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将是重新划分亚洲和世界格局的“准世界大战”(转载),<5>

十、台海战争的假想场面

1949年,解放军百万大军即将横渡长江,国民政府派代表团到北京“和谈”,要求共产党不要过江,***对南京来的谈判代表张治中豪迈地说道:“长江我们肯定是要过的,就看怎么过法,要么唱着歌子过去,要么是开着炮过去。”

转眼已到二十一世纪,肩负着举国希望的大陆军队又将迎来一次横渡,又将重复历史的一幕:海峡肯定是要过的,就看怎么过法,要么唱着歌子过去,要么是开着炮过去。

台海战争有三个层面:一是大陆对台湾,二是大陆对美国和台湾,三是大陆和美国对台湾。

第三个层面在这里没有讨论的意义,我们尝试着来探讨第一和第二两个层面的一些简单粗浅的战术策略。

第一种情况:大陆VS台湾

由于综合实力的巨大差距,大陆于台湾之间的战争将毫无悬念,将是一场一边倒的战争,只是台湾军队可能会利用某些技术优势,尽量给大陆军队以较大的杀伤,但最终都无法改变战争失败的结局。

台湾的一些“军事专家”,平日专好研究台湾海峡的空域内能够容纳多少架战斗机,证明台湾在空中力量上还是有一定的优势,然后又研究双方在军舰上的数量质量,又得出台湾海军力量占优的结论。比来比去,台湾的海空军事力量都要比大陆强,所以大陆进攻台湾没有胜算。

按这种低能的算法,以朱镕基总理的话来说,现在全世界都是希特勒的了。

孙膑教田忌赛马,就是教他用自己的长处去对付对方的短处,而不是用自己的短处盲目的去和敌人的长项拼命。假如把导弹、空军、海军三者比为上马、中马、下马,我们对台湾的战法就完全可以向孙膑学习,先用导弹来消灭对方的空军和防空导弹,然后用空军来消灭对方的海军、岸基导弹阵地和海岸防御火炮,再用海军来消灭海岸守卫陆军,最后用陆军来占领全岛。即使我们各方面力量占优,这也是损失最小、成本最低的一种最佳战法。

1、首先,大陆用密集的中短程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包括远程火箭炮)消灭台湾的空军、机场设施和地面防空导弹阵地,由于台湾离大陆距离太近,携高爆炸药甚至超级炸药弹头的M11、M15导弹在几分钟以内就可以覆盖台湾全岛,可以攻击所有机场、防空导弹基地、雷达站、微波站及佳山基地和志航基地的出入口等高价值目标;

2、紧接着,大陆机群到达台湾上空,消灭台军剩余的飞机、海军舰艇、各种岸对舰导弹基地、地面火炮阵地、桥梁、发电站(也许还包括电线杆,前不久一根电线杆倒地,就引起半个台湾大停电);

3、随后,渡海舰队到达台湾西海岸,海军用强大密集的火力来消灭滩头守军和残余火炮;

4、陆军登陆,在陆军航空兵和海空飞机地掩护下挺进纵深,将台军主力分割、保卫、消灭;

5、最后,清剿残敌,进入城市,接管政权。

就此,台海战争速战速决(力争要在5-7天内完成)。

在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台湾军队战斗力的问题。

自宋以后,文化的过度成熟就逐渐使中华民族失去了尚武精神,所以,此后一直被外敌入侵。这一点其实也符合社会发展进程的规律,因为稳定的社会系统会带来较高的生产力,充足的物质生活也会让人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来从事文化活动,在文化昌盛的国度,脑力劳动和智力相关的技巧性劳动成了生活的主要能力,而肢体能力渐渐退到后面,所以,孔子把这种现象总结为“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先进带来富裕,而长期富裕的文明是没有战斗力的,希腊亡于斯巴达,罗马亡于哥特蛮族,宋朝亡于金元,都符合这个规律。

