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海峡—要暧昧不要爱情的美国军事战略

新中国刚建立的冷战起始阶段,出于全球战略以及对台湾蒋介石政权的彻底失去信心,美国曾经多次表态要与新生的中国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


与新生的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一可以恢复蒋介石政权败逃之后在华的大量利益,二可以疏远中苏关系,三美国还希望提一个条件,那就是用台湾换中美建交。


年轻的共和国毅然驳斥了美国的险恶用心,这不仅仅是因为意识形态红旗一边倒的需求,还因为现实地缘利益的不可分割!


中美《上海公报》、《建交公报》、《八一三公报》,这三个联合公报的宣告,将两国关系逐渐送上的一个蜜月的顶峰。当然,这一切的发生不是缘于美国的善意,而是1970年代“苏攻美守”阶段以及阿富汗战争的爆发。


中国欣然接受了美国的“慷慨”,或许是因为他害怕,他害怕类似1960年代美苏首脑戴维营谈判后,两超统治世界企图的再一次合流。由此中美走上了一条联合“反苏”的道路。


笔者从没觉得过美国对中国有什么真实的慷慨,《中美建交公告》和“与台湾关系法”几乎同一时间的出现,很明显的看出了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弄的双重的暧昧标准。必然是那个时代的国家安全的需要,中国当时在“与台湾关系法”表现的相对“克制”。对于美国而言,已扛过了1970年代的战略缓和与收缩的颓废态势后,1980年代必然是截然不同的时代。中国的与苏联的关系早已不可调和,美国与苏联在两极争霸背景下却有可暂时调和的空间。阿富汗战争的爆发,苏联如果可以争取美国的暂时默认,无疑就是一条最好的利好消息。最终,付出利益代价最大的将只会是中国。所以,美国人根本不害怕中国会表现出越轨行为,中国则很害怕一旦美苏继续缓和后,苏联在东北、西北、蒙古;阿富汗和印支的军事力量会将中国向紧箍咒一样箍的喘不过气来。届时的中国的身板显然将大量缩水,在寻求美国帮助下,台湾问题上必将蒙受更为耻辱的损失。


中国或许还有它的一部分台湾只有选择与美国暧昧,两者都没有与美国爱情的机会,不是两者不希望,简直就是美国不给机会。


今天的中美关系,应该是世界上一对最容易捅破的关系,两国之间仍旧在最敏感和最复杂的台湾问题上反复的拉锯着。就象1996年的第四次台海危机那样,美中关系的窗户纸最终还是没有被捅破。但也让世人看清了一个事实,美国根本不希望中国的国家统一,为此他可以选择武力压制。


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就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核心内容。这就很明确的告诉了我们,在国家利益没有受到核心挑战时,我们是不会轻易选择武力的。因为武力就代价牺牲经济建设的机遇。毕竟台湾就在我们能力范围内,如果不是历史上美国第七舰队屡次游弋在台湾海峡中,我们的统一大业或许在朝鲜战争爆发伊时就完成了。


用耻辱争取发展的时间,是我们所选择的,也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只有时间才会赢得综合国力的提升,事实已经向我们证明了一切,时间就过去的十年,我们的经济容量与军事势力,硬实力与软实力,就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我们的耻辱是什么?其一就是在台湾问题上的受人以柄。在一个很明显属于自己内政的问题上,受到一个超级大国的欺负。


以至于这个超级大国美国,可以在国际场合中很猖狂的玩弄他与台湾的暧昧关系,有多猖狂呢?


过去的“与台湾关系法”是美台爱情关系结束后的一种安抚与展望。美国希望在与台湾当局断交后,“与台湾关系法”可以在最大程度中不“伤害”两岸感情的基础上让彼此都可以得以接受、默认与容忍。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不会是接受一方,因为他无法容忍;过去的台湾当局在这个问题上,也不会是接受一方,因为他只有选择默认;现在的台湾当局在这个问题,不会是默认一方,因为他很明显的在表示自己的接受。


这个问题已显得太明显了,所谓的“对台模糊政策”模糊的不过是官方的,文人的一切,模糊不了是民间的,军人的一切。现在的台湾当局甘于接受,因为除了接受美国的保护,他没有再大的筹码与统一对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