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独立与钓鱼岛归属 《转自联合早报》

九头铁血 收藏 36 92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琉球,也就是所谓的日本冲绳。国人对琉球和冲绳的称呼大都非常熟悉,但知道两者是同一个地方的人就少多了,因为我们国家没有对此展开宣传和教育。国人的印象里,琉球曾是中国的藩属国,晚清时期被日本人强行割占。同样在国人印象里,冲绳是日本的一个县,那里驻扎着美国的军队。多数国人不清楚琉球与日本的具体关系,琉球几乎成了被我们遗忘的角落。事实上琉球至今不是日本领土,尽管日本人统治着,并强行将她更名为“冲绳”。


公元1372年琉球中山、山南和山北三国向明朝政府称臣,正式成为明朝藩属。几年之后,中山国灭了其他两国完成统一,中山国国王被明政府册封为琉球王,成立了历史上的琉球国。明朝册封琉球200多年后,日本看上了琉球王国。1609年,日本军阀丰臣秀吉派萨摩藩诸侯岛津氏向琉球敲诈钱财,遭到琉球国王的拒绝。岛津氏遂率军攻打琉球,俘虏了琉球国王尚宁,逼其写下誓文,每年向萨摩藩输粮8000石。日本将历史上的这次侵略视为“上贡”,并以此证明琉球一向是日本的“藩属”。一六五四年琉球王终于摆脱了萨摩藩的控制,为感念中国的厚道皇恩,主动遣使臣到中国请求册封。当时的康熙皇帝封琉球王为尚质王,定二年进贡一次。一八七三年,日本兵临琉球,废除国王,另立傀儡。第二年又派陆军中将西乡从道率兵三千登陆台湾,打算长期占领琉球和台湾。一八七五年,日本得寸进尺,大军开入琉球,禁止琉球进贡中国和受大清册封,用明治年号取代中国年号。虽然大清当时软弱无能,但在琉球主权问题上始终坚持为中国所有。直到一八七九年日本政府推行“废藩设县”,强行搞了个所谓“琉球处分”,把琉球一分为二,北为日本领土更名为“冲绳县”,南为大清领土,并企图硬逼中国承认。


日本窃居琉球三十六岛后,一八九五年挑起甲午战争,偷袭北洋舰队,迫使大清签定彻底丧权辱国的条约,割让它窥视已久的宝岛台湾。但是日本并不满足于此,并再次把它的魔爪伸向另三个小岛群——钓鱼岛群岛、黄尾屿群岛、赤尾屿群岛。日本声称:日本首次提出钓鱼岛主权,是在朝鲜、台湾到手后天皇颁布的“勒令第十三号”,擅自宣布钓鱼岛“正式划入日本帝国版图”,归冲绳县辖制。这是日本最早提出拥有钓鱼岛的日子,比中国实质拥有该岛晚了一千多年!


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投降,并无条件接收《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根据此约“日本只能保有本土四岛”,其它武力吞并的琉球群岛也必须放弃。中国总统蒋中正婉拒美国总统罗斯福将琉球交予中国的美意,但中华民国从未承认琉球群岛属于日本。战后此二地均为美军占领,虽然美国“不承认二群岛主权归属日本”,但也没有交给中国。一九四七年四月联合国《关于前日本委任统治岛屿的协定》,把这两块“主权未定”之地交给美国“托管”。美国有将琉球据为己有的意图,不仅在当地禁用日本昭和年号,而且提倡一种与日文颇有出入的书面语言,直到六十年代后期,美国还在各种正式文件中避免使用“冲绳”这一称呼。这样拖了二十三年后,美国最终还是把琉球送给了日本。国共两党从大陆打到两岸,并且一直打个没完,谁也不顾领土。而此时的日美两国已由仇敌变成亲家,不仅合穿上了一条裤子,而且在琉球、钓鱼岛问题上狼狈为奸。


