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烽火 第三章 喋血沧州 2

老何 收藏 14 5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2

将近中午,天阴得像锅底,空气湿得似乎能拧出水来。沧州东城门外,一个行人也没有,黑乎乎的门洞像张要吞噬人的大嘴,要不是城门口还有一个鬼子俩伪军站岗,就得让人误认为是到了酆都城。

站岗的伪军黑六抬头看看天,对旁边的伪军说:“他娘的,这老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别赶上咱哥儿们的岗啊!”

伪军笑着说:“咱马上就下岗了,你管他下不下雨啊?有雨也淋别人!”

黑六又看看天:“连个太阳也没有,也不知道几点了。”

伪军不在乎地说:“管他呢,反正不来换岗的咱也走不了。”

一旁的鬼子兵听见俩人嘀咕,大步过来斥责道:“八格牙鲁!站岗时间不许说话!”

俩伪军立即立正:“嗨!”

鬼子兵满意地回过头去,正看见城里走出来一个农村少妇。

少妇穿着一身缀满补丁的衣服,洗得很干净,脸上抹了几道锅底灰,但透过脏兮兮的表面可以看出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鬼子兵把大枪一横:“什么的干活?”

黑六也发现了少妇,晃晃荡荡走过来:“太君问你呢,干什么的?”

少妇怯生生地说:“老总,俺孩子他爸病了。俺是来抓药的。”说着,把手里的纸药包拿给黑六看。

黑六色迷迷地看着少妇:“拿的什么药?是治梅毒的还是治阳痿的啊?”

少妇的脸腾地红了:“是痨病。”

黑六吓得退后一步:“你没痨病吧?”

鬼子兵问黑六:“什么的痨病?”

黑六解释:“就是肺结核。”

鬼子兵也吓得退了两步,一指黑六:“你的,近前检查!”

黑六犹豫了一下,鬼子兵一晃大枪:“哈亚库!”

黑六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近前,草草检查了一下:“走吧。”

少妇低着头,快步出了卡子。

黑六看着少妇的背影,越想越不对劲。娘的!怎么看她也不像个病秧子啊,脚底下有劲,走得也很快。娘的,让这个娘儿们吓唬住了。有心追上去,可他娘的得站岗——这小娘儿们可真俊!操!

黑六咂咂嘴回过头来,就看见换岗的人来了。交接完,黑六一拉一起站岗的鬼子兵,一指远处少妇的背影:“太君,花姑娘的干活!塞古塞古的!”

鬼子兵把大枪往身后一背,淫笑着点点头:“幺西!”

和黑六一起下岗的伪军皱皱眉:“黑六,你就缺阴吧!当心以后生孩子没腚眼儿!”

黑六边和鬼子兵一起追少妇一边笑嘻嘻地说:“操!孩子有没有腚眼儿我他娘的不管,我有就行了!”

少妇见后面鬼子汉奸追来,吓得急忙跑起来。黑六看见,摘下步枪就要射击。鬼子兵忙拦住:“开枪的不要,死的花姑娘地不要!”

黑六点头哈腰应了声。俩人跑步追去。少妇跑得再快也跑不过俩家伙,没跑多远就被追上。

黑六横枪拦在少妇前面,气喘吁吁地骂:“他娘的!跑什么跑?老子看你是八路探子!”

少妇紧紧抱着药包:“老总,俺不是八路。”

黑六一瞪眼:“不是八路你跑什么?”

“俺怕……”少妇胆怯地说。

黑六色迷迷地笑着:“怕什么?怕老总家伙小,弄不痛快你?”

少妇脸红了,但咬牙说道:“老总,你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你也有兄弟姐妹!”

黑六淫笑着:“嘿嘿!我还真没他娘的什么兄弟姐妹!老子今天就想玩儿你!”

少妇骂道:“畜牲!你就不怕遭报应?”

黑六大笑:“这年头,行好不落好,缺阴也不孬!”说着就往路边树林里拉少妇。

少妇挣扎着,骂着,但还是被俩畜牲拉进了树林。正拉扯着,忽听背后有人冷冷地说:“报应来了!”

鬼子兵一惊,回身看见身后站着俩十六七岁的少年,急忙就去摘枪。

“啪”,高个少年手里的枪喷出一股烟,鬼子兵的脑门上添了一朵血花,仰天倒下。黑六反应也真快,立马跪下,磕头如同捣蒜:“八爷饶命!八爷饶命!”

打死鬼子兵的是赵自强。

听说3团可能开往了沧州,失望至极的小哥儿俩吃过好心的老乡给做的早饭,就顺着公路往沧州方向追。追到东城门边也没见八路军人影,哥儿俩就在路边树林里藏了起来。

自发说:“强哥,我看咱还是回去吧。八路军也许去了别处呢。”

自强摇摇头:“咱等等再说吧。我昨天好像也听说八路军要打沧州的鬼子。”

哥儿俩一直等到中午也没等到八路军,就取出大姑给烙的饼打尖,准备吃完就往回走。不料没吃几口,就听见树林外有人说话,从枝叶缝里往外一看,是一个鬼子和一个汉奸在调戏妇女。赵自强骂声“王八蛋”,掏出手枪,子弹上了膛。

少妇正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地步,见有人搭救,又惊又喜,什么也顾不得,捡起掉在地下的药包,连声谢都没说就急急忙忙地跑了。

赵自发不满地说:“强哥,这老娘们儿怎么这么不懂事?咱救了她,连个谢字也没有啊!”

