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只是为了骗分

拥有小叶 收藏 196 411

恍惚中面前是两扇幽幽深闭的门,我看不清它的具体摸样,我感觉我曾经见过的,我只有默默站立在门前,眼前还是迷蒙,只有泪水流过,在班驳的朱门上有太多的读不懂,那份沧桑,那份沉重,让四周的空气为之阴沉下来.耳朵里传来门后有人轻扫落叶的声音,于是,我的泪流得更多.

我怕我不敢去推开那门,我心里默默的背诵着门后扫落叶那人写的词: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门突然开了,我想我是失神了,因为她轻声的唤醒我.我流泪的眼睛中出现了一个女人.

她就是南宋的女文学家—李清照,高贵从容的举止,才气横溢的气质,哀怨的神色,一双柔情但略显疲惫的眼睛.她和蔼的问道:“你刚来的吗?”然后拉着我的手走进院子。

偌大的庭院很安静,或许象像许多的一样,有花坛楼阁,一池湖水,几株垂柳……但我全然没有在意,我只是被她拉着手走进房里,房里有点冷清,宁静而素洁。她拉着我的手在圆桌前坐下,然后笑笑说:“多大的人了,还哭得像小孩子似的。”边说边掏出丝巾递给我让我擦泪。

我接过丝巾,泪更止不住的留下,我把脸藏在丝巾里,心里骂着自己,没出息的家伙,看见自己最喜欢的词人怎么会哭了。

突然耳朵里传来琴声,伴随着琴声的是悦耳的唱词声:

小楼寒,夜长帘幕低垂。

恨潇潇、无情风雨,夜来揉损琼肌。

也不似、贵妃醉脸,也不似、孙寿愁眉。

韩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将比拟未新奇,细看取、屈平陶令,风韵正相宜。

微风起,清芬酝藉,不减酴醿。

渐秋阑,雪清玉瘦,向人无限依依。

似愁凝、汉阜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

朗月清风,浓烟暗雨,天教憔悴瘦芳姿。

纵爱惜、不知从此,留得几多时。人情好,何须更忆,泽畔东篱。

我抬起泪眼,只她已经在琴桌前弹起古筝独自呤唱起来,我的泪更止不住的流下,我为她的词感动,更为她的凄苦而痛心。

靖康之难后,她随丈夫赵明成来到南京,可是丈夫马上病倒去世。举目无亲,加上大好河山的沦落,她的心情可想而知了。二十九年的夫妻,感情弥笃。追忆从前,她抱憾终天的是过去值得回忆与悼惜的往事,是和明诚一起度过的二十九年的日子,最令她伤心的是在流亡途中痛失了知心丈夫。

我又失神了,因为我不知道琴声什么时候结束的,在她轻声的呼唤中我才回过神,我微红着脸,手上玩弄着丝巾。她递给我一幅画,微笑的对我说:“送给你了。”“送给我的,真的吗?”边说我边接过那画。“哈哈,好可爱的小丫头,送给你的了那还有假吗。打开看看,喜欢吗?”我迫不及待的展开画,是李清照最出名的那幅《琵琶行图》,我欣喜的看着画说:“喜欢,我喜欢。”“喜欢你就要收好呀,这是我最喜欢的画。”我点点头,心想那当然谁不知道你的词好,画更好了。

突然房外起风了,阴暗的云直压大地。窗外的风好大啊!雨也要落了吗?

她又开口说道:“再见了,我要走了。”“走,去哪里?”没等我问完,她突然不见了。

当我从被泪水打湿的枕边醒来时,才意识到刚才是个梦。


(本没兴趣写文章,一看分数只差1000多升官,就胡说一回,望大家别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