今天的美国似乎逃脱了这个规律的宿命,美国凭借科技、国力和超前的战略意识,占领政治军事的制高点,进入了另外一种循环,那就是以打仗赚钱,以中小规模的战争来促进自身经济发展,使综合国力越来越强大。由此,美国在全球完全处于主动进攻的姿态,不断地寻找理由发动战争,不断地制造伤亡和废墟,然后扶持傀儡政府帮助对方“恢复重建”,占领对方的资源和市场,从而让“战争利润”不断流进自己的腰包,形成了一个“投资打仗--恢复重建--占领资源和市场--赚回成本和利润”的生产线似的链条,但是,随着多极世界的建立,这个血腥盈利的链条必然会被世界大环境制约甚至打断,如果到那个时候,寄生性越来越强的美国也将和所有强权文明一样慢慢掉进文明腐熟的轨道,慢慢堕入上述的那个历史规律中去。

台湾是个孤悬海外的岛屿,在航海技术不发达的古代,台湾很少被战火触及。《马关条约》以后,台湾被割让给日本,台湾反抗运动被日本.,此后再没有经历过大面积的兵荒马乱。可以说,日据时期台湾人并没有受多少苦,日本人相反还带来了较为先进的科学知识和生活方式,所以,几代人下来,日本文化对台湾的影响渐渐大于中国文化的影响,所以也才有了“岩里政男”这样的忠诚皇民。

1949年,国民党退守台湾,由于岛内岛外的各种因素,台湾经济开始发展,人民生活日渐富足,除了在大陆沿海岛屿的几次小规模战斗,五十多年间,台湾军队从新一代将帅到士兵几乎没有在实战中放过一枪一炮,这样的军队,战略水平自然低下,战斗力自然十分有限。

比如,台军将领曾透露,台军在“友邦”帮助下建立了一支夜航大队,其任务之一就是奔袭三峡。台湾距三峡大坝至少1500公里,但台军目前没有远程轰炸机, F-16战机和幻影战机飞行半径都远远不够,在这种情况下,台军居然有人提出异想天开的提议,用大型空中加油机协同作战。

在台湾海峡都拿不到制空权的情况下,居然敢让空中加油机到大陆上空来“遛马路”,如此荒唐建议,也亏他们想得出来。台军从战略设计、高层指挥到实战战术的整体水平,由此可见一斑。

其次,台湾文化是一种发达腐熟的商业文化,阴性成分过重,全社会没有精神追求,人民从小生活优裕,耽于享乐,视野狭窄,做生意赚钱和读书研发的能力无可厚非,但要从军打仗,为社会献出生命,台湾人没有足够的精神准备和勇气。

第三,台湾军队由蒋氏政权多年经营,国家统一观念广泛存在于中高级军官思想深处(这次陈水扁就没敢让军队参加投票选举),今年“总统选举”后,台湾社会被割裂成“统”、“独”对立的两个部分,军队也不免也牵扯进去,没有高度统一的思想和精神,这样的军队还会有多大的战斗力?

(2004年6月13日上午,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园举行黄埔军校建校80周年庆祝活动,黄埔十二期毕业生、台湾前“行政院长”郝柏村代表黄埔校友发表讲话说,台湾执政者准备以“制宪”之名改变两岸和平现状,将置台湾2300万同胞于万劫不复之地。今天,我们在这里庆祝黄埔军校建校80周年,就是要发扬黄埔精神,反对任何形式的“制宪”或以“修宪”之名行“制宪”之实,确保领土主权完整,共同祝愿中华民族兴盛。郝柏村强调,“黄埔军校校友反对任何形式的制宪”,“我们绝不充当分裂国土的罪人。”)

第四,从1927年建军开始到58年金门炮战,PLA历来就是国军泰山压顶般的克星,尤其是50年抗美援朝,一战动天下,此后与苏联、印度、越南交手,无一败绩,后与美军再逢于越战,隔山打牛,不战而胜,今虽二十年未得实战,但看看98年大洪水时的如虹气势和虎虎生气,“世界第一陆军”的名头,中国陆军仍旧当仁不让。与如此战绩辉煌的对手面对面相搏,台军首先在气势上就输掉了一大截,心理上更是畏首畏尾,纵有几分战斗力也发挥不出多少。

总的看来,台湾军队的战斗力,技术性工作如空军、海军、导弹、电子、通讯等方面要强一些,但最为关键的陆军,战斗力就明显不足了,而艰苦卓绝的精神和面对面厮杀的勇气,更是台湾军队的缺陷。

除了脑满肠肥者活动的高尔夫球场和纸醉金迷的夜总会外,看看世界体坛甚至亚洲体坛,从足球、篮球、排球、田径、游泳到拳击等等,哪里还看得见台湾男人的身影?

