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二、夺取密中之密 94、特种部队大战间谍部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轻轻呼出一口气,你们来晚了,从这个镇子出去,再走上几天,这份绝密情报就到了戴笠的办公桌上,日本灭亡中国的又一个阴谋就宣告破产了,我就又能到望龙门去吹牛了!再见吧,亲爱的!

于效飞一伏身,纵身就跑,象一道黑烟,顺着公路消失了。

半小时后,于效飞已经奔出了30里,这次他跑得非常轻松,没有那么着急。不过,肩膀上的伤和受伤的胳膊开始隐隐作痛,心跳微微有些加快,他的呼吸也不那么均匀了。

毕竟是重伤刚好,体力仍然没有完全恢复。于效飞停下脚步,来到路边,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他用手一摸,肩膀上的伤口又在流血,虽然伤得不重,可是一直没有功夫包扎,时间长了,这伤也不是玩的,得了破伤风是要死人的。他撕开衣服,用干净一点的地方把伤口包扎起来。受伤的地方比较特殊,不太好包扎,等到把伤口包上,胳膊活动起来都有点不方便了。

虽然江浙一带是标准的中国南方,春天来得特别早,但是这深更半夜的,这小凉风吹着,这滋味也不是那么特别好受的。于效飞觉得北风吹得后背上阵阵发凉,赶紧把衣服穿上。他正在往身上套衣服的时候,忽然歪头一听,坏了,鬼子又追上来了!

于效飞心里暗暗叫苦。本来以为自己的脚程快得惊人,以日本鬼子的能力,让他三个五个的也追不上自己,这次任务是99拜都拜完了,就差这一哆嗦了,只要自己走完这一段进四川的路,任务就算彻底完成,没想到,这些鬼子不是通常那些正规军,这些鬼子装备一流,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们竟然有汽车和摩托车。也不知道这些鬼子把这些车辆藏在那个小镇子的什么地方了,于效飞竟然没有发现。

于效飞回头一看,鬼子的汽车和摩托车的车队顺着公路飞快地开过来。那时候虽然没有高速公路,汽车跑得也不快,但是一个小时跑上30公里、40公里还是能够做到的。

于效飞没有法子,只好又一弯腰,施展少林飞行功,全速飞奔起来。

于效飞这次真的得快跑了,鬼子来得太快,转眼就到了眼前。于效飞回头一看,雪亮的车灯在黑夜中的山路上不断的闪烁,前前后后一共有十几辆之多。于效飞有心再打一次埋伏,干掉一些鬼子,抢上一辆汽车或者摩托,仔细观察一下才发现,鬼子的军车前后距离不远,虽然能够打死前边的鬼子,但是后边的鬼子马上就会用机枪进行封锁,根本无法靠近,弄不好,还可能被鬼子缠住,这些鬼子可不是一般的日本兵,行动速度快,武器好,一粘上就甩不掉。

这次是真正的用两条腿跟汽车轮子赛跑,于效飞一路狂奔,把鬼子甩到了后面。但是他很快就心跳加快,眼前发黑,要糟糕!

后边追赶的日本鬼子,虽然没有发现于效飞的下落,但是他们从于效飞的行动上已经判断出了他的身份,知道了他的身份,他的行动也就可以准确地推断出来了。于效飞既然抢到了日本最机密的情报,当然是要马上送到重庆去,那他出了那个镇子,自然就是朝这个方向跑。所以鬼子开上汽车,朝这个方向猛追。

几十个鬼子边追边朝路边观察,汽车已经跑了将近一个小时了,可就是没有发现于效飞的影子。鬼子心里也十分纳闷,这个逃走的人,到底跑到那儿去了呢?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比汽车跑得还快呀!汽车跑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发现人。是不是已经追过了头,那个人不敢从公路上走,还在身后的野地里边转悠呢?

鬼子们互相一商量,停下汽车,回头去找。

于效飞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自己再也逃不过鬼子的追赶了,他索性停了下来,跑到路边,躲在一个小山坡后边喘气。他准备放过鬼子,等到鬼子走过去之后,他再绕开公路,从小路进四川。

喘匀了气之后,于效飞起身向前走,他忽然听到前边有石子滚动的声音,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很清晰,这是有人在走动,而且,不是一个人!

于效飞骂道:“这些阴魂不散的鬼子,又来了!”他赶紧转身往回跑。又是一阵狂奔,这才甩掉这些鬼子。

足足过了一天,于效飞才绕过公路,穿过荒野,来到后边的一个小镇子。尽管于效飞体力强悍,能力过人,但是他没吃没喝,重伤初愈,这几天也累得他筋疲力尽。他一眼看到了镇子外面悬挂的青天白日旗,心里“轰隆”一声,一块石头落了地,这时他双腿发软,几乎想直接坐到地上。

戴笠说过,他到了前边的那个镇子,就有人用交通工具把他送到这儿来,然后在这儿就能坐上汽车,直接回重庆去了。所以,这儿还有一个联络点。

于效飞来到镇子入口,一个站在那儿的懒洋洋的国民党兵拦住了他。于效飞说:“我找人。”

“找什么人?”