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依据只有两条:第一,钓鱼岛属于琉球;第二,琉球属于日本。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几乎只限于反驳“钓鱼岛属于琉球”,并一再论证“钓鱼岛自古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却忘了琉球本来就不属于日本,日本占领琉球显然违背了《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如果我国政府断然高扬“琉球不属于日本”的旗帜,日本的所有论据都将不攻自破,不仅于法于理有助于确保我们的钓鱼岛主权,还能维护正义避免日本对琉球的非法恶意占领。可惜的是,国共两党忙于内战,都不愿增加外来的任何强敌,对琉球问题故意闭上眼睛,听任日美胡作非为。尽管两党对钓鱼岛主权予以明确宣示,基本上都只是被动地吆喝几句,面对日本切香肠式地步步推进,都未能采取及时有效的行动。就这样我们坐看日本树立灯塔、赴岛考察勘探、修建机场,甚至坐看日本展开海上治安巡逻将我们的民间保钓人士撵的撵抓的抓。


日本是个善于见缝插针的国家,它发现国共对峙,钓鱼岛无人值守,就想把它攫为己有。要占领一个本就不属于己的领土,就需要拿出适当的理由。日本的理由如上段所述,他们认为钓鱼岛原本就属于琉球国,而琉球国更名为冲绳后成为日本领土,所以钓鱼岛理所当然地属于日本。所以,假若钓鱼岛真的曾经属于以前的琉球,而中国又承认琉球是日本的领土,日本提出钓鱼岛主权主张就有些道理。基于此,中国予以大量的论证和批驳,旨在撇清钓鱼岛与琉球的任何关系,并且摆出钓鱼岛为中华领土的种种历史证据,却恰恰把“琉球不属于日本”这个最好的证据给忘了。所以这里必须要弄清楚两个问题:第一钓鱼岛真的与琉球没有任何关系吗?第二琉球真的属于日本领土吗?


说钓鱼岛与琉球没有任何关系是痴人说梦。1817年,日本国掠夺了琉球王国将其编入了鹿儿岛,1879年废琉球而建冲绳县。1885年日本对钓鱼岛进行过实地调查,由于没有发现中国人居住和开发的证迹,遂判定该岛不属清国所有。1895年1月14日,日本内阁决定钓鱼岛与久场诸岛、黄尾屿为冲绳县所辖。这样至1945年日本战败,钓鱼岛周边的三大系列群岛事实上一直在日本的占领和统治下,也就是说,在长达五十年的时间里,钓鱼岛周边海域和岛群一直编列在冲绳县内。由此可见,钓鱼岛曾经“属于”琉球,尽管是日本强行占领并划并。当然,我们也有充分的证据表明,钓鱼岛是中国人率先发现并命名,一直独立于琉球国之外,并且在中华直接治下的版图之内。尤其是美国、前苏联、法国甚至日本等10多个国家近200种地图上,都曾明确标绘钓鱼岛属于中国。例如,1948年美国权威地图《新世界地图》一书中,就包括了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进攻日占区时的疆域界限,地图中详列了日本管辖的全部岛屿,而钓鱼岛没有被包括在内。按照近代国际法对领土取得方法中的先占准则,钓鱼岛自古就属于中国;按照《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日本也不能拥有钓鱼岛,不仅不能占有钓鱼岛,而且连琉球都不是日本合法领土。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从毛时代以来,中国就默认了日本对琉球的占有权,我们自己居然先违背了《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朝鲜战争以后,中美全面交恶,为了分化日美同盟,毛周很没远见地呼吁美国把琉球“交还”日本。朝鲜战争的挫折和此后越南战争的泥潭令美国感受到自我力量的有限性,为了更好地同苏联争斗,美国必须拉拢并控制日本,于是便顺着毛周的呼吁把琉球连同中国的钓鱼岛一同交给了日本。就这样,日本堂而皇之地重新占领了琉球,海峡两岸对此竟然毫无异议;就这样,钓鱼岛事实上置于了日本占领之下。


