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神探”崔道植(中国警察网)

安西都护府 收藏 1 413
导读:郑州市银行持枪杀人案、沈阳市泉园邮政局储蓄所抢劫杀人案、石家庄市靳如超爆炸案,在这些当年震惊全国的大案现场,都活跃着一个身影--刑侦专家崔道植。近日,崔道植荣获公安部颁发的公安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全国获此荣誉的只有两人。   几枚弹壳锁定真凶   崔道植原任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处处长,是全国著名的痕迹检验专家。1999年,崔道植65岁了,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当年9月,他被公安部聘为首批9个特邀刑侦专家之一,如今全国获此殊荣的只有16人。   作为刑侦专家,国内和黑龙江省一有大案、难案发生,有关领导

郑州市银行持枪杀人案、沈阳市泉园邮政局储蓄所抢劫杀人案、石家庄市靳如超爆炸案,在这些当年震惊全国的大案现场,都活跃着一个身影--刑侦专家崔道植。近日,崔道植荣获公安部颁发的公安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全国获此荣誉的只有两人。

几枚弹壳锁定真凶

崔道植原任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事技术处处长,是全国著名的痕迹检验专家。1999年,崔道植65岁了,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当年9月,他被公安部聘为首批9个特邀刑侦专家之一,如今全国获此殊荣的只有16人。

作为刑侦专家,国内和黑龙江省一有大案、难案发生,有关领导会首先想到把崔道植调来。

1996年3月至7月间,在北京石景山区、丰台区和河北徐水县连续发生抢劫武器弹药案件。同年12月16日,北京西城区德胜门外又发生持枪抢劫杀人案件,但现场没有直接目击人,侦查工作一时陷入了僵局。北京市公安局面临巨大的压力。

1997年的7、8月间,新疆连续发生三起持枪抢劫杀人案件。当地公安机关根据现场遗留的弹壳判定罪犯持56式半自动步枪作案。公安部刑侦局根据两地案件犯罪作案手段、侵害对象有诸多相似之处,认为可能是一伙人干的,但缺乏有力的证据。于是急调崔道植赴新疆对两案的弹壳进行比对检验。

经过检验,崔道植提出三点意见:一、新疆发生的三起案件的子弹都是八一式狙击步枪发射的;二、新疆现场弹壳和北京现场弹壳是同一支八一式狙击步枪发射的;三、根据北京和新疆两组系列案件作案分子熟悉两地情况分析,作案歹徒很可能是在北京犯罪后被送往新疆服刑的劳改释放人员。

三条意见为指挥部作出并案侦查的决策提供了科学依据。一周后案件告破,犯罪分子白宝山确系在北京犯罪后送往新疆的劳改释放人员。

“灰尘足迹”辨真凶

1994年,崔道植根据从事现场勘查和痕迹检验工作的需要,立项研究“痕迹图像处理系统”,1996年完成研究任务并通过了部级鉴定。该系统极大地提高了痕迹的利用率和工作效率,处于国内领先水平。

1997年3月,黑龙江省富裕县镇区内居民一家4口人被杀。犯罪分子抢走现金500余元,并在现场的水磨石地面上留下了一枚灰尘足迹。

该足迹垂直看根本看不清,逆着光线斜着看很清楚。因为难以认定,富裕县公安局将留有足迹的现场水磨石地块实物及犯罪嫌疑人王恒文的胶底布鞋一同送黑龙江省公安厅,请崔道植解决。

崔道植接到现场足迹后,根据自己研究的“痕迹图像处理系统”, 将其与嫌疑人王恒文胶底布鞋进行比对,很快认定了杀人现场灰尘足迹就是王恒文右脚布鞋所留的,为破获这起重大杀人案提供了唯一证据。

此后,运用此“系统”,崔道植为西藏、重庆、福建、浙江等10个省、区、市送来的现场模糊指印、拍照变形足迹等21起案件痕迹进行技术处理,反馈给各地后,赢得了赞誉。

“模糊指纹”巧断无头官司

2003年2月初,崔道植接待了一位来访的农民,上访人是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村民朱平福。

原来,1998年以后,朱平福相继承包了同村村民杨成福家200多亩土地。1999年开始,他要再承包200亩地,需要交一万元给杨成福。

朱平福给杨成福打了1万元的欠条,当天下午他就把钱凑够给杨送去,杨也给他打了一张收到1万元的收据。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几个月后,杨成福拿着他打的那张欠条到法院告他欠钱不还,却否认那张收据是自己出具。

朱平福为此事打了三年的官司,倾家荡产、负债累累。为辨别杨成福打的收据上的指印到底是谁的,他先后到了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司法鉴定中心、黑龙江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公安部鉴定中心、最高人民法院物证鉴定中心,结论都是没有鉴定条件。他只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崔道植身上。

崔道植拿过检材,在显微镜下足足看了一整天。该收据上的指印是红印油印,由于油墨多、压力大,很多纹线都反映不出来。加上该指印不全,很难准确确定指印的部位。第二天天刚亮,他就坐在显微镜旁,把收据上的指印与杨成福与朱平福的样本指印一一进行拍照并输入到计算机中,用图像处理软件进行色彩调整、量度对比度处理后,原来看不见的特征显现出来了,原来模糊不清的特征更清楚了。再经特征点测量、特征点重叠等量化、比较技术,发现收据上的指印与杨成福右手食指指印完全相同。

这一结论通知法院以后,杨成福承认自己是诬告,并主动撤回起诉。朱平福见人就说:“真是人正技高,天外有天!”

“神探”退而不休

从事刑事技术工作近50年来,崔道植办理的重、特大案件中的痕迹或疑难痕迹检验鉴定有1200余起,无一起错案,为侦破案件发挥了重要作用。退休后,崔道植更忙了,一年要参与几十个案件的侦破。受公安部委托,他经常奔波于全国各地,解决当地技术部门解决不了的疑难技术问题,还纠正了某些权威技术部门的错误结论,避免了严重后果,抓到了真正的犯罪分子。

2000年12月9日,郑州市银行抢劫杀人案,分析现场,判断作案枪支种类,提供侦查方向;2001年1月10日,沈阳市东陵区泉园邮政局储蓄所抢劫杀人案,帮助研究案情,分析作案枪支种类,为侦查确定范围,提供线索;同年3月16日,石家庄市靳如超爆炸案,参加现场勘查,分析案情……

时光荏苒。崔道植如今72岁了,在公安部的特聘刑侦专家中年龄最大。虽然不服老,但因长时间在强光下工作,他的眼睛有时看东西重影。他这两年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培养后备力量、传授技艺上。他在广东、广西收了两个徒弟,另外还编著了《枪弹痕迹检验》一书。公安部刑侦局用此教材已办了5期枪弹痕迹检验骨干培训班。崔道植每期都亲自授课和布置实习题目。近3年来,崔道植还先后给全国700多名刑事技术人员授课。

“我要把自己的知识和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出去!” 崔道植说。


作者: 新华社记者 梁书斌



原帖链接:http://www.cpd.com.cn/gb/szyl/2006-09/04/content_655470.htm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