于效飞说出了那个联络人的名字。

那个国民党兵上上下下打量了于效飞一阵,放他进去了。

于效飞真想告诉他,自己是从上海执行任务回来的,是党国的功臣。但是,于效飞在国民党里面这几年的经验告诉他,国民党也分几十个派系,要是这些从没上过前线,没见过日本兵的军人把他的情报抢了,说是自己的抗日功劳,他跟戴笠那儿怎么交代?或者,那些人正是军统曾经整过的人,要是他们抓住自己这个落单的军统,往死里祸祸怎么办?

这么千辛万苦弄来的机密情报,还是想个稳妥的办法来送回去才好。于效飞强忍着饥渴,到处打听那家商号,他的联络人的公开身份是一家商号的掌柜。打听了好几个人,于效飞才找到这家商号。进去之后,一个胖乎乎的老头上前招呼说:“先生,你要买点什么?”

“我从上海来,到重庆去。”

“上海?”

掌柜的眼珠一转。

于效飞正要说出暗号,忽然苦笑着说:“掌柜的,能不能先给我口水喝,然后再说话?”

“行行行!快去,沏壶好茶!”

“不用不用,有口水就行,我渴死了!”

他们正在说着,门外进来了几个国民党兵,领头的少尉问:“谁是刚进来的?”

于效飞心里暗骂,烦什么来什么。

里边的小子磨磨蹭蹭,就是没有把水给拿出来,于效飞只好跟着这些当兵的走了。

他们被带到一个办公室,一个上校军官在那儿等着他们,他一看到于效飞进来,就很热情地上前和于效飞握手说:“你就是从上海回来的同志吧,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于效飞一愣,自己没听说过这一号啊?这人是干什么的?

那个上校一看于效飞没说话,就说:“最近上海的天气一直不好,可是我不知道那儿经济怎么样,棉纱行情又看涨了没有?”

这恰恰是要和于效飞接头时候使用的暗语!

于效飞一愣,回头看看旁边的商号老板,那个老板一脸惊讶,他也没听说过这个人。上校一看那个老板脸上那明显的惊讶的表情,哈哈大笑说:“这个小同志的任务非常重要,戴老板特意让我从重庆来接他,没有事先通知你,不要见怪!”

说完,他又拉着于效飞的手,来到沙发上坐下,对于效飞说:“小同志,把胶卷给我吧!”

于效飞傻不愣登地说:“你说什么呀?我是来买货的,我不买棉纱!”

上校哈哈大笑,又要说什么,房门“砰”的一声打开了,从外边跑进来一个当兵的,他凑到上校的耳边,小声说道:“有几个汽车的中国军队冲过来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却瞒不过于效飞灵敏的耳朵,于效飞心里不由一惊,他们竟然害怕过来的中国军队,他们是什么人?

从门外边又进来一个当兵的,他背着手在那个上校身后一站,目不斜视。于效飞朝这两个人仔细打量一下,明白了,这两个人脸盘象饼子,身子象水桶,和中国人长方脸,细长的身材有很大区别,当时的日本人全都是矮胖子,外八字脚,民族特点相当明显,不象现在被美国兵改造之后拍AV时很吸引人的样子。

刚开始时不知道,因为中国人也有胖子,不能因为人家不是瘦子就一下子认定人家不是中国人,可是现在再回头一看,就越看越觉得象。那个上校确实不明显,可是这个后进来当打手看着自己的当兵的就显眼多了。

于效飞有些泄气,没想到,在荒郊野外受了那么长时间的罪,最后还是落到鬼子的圈套里边了。不用问,那些在这驻守的可怜的国民党兵全被灭口了。

不过,于效飞现在是又累又渴,子弹也打得差不多了,再要面对这上百个鬼子,真是觉得有点力不从心。戴笠不是说有人来接自己吗?希望那些坐汽车来的军队就是他们了,希望戴笠的人不会那么菜。

日本特务笑容可掬地说:“小同志,现在把胶卷交给我吧?”

于效飞苦笑着说:“我一天没喝水了,先给我弄点水喝吧!”

“好好好,快拿水来!”

外边来的军车上的国民党军队果然是戴笠派来接于效飞的,他们根据于效飞的行动速度,也觉得他可能到了这附近,一半的军车通过了检查哨,朝前边的那个镇子赶去,一半的军车停了下来,一个带队的军官跑去找那个商号的掌柜去了。

于效飞和日本特务都等得不耐烦了,日本特务说:“水怎么还没喝完哪?差不多了,把胶卷交给我吧!”

于效飞摆摆手,还是低头拚命喝水。

假上校火了,一掌砍到于效飞的脖子上,同时对那个等在一边的日本特务喊道:“还等什么,把他抓起来搜!”