围绕钓鱼岛主权的争端,我们长期以来采取的都是守势,而日本却言语凿凿攻势逼人。既然无论历史还是国际法,钓鱼岛都属于中国,日本为何还要搬出其侵略扩张时钓鱼岛与琉球的强行关联要挟中国?这里有五个因由:第一,琉球主权根据国际法一直未定,但是,依据《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琉球首先不能属于日本,所以日本缺乏拥有琉球的法理基础。第二,海峡两岸的中国当局傻乎乎地违背了国际法精神,不仅默认美日私相授受,有的还公开推动美国“归还”。日本人就想了,既然《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可以不必遵守,为什么钓鱼岛就不能继续让它们占领?况且中国人还曾割让过台湾呢。第三,钓鱼岛和琉球都曾在美国的“托管”之下,是美国私自“送给”了日本,两国还因此签署了互利互惠的法律文件。既然美国“托管”之时中国没有拿回去,现在已经进到日本的嘴里了,自然就不想吐出来。第四,按照1992年《联合国海洋公约》,钓鱼列屿海域拥有74万平方公里的“海洋经济专属区”,这几乎相当于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在南沙群岛领土领海争执的总和。如果日本窃土成功,日本人就获得一个大陆架,他们会进而要求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中国不仅再也不算是海洋大国,而且日本的领土和领海还会急剧地增长。以钓鱼岛为基础,日本就可以瓜分中国的东海大陆架,至少能攫取我们东海油气资源的一半。第五,在地缘政治上,钓鱼列屿位于台湾和琉球之间,处于西太平洋第一岛链一线,是外海进入中国的跳板,也是防止中国海军向太平洋纵深地区进出的屏障,更是日本海上生命线的咽喉要道。如果日本完全控制了该海域,不仅中国海军被扼住了咽喉,使其获得进攻中国的理想前进基地,而且有助于确保日本东海霸主地位,为军国主义的再次复活埋下深厚的地理基础。现代高速战机和导弹的发展,越来越有利于发动进攻的一方,防守一方极易陷于被动,因此尽可能地扩大防御纵深和进攻空间就具有越来越重大的战略意义。显然,一旦日本彻底拥有了钓鱼岛,日本的战略纵深就会大大延展,我们的战略纵深就会同步急剧萎缩,假若中日再次开战,失去钓鱼岛的中国就会再次陷入战略窘境。总此以上五项理由,就可解释日本不惜代价染指钓鱼岛的行为。尽管如此,百草止水还是认为第一条最为关键,因为琉球是最大的一块领土和海域,日本当然想尽快通过国际社会的认可。


那么日本怎样才能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呢?第一,既然是《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障碍了日本对琉球的合法占领,那么只要修改这些法律文件就行了。这两个法律文件是联合国成立的基础,也是联合国宪章的主要精神。依据联合国宪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由二战五大战胜国担任,战败国不能成为常任。近几年来日本一直积极推动联合国改革,其首要的改革目标就是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体制,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和中国一样在安理会内分庭抗礼。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首先修改联合国宪章,从而取消二战后加诸于日本头上的战败国头衔。只要日本战败国头衔一除,《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的弹性解释空间就会极其广大,日本对琉球的永久占领就不会再受国际法的束缚。所以,日本一直积极推动联合国改革,为此不惜认捐仅次于美国的联合国巨额会费,以营造有利于日本进入安理会的国际舆论。当美国对联合国越来越不耐烦并强烈要求改革后,日本积极跟进猛烈鼓噪,并适时拉拢印度、巴西和德国组成四国联盟,试图浑水摸鱼混进安理会。第二,同中国展开钓鱼岛争端的凌厉攻势,以此逼迫中国同它划定海上疆域边界。中国同日本一直没有签署海上边界条约,尽管表面上中日只对东海部分边界存在争议,事实上整个东部海域上的双方边界一直未能通过法律界定。国际海洋法确立海上边界的原则有三:一、中间线原则,二、大陆架原则,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原则。依据这三原则,中国同日本的海上边界再明确不过了。可是,中国的疆界明确了并不意味着日本疆界的明确,中国边界之外的琉球群岛也不能因此属于日本。那么日本的海上边界在哪里呢?是在琉球和中国之间?还是琉球和日本之间?所以,日本要主动挑起钓鱼岛问题,不惜以此激怒中国,逼使中国同它展开海上边界谈判,从而间接实现中国在法律上确认日本对琉球的主权。


