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一起的日子

bieyang 收藏 0 28
导读: 天色黯淡了。   秋风的凉意已遮掩不住,树叶沙沙作响,有些瑟瑟。   没有阳光的黄昏,被铁灰色的阴霾团团笼罩。沉重、锤击着地面,如同将踏上死亡的脚步声。   生命的感觉在身边无处不在,寂寞如月,自怜如花。总有着刹那的芳华,在浓的淡的情怀中也曾被挑动过几许闲愁,或留下过莹白的泪点。   生命的真相是什么?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些。   许是生命的一种存在,又或是一场虚空。但这毕竟只是臆测。   而从前所有对生命的认知,以一个局外人超脱的心态构架起来的想象,在战友牺牲的那一刻嘎

天色黯淡了。


秋风的凉意已遮掩不住,树叶沙沙作响,有些瑟瑟。


没有阳光的黄昏,被铁灰色的阴霾团团笼罩。沉重、锤击着地面,如同将踏上死亡的脚步声。


生命的感觉在身边无处不在,寂寞如月,自怜如花。总有着刹那的芳华,在浓的淡的情怀中也曾被挑动过几许闲愁,或留下过莹白的泪点。


生命的真相是什么?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些。


许是生命的一种存在,又或是一场虚空。但这毕竟只是臆测。


而从前所有对生命的认知,以一个局外人超脱的心态构架起来的想象,在战友牺牲的那一刻嘎然而止,继而支离破碎,再无以拼凑完整。


伴随着死亡的悲痛,如水漫过,寻不到丝毫超然的素洁。


生命的确是朵开败无常的花。自蕾状小心翼翼地片片打开,到最艳丽时的腾然绽放,面对眩目的色彩,不禁陶醉起来。仿佛这美丽长久得没有尽头。待得数日,落寞谢去。恍然,花落、本只是一瞬间。死亡亦如是。


空落的枝头宁静肃杀,直击心脏深处。夜黑得愈加凄凉,沉重的脚步声声催促,无顾及夜风已然透明,风中的呜咽声如雨点,洒落一地。


02年8月23日,战友因演习事故而牺牲。这是四年前的事了,该如何说起?


或者,生命本身对于死亡是有预兆的,说起这个心中不免泛起玄之又玄的感觉。


相片中的战友嘴边逸出丝微笑意。他憨厚的面容中有一眼深潭,细察又觉似有无限伤感。如今每日看见,心中都不禁一颤。


生命就在这不经意间一点点的残破,没有丝毫的声息。


出殡那天他父母亲粗重的喘息带着浑浊的撕裂感。他众多的亲友挤满了棂屋,没有谁能让他的生命多延续一分一秒。


哭声此起彼伏,一双双噙满泪水的眼睛里尽是绝望。大家的悲痛似已麻木,而他,并无任何的知觉。


从没有任何时候如那一刻一样无助和绝望,如被狂风卷往半空的落叶般的仓皇无措,周围没有任何着力的地方。


尸体遍布了半个山坡,场面很凄惨,作为曾经一起摸爬滚打过的战友,大家机械地做着份内的事,寻找尸骨!


天空下起了小雨,我已无法悲痛,尽管泪如倾注。


细雨,无边。


脆弱的天气,脆弱如我。怨恨被轻易的折断,思念从水中湿淋淋地捞起。某个夜晚,我又醉了因为是他的生日,以四年了也许是良心的谴责,他的牺牲有我的责任象恶梦一样缠绕了我四年,如今我已脱下了军装这个恶梦也应该结束了,我必须的忘记因为我的人生路还很长要开始新的生活,我不能总被恶梦缠身!深夜我向自己深爱的女友倾诉也许是良心的谴责也许是对战友灵魂的忏悔。我说要划个最完整的句号,像由生到死一样的完整。


挥别的一刻,雨大了些,铁灰色的天幕下盛满酸涩,一蓬眼帘上的雨水甩出,寒意自心底蔓延,身后之门悄然关闭,那一瞬茫然若街头的浪子,不知何处去。


一是生离,一是死别。都是令人那么的沮丧而无可奈何。这些构成了我此后无数个夜晚失眠的理由。我的悲痛早已麻木,不再蚀骨,不再锥心。而思念犹如烟雾,萦萦绕绕。弥漫在我的床头、我屋子里黑暗的空间。


记得在火化的那一刻,大家声嘶力竭地哭一声:兄弟,我们送你一程。已止住的眼泪瞬间崩溃。哭声一时震天 生命的真相是什么?


没有人告诉我这些。或许只有在死亡之后才能明白,犹幸,我们谁都有这个机会去体验。


我想象着在某一天的弥留之际,能带着感恩的微笑说一句:这样躺着,真好。那或者就是对生命最好的诠释。



生命自始依托什么而生?金钱?名利?或是精神?


君不闻金钱如粪土,而名利若浮云。精神更虚无得无可捉摸。原来我们本就是无根无茎的浮萍。



而在生死之外,感叹几分,唏嘘半点。


可还有其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