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三个半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杀手


很年轻,竟然没有蒙面,俊俏的脸庞,一身灰衣,右手一把长剑,剑尖破空呲呲带声,魏忠贤在剑到自己眼前的时候出了手。


指。


一指。


魏忠贤只出了一指。


多少年来,魏忠贤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出手。


江湖上都传言魏忠贤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但是没有人见过他亲自出手,也确实没有必要再亲自出手,身边的高手已经太多太多,还有谁能让已经贵为“九千岁”的魏忠贤出手。


魏忠贤最后的一次出手也要追到几年前的一次刺杀。


西郊


五谷场


六年前,三十七个杀手在这里袭击了独自一人散步的魏忠贤,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三十七个杀手竟然一点也没有伤到他,而三十七个杀手却都死了,后来的人连尸体都没有见到,因为所有的尸体都被及时地处理掉了,魏忠贤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武功来历,从那以后这世上没有人再见过他出手除了那三十七个死人。


指。


一个人的指力竟然可以强到如此地步,一指就弹飞了“小爱”手中的剑。


“小爱”


封楼帮的杀手。


出道七年,手上已经有七十五条人命,而身上却无一伤。


每一次的任务都完成的那么的完美,所以每一次有棘手的活,玄帮主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他。


“小爱”已经在“独芳亭”里埋伏了两天,身子吊在亭子里面,两天里,魏忠贤有三次经过这里,但是机会都不好,每一次的“小爱”的成功都是靠着对出手时机的正确选择,不到最好的时候绝不出手,但一旦出手,就要有人死,而且要死的彻底,死的干脆。


“幻丝”


好美的名字,“小爱”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这把剑,如幻如丝,虚无缥缈就好像自己的剑法一般。



“小爱”出了剑,在魏忠贤踏上小桥的一刹那出了剑,一剑刺向魏忠贤的脖子,又快又狠。


“叮”的一声,“小爱”手中的“幻丝”剑被魏忠贤一指弹飞,斜斜地插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剑柄兀自左右晃动。


一指就能弹飞自己的剑,这简直是太出乎自己意料了,虽然来之前心里已经做了准备,但魏忠贤的武功之高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小爱”的剑被震飞了,但是“小爱”的身形并没有因此而有一点点的减慢,剑没了,手还在。“小爱”右手合拢伸出中、食二指依然向魏忠贤的耳下点去。


魏忠贤一指弹飞了“小爱”的剑,但没想到这“小爱”手中没有剑也敢空手冲过来,当下收指变爪,一把就抓住了“小爱”的小臂,五指发力,硬生生就要将“小爱”的手臂捏个粉碎。


“小爱”的手臂已经被魏忠贤抓住了,已经可以感觉到从五指传过来得大力,可是“小爱”不管这一切,因为今天步这个局就是为了要取魏忠贤的命,怎么可以为了自己的一条手臂而前功尽弃。



“小爱”还是没有停,虽然前臂被抓住了,但是还有肘,你可以捏碎我的胳膊,但我也要用我的肘打到你,“小爱”完全是一种不要命的拼法,用废掉自己的一条胳膊来换打魏忠贤一下。


魏忠贤右手握着“小爱”的胳膊,大力发出“金刚指”欲将“小爱”的小臂捏成粉末,但未料到这小“小爱”竟然舍臂来换用肘攻击自己。自己可以一下就捏碎这胳膊,但这一肘自己也不会躲开,如果当着手下人的面被打到脸上,那可就太不好看了,魏忠贤可不想丢这个人,于是魏忠贤送开了手,踢出了一脚,直取“小爱”前胸。


“小爱”还是不躲,这魏忠贤的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了“小爱”的前胸上。


“小爱”喷出了一口血。


重伤。


很重的伤,被魏忠贤踢到的人能活下来的没有几个,但是“小爱”能,不但能活下来,还能喷出“血剑”来攻击,手下还封了魏忠贤右腿的三处穴道。


魏忠贤的一条腿被封了穴道,但是应该没有大碍,因为刺客已经被踢飞了出去,而且还身受重伤,腿上被封的穴道自己一口气就可以冲开。


魏忠贤踢飞“小爱”,头向后微微一仰又躲过了“小爱”喷过来的“血剑”心中暗想:“无用的刺客。”