所以,台湾军队的战斗力,可能没有我们设想的低,也不会比我们预料的高。

第二种情况:大陆VS美国、台湾

假设中美开战的敌我态势是:

1、中国基本完成战争准备,主动挑起台海战争;

2、中国拥有苏式战机和歼10达到500架,歼8、歼7和歼轰7达到500架,歼6、轰5、轰6和强5达到800架;

3、中国在中朝边境驻扎重兵,防止美韩在中国侧翼包抄;

4、同时,美国没有被世界另外一处危机所牵制,美国可以倾举国之兵前来迎战,开战时来得及动员6-8艘航母,这已经接近美军海军的最大动员能力了;另外, F-22在弗吉尼亚兰利空军基地开始服役,并有少量驻守日本本土(如驻守冲绳容易遭中国导弹袭击),因此对台海战局影响不大;

5、日本还在观望阶段,只是向美军提供后勤保障工作(包括冲绳和本土基地),所以,双方战争之局限在常规战争范围;如果随着战争进程,中国处于极不利的境地,日本就可能直接参战,那时,中国就必须将常规战争转化为局部核战争;

6、 在战前,中国必须申明自己的战争态度,目的在于用核战争来吓阻日本直接参战。

一、战争开始时美军的位置。

这里,要分为两种情况:

一是两岸间还没有正式开战,中国可依照第七章第二节中“拖延战”战术来应对;

二是两岸间已经开战。

由于担心大陆飞机和巡航导弹的攻击,美国的航母舰队必然要在我飞机和巡航导弹的攻击范围以外,但又不能过远,否则其航母舰载机F-14和F-18的作战半径不能覆盖,或即使覆盖在台湾海峡上空停留作战时间也不能太短,所以,其航母估计在台湾以东洋面约800至1200公里的位置上,与冲绳的F-15C/D 形成犄角相望之势。但这个位置仍然在我Su-27、Su-30的攻击范围内,所以,美军舰载机的任务一是要攻击我渡海部队,二是要保卫巡逻,防止我空航和海航袭击其舰队,三是要反潜,防止我潜艇偷袭。

二、战争过程

1、大陆判断出美军肯定介入台海战争,而我方因各种原因又不能采取“拖延战”战术之后,大陆军队必须要赶在在美军舰队到达作战位置之前,在短时间(3-5 天)内消灭台湾所有海空军、防空导弹阵地、岸舰导弹阵地和海岸防卫部队,并且有不少于10万人的部队登陆,这是大陆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否则美台两股力量合而为一,大陆难以应付。这是美军介入战争的情况下,大陆必需要抢占的战略先机,否则,在此次台海战争中我们不光收复不了台湾,先期在台湾登陆的部队都有重蹈“宁古头”覆辙的危险,甚至整场战争都有全面失败的危险。

2、冲绳位于台湾东北方向,距台北约530公里,距高雄约800公里,美军舰队到达台湾海域之前,当大陆展开对台打击的时候,冲绳方向可能会出动少量F- 22和F-15C/D前来协助台湾空军阻止大陆空军夺取制空权,并干扰大陆渡海。大陆必定出动Su-30和歼10机群在中途拦截,如果大陆占下风,便可以直接用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打击那霸基地,消弱美军飞机的力量;但凭借各类飞机的数量,在美军舰队主力到来之前,大陆空军应该全面夺取了台湾上空的制空权。

