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菊花 正文 第五章 鬼子面前好逞勇 跑马走索诉钟情

laorui788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7/[/size][/URL] 第五章 鬼子面前好逞勇 跑马走索诉钟情 却说许麟连声大叫:“气死我也!”这是为何?许麟的座位是面朝外而坐,正好看到松山太郎手舞足蹈,向郭璟菊嬉戏,做出下流动作,不觉心头大怒,按捺不住,遂失声大叫。及罗玉玺李万霆追问,又不好直言,便将话头咽了回去,只说:“回去说,回去说。”罗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7/


第五章 鬼子面前好逞勇 跑马走索诉钟情


却说许麟连声大叫:“气死我也!”这是为何?许麟的座位是面朝外而坐,正好看到松山太郎手舞足蹈,向郭璟菊嬉戏,做出下流动作,不觉心头大怒,按捺不住,遂失声大叫。及罗玉玺李万霆追问,又不好直言,便将话头咽了回去,只说:“回去说,回去说。”罗玉玺见如此,便吩咐家人下去,对周春山说:“不必玩了,明日叫他早早到家取钱,分文不少。”家人领命而去,向周春山说道:“我家主人吩咐,不用玩了,已见尔等武艺精湛。我们今日带钱钞不多,叫你老明日到我们罗家取钱。”

周春山迟疑一会,说:“刚才已说好八个大洋怎么一时变卦了?我且问你,你刚才所说罗家,莫不是彰德府‘赛张飞’罗鹏举,罗大爷吗?”家人答道:“正是我家老爷。”周春山拍着额头说:“我说怎么那么面熟,原来是他。久仰你家老爷大名,无缘拜谒,好的,明日早去拜谒,两全其美甚好。”遂将女儿叫过来,将马匹、软索等收了,坐在箱子上歇息。晓红少时休息,便向母亲耳边低声说:“女儿刚才在软索上看见一人,就是要咱们卖赛的亭子内之人,那位方面大耳,虎背熊腰,高挑身材,好不魁梧,据女儿看来,他倒是一位……”

那母亲听了女儿之言,再观女儿面色,便知她中意于他。瞅个空隙,便将女儿之言和丈夫叙说一遍。周春山听了,满心欢喜。谁承想刚到水冶,女儿即看中了罗府中人。所以老夫妻喜不自禁。周春山自忖:“听说罗鹏举乃黑面红须,此人却是白面英俊之人,这是何人?”立马来到亭子不远处,打听本地人,方知与罗老爷是世弟兄,彰德府商人。籍贯林县,姓李,名光宇,字万霆,再一打听,年纪二十四五岁。心中有数,即转回,对妻子说:“我明日去拜谒罗大爷,就央他做个月下老人,从中作伐,你看好与不好?”不言夫妻欢喜不尽。

那松山太郎正在亲千里嘴。忽听得那亭子内大喝一声,犹如天空中响了个炸雷。再看踩软索的也停止不玩了。那郭桧心里不由的一惊,知道事情败露,少不得对松山太郎说:“太君,这可怎么办?我说不要取笑,太君不听,如今连软索也不玩了。”

松山太郎不以为然的问:“那大叫之人你认得吗?”

郭桧又仔细端详一阵,认出是在罗家见过的那人,便说:“刚才喊叫之人并不是鹏举,而是他的好友李万霆。想来,他必问何事。舍妹在旁,那姓李的不好明言。幸好那罗鹏举并未看见,若是被他看见,此刻,太君,咱们的桌子早已被他掀翻了。就惹大事了。”

松山太郎听了这一句话,早恼羞成怒,挑衅的说:“他?先让他摸摸自己长几个脑袋。皇军的子弹岂是吃素的?去,把那玩把戏的老汉叫来。皇军要看把戏。凭他们有多少套数,尽情玩来。他们不玩,我偏要玩。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郭桧听了,不住的咂舌,心里不住的埋怨自己多嘴。可是松山太郎说了,自己不去又不行,只好硬着头皮来到周春山面前,说道:“玩把戏的,你过来。”周春山便跟他到过一边:“这位爷,叫老朽做甚?”

“皇军要看把戏。你们有多少把戏,悉数玩来。皇军多多的给赏。叫你们军营内取钱。你们可要比先前更加卖力。给皇军脸上大大的增光。稍有懈怠,小心脑袋搬家。”

那周春山是何等人?听了这几句话,心里早不自在了。林氏在旁看到丈夫脸上显露出了杀气,急忙拉拉他的衣襟,使眼色让他忍耐。周春山被妻子这么一拉,早明白妻子的用意。只得暂把怒火压了下去。忙忍气吞声的说:“晓得,请爷转告太君,小可稍做准备便来。”吩咐全班人等赶快准备。

这里李万霆心内早闷闷不乐。也无心吃酒。罗玉玺见此,连续问了几次。李万霆只是不说。许麟抬头一看,见那班玩把戏的随郭桧往日本人那里走去。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嚷道:“老板,你们看。”罗玉玺和李万霆看了。便劝慰说:“由他们去罢。我们吃酒,他们表演我们也能看嘛。”

