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092


中方坦克群慢慢压过去,日军坦克群步步倒退,解放军上校说:“战术口号是3个字‘压到底’。”

苏煜心想这倒和金刚级的口号差不多,少了两个字。说:“换过来”,把手里的微光望远镜塞过去,语气上忘了人家不是自己的下属了。上校笑笑递给去,说:“这个可是重一点”,苏煜左手一把接过了上校的装甲兵观测指挥仪,各种数据数字环绕辅助,战场的光学情景也一下子清晰了许多,

150组成组坦克排成3排夹北二高隆隆北进,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压了过去,第一排51组打直射,第二、三排打跨越曲射,弹种都是100毫米老式炮弹,看来没费事弄100毫米现代坦克炮弹种,也是,要动的话,线膛炮也得换,时间和成本都划不来。

成组坦克防御是没得说,1米5的等效钢板。可是100线膛炮,老式穿甲爆破弹、高爆弹,又没有制导能力,情不自禁问:“攻击能力怎么样?”

上校说:“基垄地区人口密集,我们不能用大口径气爆弹,要攻克这个重型坦克防御的堡垒,只能用成组坦克硬楔进去,100线膛是差一些,不过我们有数量,以数量制质量。”

双方的一线坦克以直射正面交锋,五十几辆金刚的现代125滑膛炮对51组153门老式100毫米线膛炮,一辆金刚级炮塔正面“钪钪”挨了两发100穿甲爆破弹,金刚坦克的125炮轰一声喷出长长的火舌,又一发次口径动能穿甲弹射出去了,“钪钪”又是两发100炮弹铆上了金刚的车身,稀薄的硝烟中什么观通器材滴溜溜飞了起来,金刚级一边倒退一边开炮还击,苏煜数着,这辆金刚式挨了9发100毫米弹之后不再倒车,显然发动机还是传动系震坏了,履带裙板也挨过一发,损坏情形不明,125炮还击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看来是自动输弹机也震坏了,苏煜大喝:“换高爆弹炸它!”左手举着观测仪不放下来,嘴里对上校解释:“我们刚才在马莲溪试过,155足够炸烂它,100爆破弹也该够震坏里面的人,炸瘫它!” 上校对手持侦制通话筒说:“按苏师长的命令,换100爆破弹!”苏煜明白了原来身边这位上校是成组坦克群的观测所指挥官,有些不明白的是,自己只是旅长,怎么被称为师长了,那边的一种客气?军队里可不兴这个,连副职都要称呼明白的。

观测仪盯住那辆金刚看,只见一组成组坦克慢慢驶入视野,对着趴在那里的金刚级连连开炮,中、左两炮还能打,右边那辆火力车已是浓烟滚滚,接下来,苏煜看到他当装甲兵以来唯一一见的奇景:

中间火力车的59式坦克一直朝着金刚级开,30米,20米,10米,一直开到炮口对炮口的距离,“铿!”的一炮,把金刚级炸了火光灿烂,成组坦克就停在金刚面前,大炮炮口几乎是顶着金刚级的炮塔,一炮接一炮的硬干,有高爆弹也有穿甲弹,大概是有什么弹打什么弹,金刚级已是一炮不发了,干挺着挨轰,这幅奇景大概也吸引了上校的目光,只听上校骂道:“他NN的,还真的金刚不坏了,干它!我就不信邪了!”

两个人都在数着这场大炮顶到对方车身的轰击,两位老大不小的坦克兵指挥官此刻大概都跟那组成组坦克控制车的小伙子们一样,犯了牛脾气,这组坦克不走了,别的不管,只管拿2门100线膛顶着那辆金刚的脑门轰,

“轰!轰!轰!轰!轰!”一炮接一炮,硝烟笼罩了沉默的金刚坦克,硝烟中爆炸的火光闪闪,一直打到第23炮,轰然巨响碎块横飞,沉默的金刚殉爆了,接着成组坦克还不依不饶,中间的59坦克顶着金刚级的残骸往前推,刺耳的金属倾轧声似乎传过七八百米的距离,苏煜心里迅速计算:北二高这片地域的附着系数大约0.7,倒V型的三辆一起推,36吨乘以0.7再乘以2.7左右,那是整整68吨的推力啊!金刚自重减掉炸飞的算80吨,乘以0.7是56吨,推得动!

就像是印证苏煜的心算,那辆金刚残骸被拱得慢慢倒退,倒退,一直退到后面一个大弹坑里,然后就看见那组59式竟轰轰隆隆地从金刚残骸的头顶压了过去,依稀看见控制车顶盖下面爬出人来,那人伸头对着脚下的金刚残骸好像“呸!”地吐了口痰。

苏煜大乐,大陆的随地吐痰过来了,呵呵!

放下观测指挥仪,与上校相视一笑,像是俩顽皮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