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之脐》第一部——《周之脐》

玄烨号航母 收藏 33 1928
导读:[size=16] 《历史之脐》第一部——《周之脐》 在《历史之脐》的开篇词中,我已经说到了“肚脐”这个器官在历史中的作用。把国家的历史和历史的国家给拟人化,他们也有“肚脐”,因为世间万物都是物质的,也都有出生、成长、鼎盛、衰败和死亡,这时一个纵向的过程,细究其中,我们也可以把这个过程看成一次人生中必经的小节,就是疾病。由于肚脐是人体上最容易着凉的部位,也就是说人们都知道要保护肚脐,然而也会有所疏忽的。 今天我们来给周朝“看看病”,看看周朝的“肚脐”,以及它是如何着凉、感冒,最终病入膏肓的。


《历史之脐》第一部——《周之脐》


在《历史之脐》的开篇词中,我已经说到了“肚脐”这个器官在历史中的作用。把国家的历史和历史的国家给拟人化,他们也有“肚脐”,因为世间万物都是物质的,也都有出生、成长、鼎盛、衰败和死亡,这时一个纵向的过程,细究其中,我们也可以把这个过程看成一次人生中必经的小节,就是疾病。由于肚脐是人体上最容易着凉的部位,也就是说人们都知道要保护肚脐,然而也会有所疏忽的。

今天我们来给周朝“看看病”,看看周朝的“肚脐”,以及它是如何着凉、感冒,最终病入膏肓的。

周德开国之君是文王,文王并未完成灭殷的使命便去世了,由其子武王姬发继位。大约公元前1122年,武王以姜尚及自己的弟弟周公旦为辅,联合各路诸侯,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正式东向伐纣,一路上势如破竹。纣王慌忙集齐十七万商军开赴牧野。这一年二月甲子日,商、周二军在牧野展开决战,姜尚率周军前锋冲进敌阵,商军纷纷倒戈相向,不堪一击。这件大事被记载于陕西临潼出土的青铜“利簋”的铭文里。纣王见大势已去,仓惶逃回朝歌,登上鹿台,把珠玉珍宝围在身旁,引火自焚身亡。这就是有名的牧野之战,或称“武王伐纣”,是为中国历史上第二次贵族革命。武王虽然摧毁了商王朝的统治核心,但要真正巩固西周政权也非易事,于是便采用封建诸侯的办法来安抚殷民、拱卫周室。武王死后,其子诵即位,是为成王;因成王年幼,由武王之弟周公旦摄权。在他的统治下,周消灭了各个叛乱势力,东迁国都于“雒邑”,加强了对东方诸部的统治。分封周室亲戚及有功大臣为诸侯。建立“周刑”稳定了社会秩序。通过一系列的政治治理,西周王朝的统治得到了巩固,开始走向繁荣。西周自成王,经康王、昭王、至穆王,是向外扩张的时期。成王时代周公旦平定了东方的小诸侯国,而康王、昭王、穆王等人也都使周王朝的疆域和人口有所扩大,政治经济文化空前繁荣,达到了周朝的鼎盛时期。

说到这里,周朝的“肚脐”即将出现了,因为周朝已经到达了鼎盛的顶点,黄金般的分割了周朝的历史,昭王后期,周王朝又开始了南征。十九年,昭王亲率大军伐楚,但却因不得民心而失败了,昭王也死于南方,之后的厉王是周朝的第十代统治者,也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暴君。他在位期间,对人民大肆压迫,却又禁止人们议论国事,致使人民怨声载道。最后,愤怒的人民冲入王宫,赶走了厉王,结束了厉王的残暴统治。

至此,周王朝开始走向衰落。周朝至昭王死后,“肚脐”渐渐显露了,又赶上了厉王这么一位暴戾之徒,就像一个浑不吝的傻小子,疯跑疯玩满头大汗后,对着电扇掀起了上衣,尽可能的由着自己的顽劣之性,享受着霎时的清凉。周朝“着凉”了。

我们都知道,病了就吃药,好好休息,应该可以痊愈。周朝也是如此,积极地开始了治疗。厉王逃走后,诸侯推举共伯和摄理王事,这一年被称为共和元年。共伯和好行仁义,在诸侯中有很高的威信,他代国王行使权力长达十四年。逃亡的周厉王死后,共伯和立太子静继位,是为周宣王。宣王是位开明的君主,以昭公、周公二相为辅,又任用尹吉甫、仲山甫等贤臣,使得国家逐步恢复了往日的统治,各国诸侯纷纷来朝见周天子,这一时期被后人称为“宣王中兴”。

这副中兴的药方开了,也服用了,然而中药讲究是要除根,并且得按疗程循环服用方可见效。然而,中兴的局面并没有长久保持下去,宣王死后,宫涅继位,是为幽王。幽王是西周的最后一个皇帝,与厉王一样,他也是昏庸之君。他为博得爱妃褒姒一笑,不惜“烽火戏诸侯”,结果,当犬戎举兵大举进攻的时候,幽王再次点燃烽火,竟没有一个诸侯发兵相救。幽王兵败,死于骊山脚下。他死后,申侯、鲁侯和许文公拥立宜臼为平王。平王东迁,史称“东周”。自此,西周王朝宣告灭亡。


西周像一位步应该这么久能病倒的病人一样,如此儿戏般的酒“死”了。那么我们返回头去看看西周的肚脐,昭王南征失败以后,是如何着凉的,也就是说,肚脐虽然长在那里,但究竟是什么邪风吹进了西周的体内,导致它病倒了。

