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34)

357378913 收藏 1 1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URL] 正咒骂间,女奴手捧脱朵延吉儿帖的袍靴从帐内走出来,她身上穿了件仅可遮胸掩腹的绯红色亵衣,裸腿露臀,性感迷人。女奴怯生生地走到脱朵延吉儿帖身边,躬身道:“主人,快穿上衣服吧,小心着凉啊!” 脱朵延吉儿帖气呼呼地停止对青年的踢打,女奴赶忙为他穿袍蹬靴,侍侯的非常仔细小心,生怕一不留神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正咒骂间,女奴手捧脱朵延吉儿帖的袍靴从帐内走出来,她身上穿了件仅可遮胸掩腹的绯红色亵衣,裸腿露臀,性感迷人。女奴怯生生地走到脱朵延吉儿帖身边,躬身道:“主人,快穿上衣服吧,小心着凉啊!”

脱朵延吉儿帖气呼呼地停止对青年的踢打,女奴赶忙为他穿袍蹬靴,侍侯的非常仔细小心,生怕一不留神再触怒他,招来野蛮的痛打。

青年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呻吟不绝,这令穿好衣服的脱朵延吉儿帖很是不爽。他最看不起怕死喊疼的男人,一眼瞅见青年腰间的弯刀,二话不说上前抽刀在手,锋利弯曲的刀刃对准青年的脖颈,作势欲劈。

对他来说,没用的奴隶还不如一头羊值钱!

眼看青年就要命丧刀下,站立一旁的女奴忽然下跪,张开手臂死死地抱住脱朵延吉儿帖的双腿,大声哀求道:“主人,求你放过他吧!他是奴婢的弟弟呀!主人要杀就杀我吧!”

脱朵延吉儿帖大感意外,停刀,低头注视女奴,又抬眼看看躺在地上的青年,然后冷冰冰的对女奴说:“你最好别骗我!”

女奴不停地摇头道:“奴婢不敢骗主人的,他真的是奴婢的弟弟,千真万确啊!”

犹豫片刻后,脱朵延吉儿帖狠狠地把弯刀掷到青年脚下,命令女奴起身,探手伸进她的亵衣内,暴捏乳房泄愤,随后又用脚踢踢仍旧呻吟不起的青年,大骂道:“混蛋,还不快去找铁木真!别以为你姐姐买骚老子就会放过你,找不到铁木真我照样活剥了你的皮,快滚!”

女奴含泪看着青年一瘸一拐地走远,心如刀绞。青年根本不是她的弟弟,而是她的情郎。如果不是被泰赤乌部掳作奴隶,他们已经成婚了。可她现在当着爱人的面被脱朵延吉儿帖如此凌辱,真是痛不欲生。奴隶终究是奴隶,卑贱的身份并没有因自己的献身而有所改变。对于奴隶主而言,奴隶就好比是牲口,想骑就骑,想杀就杀,丝毫不会考虑奴隶的感受。


参加搜索行动的人们,由刚开始的混乱无序状态,渐渐地变得整齐快捷起来,从内到外,展开地毯式搜索,不放过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搜索范围逐步扩大,缓慢地朝铁木真藏身的树林推进。

铁木真原本是打算在树林内暂避一时的,可他转念一想,树林里虽然便于躲藏,但同样也是搜索的首选目标,到那时再想逃可就来不及了。苦思对策之际,远处的流水声使他灵机一动,何不跳入斡难河中躲避搜捕呢!尽管他的水性不太好,但是依靠木枷的浮力定可浮于水面之上,说不定还可顺流而下,就此脱离险境啊!怎么早没想到,真苯!

穿出树林不远就是斡难河,皓月当空,波光粼粼,水流湍急,铁木真想也未想,直接跳入河中。可一如水他就后悔了,因为水的流速比他想像中的要快的多,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而且河中还有不少危险的漩涡,一旦被吸入必死无疑!

本想在岸边躲藏的铁木真,却被凶猛莫测的水流冲向河中央,一个浪头打来,呛得他意识模糊,感觉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吸住了,不停地向下沉……他拼尽全力往岸边游去,由于双手不能用,只能靠腰腿的力量艰难地前进。

被冲出数百米后,铁木真终于凭借顽强的毅力抵达岸边。他浮在一小块向内凹的浅水区内,精疲力竭地喘着粗气。灵敏的听觉捕捉到人喊狗吠声逐渐靠近,看来搜捕队已经快接近斡难河边了,铁木真当即将身体贴近河岸,卧浮于水面之上,仅留鼻孔呼吸,如果不是近距离细看,很难发现这里还藏着人。

杂乱沉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无数火把在河岸边摇晃,亮如白昼,火把不时爆闪出串串亮红的火花,随风潜入奔流的河水中,转瞬淹灭。铁木真尽量控制住加快的心跳,身体一动不动,任凭河水轻轻地摇来荡去,双手死死的抓住木枷上的铁链,以防它发出致命的声响来。

一个熟悉的声音飘入铁木真的耳孔,是脱朵延吉儿帖那狂暴的吼声:“快他妈的给我仔细搜,我就不信铁木真戴着木枷能上天入地!”

另一个声音回答道:“头儿,猎犬追到河边就失去了铁木真的气味,我猜他大概是跳到河里去了。现在水流如此讯急,铁木真恐怕早就被卷入河底喂鱼虾了,找也白找!”

脱朵延吉儿帖歇斯底里地怒骂道:“那你们就去把吃他的鱼虾给我找出来!”

没人会愚蠢到和失去理智的首领争辩,最好的办法就是缄默不语,直到认为他清醒为止。

脱朵延吉儿帖的吼声开始向下游移动,铁木真藏身的河岸周围仍有不少人在仔细搜索。四五名手持尖锐长矛的汉子,不停地用长矛乱捅河中茂密的水草,有几次差点刺中铁木真,矛尖几乎是贴着他的鬓角入水的,好险!

铁木真惊出一身冷汗,但他不敢冒险下潜,敌人近在咫尺,任何响动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负责搜索河岸的人员非常专业,分成三批重复搜索,也就是说一个地方要搜上三次才能离开。

长矛刺水声令铁木真的神经高度紧张,那一道道幽暗的寒光在身侧瞬间起落,又快又狠,宛若死神在眨眼。虽然能逃到这里完全是靠他自己的智勇和果断,但他心中此刻也不禁默念长生天,期盼神灵能保佑他逃过这一劫。

淡云遮月,光影迷离,倏暗的月光为铁木真提供了绝佳的伪装。大部分搜索人员已经离开了河岸,开始检查新的区域。斡难河水也似乎加快了流速,奔涌如雷,浩荡而下。铁木真借如雷水声的掩护,悄悄抬头观察河岸上的动静,岸上静静的,好像人都移到内陆去了,长出一口气,放松肌肉。

手指小心拨开头顶繁茂的水草,铁木真正要仔细观瞧,忽见一双马靴突兀踏来,直惊的他魂飞魄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