大家也许认为,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找茬,中国会更不愿意承认日本对琉球的占有。其实不然,这是日本进两步退一步的策略,日本早就在琉球问题上前进了一大步,现在又主动在钓鱼岛问题上前进一步,目的就是招惹中国震怒后再借坡后退,然后顺理成章地签署两国边界条约,琉球问题自然就能通过法律得以固定。毛周时期的中国就嚷嚷着让美国交还日本的琉球,毛周之后的当局亦是默认,如果中国的反应一如日本的预测,通过中日边界条约就能基本达遂永久霸占琉球的战略目的。可笑的是,中国的反应出乎日本的预料,日本觊觎钓鱼岛原本就打算扮演一个强盗角色,没想到被抢劫者居然比抢劫者还紧张恐惧,中国不仅未曾做出任何严厉反应,反而担心恶化和破坏中日友好,害怕美国依据美日安保条约自动介入。于是,为了“顾全大局”,便“忍辱负重”地予以口头“抗议”、“谴责”和“严重关切”,出兵护“钓”的事居然从未发生。日本起初看不懂中国的门道,时间久了就明白了中国皮袍下面的小来,于是便趁虚而入,进而图谋永久霸占。就这样,日本基本放弃了以钓鱼岛之“虚”谋琉球之“实”,恃强凌弱、无耻贪婪的本性再次暴露,日本终于真刀实枪地谋夺我们的钓鱼岛了。为此它一再加强同美国的军事关系,通过狐假虎威的手段威胁和恫吓中国;它一再插手我们的台海事务,不仅希望通过分裂削弱中国,而且也隐藏了以支持台独之“虚”谋钓鱼岛之“实”的伎俩。目前来看,日本的胃口在逐渐增大,其支持台独的策略之“虚”又开始朝“实”的方向转变,原因就是台湾深绿势力的持续嚣张和大陆统一步伐的密云不雨,令日本再次感受到中国的“软弱”和“心虚”!


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确够软弱的了,人家在你领土上立灯塔、建机场、搞勘探都无动于衷,你的民间保钓人员被日本巡逻队抓的抓撵的撵都束手无策,这难道不是奇耻大辱吗?如果担心采取军事行动会激化中日矛盾,那就更加愚蠢至极,这个矛盾不是中国挑起的,人家欺负到你头上了还担心“事态扩大”,是“大智若愚”乎?是“软弱无能”乎?八年抗战期间,日本那么强大我们都能坚持抗击,如今的日本军力并非优于中国,我们怎么就反而担惊受怕懦懦无为呢?显然,担心事态扩大的背后有着极深的美国因素,害怕美日安保条约发生反应导致美国自动卷入是政府最深的忧虑。如果那样的话,中国干脆放弃台湾得了,因为美国也有可能卷入台海争端。中国的胆怯和过度忧虑使得日本更加骄狂、美国更加托大,日本不仅更乐意紧搂美国大腿,而且在钓鱼岛和台湾问题也愈陷愈深,美国也越来越感到抓住了中国的尾巴和命门。美日不仅联手更甚,甚至将安保条约的范围不断延伸,从日本本土扩延至中国的钓鱼岛,继之又把台海纳入其中。我们不是害怕吗?我们越害怕,他们自然越嚣张;我们愈软弱,他们就愈强悍;我们不断后退,他们就要不断前进!事实上,美日安保条约只是强调维护日本主权和美国在周边用兵时日本给予协助,并没说日本挑衅他国并同他国交战时美国自动参战。如果有那么个约定,美日就成了侵略性盟友,两国也就成为货真价实的合伙威胁别国主权的战争罪犯。美国没有那么傻,他是日本的占领者,又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他驻军日本自然就没有人敢觊觎日本的领土,所以美国就能轻而易举地以维护日本主权为由换取日本对美国用兵的协助。反过来就不行,美国不会答应自动协助日本挑起或参与的战争,那样美国会承担极大的未知风险。所以,中日如果因为钓鱼岛发生军事冲突,美国是绝不会援助日本的,至少不会采取军事直接卷入的方式。尽管美日签有安保条约,根据《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日本的领土只限于本土四岛,美国有充分的理由置身事外。否则的话,只要美国卷入中日钓鱼岛争端,就必然要卷入日韩独岛之争,也必须卷入到日俄北方四岛的冲突中去,因为这些地方日本都宣称拥有主权。所以,百草止水认为,如果美国悍然卷入,不仅于法无据,而且是对中国主权的肆意侵犯。既然中国的钓鱼岛他都敢卷入,台海就会不在话下;山姆大叔只要敢卷入台海,就能染指大陆;能染指大陆,就能肆无忌惮地摆布中国的一切。因此,政府不应该胆怯,更不应该恐惧,只要有理有据就必须据理力争!胆敢犯我边境者就必须铁拳出!!,犯中华利益者就一定要锱铢必较!!!