3、由于我空军已经基本消灭了台湾海军,而我海军业已重创了台湾西海岸守备力量,所以我方应该有两三万陆军登上台岛,在航空兵和海军火炮的掩护下建立了开阔的滩头阵地和桥头堡。由于我方在台湾海峡拥有绝对的制空权和制海权,所以我不少于20万人的后续部队应该使用一切船只抢渡海峡,在台湾海峡上形成万船竟发之势,登陆后向台湾纵深发动穿插和攻击,在航空兵和海军火力掩护下打垮台军主力。为了防止运兵船被击中后造成大量士兵溺死,我们在使用高速登陆舰只的同时,应大量使用中小吨位民船,分散乘渡人员和装备,并与大量空船夹杂混编。

在美军到来之时和之初,我军实际上已经打垮了台湾军队大部分主力,基本控制了台湾大局。

4、美军特混舰队到来,必然要和我军展开争夺制空权的空战。如果对方是一到两艘航母到来(只有50-100架左右的战斗机),我军必定要趁其立足未稳,主动出击,力争以优势兵力用“车轮战”的战法,来重创或消灭对方第一批舰队。

我军以多编队、多方向和不同的高度出击,每个编队由高中档飞机搭配,数量在10架左右,目的就是迫使敌人分兵迎战,尽量多的消耗对方飞机和飞行员的空战能力。在接达到双方接战的上空时,如果美军迎战飞机F-14和F-18数量较少,我军飞机便可以凭数量优势围而歼之,如果数量众多(不少于6架),便避其锋芒,游而不战,退回海峡上空,配合地面的HQ-15(S-300中国版)、HQ-9A等地面防空导弹来拦截对方,等到对方油料耗尽退回,同时我方第一批飞机也返回,飞机加油,飞行员休整。

对方退回时,我军第二批赶过来的飞机又便趁势追击,照样是多编队、多方向,而美军前来支援的第二批飞机也必须分兵迎敌,数量还不能太少,我方飞机兜个大圈子后又退回来,照样不与之正面作战。等到这批美机又撤回时,我军又有第三批飞机分头追击过去。

如此六个来回,我军出动300架次,美军迎战是180架次,双方还没怎么正面交手,美军飞机的空勤率就几乎达到饱和状态(美军航母舰载机一般一天只能出动一个架次)。如再来几个来回,连轴转的美军飞机几乎就无法起飞了。

一边要回收油料耗尽的带弹飞机,一边要让重新装油的飞机前去拦截从几个方向逼近的中国飞机,另外,我导弹驱逐舰在外围不断佯作进攻之势,潜艇频作疑兵骚扰。美军航母甲板上的紧张忙碌程度,几乎无法想象,只要有一个小小疏忽,就必然酿成灭顶之灾。

只要这种状况不间断持续数小时乃至10个小时,美军舰载机就非累跨不可,整个特混舰队防御范围便缩到最小,完全靠舰载防空武器来进行抵御。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样的力量来阻挡我空射导弹、舰射导弹、潜射导弹和鱼雷对美国特混舰队屠杀般的攻击?

倘若美军一到两艘航母先期到来,便是我军重创甚至消灭对手的千载良机,这个战机稍纵即逝,我们要以大无畏的精神敢于出击,不怕牺牲,在10个小时以内连续作战,用优势兵力轮番上阵,用最小代价拖垮美军空中防御力量,最后在20到30公里的范围内对美军舰队实施攻击,必定能大获全胜。

这就是对付一到两艘美军航母的“车轮战”战术。

打掉美军第一批舰队,就为我们以常规战争来赢得台海战争打下了胜利的基础。

5、如果美军真的失去了一到两艘航母和一个特混舰队,按照常规,美国政府在国内必然承受不了无法想象的压力,早就宣布撤军了,但我们在这里只是提出一种抛开国际社会影响的假想,来探讨战争发展的各种可能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估计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也才有各种预备方案,对打赢战争也才有相当的把握。

如果美军6-8艘航母同时进入战场,美军舰载战斗机数量将到达400架以上,加上冲绳的F-15,美军战斗机将达到600架左右,并且日本、英国、澳大利亚等国也相继参加战争,那时,我们便要面对极为严峻的形势。

