训了几句,一句“滚”像听到大赦一般,一溜小跑的跑到松山太郎面前。气喘吁吁的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汗粒。松山太郎面带愠色的问:“你的,怎么去了这么久?”郭桧笑嘻嘻的对松山说:“太君,明天的,不行。我的,好好的对他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7/


第六章 罗府花园喜相逢 未诉衷情两相离


书接上回。且说,郭桧被林鹏教训了几句,一句“滚”像听到大赦一般,一溜小跑的跑到松山太郎面前。气喘吁吁的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汗粒。松山太郎面带愠色的问:“你的,怎么去了这么久?”郭桧笑嘻嘻的对松山说:“太君,明天的,不行。我的,好好的对他们说,太君喜欢你们的把戏。明天到军营的,犒劳皇军。他们的说不行。”

“嗯,什么的不行?”

“他们要回山东老家。”

“嗯,开路!”松山太郎说着,将手中的指挥刀一挥。

郭桧一看松山要去找周春山的麻烦。急忙上前一步,拦住说:“太君,不行,不行。”

“嗯。”松山从鼻孔中发出一声沉闷的不满意的声音,盯视着郭桧。

“太君。”郭桧小心翼翼四顾,又对松山耳语一阵。

松山太郎喜笑颜开的竖着大拇指用中国话说:“よし。老郭,常听说你极聪明极灵便,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佩服。老郭。今后你就是我的参谋。跟着我,有你的好日子。”

郭桧有些受宠若惊的说:“多谢太君。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你给了我一条生路。我是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之人。本应该为皇军效劳嘛。”

再说周春山心里惦念着要拜见罗玉玺等人。便催促林家弟兄及妻女抓紧收拾箱笼衣饰。抽空他对妻子说:“你等收拾。我先过去与罗鹏举他们见上一面。旧闻赛张飞之名,不得谋面。今日是个绝好机会。”林氏点头应允。

那李万霆见日本人静悄悄的撤走。心里好生纳闷。在心里盘旋一阵,不得其解。许麟猜测着对他说:“小鬼子又要耍什么花招。”

“对,我也在这么想。咱们要提高警惕。明天一定要赶回彰德府。不能逗留于此。”

“那,罗玉玺这里呢?”许麟问。

“据我今天观测,罗是爱国的。他还是主张抗日的。晚上我们再与他好好谈谈。我想他会和我们站在一起的,这个我估计没问题。你看呢?”

“是啊。我也有同感。罗世兄的脾气性格我是知道的。”

“在这国难当头,我们不得不谨慎从事。”

罗玉玺见李万霆两人在悄悄的说话,便问:“你们两个说什么呢?我碍事吗?”

“世兄说哪里话。我们回去说。”李万霆赶忙解释说。

罗玉玺点头同意的说:“也好。”便吩咐家人收拾回家。正欲起身,忽见周春山一边喊叫一边跑过来:“喂,罗,罗老爷!请留步。”

周春山向三位施礼道:“请问哪位是罗鹏举,罗老爷?借一步说话。”

罗玉玺站在那里诧异的问:“在下便是。请问您老是……?有何事要罗某相帮?”

周春山深深施礼说:“罗大爷不认识我。我可久闻您的大名,可恨无颜相识。今日小可在罗老爷面前献丑了。”

“噢?您是……你看我眼拙,一时想不起来。”罗玉玺不好意思的说。

“在下山东阳谷人。敝姓周。现在住在彰德城里林家。”又指李万霆、许麟问:“敢问这二位尊姓大名?”

罗玉玺急忙指着李万霆说:“这位是李万霆,彰德货栈行的李老板。这位是许麟,许老板。请问周班主找我何事?噢,适才观看周兄武艺精湛,玩得惊人,一看便知是英雄豪杰,绝非江湖之徒。”

“献丑。混饭而已。”周春山谦虚的说。

“周班主若不嫌,在下已备菲酌,请坐下叙谈。”

“岂敢打扰诸位。”周春山说着便坐下。

许麟忙斟酒。四人一边饮酒,一边闲谈。李万霆听周春山谈了一会,惊异的说:“周班主莫非彰德府周老先生?”