不仅在钓鱼岛问题上应积极主动,琉球主权问题我们也不能疏忽遗忘。依据国际法琉球不是日本领土,日本凭什么在那里置县并宣示主权?尤其是这个贪婪成性的国家正染指我们的领土,默认琉球的被占只能助长它的嚣张气焰。更何况日本提出钓鱼岛属于日本的理由是曾经“隶属”于琉球,如果政府承认了冲绳法律地位的合理性,日本的钓鱼岛诉求就会变得合情合理,至少日本国内的人民会这么想这么看。因此,为钓鱼岛主权计,为琉球人民的合法利益计,为国际法尊严计,为和平正义计,中国都必须出面同日美交涉琉球主权,中国必须大吼“日本滚出琉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直气壮地捍卫自己的主权;也只有这样,中国才能算是负责任有正义感的大国。长期以来我们总习惯于被动挨打,从不知道主动出击,甚至不懂得以攻对攻。一味地被动防守只能沦落为别人得陇望蜀的对象,“我为鱼肉人为刀俎”正是软弱者面对强悍者的惯常结局。所以,中国可以不去欺负别人,如果别人欺负我们,就应该毫不客气地予以回击,这是我们的尊严,也是我们的权利,我们要让凌辱者明白——它们定要付出百倍于我们损失的代价!我们有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外交准则,难道我们介入琉球问题就干涉了别国内政?显然不是!国际法规定琉球不是日本领土,所以我们没有干涉日本内政,也未威胁日本主权;毫无疑问,琉球亦非美国领土,我们自然也没干涉美国内政;琉球还不是一个独立国家,我们的介入自然也不算干涉琉球国内政。既然不存在干涉内政问题,琉球又与中华存在极深的历史渊源,还被日本强行同钓鱼岛主权链接到一起,我们有什么理由不义无反顾地参与到琉球问题之中呢?


琉球前后遭受日本两次占领,但琉球人的复国梦想从未泯灭,自始至终就努力着抗争着。冷战结束后,美国虽然在全世界支持、怂恿民族独立运动,如俄罗斯的车臣、印尼的东帝汶,但是,却漠视琉球复国运动,想借此挑拨东亚国家的紧张关系,担忧中国日本韩国之间的最终和解。而中日之间恩怨在琉球群岛上开始,也必须在琉球群岛上结束。让琉球群岛成为和平自由中立的国家,成为东方的瑞士,将使亚洲太平洋地区成为最美丽和平的弧!


