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寡妇惊慌失措:天哪,到底是谁把性病传给我

lfldh 收藏 1 272
导读:马寡妇洗澡的时候,突然发现金三角地区有情况,不仅有红色的小疹子,而且非常非常地痒,一个可怕的念头闪现在她脑海中:天哪,是不是得性病了?然道,真的是中彩票了?倒霉啊。       会是谁把性病传染给了自己呢?马寡妇脑袋里紧张地搜索着,象电脑全面搜索硬盘。       首先怀疑的,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牛局长,为了调换工作岗位,马寡妇和牛局长进行了好几次夜谈,最终把问题搞定。会不会在这几次夜谈的过程中,细菌转移了阵地?马寡妇很是怀疑。不过,又一想,牛局长每次接触不过三分钟,细菌不至于那么神速吧。于是,先把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马寡妇洗澡的时候,突然发现金三角地区有情况,不仅有红色的小疹子,而且非常非常地痒,一个可怕的念头闪现在她脑海中:天哪,是不是得性病了?然道,真的是中彩票了?倒霉啊。


会是谁把性病传染给了自己呢?马寡妇脑袋里紧张地搜索着,象电脑全面搜索硬盘。


首先怀疑的,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牛局长,为了调换工作岗位,马寡妇和牛局长进行了好几次夜谈,最终把问题搞定。会不会在这几次夜谈的过程中,细菌转移了阵地?马寡妇很是怀疑。不过,又一想,牛局长每次接触不过三分钟,细菌不至于那么神速吧。于是,先把牛局长排除了。


然后怀疑的,是作家刘德草,那家伙太有才了,看见什么能歌颂什么,连驴粪都不放过,经常在各种报纸杂志上发表文章,引来成群的粉丝盯咬。刘德草第一次从后面抱住马寡妇的刹那,马寡妇居然没有一点抵抗的意思,会不会是这小子不干净,污染了洞庭湖区,马寡妇没底。不过,一想到这小子是习惯戴套的,于是,又把刘大作家排除了。


第三个怀疑的是光荣的人民教师罗怀旧。这位曾经辛勤耕耘在马克思主义理论讲坛上的园丁,最近一直耕耘在马寡妇肥沃的身体上。罗老师曾经是马寡妇中学时期的班主任,对马寡妇非常照顾,也对她有很高的期望。可惜马寡妇中学没有毕业就成为孩子的娘,使罗老师非常地失望。不过,马寡妇知恩图报,最终让罗老师在床上明白,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会不会是罗老师传染的呢,马寡妇怀疑中,不过,一想到罗师母管得那么紧,他也不象有其他的女人,马寡妇就自觉地把他排除了。


第四个怀疑的是陈医生,市人民医院的主任医生。高大,英俊,风度翩翩,重要的是,医术高明。望闻问切,摸捏抓舔,都是他的拿手好戏,看个乳腺增生,硬是把马寡妇看上了床,不能不说,他很有魅力。怀疑陈医生传染自己性病,那是很愚蠢的,马寡妇这样说服自己,医生,都是很爱干净的,得了性病也是会自己治的。于是,陈医生迅速出局了。


第五个,是pol.ice吴英武,市打黄扫非办副主任,因为马寡妇的侄女做小姐被抓,马寡妇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人从局子里捞出来,这个过程中,吴警官功不可没。何以为报,唯有嘿咻。pol.ice经常接触小姐,会不会是吴警官传染给自己了呢,很有可能。不过,一想到老吴出差有两个月了,如果是他传染的,自己不可能到今天才发现。恩,他没有作案时间。


第六个,是企业家王永贵,马寡妇的小学同桌,坐拥千万资产,宝马是他的名片。一次同学聚会,马寡妇长城干红喝得太多,不慎倒在了王永贵的怀里,从此,他们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是螺丝和螺母的关系。王永贵经常出入于歌厅和洗浴中心,得上花柳病的概率很大。不过,一想到王永贵进监狱都快一年了,马寡妇立即为自己荒唐的怀疑而后悔。


第七个,是管道清理工周铁军,一点通家政服务公司的老员工。每次马寡妇家的下水道堵了,周铁军都会带好工具,第一时间赶到马寡妇家,迅速地投入到管道疏通工作中去。具体是疏通什么管道,完全看马寡妇的心情而定。会不会是这年轻人经常寻花问柳,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呢。不过,一想到周铁军一个月前,半夜三点帮人疏通管道,不慎从四楼掉下来,成为了植物人,马寡妇不仅不再怀疑他,而且,为他的不幸遭遇感到深深地心痛。


第八个,。。。。。。



排除了无数的人后,马寡妇脑海里依然没有锁定可靠的目标。到底是哪个没有道德的王八蛋啊,把这该死的性病传染给了自己?马寡妇充满了愤怒和忧伤。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海里闪过,象一支利箭一样,直接命中心脏十环:


啊,会不会是他-----公公,那死的老头子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