接于效飞的军官来到商号一问,知道他们已经被驻军的人带走了,立刻火冒三丈,带着一队人朝驻军的院子冲过来,敢把军统的人抓起来,他们是不是不想活了!

到了驻军的大院门口,把门的日本特务化装的哨兵不让他们进去。这批来接于效飞的人,自然是那些望龙门的特务总队的人。这批特务装备精良,心狠手毒,是军统中的死硬分子,很多人手里有人命,戴笠派这些人来,真是要做到遇佛杀佛,遇父杀父,非要把情报拿到手才算完。

这些军统特务那能把当地驻军放在眼里,朝里边就闯。如果真的是当地的国民党兵,可能真的要被这些凶神恶煞似的家伙吓住了,可是日本特务化装的这些人心里有鬼,一横刺刀,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特务总队的军官那管这套,他们骄横惯了,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朝里边就闯。把门的日本特务正要开枪,一个日本特务化装的国民党军官跑了出来,对带队的特务总队的军官连连赔笑脸:“有事好商量,来,到兄弟那儿坐一下,先喝杯茶。最近鬼子活动频繁,上头有命令,兄弟也很为难。我去给上头打个电话,马上就领你们去见人!”

特务总队的军统特务们不依不饶,一边骂着,一边跟着他进去了。但是后边的军统特务要进去的时候,又冲出来十几个日本特务,刺刀一横,把他们挡在门外。

特务总队的军官进了办公室,一个日本特务送上来一支烟,特务总队的军官一看:“烟不错啊,富士山牌的。”

“缴获鬼子的。”

他们在这边客套,那个装成军官的鬼子去打电话。一会,他回来说:“行了,上峰有命令,地方小,招呼不周,先让兄弟们在院子里边呆一会,已经让聚仙楼做了上等酒席了,我们长官要请所有的兄弟一顿。你们几位就由我们长官亲自来陪,他亲自去请你们的弟兄了,马上就到。”

军统军官满意地说:“算你们识相,去叫兄弟们进来!”

一个鬼子跑了出去,把大门打开,军统的汽车开了进来,可是他们没有注意到,大门很快又关上了。门口把守的哨兵也跑进了旁边的房子。

特务总队的军官站在窗口,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外边,和日本特务说着闲话。他忽然问道:“那边楼上怎么回事,忙什么呢?那么多人往里边跑,要开打是怎么着?不是要打我们的人吧?”

日本特务笑着说:“兄弟,你真会说笑话,那些人是平时训练的。”

“啊,不对,房顶上有人!干什么的,房顶上怎么有那么多的机枪啊?”

日本特务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他手里出现了一把尖刀,照着军统军官的后背就是一刀。旁边的军统特务急忙提醒那个军官,特务总队的军官摔掉烟头,急忙一闪,可惜晚了一点,日本特务的尖刀已经刺进了他的后背。

特务总队的人和日本特务一齐拔枪,日本特务早有准备,还是快了一步,一顿扫射,军统的特务差不多都被打倒了。但是特务总队的特务也是行家,他们的枪也没有放过这几个日本特务,几支枪扫过去,日本特务也死伤了好几个。小房间不大,基本就是互相消耗的局势。

枪声一响,院子里边的特务总队的人一惊,急忙寻找枪响的方位,判断情况。房顶上的日本特务早就架好了机枪,十几挺机枪一齐开火,被诱骗到空空荡荡的院子里边站着的特务总队的军统特务成了人家的活靶子,这一顿扫射,满地都是死尸。

但是特务总队的人本来就是带着作战的任务来的,既然听到了枪响,当然有了准备,他们立刻发起反击,有的一下子钻到了汽车底下,有的朝对面的房子根跑。特务总队的人有大量的冲锋枪和驳壳枪,一阵弹雨射过去,打在房顶上“啾啾”作响,日本特务也不得不低头躲避。

借着对面的射击停顿的功夫,一个特务总队的军官大声喊道:“地形对咱们不利,你们几个先冲过去,占领房顶,大家朝外边突围!”

日本特务立刻又是一顿机枪扫射,同时开始朝下面摔下手榴弹。已经跑到房顶跟前的特务部队的人,被后面房顶上的日本鬼子的机枪从背后打中,墙脚下倒下了一堆尸体。可是,在手榴弹爆炸的当中,又有一批人借着烟幕的掩护,冲到墙脚下,几个人互相一踩肩膀,迅速上了房顶。

双方都是悍将,在如此恶劣的战场环境中全然不惧,大声喊杀,拚命冲锋。一伙特务总队的人终于在弹雨中冲到了房子下面,朝房门冲去。房子里边的鬼子迎面就是一顿排枪,第一个冲过来的军统特务身中数枪,倒在一边。后边的急忙后退,四下逃跑。

就在这时,房子里边突然又响起了枪声,接着就是几声惨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