日本刚刚占领琉球时,为扑灭琉球人的国家意识和独立风潮,它不择手段地使用了各种软硬兼施的方法,强行推行“日本化”。那时琉球人的汉化已经很深,虽然经过日本七十年的“皇民化改造”,但是数百年积累下来的中华文化依然根深蒂固。琉球人使用与日本完全不同的汉语方言——琉球语,风俗民情、社会人文依然属于中华文化,口音属闽南语和台湾语系,更有自己独特的历史,采用的是中国的农历年号,节日喜庆也与中华文化大同小异。二战后期,美国进攻琉球本岛,日军强迫琉球人跳崖自杀,或干脆打死琉球人来应对琉球食物的缺乏。这次战斗使琉球人口减少四分之一,大约20万人战死。日军在最后关头“极有远见”地驱散了琉球独立的最后象征――王宫卫队,王宫在战火中被夷为平地,琉球立国以来所有王家典籍文献档案被一把火烧光,琉球七百五十年的文化积累由此尽数丧失。1972年美国将琉球“转让”给日本后,为彻底消除中华文化,日本强制推行“国民义务教育”、穿日本服装、吃日本食品。每一个琉球孩子必须进入只能讲日语和学习日本文化的学校,接受至少十年的奴化教育。为了消灭琉球语这一汉语方言,从小学起在每个班级制作三张“方言卡”,谁讲琉球汉语方言谁就会领到卡,持卡者直到发现其他讲方言的人,才能传给下一个,放学后最后持卡的三个学生必须留下来打扫教室。因此,许多拿到卡的小学生不惜和同学打架,逼同学用方言脱口说出“好痛”或“混蛋”以转移卡片逃避惩罚。这样使琉球“日本化”到现在,琉球人依然没有忘记历史忘记祖先。事实上,多数日本人并不认可琉球人是日本人,他们认为大和人才是真正的日本人。因此日本政府并不在意琉球人的死活,驻琉球的美军多次强暴琉球妇女,琉球人民多次示威要求美国撤军,日本政府一直置若罔闻。


1996年8月,琉球美军基地的三名美军士兵合谋强奸一位年仅12岁的琉球女童,引发了琉球空前的反美浪潮,已振荡了多次的“琉球独立”运动又成为热点,琉球人在街头巷尾热烈地讨论。书店里一本名为《冲绳(琉球)独立日》的历史书开始畅销,号召琉球人争取独立出日本,它用历史向人们诉说“我们不是日本人”,用无可辩驳的资料讲述着“琉球国的历史”。9月8日琉球人对“美军基地存废”进行公投,琉球调频广播电台“沟通”就“琉球是否独立”展开民意调查,琉球独立的呼声又掀起了新的高潮。公投结果显示:人们一致投票决定不接受美军基地,更不接受日本政府“代做的决定”。这使日本高层一度如热锅蚂蚁,最后又是给予琉球巨额财政拨款,又是像对外国元首一样郑重接见冲绳县知事(县长),并一再道歉,连哄带骗才蒙混过关。1997年3月,就在美国国防部长科恩访问日本之时,驻琉球美军又传出强暴、虐待琉球妇女丑闻,一名美军士兵将一名琉球妇女从头顶上扔出去,落在床上摔坏了好几根骨头。4月17日,琉球居民团体代表一百人,穿着不同于日本人的琉球民族服装,拿着象征着琉球民族的传统乐器鼓和三弦琴,在审议美军驻军法案的日本国会前声嘶力竭地抗议。但是,日本国会不顾琉球人的强烈反对,强行通过了“美军驻琉球法案”,强制那些不愿将土地租给美军的数千户琉球人租出他们的土地。这样,琉球哗然,要求独立的呼声更是持续高涨。