如果美军舰队是同时到达,就必然有一个调集汇合的过程,我们最多估计这个时间为七天。在这宝贵的七天里,我登陆的20-25万陆军、海军陆战队及新政府组建人员将有以下任务:

一是继续清剿,尽最大可能消灭台军残余兵力,防止这些分散了的力量在美军飞机支持下重新聚集起来进行反扑,并且要在一时来不及拿下的“硬骨头地区”周围破坏所有道路桥梁和其他设施,大量埋设地雷以钳制其行动;二是建立新政权,掌握宣传、金融、交通、水电设施和社会治安等方面的工作,控制所有的军事设施和基地,严厉.顽固台独分子;三是在台湾东海岸构筑反登陆的纵深阵地;四是构筑大量密集的防空阵地,特别是HQ-15、HQ-9A改防空导弹和“红鸟”巡航导弹阵地;五是囤积当地的钢铁、水泥、粮食、油料、弹药、医药等物资,以作长期独立反空袭反登陆准备;另外,部分飞机驻扎台湾机场,威胁美军舰队,迫使其不能靠台湾过近,同时尽量在海上迟滞美军飞机的进攻。

美军到来,必然要用轰炸来压制台湾岛上我陆军的清剿行动,而我空军也必然要奋勇拦截,由于美军飞机装备、指挥系统和技战术都优于我军,我军飞机必然要遭受大量损失,地面部队也将被美海空军炸得抬不起头来,而我潜艇由于敌舰密集又无法展开攻势,同时,原来瓦解了的台湾军队又将聚集起来,形成小股兵力,从各个方向上向我发动进攻,所以,在这个时候,我方将进入台海战争中最为艰难的时期。

6、与此同时,美军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由于人民同仇敌忾的决心和战争潜力雄厚,中国根本没有停战的意图,在战场上,中国空军的拼命抵抗加上地面防空导弹的攻击,美军飞机数量也在急剧消耗下降,美军的后勤补给线也时时面临中国潜艇的偷袭,所以,美军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另外,由于台湾人民过了几十年的优裕生活,对战争的承受力远远不及大陆,残酷的战争和漫长的痛苦会让更多的人加入了统派的行列,统派的力量将会越来越大,所以,大陆军队在台湾也不是孤军奋战,零星小股残余台军的抵抗完全没有翻盘的可能,美军对他们根本无法给予什么希望。

失去了胜利的希望,战争就完全成了毫无意义的消耗和毁灭。

如果要完全切断大陆与台湾的联系,就必须完全摧毁中国海空军的战争实力,而要消灭中国海空军就必须进攻中国本土,攻击所有的机场、港口、雷达站、军事基地、指挥中心等所有目标。中国不像伊拉克,太过庞大,美日英澳全加上都没那么大的空中力量,并且即使有那么多飞机,在冲绳和航母上也无法也无法停放。由于朝鲜的问题,韩国绝对不会允许美国飞机从自己土地上起飞去轰炸中国,从日本本土起飞距离过于遥远,菲律宾、越南、泰国谁都不会惹火烧身。

当年麦克阿瑟也想到了这一点,可最后却被杜鲁门赶下了帅位。

全面进攻中国大陆,犹如痴人说梦。

7、假如美军退而求其次,从军舰、潜艇上和飞机上用巡航导弹袭击大陆沿岸军事目标,那么大陆就完全有理由使出最后一招。

几朵蘑菇云冉冉升起,几百艘军舰和几百架飞机——美日英澳全部海空军的全部家当,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即使美国咬牙切齿的报复,也只敢对台湾海峡上的中国部分舰队和台湾岛上中国军队较为集中的地区发射核弹,这不光导致中国军队的惨重伤亡,也将造成台湾平民的巨大伤亡。

美日不光是输家,还是历史的罪人。

战争打到这步田地,美国参战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来的意义。

所以,只要我们“不怕鬼,不信邪”,只要我们用毫不畏惧的态度来积极迎接战争,不管美国以何种方式参战,美国都没有打赢台海战争的希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