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君子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我自由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84/


“阿飞,你不太够意思哦,那天你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去参加那个什么春风营,刚才我得到了学校的最新消息,学校已经宣布了这件事情了,我就说嘛,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有人错过呢,除非是脑子出问题了。”


我的良好的睡眠又被贺勇这小子给打断了,感到非常的郁闷,没好气的回答道:


“好个屁啊,你要去我让你去?我倒是希望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那样就可以不去了,问题是现在别人根本就不给我脑子出问题的机会。”


看着贺勇那瞪得比牛眼还大的眼睛,我又不得不把我对关于春风营目的的怀疑和我斗争失败的经过告诉了贺勇。


听完我的话,贺勇也感觉到了事情有一定的蹊跷,于是他帮我出主意道:


“阿飞,我说你怎么到这个时候怎么突然变傻了啊,这个问题好解决嘛,你看,这次春风营参加的人选看似每个市只有一个人,但是你看,全国加起来至少也是好几百个人吧,这么多人肯定不会全部都要。你只需要在春风营故意表现糟糕一点,再借机犯几个小错误,那你不就是可以重新回来了吗?再说了,这次听说选拔的都是精英,你这小子就算尽了全力也不一定能获得通过呢。”


“操,你小看我了吧,我的实力还需要怀疑么,不过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多坏主意呢,怪不得别人说你是小人呢,开始我还不相信,现在我是明白了。传言有的时候还是可以相信的。”


贺勇的话让我的烦恼尽去,高兴之余不忘调侃下。


“我就说了好人没好报嘛,我帮你出主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你居然这么对待一个伟大而善良的好心人,你的良心被狗吃啊。”


看来贺勇对他给我出了个好主意反而没得到我的好话感到不满了。


“好了,好了,你说完了吧,说完了就给我闪一边去,我还得继续和我的嫦娥喝酒呢。”


说完,我也不理贺勇的反应,继续开睡。


“啪。”


我的桌子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我正准备开骂,发现是支书冯媛媛,赶紧转变语气,有点不满的说道:


“我说冯大美女,你要和我打招呼也得温柔一点点嘛,你看你把我吓的,我的小心肝现在还扑通扑通的跳呢。”


“那你要我怎么‘温柔的’的叫你呢?要不是校长叫我来找你,我才懒得理你呢。”


看着冯媛媛似笑非笑的表情,我感到心里一阵发毛,马上就脱离了危险区域,边跑边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你这样其实已经很温柔了,校长那里我自己去,不用麻烦你了。”


“小蓝同学,你终于来了啊,快坐快坐。”


一见我进门,校长很热情的招呼道。


“我说校长大人,我不是都已经答应了你要去参加那个什么春风营了吗,你干嘛还老叫我来啊,你不知道打扰别人休息是很不礼貌的事情么。”


由于对校长动用卑鄙手段叫我参加春风营的事情感到相当的不满,我的回答自然也不大客气。


“小蓝同学啊,你以为我这个校长当得很容易吗,我对上要对教委负责,对下又要对你们这些老师和学生负责,我也不容易嘛,你以为这些年学校修教学楼,盖体育馆是很容易的事情么,还不是我东跑西跑,到处找关系,拉赞助给建起来的。至于你参加春风营对我又有什么好处?估计你还没回来我的退休通知书就已经到了,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我们的这个学校么。”


校长对我的不客气好象一点也没有在意,反而向我大倒苦水。


“我说校长大人呢,照你这么说,那我明年也是要毕业的人了,参加春风营肯定得耽搁我很多的学习,万一要是选不上,那我不是亏大了啊,你这个等于在间接害我嘛。”


我开始单刀直入,直接说明要点,其实这耽搁一个学期对我的影响基本上是没有,我早在高一的时候就把高中的课程给弄明白了,这两年也基本上过的是休闲的日子。但是我这么不明不白的给这王老头给阴了一把,要是不捞点好处,又怎么能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呢。


“这次来我也是和你说关于你这个事情的处理办法的,经过学校开会商议的结果,对于你这次参加春风营,无论你最后是不是能够选上,我们都会为你保留一个保送重点大学的名额,这个条件够优厚了吧。”


“我说校长,这个条件很优厚么,我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想用这个来收买我,那可不行,你当我三岁小孩啊。”


我对校长的这个建议不是很满意。


“嘿嘿,我就知道你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所以你,校长我在学校的常务会议上排除万难和众多老师的阻扰,给你一个重大的奖励,我相信你肯定会喜欢的。


校长突然很神秘的说道。但是我显然对这王老头能想到什么方法来让我满意感到没兴趣,毕竟我和他相差有好几十岁,这‘代沟’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得明白的。


见我不是很在意的样子,校长又紧接着说道:


“这个我给你争取的第二个奖励就是,你从今天起就不在学校的日常的考勤范围以内了,说明白点你以后就是自由人了,你有选择上不上课的权利,不想上的话,甚至你跑回寝室睡觉都行,我知道你的瞌睡可是很多的。怎么样,这个奖励可是在学校的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的哦。”


“恩,这个条件还勉强可以,看在你老人家平时也算对我比较的照顾的份儿上,我们这次的事情就算扯平了。”


“什么?扯平了?”


校长一反常态的大叫起来,这也难怪,他这次给我争取到这么大的奖励,愿以为我会很感激他的,至少也会说上几句感谢的话,对自己尊敬一点,谁知道我一句扯平了就把他冒着众多压力和反对做出的决定给轻描淡写了过去。


还好姜毕竟是老的辣,校长很快的又回复到往常的状态,不过嘴上却不停的念道:


“老了,老了,现在的年轻人心里怎么想的真不是我这把年纪的人可以猜的了。”


见校长这样,我也‘好心’的安慰道:


“校长其实你也满不错的,至少你的第二个条件我很满意嘛,所以你,你还是具有很强的观察力的。”


“算了,你别这么说,你小子心里怎么想的我还不知道么,你现在起就是自由人了,你走吧,记住了,这个时期你千万别给我惹出我都不能帮你摆平的麻烦出来,还有就是好好的准备下,争取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这样对你参加春风营有好处。”


“我说校长,这些道理你不讲我也知道,至于状态嘛,那还需要调整么,我什么时候都是最佳状态,我走了,校长再见。”


由于今天在校长那里得到了天大的好处,我也破天荒的觉得校长这人还算不错,第一次在走的时候给他说了再见。


校长显然也没想到我会给他说再见,愣了一下,正想回话的时候,发现我已经不在了。不禁发出了会心的微笑,低声说道:


“这小子还是有可塑性的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