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42 老虎战斗队

zhurui1963 收藏 3 1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老虎轻轻地摇摇头:“不要去找他!没有抓住假老虎,谁也说不服这头犟驴!” “发布命令吧!头儿!”大嘴再次道。 老虎慢慢地闭上了眼:“我需要清净一会儿。” “为什么?多一分钟,敌人就会多干一分钟的坏事!”老和尚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老虎喃喃道:“我知道!去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老虎轻轻地摇摇头:“不要去找他!没有抓住假老虎,谁也说不服这头犟驴!”

“发布命令吧!头儿!”大嘴再次道。

老虎慢慢地闭上了眼:“我需要清净一会儿。”

“为什么?多一分钟,敌人就会多干一分钟的坏事!”老和尚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老虎喃喃道:“我知道!去吧!”

大家默默地退到了一边。

老虎象一棵树、一块山石一样,在下午灼热的阳光下,默默无语。

太阳一点点地浸入大海时,老虎眼睛募然睁开了:“公羊子也应该到这里了吧?”

不只公羊子,四周围满了人,有大嘴、老和尚、公羊子、咬卵匠,还有黎英联络官。

老虎招招手,淡淡地道:“好,大家都来了,过来吧!”

他接过黎英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突然精神好了许多,眼睛再度扫过大家的面庞,精光闪闪:“我以为,敌人是一个圈套!”

大家惊讶地看着他。

“敌人派出这么一支特殊队伍,干什么?破坏我们的工作?我们就这样认为吧!那么,他们是不是准备了陷阱呢?他们竟傻到一点都不怕我们?所以,我要重点考虑的是敌人究竟在我们进攻的时候,能干什么?这也是我要与大家讨论的!”老虎一一盯过每一个人的脸。

大嘴第一个接上了话头:“他们会有至少能坚持半个小时的抵抗!然后,敌人的直升机会成功的把人员降落到现场。并且在天上发动进攻!”

公羊子抢过话头:“我们为什么不可能在半个小时内把他歼灭呢?”

老和尚陷入了思考,一直一言不发。

老虎轻轻一笑,却仍旧没有发言。

咬卵匠突然摇起头来:“为什么?鬼子根本没打算让你在半个时辰把他消灭。”

老虎盯着他:“你说。”

咬卵匠继续道:“我在怀疑这些日本杂种会把老百姓做人质的!那时,你是老虎啃天,无从下口!”

公羊子顿时挠起头来:“有道理你小子一定和日本鬼子商量过的!”

老虎点点头:“是的,这是我最担心的!我一直没有想好一个解决的办法。”

公羊子眼珠转着:“我到有个不是主意的主意!”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他,他一昂头:“把这些日本杂种围困起来,出来一个杀一个!“

大嘴看着他:“怎么围困?”

“我们分散隐藏在木沟周围的丛林里。出来一个杀一个,出来一双杀两个。”公羊子眼睛看住大嘴。

老虎抬起头:“好吧,我们就也组织一个真正的老虎战斗队吧!公羊子做队长,咬卵匠任副队长,老和尚回湄西岛负责。我把身边的人全部给你。当然,我和黎英除外。”

公羊子一个立正,大声地答道:“是!”

大嘴顿时叫了起来:“没我什么事?”

老虎摇摇头:“你现在做你的工作,并兼任我的联络员。”

公羊子把总部由老和尚领导的三十名特种游击队员,再加上咬卵匠和他自己,一共三十一名战斗人员,集中起来。

公羊子很兴奋,咬卵匠也很兴奋。

老虎只对他俩说了一句话:“给我把兄弟们怎么带去的,怎么给我带回来!小子!”

“是!”公羊子马上就命令出发了。

这三十名队员都挑选自越军连里,其实说挑选也是假的。

因为,这些战士照老虎的话说:都是高子里选出来的。个个都是尖子中的尖子。

所以,这些留在总部的队员,老虎是叫公羊子去选的。

这小子拿了这个将令,嘴里叼了一根烟,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在战友们面前耀武扬威地走来走去:“听好了啊!我奉老虎的将令,来挑选留守特种游击队总部的队员的。大家都可以把你们的东西抖出来我看看。只要我看高兴了,就是你啊!”