许麟还不服气的说:“我们只玩了两套,凭什么让于小日本鬼子?不行,我去喊他们过来。”李万霆急忙阻拦说:“别胡来。我们还有我们的事,咱们回去吧,罗世兄。”

一句话提醒了许麟。看着那些日本兵,恨得咬牙切齿,听了李万霆的话也只好把怒火暂且压了下去。李万霆不是不恨,只是现在时机未到。自己刚回到阔别多年的安阳,抗战的各种力量自己尚不清楚,再说今天是特地来拜访陪伴罗鹏举游玩散心的。他的思想也还不太明了,今日不能贸然行动。因此,他制止了许麟的莽撞。好在许麟人很机灵。二人配合默契。

罗玉玺听李万霆说要回去,一时不知是何道理,忙问:“身上不舒服?”李万霆摇摇头。罗玉玺今日兴致勃发,便劝说道:“我们再坐一会,天还早。即使不看玩把戏,多年不见,今日我弟兄好好的叙谈叙谈。”

李老太太平时很少出门,今日看的也有了兴致,便坐着没动。李万霆听罗玉玺这么一说,见母亲也正看的心悦,自己就不好坚持了,又坐下观看。

再说,周春山一班人马,听郭桧说日本人要看把戏,心想,正好在日本人面前显露一下中国人的功夫,也好刹刹日本人的威风,灭灭他们的锐气。周春山与林鹍等七弟兄立马穿戴整齐,一色的武打装束。先是周春山与林鹍二人跳下场子,周春山手持一杆银光闪闪的红缨长枪;林鹍手握一口寒光凛凛的大刀对战一阵,只见你刺我砍,你来我往,你攻我守,上下左右,插花盖顶。枪来如蛟龙出水,刀去似猛虎下山。二人玩耍了一阵,赢得满场喝彩。

只看的松山太郎及日本兵不住的缩肩咋舌,目瞪口呆,随着观众拍手叫好。松山队长对郭桧说:“中国功夫大大的!”他连说带比划,伸出大拇指不住口的夸赞:“你看那老汉,已经五十多岁,耍得好枪法!全是真真的中国功夫。よし!”郭桧也讨好的说:“真乃好功夫!”

这边,周春山与林鹍耍毕。二内弟林鹏又接着上场。只见他手提一柄钢叉威风凛凛走上来,前纵后坐,左挡右拦,上遮下掩。全场人人道好,个个称奇。

这一边,罗玉玺看的津津乐道,连声称赞:“你看那老汉的功夫……嘿,好功夫!我只当那老汉是江湖上耍枪弄棒,花里胡梢,混饭吃的。可是你细细的观摩起来,竟是真本事,真正的武功。并不在你我之下。”

李万霆这时也看的全神贯注。他在心里暗暗的揣摩:“这功夫要是能用在抗战上该多好啊。”罗玉玺说的什么。他好象根本没听见似的,没有接话音。许麟忙接着说:“是啊!我看他们不但武艺高强,而且,人品极佳。若能为我……”他看看李万霆,忙掩口不语。

松山太郎见周春山等玩耍毕,便对郭桧说:“你去对那老汉说,明天皇军欢迎他们到军营为皇军弟兄好好的表演一番。犒劳犒劳皇军。我的大大的有赏。”郭桧急忙跑去对周春山学说一遍。周春山面带难色的说:“麻烦你转告太君,老朽后天要回山东老家。等老朽从山东老家收麦回来,再去犒劳皇军。老朽拜托了。”

郭桧闻听,不觉犯难的说:“此话我可不敢向松山队长说。皇军的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要说,最好你自个说去。我吃饱撑的?没事肇事啊。”

林家弟兄一听,便知这小子是在拿日本人吓唬人。不觉怒气冲天,都放下了正在收拾的箱笼衣饰,像战士听到命令似的,齐刷刷的将郭桧围在中间,齐声喝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林家兄弟牙关咬的嘎巴嘎巴响,一个个早已握紧拳头在郭桧的面前晃来晃去。

郭桧见状,早唬的筋软骨酥。本着光棍不吃眼前亏的做人原则,急忙笑着对大家说:“哥们,自家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这就去回松山太君,我这就去,就去。”说罢,像逃命的兔子一般跑走了。刚跑几步,只听:“回来!”他急忙站住扭转身子自己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喊我?”林鹍大声说:“不喊你喊谁?”郭桧战战兢兢的,好象脚脖上带着镣铐一样,不情愿的挪移着步子。

“我问你,你回去怎么给皇军说?”周春山问。

“我,老兄,你放心。我就说你们要回山东割麦。收完麦再来孝敬皇军。中不?”郭桧看着周春山嘻嘻笑着,又像陀螺一般拱手向林家弟兄作揖的笑着说。

“嗯!什么孝敬?”林鹏喝问。

“不、不。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是犒劳,是犒劳。”郭桧说着佯装打自己的脸。

“什么犒劳?他们侵占了我们的国土,我们为什么要犒劳他们?滚,就说我们回来再给他们表演。”

“是,是。我知道了。”郭桧说完,擦一把汗,急忙转身跑走了。

不知郭桧回去怎么说,要知端的,请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