邪风之一:内风。

西周王朝经文、武时期的创建,到成、康时期趋于稳定,在这前后近百年间,是奴隶制度发展的极盛时期。但存在于这个社会内部的各种矛盾也在不断增长。从昭、厉两代开始,各种矛盾的发展日趋尖锐,不但削弱了西周王朝的统治力量,而且使奴隶制度不断遭到破坏,奴隶制国家从此走向了衰落的道路。在昭、厉两代,就有一部分原来地位较高的贵族,由于醉心于掠夺战争,不注意农业生产的经营,结果家道逐渐趋于衰落。

那个时代的农业生产,本来就不具备什么自救能力,向来是靠天吃饭,如果拥有土地的奴隶主再不重视,让自由的平民去战场上杀戮征战,后方再没有可依托的积蓄,那拿什么来支撑掠夺,于是只有掠夺别人的了,这样一来,战争成为了主旋律,原本农耕的民族变成了像苍狼一样的去掠夺,这种违反历史发展轨迹的邪风如何能不影响脆弱的“身体”?

与此同时,一部分地位较低的或者后起的新贵族,他们锐意经营农业,设法招徕流散的奴隶和贫苦的自耕农民,千方百计扩大耕地,形成新的暴发户。此外还有其他方面的一些原因,如政治上的升降等等。这样,就在贵族集团内部引起了兴衰浮沉不定的波动,加剧了他们之间的矛盾。诸侯越来越像诸侯了,而王室越来越不像王室了,礼数的崩溃,对于拥有“周礼”传统的周朝来说,难道不能说是毁灭性的耻辱吗?

邪风之二:外风。

从西周中期开始,部分地方势力和少数民族也不断兴盛起来。它们和周王室的矛盾逐渐加剧,不断发生军事冲突。与周王室发生军事冲突较早的,是南方的荆楚。周昭王十六年,第一次由昭王亲自领兵伐楚,取得了胜利。到十九年下半年,又第二次出征。在渡汉水时,昭王坐上胶粘结的船只,船到中流解体,昭王落水淹死,周军大部丧亡。经过这次严重的挫败,周王室失去了控制南方的力量,楚国便在江汉地区不断地发展起来。

西北地区的犬戎诸部,周初以来,常来宗周朝贡。到穆王时,他们的势力也强大起来,有时还侵扰到宗周附近。穆王亲自领兵西征,但西征的结果,只取得四白狼、四白鹿而归。从此西周王朝与犬戎诸部的矛盾也就不断加剧。

正当周穆王西征犬戎的时候,东南地区淮、泗之间的徐奄诸部又乘机发动叛乱。周穆王联合楚国才打败了徐奄诸部,但自己损失也很大,降低了对东方的控制力量。

外患加剧,内忧骤起,不太具备良好的自我调节能力的周朝,就像是免疫系统失效一样,慢慢的衰败,似乎是等待下一场足以击倒自己的疾病到来。


周朝的免疫力下降了,但也是可以通过药物或调整来达到治疗的功效的,经过周朝的内分泌系统的努力,厉王的被逐就是在自救,共和之治也是在用内服的中药。

至宣王在位时,由于统治力量的削弱,对周边各部和一些地方势力更难以控制。当时,对周王朝威胁最大的,是黄土高原上群翟部落中的猃狁。他们深入到关中,直接威胁到镐京。他们掠夺财物,杀害人民,给渭泾一带的人民带来严重的灾难。面临着如此严重的情况,周宣王不得不集中力量对付。他一方面派南仲驻兵朔方,加强防守力量;同时又派尹吉甫领兵北伐,深入到太原,取得了较大的胜利。猃狁遭到打击,向北逃去,周王室所受的威胁暂时解除了。周宣王在战胜西北强敌之后,又派方叔带兵南征荆楚,也取得一些胜利。又用武力迫使南淮夷进献贡物,暂时控制了东南地区。在宗周以西,以秦仲为大夫,命他西征西戎,结果为西戎所杀。又召秦仲之子庄公兄弟五人,给了他们七千人的兵力再伐西戎,周宣王才勉强取得胜利。周宣王用武力取得一些胜利,被后来的史家誉之为“中兴”。其实,这些胜利不但没有缓和各种社会矛盾,反而暴露了统治力量的虚弱。此后,便常常遭到失败。特别是伐姜氏之戎,他调去的“南国之师”全军覆没。周王朝已经面临着全面崩溃的危险。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所谓宣王的中兴,实际上只是王室利用对外战争来转移激化已久的国内矛盾,战争的拖累实际上远远高于剥削。长期的战争,人力物力损耗殆尽,兵源枯竭。后来,周宣王便采用暴力手段,在黄土高原大肆地搜捕逃亡的奴隶。这更激起了群众的反抗斗争,加速了周王朝统治的灭亡。

最终,周幽王在“烽火戏诸侯”的儿戏中,丢了脑袋,西周王朝从公元前11世纪中武王克商开始,到公元前771年周幽王死于骊山之下,前后共历十二王,约280余年。至于东周的春秋与战国,周王室更像弃婴一样,地位全无,甚至是寄人篱下,食人牙秽。也就是最后临灭亡时,史书才像模像样的记载了一笔,“公元前225年,秦屠灭周王室。”仅此一句,东周这个家伙,从生下来起,就是行将走尸一般,无从谈起什么医治了。


肚脐,第一个像样的朝代的肚脐,昭王南征,穆王穷兵,厉王暴政,宣王“中兴”,幽王戏虐,亮出了滑嫩的肚脐,周围的邪风入内,找药医治,肆意身体,半途而废,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这就是周朝着凉的过程。


下一部,《历史之脐》系列第二部——《秦之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