没想到他说了半晌,竟没一个人理他。

他一个人还在那里连连冷笑,直到有人说:吃饭去了,这傻小子象个神经病。

幸好这小子做羊倌时脸是被风霜吹厚了的,那脸是说变就变,立刻就堆上了笑:“别,别,我这不是没办法吗!只因为老虎要我来选人,我是看着兄弟们个个都是汉子,一时也挑不来了。”

众人虽不走,却也都不理他。

这小子知道自己犯了众怒,也不敢选了,眼珠转得几转,突然嘻嘻笑起来,直把众人笑得鼻子、眼睛都直了。

气得那脾气大、力气大、胆子大的三大汉子陈阿大吼将起来:“你小子喝了笑和尚的尿,有话就说,有屁快放。老子肚皮饿贴背了,要吃饭呢!”

公羊子这才脸一唬,一本正经地道:“我们小时候,喜欢做个游戏蒙猫猫,你们都把眼睛蒙住了,瞎摸,摸到我,并能一口说出是我的。就是跟着老虎一起走的队员。说错了的出局,摸不到的出局,满了三十个后剩下的出局!愿意参加的,就请陈阿大给你蒙上眼,陈阿大是我选中的第一个队员,现在他是裁判!”

陈阿大自然是欢天喜地,众人虽也不乏有看法的,但是,也没办法。只得一个个照办。

把个老虎也搞笑了,叫去把他臭骂一顿,选的人当然还是算数,只是叫老和尚管理。

所以,这咬卵匠选出的人,他还是第一次管理。其实他也是早就想带这些人出去干一场了。

走出来不久,在一片空草坪里。

公羊子就叫部队停了下来。

最后的一缕夕阳把战士们的脸染成古铜色,公羊子一个个地捏着战士们的肩膀。

陈阿大说:“队长,你不是又要给我们做游戏吧?”

众战士哄然大笑起来。

公羊子却不笑,一个个地看,直把大家看得心里发毛,都不笑了,才轻声道:“我很高兴和大家一起出来杀敌!我宣布第一个命令,有不高兴的,马上滚回去!”

众人愣得一愣,他突然大笑起来。

众人也欢乐起来。

公羊子这才又道:“我现在发布分配命令,整个部队分成两个分队,咬卵匠和我各带一个分队。各十六人。每个分队分五个小组,其中四人的小组负责联络和作为预备队,其余四个小组,为战斗小组,每组三人。狙击围困区域,我带第一分队在木沟之左,咬卵匠带第二分队在木沟之右。”他说到得意处,一挺胸:“你些小子别得意,跟我打仗和老虎一样没你耍的!每个战斗员必须有六个属于自己的狙击阵地,每个阵地前应该有竹刺或者木刺陷阱作为防御;每个战斗小组,应该有三条退却路线。每一个狙击阵地,只能打一发子弹必须转移位置。我要求,不准有伤亡!当然,飞机、大炮伤的是另外一回事。”

他这才回头看住咬卵匠:“阮老三!”

咬卵匠双眼募地一睁:“马上出发吧!日本鬼子等着大家去杀他们呢!”

大约晚上九点,公羊子的队伍进入了狙击区域。

这夜的月亮很好,把木沟村照得亮晃晃的。

更让大家兴奋不已的是,那山口能活在村中燃起了一堆大火,架起树子烧得旺旺的。

几十号人把全村的老百姓聚集在这里,摆了几十桌,杀了猪,宰了牛,正开怀畅饮呢!

狙击阵地就建在木沟村两边的岩上。

这上面大树一层层的,怪石林立,大家站在上面,正好把木沟村收在眼底。

大家看到这场面都手痒起来。

公羊子脑壳虽然热得不行,但职责还是不敢忘记,严厉地命令道:“各小组马上建立狙击阵地,违反命令的,马上取消战斗资格!”

众人才忙忙地投入了忙碌之中。

公羊子一个人提了AK47步枪,这里瞄一下,那里瞄一下,直把战士看得心里痒痒的,那修战地的动作,越来越快。


老虎送走了公羊子他们,再度陷入了沉思。

大嘴把战士安排下去工作,自己却仍旧跟着老虎。

老虎思考得一阵,突然盯住大嘴:“你认为,日本鬼子有几种办法突围!”

大嘴摇摇头:“从你的分析,我也认为日本鬼子的目标就是要引出真老虎消灭。只要有枪声,他就不会突围,而要坚守到与美军天上地下,四面包围消灭我们!”

老虎摇摇头:“这是最笨的!”

大嘴盯住老虎:“你是说,他要与我们在丛林周旋?”

老虎点点头:“日本人是一个不断地研究别人的战术的国家。也就是说,这个民族本生没有什么创新能力。但是,他有一个最大的特点,甚至叫优点,那就是鲁迅先生讲的‘拿来主义’。他在不断地学别人打胜仗的经验方面,是其他民族不容易做到的。也就是说,他现在正在学习我们八路军原来的战术!而且会在其中加很多丑陋的东西。”

大嘴愣愣地看着老虎:“你知道他们要怎么做了?”