湖水。


宁静的湖水。


剑。


又是一把剑。



从湖水里刺出来的剑,剑刺出来的时候离魏忠贤的后背不到一寸。


“小爱”的拼命打法目地只有两个:一是暂时封掉魏忠贤的一条腿,让其活动不便;二是将魏忠贤逼到湖边来接受这致命的一击。


在水底下的是 “冥神之犬”,一个天生就有奇异听力的人,他可以在水下凭着听觉判断岸上发生的一切。


“冥神之犬”在水下也隐匿了两天,等待了两天,不吃不喝不眠不睡的等了两天,每时每刻都在用耳朵听,听岸上的声音,听自己的心跳。



“冥神之犬”手中也有剑,普普通通的一把剑,没有好听的名字,没有显赫的背景,有的只是无数的剑下之鬼,究竟有多少人死在这把剑下现在就连“冥神之犬”自己也数不清了。


江湖中能躲过“小爱”刺杀的不超过二十三个人,能同时躲过“小爱”和“冥神之犬”刺杀的不超过十六个人。


从水里出来的不光是一把剑,还有两根针,两根淬有江湖中最好的麻药的针,无论是谁挨上一针,一柱香的时间内都不会再有任何的力气来活动。


剑快,针也快,最少应该可以有一样可以击中魏忠贤,“冥神之犬”拼了全身的力气发出的一剑两针,不管那一样打到魏忠贤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也不枉费自己在水里泡了两天两夜。


魏忠贤一脚踢飞“小爱”,本以为刺客已除,未料到身后湖水里又发出一剑,而且还带有两根飞针。


只有绝顶的高手才有可能躲过这一必杀,魏忠贤就是其中之一。


魏忠贤听到了身后有人窜出水面,也听到了出剑的声音,还听到了两根飞针的声音。


魏忠贤没有转身,因为来不及转身,身后的剑已经贴到了后背,魏忠贤只能身体前伏,同时右手发出一掌震飞“冥神之犬”手中的无名剑;左手发出二指“捻花指”点落了两根疾飞过来的银针。


“冥神之犬”的一剑两针都落了空,但是没有关系,因为还有后招,只是这后招不是来自自己也不是来自已经身受重伤的“小爱”,而是来自地下。


雁长老已经在地下待了两天,一条地道从外面打进来一共花了十七天的时间,地道打好后,雁长老就一直在这里等着,等着时机的到来,两天的时间里,雁长老每日都在静坐等待最后一击出手的机会。


魏忠贤身体急速前扑躲开身后的快剑,同时击落一剑两针,正欲发招攻击已经跃出水面的“冥神之犬”,未曾想地底下又发出了招,一剑一掌。


剑是穿心剑


掌是封心掌



魏忠贤竟然又躲过去了,简直是不可相信的事实,如此近距离的突然袭击居然也可以躲过去,但是雁长老的掌并没有白发,还是起到了作用,虽然只是封住了魏忠贤胸前的两处穴道。


是不是有必要三个人一起来刺杀一个人,来之前“小爱”问过,“冥神之犬”也问过,雁长老的回答是有必要,而且就算是三个人也不一定能够保证刺到魏忠贤,可能还会用到最后的半个人。


三个半人,玄帮主临行前曾说过会有半个人可能会参与这次行动,只是不太肯定而已,而这半个人是谁,玄帮主到最后也没有说,只是说一切由天定。


最后的半个人终于出手了。


“甜月亮”


一个已经跟了魏忠贤超过十年的亲信,一个魏忠贤几乎视之为亲人的亲信,一个几乎可以承接自己衣钵的亲信。


“甜月亮”出了剑。


“刺虹”很好听的名字,不过“甜月亮”更习惯叫这把剑“刺红”虽然发音一样。


很有意思的是这把剑竟然是魏忠贤送给“甜月亮”的,一万七千两银子重金买来的,在“甜月亮”二十二岁生日的那天当着众多宾客的面由魏忠贤自己亲自送给“甜月亮”的。当今世上除了皇帝老儿以外,魏忠贤几乎没有亲手送过东西给别人,至少最近十几年没有。


“甜月亮”一直都想出剑,从十三年前第一次见到魏忠贤到现在,几乎每时每刻“甜月亮”都想出剑,但是理智告诉自己要等,这一等就是十三年。


“小爱”出手的时候,“甜月亮”在等,因为这可能是个圈套,为了试探身边的人魏忠贤什么诡计都想得出来;


“冥神之犬”出手的时候,“甜月亮”还在等,因为“甜月亮”不确定此时自己出手是否就一定能要了魏忠贤的命,机会只有一次,等了十多年就只等来一次好机会,怎可轻易地出手,出手就要有结果,否则就不出手再继续地潜伏等待下一次的机会。



雁长老出手的时候,“甜月亮”终于也出了手,因为“甜月亮”确定魏忠贤确实被封住了穴道,不光是一条腿还有前胸的两处穴道,虽然不会伤到魏忠贤但至少可以限制住一部分的功力,这也几乎是这么多年来最好的一次机会了。


“甜月亮”出剑的一刹那,魏忠贤的脸上表情变化万端,先是困惑、然后是悲愤、哀怨、无奈、最后是寂静。


不是没有人背叛过自己,多少年来,有无数的人投奔自己,也有无数的人背叛自己,只是这一次最心痛而已。


魏忠贤亲眼看着“甜月亮”向自己挥出了剑,一个自己栽培了十多年的人向自己挥出了剑,而且是那么的快,那么的狠,超过了自己以前见过的每一次的“甜月亮”的用剑。



心痛


不光是心痛,脸上也痛,“刺虹”在脸上划过的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