“不敢当。在下便是。”

“久仰!久仰大名。”李万霆忙站起施礼说。

“岂敢,岂敢。李老板也略知小可?”周春山疑惑的问。

“经常在道上行走,岂有不识周老先生之威名?周老大闹太行,威震彰德,为民除害之壮举,已远播晋冀鲁豫。就连八路军都十分敬仰老先生的威名。”李万霆说。

“呵呵。都已成历史。不值一提。”周春山心里喜滋滋的端起杯子:“来,老朽今日幸遇诸位,心里特高兴,大家同饮此杯。”

“来,干!”罗玉玺首先站起说。

“敢问周老先生,方才跑马哪二位女子是……?”李万霆试探的问。

“那乃老朽小女也。另一个年老一点的便是贱内。”周春山欣喜的说。

“哦。既是嫂子与千金何不请来与李老太太、贱内坐一坐,相识相识。”罗玉玺说道。

“噢,不知李老太太,罗大嫂在此,未曾拜见,失敬,失敬!”周春山说着起身来到李老太太,郭璟菊面前施礼问安。

周春山立即过去,将妻女及林家弟兄叫上来,与众人见礼。大家重新排坐叙谈畅饮。女眷一席互相说些家常琐事。余者男客分坐两席谈笑风生,畅怀豪饮。大家先是谈了一阵刀枪剑戟,论了一回习武技艺之事。

李万霆与许麟心中有事,言语委婉而含蓄的引向抗日的话题。一提起日本人,大家找到了共同语言。个个无不气愤添膺,摩拳擦掌,恨的咬牙切齿。人们一有了共鸣,说话无拘无束,行事也不拘礼节。众人心悦诚服,欣喜若狂。直饮至将晚。周春山早已是酒酣酡容。对罗玉玺李万霆说道:“今日尚未尽兴。明日老朽带全家人拜访罗家庄园。”说毕,告辞而去。罗玉玺李万霆许麟亦坐轿骑马回家去了。

李万霆和许麟因惦念阻止日本人选美一事,并未敢畅饮。罗玉玺被周春山及林家弟兄左一盅右一杯的灌得酩酊大醉。及至家中已是掌灯时分,早把珍珠泉许麟大叫之事尽皆忘却。李万霆也就隐而不言。各自归房安歇不提。

次日,起床,盥洗已毕。罗玉玺、李万霆、许麟三人正在客厅闲话。罗玉玺对他二人说:“昨日,那周家一班人,真乃好武功。虽早有耳闻,只是不曾谋面。”

“世兄也是这么看待?不但周老父女武艺精湛,一般人难比。就连林家弟兄亦当世之豪杰。若能帮其为抗日出力,那才是有用武之地。”李万霆说道。

“世弟,怎么开口闭口就是抗日抗日的。不能不谈此事?抗日乃国家大事,非你我所能左右得了的。现在,这腐败政府,唉。即使有心抗日……唉,我们不谈此事,不谈此事。谈些开心的事多好。”罗玉玺气忿的说。

“正因为政府腐败,全国民众才要团结一致,共同抗战嘛。以愚弟所见,世兄也是满腔热血……”李万霆说。

正谈论间,家人进来禀报:“启上老爷,昨日那耍把戏的一班人特来拜谒老爷。”

罗玉玺急忙吩咐:“快快请来。有无女眷?”

“回老爷,内有两个女子。还有许多大小包袱。”家人说道。

“快请老太太与娘子出来,迎接女客。”罗玉玺又连忙吩咐。家人答应一声去了。

这里罗玉玺、李万霆、许麟赶忙整衣出迎。

早有家人引周春山及妻女、林氏弟兄进来相见已毕。李老太太并郭璟菊出来与晓红母女相见后,将她母女迎进后面客厅去了。

这里罗玉玺将周春山等人请至客厅,互相见礼毕,分宾主坐下。周老先生开口道:“昨日珍珠泉相见,叨扰三位。今日特造府拜谢。”

“那里,那里。方才我们正在谈及老英雄与林家弟兄。不料你们这么早大驾光临,有失出迎,失敬,失敬。”罗玉玺说道。

周春山又吩咐那些扛包袱的将包袱送到客厅来,他将包袱打开说:“不成敬意。这些东西都是山东土产,权且作为贽见之礼,不吝笑纳。”

罗玉玺、李万霆、许麟忙欠身施礼。罗玉玺说道:“光临寒舍,已是蓬荜生辉,安敢受此厚礼?”