尽管国人对琉球问题所知甚少,政府也从不进行张扬,但是抗战期间的国民党政府却予以多次申明。1938年4月蒋介石在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日本自明治以来,早就有一贯的大陆侵略计划。过去甲午之战它侵占我们的台湾和琉球,日俄战后吞并了朝鲜,侵夺了我们的旅顺和大连……它以台湾为南进的根据地,想从此侵略我们华南和华东;而以朝鲜和旅大为北进的根据地,由此进攻我们的满蒙和华北。”1942年11月3日,中国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宋子文在重庆举行记者招待会,指出日本所侵占之土地均应于战后交还原主,“中国应收回东北四省、台湾及琉球”。1970年美日背着中国签定《美日旧金山和约》,拿中国的领土作交易,私相授受,把琉球连同钓鱼台的“施政权”转给日本。但这遭到了土地主人琉球人的群起反对,他们“聚哭于闹市”,连夜集会向美国日本抗议,数度组团到台湾向蒋中正哭诉陈情,代表团用汉语恳请蒋总统看在同是“一家人”的份上,在联合国仗义直言,准许琉球独立或并入中国版图。尽管这种琉球“交还”方式并无任何国际法以及当地投票依据,曾经受国民党公开支持的蔡璋“琉球复国运动”还是持续了很长时间。也许正是如此,国内熟悉琉球问题的公民大都主张琉球是中国的,应该回归到中国的版图之内,但这恰恰与琉球人的复国主义主张相违背。


琉球复国运动认为:琉球自古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他和中国以及朝鲜,东南亚各国关系密切,尤其与中国,简直形同手足。中国五千年文明给了我们深远的影响,琉球一直使用汉字和汉语,积极参与与中国的文化交流活动,向中国派遣留学生,吸引中国的能工巧匠来琉球教授技术,使得琉球的文明和文化得到了空前的提高。琉球是一个主权独立的王国,琉球人民始终对中国抱有良好的感情。回忆以前的那段历史,清政府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还对日本占领琉球的霸道行为积极奔走、抗议和交涉,尽管最后无奈地放弃。中国为琉球作出了该做的一切,我们始终不会忘记这段感情。日本的侵略给了琉球很深的创伤,琉球的历史和文化遭到了彻底的毁灭,琉球人民陷入了日本的殖民统治当中。对于日本人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们坚决予以谴责和抗议,也希望中国政府能看在数百年的关系史上给予琉球独立以更大的帮助。琉球复国运动是一个需要中国人民帮助和作为后盾的政党,希望双方能加强沟通,积极宣传琉球的独立思想,把琉球从日本的奴役统治中解脱出来。琉球是个非常独立的王国,也是一个非常爱好和平的王国。


琉球复国运动的基本纲领有以下五点:一、琉球自古为主权独立的国家,琉球人民不承认日本对琉球群岛的殖民统治;二、恢复琉球国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建立琉球国;三、在必要时期将和其他政治组织或团体协商成立“琉球国临时政府”;四、琉球光复后采用的政治制度要广泛征求各政党的共识和民众的意愿;五、反对任何个人、团体、党派、国家对琉球国独立性的质疑。琉球复国运动始终不渝地为琉球恢复独立而奋斗!


但是不能想当然认为琉球是中国的,尽管他曾是中国的属国,但从未正式地并入过我们的版图。因此,我们不能宣示对琉球拥有主权,否则的话只能授美日以柄,不仅不利于琉球问题的解决,更无助于钓鱼岛主权的捍卫。但是,这决不是我们不帮助琉球独立的理由,由于日本的贪婪和无耻,钓鱼岛早就和琉球国牵扯到一起,我们事实上早就无法置身于事外,除了帮助琉球人民同时也是帮助我们自己之外,我们已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琉球群岛介于日本和台湾省之间,是太平洋中横亘在我们出海门户的狭长锁链,美日一直在企图营造封锁我们出海的岛链,琉球的独立就是第一岛链的彻底破碎。长期以来,美国在琉球的驻军严重威胁着中国的安危,也更严重地控扼着我们进出太平洋的门户。琉球独立后,我们与琉球会成为极其友好的国家,浩瀚的太平洋就能无遮拦地向我们敞开怀抱。更重要的是,琉球的独立有助于推动台湾问题的解决,美日失去了琉球作为军事跳板就会心灰意懒,台独势力也会恐惧绝望。只要中国政府和人民义正词严地坚强介入,琉球人民的独立运动就会风起云涌,不仅美国驻军犹如坐在一座活火山上,连日本都会手忙脚乱自顾不暇,美日对台独的实质影响力自然就会大打折扣。日本原本将钓鱼岛拙劣地链接到琉球群岛上,目的就是刺激中国证明钓鱼岛不属于“日本的琉球”。既然日本说钓鱼岛属于琉球,我们又拼命地宣示钓鱼岛不属于日本,岂非就间接地证明了琉球属于日本?岂非就说明中国政府认同日本对琉球的占领?可见我们的政府早就上了日本人的当,政府在琉球问题上也一直未能从毛周的短视中醒悟过来,至今的中国版世界地图上琉球仍在日本的版图之内就是明证。可叹的是,日本人没有满足于中国对琉球问题的默认,反而得寸进尺假戏真做,竟真得要跟我们抢夺起钓鱼岛来。可笑的是,我们的当家人竟热衷于对日本口头上的谴责,致使钓鱼岛的实质控制权沦落到日本人之手。既然日本实际控制了钓鱼岛,它又贪心地继续染指我们的台湾,如果台湾真的独立了,它肯定会继续染指我们的大陆,直到我们真得七零八落分裂为数个小块。所以说,我们不能退避,也不该退避,而且已经不存在什么可退避的空间了,我们已经被日本逼入了死角,除了跳踉大吼猛烈反扑已没有任何可供选择的余地,除非我们自愿跳进悬崖粉身碎骨!中国政府,请你记住,琉球是日本伸到中国的魔爪,只要砍掉这只魔爪,日本人民才能醒悟!日本的前进方向不是在东南方!


