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说到三个在水库工地干活的知青到我们村的山林里摘杏吃,别藏在树林里的我一声大喊吓得不知所措。

正在他们四处寻看时,只见树丛中闪出了光着上身,手握一把长柄镰刀的我。我光着的上身晒得乌黑油亮。一颗圆圆的大脑袋剃了个锃亮。耳朵上夹了根中指粗的喇叭型旱烟。挽起的裤管,穿着胶鞋的脚,上上下下无不透着一身匪气。

我对着吓楞的仨人开口了:“谁叫你们摘果子的?”

“我们那知道这果树有主儿?”

“放屁!你没爹妈么?只要有能吃的能用的东西,就有主儿!“

仨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概想动手,可一看我手中的长柄镰刀又泄气了。赤手空拳还没接近就可能被这刀留个口子。

“你们服不服?“

“服了,服了,“

“下来吧!“

仨人下到地上,等着挨罚。我发话道:“按咱这果林的规矩,“来的都是客,随便吃,别带走。”这样吧,把你们口袋里的果子掏出来数数。“

一共26个杏子。

“要不你们就吃了,要不就一个给一块钱,挑那样?“

只能是吃了,仨人一边困难的往口里塞,一边和我套词。:“哥们,你丫也是北京知青吧?那儿的?“

“咋?拔份儿?到海淀镇打听打听,老三是谁,少废话,快吃!“

“哥们!真吃不下了。“

我一看还有四,五个杏:“好吧!拿走吧!记着回去告诉别的人,老沟是我老三的地面,谁找死就上这来比划。“

仨人千恩万谢的走了。

我松了口气,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的冷汗。




对付知青靠打架,对付当地人可不能动手。

一日,俩个邻村的中年妇女背着柴草背架,拿着镰刀偷偷溜进沟里砍柴。我在山坡上早就看见了,我知道在农村,就这种中年娘们儿难缠,急了她们能把你按在地上扒裤子。所以先不出来管。

等俩人砍了大大的几捆柴禾,捆好了放在地上,坐在一边歇着时。我突然从树丛中窜出,抓起两付背架就跑。俩女人楞了,先是想追,可那我早就习惯了跑山路,三窜两跳就跑到对面山坡上了。我放下背架坐在那儿点了根烟,嘻皮笑脸的看着俩娘们儿乐。

这背架子可是当地农家的一个重要家什儿。是用上等的木头做成,还栓着一副牛皮绳。值个几十块钱。拿了这背架,回家女人就没法和当家的交代。

俩娘们儿一看追又追不上,没背架砍好的柴也带不走,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骂开了: “你个背兴孩子!你坑死你嫂子啦!你叫俺们回家咋说呀?好孩子,还给俺们吧,十里八村的,你嫂子俺也不易呀!呜呜呜。。。。。”

“别那么狠,俺和你村好多人都沾亲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下回俺不来了还不成么,这回砍的柴俺也不要了,只要你还给俺背架子,俺们守等(立刻)就走。”

“俺知道你叫啥,俺村的人都说你是个好后生,你就还给俺们吧。”

“说下大天来你还是不给?你个小兔仔子!你到俺们这花拦儿(地方)是接受再教育,还是教育俺们贫下中农来啦?俺到公社告你去!叫你到时候招不上工!”

“笑!笑你娘个头!你有妈生没爹教么?你收了俺们的柴禾想留着给你爹烧尸?怪不得城里头兴火葬?你这号的也该火烧了!”

不管她们咋骂,我就是抽着烟笑,也不回嘴。骂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俩人一看没戏了。只好哭哭涕涕的走了。

几天后,我到公社开会,那俩妇女村的支书也是知青,在学校和我关系还不错,他把我拉到一边说:“哥们!给个面子,把那背架子还我,我刚调到那村,得树点威信。”

我咧嘴一乐:“得了吧,我要是还了你,你就更没威信了,你想呀,要是她们都知道知青四六不认,还敢炸刺儿?”

那同学想想也是,在农村,干部有时来点横的还就有威信。

几天后的傍晚,我从山上收工回到村里。只见一个汉子背着那两背架从队长家走出来,一边谢着送他出来的队长,一边说:“你回吧,隔几天,俺叫上俺大舅子一块来看看你,他也是你外甥媳妇的兄弟么!”

我装着没看见,溜走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