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游三坊七巷

快乐单身猪 收藏 91 906
导读:三游三坊七巷 住在福州的人都知道三坊七巷。 三坊是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七巷是杨桥巷、塔巷、黄巷、安民巷、宫巷、郎官巷和吉庇巷。吉庇巷、杨桥巷和光禄坊现改建为了马路,现存的实际只有二坊五巷了。 一个人从农大坐905公车到双抛桥下,往回走在杨桥路上,以前的杨桥巷早己面目全非,不复存在,走进林觉民和冰心故居,里面有一个依母懒坐于旁,见我进来就敲了敲桌子上的票子,示意我要买票,这时走进一中年男子,看了一会走时扔下一句话:“开放名人故居还要收钱,真是的”。听到这一句话,只见依母拉长着发青的脸

三游三坊七巷



住在福州的人都知道三坊七巷。


三坊是衣锦坊,文儒坊,光禄坊;七巷是杨桥巷、塔巷、黄巷、安民巷、宫巷、郎官巷和吉庇巷。吉庇巷、杨桥巷和光禄坊现改建为了马路,现存的实际只有二坊五巷了。


一个人从农大坐905公车到双抛桥下,往回走在杨桥路上,以前的杨桥巷早己面目全非,不复存在,走进林觉民和冰心故居,里面有一个依母懒坐于旁,见我进来就敲了敲桌子上的票子,示意我要买票,这时走进一中年男子,看了一会走时扔下一句话:“开放名人故居还要收钱,真是的”。听到这一句话,只见依母拉长着发青的脸,貌似要发飙,我赶紧转头离开。


这是我第二次来三坊七巷了,记得上次来是二月份。一个人从繁华的杨桥路拐进了南后街,就来到了传说中的三坊七巷。路面一下窄了很多,也安静了许多,商业街上的喧嚣似乎与这里无缘。三坊七巷也就是南后街两旁从北到南依次排列的十条坊巷的概称。


首先拐进左边的塔巷,塔巷又名修文巷,第一眼看到的是旁边的刻字石碑和环门上的七层小塔。这时对面走来两父子,小孩子拿着相机对着小塔一脸认真。住第一户的中年妇女在那自言自语:“照什么照,有什么好照的。”我吃惊地问原因,那妇女回答,早就换了好几次了,又不是原来直弯的石板路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塔巷路面较窄,时常有自行车或者三轮车疾惊而过,小吃店很多。见一个老人站在门口。面带着安详的笑容,历经沧桑的笑容背后也许带着些许的无奈吧。我想着想着,已经走到了出口,看到一胖保安靠在墙头上,看着手机,笑着,傻傻的。。


走出塔巷直接到了繁华的南街,很惊讶,市商业中心竟夹着白色灰色瓦小巷子。走过几家店,拐进另一个小巷子,这便来到了黄巷了。

晋永嘉年间,中原战乱,历史上出现"衣冠南渡,八姓入闽",其中较大的一支黄氏家庭入闽后,聚居于此,以后有了黄巷的地名。这里曾经住满了官绅文士,比较出名的有唐学者黄璞,湖广总督郭柏荫和“五子登科”的郭价山。相比于塔巷,黄巷路面更加宽阔和干净,两边的房屋较古朴,少了一些小吃店。



出了黄巷,对面就是衣锦坊了,坊内有人出仕做官,依锦还乡,故得名。坊内有闽山巷,洗银营。据说,闽山巷内的闽山境,是明清两代灯会、迎神最热闹的地方。“街头宝炬夜初开,一曲新词怨落梅。怪底佳人好装束,闽山庙里看灯来。”这一首诗反映当年灯会的盛景呀。位于衣锦坊东口北侧的郑氏大院水榭戏台,就是著名的水榭戏台,是戏台建筑的杰作。现在的水榭戏台早己一片破败,修建工作了了无期。问了一下旁边的工人,什么时候可以修好。那工人只说了一下,要看进度。就转身离去了。

一直疑惑如何平衡 保护古代建筑与现代的发展步伐。古代建筑并不影响市容,相反能在一定程度上映衬一个城市的历史,但其年久失修,成为危房,整体的规划和修葺甚至重建必不可少,为了满足某些人看颓垣断壁的欲望而坚决不修所谓的古迹亦是可笑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过衣锦坊尽头是通湖路,沿通湖路左走便可见文儒坊。坊内现存明兵部尚书的张经旧宅,清帝师,福建近代著名教育家陈宝琛之父陈承裘的故居以及林则徐母家故居。文儒坊路宽三米有余,摩托车较多,发现中间几家房子已经换成了淡红色的砖块屋了。出文儒坊向左斜就是安民巷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安民巷即“张榜安民”,想起千年前战火纷飞的年代,黄巢农民起义军占领了闽者福州,在没有网络和电视的年代,为了宣告胜利,安抚成生故名。在路口见有一妇女卖饼,看起来不错,就买了一块。七毛钱。。。拿过来一摸,原来是冷的,问有没有热一点儿的呀。她说,都是一个样的。没有办法,吃了一口。变硬了。味道没有学校的好。这样走着,走着,突然听到有古筝的声音从一房里传出来。断断续续的,好像是初学者。那饼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就扔了。呵呵。走到中间有程家小院,和新四军入驻福州的石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出了安民来到了南街转进了宫巷,巷内有林则徐女婿两江总督,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桢故居,林则徐次子林聪彝住宅,现在己经没有人了。民国时期海军总长刘冠雄故居(现在成了修镜架的了)。宫巷两边的屋子都是白色,尽头处有一家沙县小吃,记得上次来时有到里面吃了一拌味道还行。现在店己经关了。不禁有一些感概。


出宫巷往里走到尽头就是吉庇路和光禄路的中间交接处,原来的吉庇巷和光禄坊己经改建为了现在的马路了,路上只有来来往往的车辆,,似乎在诉说一年己经远去的神话。步行回到南后街,进郎官巷,街巷窄而短,两侧的土墙和板墙民居在古朴中含着纯真。宋代建成小巷时,有刘涛一家数代世袭郎官一职故得名。


终于走完三坊七巷,记得2000年CCTV实话实说中,专家将三坊七巷与闻名海内外的山西平瑶,江苏周庄相提并论。只是现实的三坊七巷是灰尘迷了双眼,斑驳的高墙,横七竖八的电线杆,水泥路取代青板石,满巷的中老年人如同这近风烛残年的古老建筑,年轻人和儿童的缺乏使这里缺少新生的希望。这里曾经是福州人最值得骄傲的地方,如今却败榕城的古巷一边初城市渐渐坏成这样。让人不得不心痛,这是谁的错?谁的责任?


榕城的古巷一边初城市渐渐侵噬,一边又被古建筑热爱者默默守候,置身其中的福州人们淡淡地看待眼前发生的一切。。。


路逢十客九青襟,半是同袍旧弟兄。最忆市桥灯火静,巷南巷北读书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