“我想他会不断地转移,不断地袭击我们的村庄,把我们引导得发怒,与他们决战!”

大嘴摇摇头:“他们在丛林里,有多少人损失?我们是吃素的!公羊子他们是吃素的?”

“我说过,他们会有卑鄙的手段!”

“老百姓作盾牌?”大嘴道。

老虎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如故让这些小日本能活着,我们就没出息!”他“啪”的一掌打在石头上,石头裂开了。


“听好了!”公羊子把四个小组长全召集了起来,指住村庄里面的岗哨、和喝酒的鬼子:“现在我们划分一个狙击区域!从上往下,第一组从村尾到大火堆酒席第二桌;第二组到大火堆;第三组从大火堆到酒席最尾;第四组是村口岗哨。节约子弹,每一发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开始吧!”

枪声首先是咬卵匠那边先响起来的。

枪声并不激烈,“啪叽,啪叽”,在夜里也格外的清脆。

最重要的是这每一颗子弹都是瞄了又瞄的。

从两边岩上到村里的射击距离都是三百公尺以上。

但是正因为是超远距离,所以,每一枪都是瞄得很准的。

一下子,村庄里的山口部队就隐了身。

让公羊子又恨又笑的,这些杂种不是战术隐蔽,而是就近找了盾牌:“人盾”。

说白了,就是身边的老百姓。

公羊子这才明白这些狗杂种,原来是早就算计好了的,这枪一响,立刻就把老百姓用枪指挥到身边坐好,一左一右一前一后,而且连那前面坐男人,坐小孩都计划好了的。

公羊子指住村子里山口的部队:“给我看住,他一露出破绽就撩倒一个!换班睡好啊!”

陈阿大跟住公羊子嘴却停不下来:“要不让我去攻击村子!”

直到公羊子回头吼道:“你想好了有用的话才说,不然,我把你赶回去!”

陈阿大这才闭上嘴。

这是一个难眠之夜,时不时,会响起一声枪响。

会有一个山口部队起来拉尿或者换岗的,不小心暴露了头,被打破了,发出一声可怕的惨叫。

而美军的直升机,这个夜也不断地在丛林的上空,挂着灯飞来飞去。就象一个个讨厌的苍蝇。

但是,并没有对公羊子的狙击地带进行攻击。

所以,紧张同样也折磨着公羊子。

咬卵匠过来和他再一次商讨了如果美军空降部队,如何退却的问题。

两人达成了一个共识,只要这个假老虎工作队在一天,他们老虎战斗队就会一直要追击下去!


老虎后来干脆和黎英、大嘴到了水边村后山最顶峰,卷在睡袋里观察美军的侦察机。

“那里应该是一个叫封地的村庄。”突然他象梦呓般地说。

黎英抬头看着他。

只见他眼睛黑亮亮,睁得圆圆地在看着美军的直升机。

突然他一下子跳起来:“大嘴,你立刻带你的队伍去,组织封地村的人转移!他们可能不敢,所以,你要强迫!”

黎英爬起来:“我也去!”

老虎点点头:“早去早回,你还得接武器。”

“我说过,在丛林逃跑我是高手。放心吧!你看见太阳,就会看见我的!”黎英扭头跟着大嘴就走。

大嘴突然回头:“黎英不光是你的,头儿,她属于整个游击队,大家都会用生命去保护她!”

“滚吧!把你的人派两个上来,我要联络用!”


山口能活与直升机小队长通完话,又与越军营长通完话,再要通了奥登。

兴奋令他手舞足蹈,竟不住唱起了日本歌曲。

仍不过瘾,又叫士兵弄来了几个越南女人,命令她们脱了衣服跳舞。

最后,直到他兽性大发...

天在一点点地变亮。

直升机的轰鸣声划破了丛林的寂静。

是一个整整的直升机小队,飞地很低,朝着木沟村而来!

木沟村也开始骚动起来。

老虎战斗队的人都惊醒了。

公羊子的眼瞪着天空的直升机,大声地吼道:“同志们,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陈阿大咧嘴笑了起来:“队长,这次我捞得仗打了吧!”

公羊子瞪他一眼:“小心点,要打仗先要学会挨炸!”

公羊子话音未落,直升机上的机关炮就响了。

比阳光还红还热的子弹象一把切割机一样划过来,树木和枝叶纷纷飘落。

“轰!”燃烧弹下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