赵自强笑笑没应声,回头对趴在地上的黑六说:“说,你是干什么的?”

黑六不敢抬头,说:“小的是看守城门的皇协军,这不干我的事,都是鬼子逼我干的!”

“少费话!”赵自强踢了黑六一脚,“这里有没有发现八路军?”

黑六暗忖,得把俩小子唬远点,不然老子的命可玄乎:“这边没有八路,都在泊头、南皮一带活动,八爷要找就快去吧。”

自强想了想,对自发说:“发子,咱得快到南皮一带去找,晚了就来不及了。”

自发问:“那这汉奸咋办?”

自强一笑:“咋办?凉拌!毙了。”

黑六吓得魂都没了,抗议道:“你们不能毙我!”

赵自强气乐了,问:“怎么不能毙你?”

黑六理直气壮地说:“你们八路优待俘虏!”

赵自强笑了:“你命不好!我们不是八路,所以不能优待你!”

黑六傻了眼,怎么遇见俩生瓜蛋子啊?遇见八路多好啊,倒霉!心里想着,脑瓜也快,忙又鸡啄米似的磕头:“八爷饶命啊!我上有八十老娘,下有三岁孩子,你杀了我,他们也活不了啦!”

赵自发说:“强哥,要不咱饶了他?我看他挺可怜的。”

赵自强笑道:“发子,你别听他瞎咧咧!他要有八十的老娘,哪会有三岁孩子!”转身对黑六说:“你认命吧!我最恨你们这些帮狗吃食的二鬼子!要不是你们,鬼子能这么轻易占了咱中国?哼!犯到我的手里,你的命就算走到头了!”

黑六磕头道:“八爷,你就饶了我吧!”话音未落,忽然暴起扑向赵自强。自强早有防备,飞起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黑六“哎哟”一声,仰面朝天躺到地上,双手直摆:“饶命!饶命!”

自强跟上一步,抬手一枪。一股污血从黑六脑门上喷出,他瞪着不甘心的眼,抽搐了几下没气了。

“强哥,鬼子来了!”一旁的赵自发忽然喊了一声。

自强蹲下身去,从树缝里一看,几个鬼子正压低了身体向这边摸过来。原来是城门上的鬼子听见了枪声后,派了几个人来侦察情况。

自强轻蔑地一笑:“没事!就这几个,送死鬼而已!”捡起死鬼子兵的三八大盖,推上子弹,对自发说:“你捡起汉奸的枪趴到一边去,看我怎么收拾这几个鬼子!”说完,蹲到一棵树下举枪瞄准。

赵自发捡起黑六的大枪,刚跑到旁边树下,还没趴好,就听见身边一声枪响,随即就看见远处的鬼子兵倒下去一个。

其他的鬼子兵立即卧倒,但还没趴好的鬼子又随着一声枪响玩儿完了一个。剩下的鬼子兵拼命压低身体,生怕露出点什么被打中。

赵自强瞄了半天,见鬼子的头都伏在地下凹处,实在没办法击中,叹口气正想喊自发走,忽然发现有个鬼子兵的屁股高高地蹶着,暗笑道:“真是顾头不顾腚!”一枪打去,鬼子兵“嗷”了一声伸手去捂屁股,不自觉地露出了半个脑袋。自强立即又是一枪。鬼子兵连声都没出就脑浆迸裂。其他的鬼子一见,连屁股都不敢略高一点。

自强摇摇头,忽然心生一计,高声喊道:“自发,鬼子不敢露头,你从旁边过去打他们!”

鬼子兵一惊,转头去看,又有个家伙露出了半个脑袋,马上就被赵自强爆了头。其他的忙又趴好,一动不动。

自发还真以为自强让自己冲上去,腿肚子打着哆嗦说:“强哥,我怕!”

自强奇怪地问:“你怕什么啊?”

自发嗫哝着说:“我不敢上去打鬼子,我不会开枪。”

自强小声笑道:“你还真以为我叫你去打鬼子?我是骗鬼子呢。老实在树后趴着,看我打鬼子!”

自发脸一红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赵自强又喊:“发子,这回鬼子真不敢动了,咱走吧!”

鬼子不动。

自强笑笑,小声对自发说:“你往林子里走,脚步声大点儿。”

自发明白了自强的意思,站起来,大步往树林里走,故意趟得树叶“哗哗”直响。

鬼子兵听见了树叶响,领头的鬼子一挥手,全体起立追击,可没跑两步领头的就被自强打倒。鬼子兵齐刷刷地卧倒,任凭你再说什么也不起来。

见实在没办法再打,赵自强悄悄挪到鬼子和黑六尸体旁,摘下子弹袋和手榴弹,刚要走,转念一想又回来,把两具尸体拖到一棵树下,半站半躺地放好,取过一颗手榴弹拔掉保险,击发头冲下垫到死鬼子脑袋后面。

做完这一切,自强起身笑眯眯地冲着死鬼子说:“八格牙鲁!手雷的米西米西!撒油那拉!”

赵自强小哥儿俩走了老远,然后听到身后树林里一声爆炸。自发哈哈大笑:“强哥,小鬼子真的米西手雷的干活啦!”

自强也笑道:“以后的,手雷的、子弹的,大大的有!哈哈……”

打死鬼子的欢乐暂时冲淡了哥儿俩的悲伤,但等待他们的仍然是吉凶未卜的前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