因此,中国不仅要关注琉球问题,而且要高调全力地插手!我们必须彻底放弃被动防御的态势,“高调出击、攻敌之必守”就是我们最好的战略,让对手手忙脚乱方寸大失就能为我们赢得最大程度的战略空间!中国政府应该义正辞严地指出琉球问题,要立场鲜明地指出“琉球不是日本领土”,并且站在国际法的高度同美日交涉。当然,仅仅停留在口头上,也仅能吓唬美日于一时,我们还需要采取一些具体的行动。我们必须全力支持和推动琉球复国运动,允许琉球人在中国成立复国组织,为琉球复国运动提供必要的资金,帮助琉球复国组织收集资料和信息,并协助培养各种必要的人才,当然在中国版的世界地图上将琉球同日本彻底分离也非常必要。宗旨就是:让琉球人以中国为腹地,引导琉球复国热情愈来愈激昂。一旦琉球人独立的愿望极其强烈,我们就要适时地推动他们进行全民公决,只要公决的结果是独立,琉球独立建国的法理就已成立。美国总是对外打着民主和人权的旗号,一旦琉球公决独立,美国驻军就只能乖乖溜走。日本若出兵干涉,我们就要大军出动,在我们的鼻子底下决不允许日本再次胡作非为!琉球一旦独立,中国就立即同他签署全面友好条约,大陆将敞开热情的怀抱拥抱我们曾经的琉球难弟!但是,我们必须记住,我们决不能宣称琉球是我们的,维持独立的琉球比加入中国要为有利!


钓鱼岛是我们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如果我们还仅仅停留在“强调钓鱼岛不是日本的”,不仅会被日本逼入死胡同,还会落入处处被动挨打的地步。既然日本非要把钓鱼岛同琉球联系起来,我们就只能把琉球问题捡起来。一旦我们扬起琉球旗帜,钓鱼岛问题就会在中日关系中退居次要地位,一个涉及二战法律遗产的国际法问题就会沸沸扬扬地摆在国际社会面前。这个问题就是:《开罗宣言》和《波斯坦和约》还有没有效力?如果这两个国际法文件效力不再,那么联合国就会失去存在的基础,因为联合国就是这两个文件的产物。同样,美国同日本的私相授受不仅非法,而且其在琉球的驻军也非法。所以琉球问题是美国的难堪和日本的死穴!美日号称民主国家,民主国家最重法律和民意,只要中国不会胆怯,只要琉球人还有独立的热望,那么琉球就是扭转中国战略被动态势的绝佳好牌!赶紧抓住吧,这是上天赐与我们的机会,坐看机会流失只能违背天意遭受天谴!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