“尽些土特产,何为礼云。若不收留,就是生分见外啦。在下立马告辞。”周春山说。

罗玉玺听说,便吩咐家人搬运至后面去了。他说:“仁兄既这么说,在下只得谨领了。”说着又向周春山及林氏等弟兄谢过。

不一时,酒席已摆好。众人入席坐下。酒过数巡,菜过数道。李万霆趁大伙开怀畅饮之际,起身说道:“在下不胜酒力,头有些发晕,出去走走。失陪了。”说毕,告辞。一人边走边沉思。他在心里谋划着阻止慰安妇之事。不知不觉穿花随柳来到后花园池塘边。他已成竹在胸。便驻足观看池水荡漾,几条金鱼追逐游悠。

且说后堂李老太太、郭璟菊款待周家母女。周晓红自昨日在珍珠泉见了李万霆以后,像是背上了一桩心事,夜里做梦也多了,做事总是心不在焉。万霆那魁伟的身形无时不在自己脑海中出现,挥之不去,不请自来。昨日,听父亲说今天要来罗家庄园,夜里辗转反侧不能入睡。早晨,天刚破晓,便早早起床梳洗。来到罗府,女孩子家碍于人多眼杂不免羞涩而矜持,谨言慎行,不敢越雷池一步,只是远远的向客厅内惊鸿一瞥,只看到了李万霆的背影,心里遗憾不止。来到后堂,与母亲和郭璟菊没有多少话可谈。只是和李老太太还热情的说了一阵话。人尚年轻,自然与上了年岁的人说不到一起,听她们尽说些三分钱酱油二分钱醋的琐碎家事,便离席独自来到后花园赏玩花园景致。她一路走来,只见九曲栏杆绕着一座长满杨柳的池塘,一座红桥飞架于池塘之上,直通内苑;几只白鹅正在树下休憩,见人过来,“哦,哦”的摇摆着肥胖的身躯,跑开了。袅袅杨柳婆娑舞,娇娇红杏春芳斗;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孩子,再好的春光美景,她也无心欣赏。她正待举步过桥,猛抬头远远望见池塘边伫立着一个人,因为他面朝池水,几经端详,也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她假意咳嗽了一下。那人听到,倏忽扭转身向这里张望。这一下,目光穿过时空,四目相碰,好象极强的磁力把二人紧紧吸引住似的,两人都不觉一阵脸红。她呆呆的站在那里,那颗本就有事似的心霎时激起一丝丝涟漪,犹豫不前。人世间在爱情面前有两种心情,一种是近爱情更怯,另一种是近爱情更狂。往往是爱随情迁,情随性移。周晓红与李万霆此时正处在后一种情景。两人几乎同时默许了对方,就像两位久别重逢的情侣,深情相视,像要立时把彼此融入眼里,铭刻在心里似的。两颗心虽怦然心动,一见钟情,互相倾慕,尽管爱的红丝线已将两颗心牢牢捆绑在了一起,尽管两颗心已摩擦出了爱的火花。可是,当他们不期而遇时,两人又感到突兀而拘谨。两人站在那里都不知所措。李万霆嗫嚅着。周晓红心怦怦直跳。李万霆暗忖:我今天是怎么了,居然敢对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如此肆意的凝视。难道这就是爱的潜意识?难道我真的喜欢上她了?甚或爱上了她吗?顷刻,他努力先自稳定住了自己激动的心情。轻声说:“你好。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不知周晓红会说出什么话,要知端的,请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