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日本鬼子去 第二章 日本忍者来了 十八 马铁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2/


背时归儿石小银在大木桥是一个讨厌的人。

他好吃懒做小偷小摸终日在大木桥地面游手好闲。所以得了个“背时归儿”的诨号。

一大早他就睡不着了,因为他那鼻子比狗鼻子还灵,嗅到了从红灯笼弥漫出来的骨头香味。

在床铺里辗转反侧,还是抗不住。顾不得寒冷了,抖抖索索爬起来,便往红灯笼走来。

一路上正打着怎么弄邓婆婆的米粉吃的主意。所以,邓婆婆的第一声吼,他便听到了。

慌忙忙跑过来,于是就清清楚楚看到了日本人杀人。

顿时,吓坏了,撒开双腿,连滚带爬地钻入了自己看到的第一个开着的门。那是马家铁匠铺。

马铁匠并不是懒人,但是这冬日风雪天是闲日,全大木桥镇人大都日上三篙大地回暖才起来,他也就乐得睡一回懒觉。

听得邓婆婆的声音,他也醒了,还在朦朦胧胧地笑:“邓婆婆的中气越来越足了。”

这是因为,他们已习惯了邓婆婆的吼声,也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日本人会来大木桥杀人的概念。所以,他爬起来,开开门在慢慢地升炉火,慢慢地添水。

背时归儿石小银扑进来,他头也没回,他不喜欢背时归儿:“出去!”

“快,表姑婆婆,邓婆婆,日本人,杀人,在杀人啦!”

马铁匠一愣,接着闪电般一把抓住背时归儿的衣领:“你胡说什么?三姨婆怎么啦?什么日本人?谁杀人?”

背时归儿这下就遭罪了,马铁匠的手可以左右各捏一个大锤挥动打铁,大锤各重十五斤,打一天铁挥舞自如。这手劲大约因为他没出过远门,从未遇到过敌得过的人。这一提,就不知轻重,把个背时归儿差点背过气,慌忙间,只得一口咬住他虎口,下了死劲咬。

马铁匠这才醒悟,一把把他扔在地上。

背时归儿透过气来,又叫起来:“邓婆婆被日本人抓了,日本人在红灯笼杀人!”

“哒哒哒哒!”机枪声传过来,他正是九头牛他们被独眼陈阻击。

马铁匠面色一沉,突然抓起一把大铁锤,大步跨出门来,向红灯笼走去。

铁匠铺离红灯笼酒楼只有八十米,照马铁匠的步子只有一百二十步。

他走到第六十步一切早瞧了个明明白白。

他不认识日本人,也不认识东方英和地鼠门的人。其实他这么急急地赶来看,也不是因为他们,而是因为邓婆婆。他看明白了邓婆婆被押着,并立刻分辨出了,穿白衣的是坏人日本人。不过他不明白九头牛他们为什么在打仗,他甚至说:“山贼就是鬼子哟!”

不容他再观察,在第七十七步上,他就有感到了一股逼人的压力,所以他的步子不知不觉间放慢了。第九十七步上他就感到了杀气,杀气来自门口那两个象穿着孝服一样白皮衣的家伙。脸也被白皮衣抱着,只露出两个眼洞,一双手。但那两个眼洞表露着杀人的欲望,两只手是进攻的动作。

第一百步,邓婆婆又吼了起来,激荡的声音和小钢炮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他觉得自己也热血激荡,身子一震,停住了。又一步一步退回去,直退到铁匠铺。

一直站在那里,紧张地捏着拳头的 背时归儿石小银霎时间哭了起来:“马铁匠,我以为你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没想到你狗日象我一样,邓婆婆完了。。。”

“放你妈的狗屁!放你妈的狗屁!”他粗壮得象钢条一样的手指指住背时归儿:“去,告诉所有人,日本人绑了邓婆婆。叫他们各自带上自己的绝活,记住带上绝活!来救邓婆婆。”他踏入铁匠铺里:“去,快去!我会马上去保护邓婆婆。”

背时归儿呆呆地看着他:“你怎么保护邓婆婆?”

马铁匠把一把长铁条一下子插入炉火里:“老子杀得他们没时间杀邓婆婆。”他眼象牛眼一样圆睁着,杀气荷荷。

“哦,哦!”背时归儿看到这吓人的牛眼突然心里安宁了许多。

“快,你跑得快,就能救邓婆婆。”马铁匠一下子用力拉动风箱,炉火烘烘地蹿起来。

背时归儿扭头就走,但只走了两步就回头:“马铁匠,我妈你该叫表婶,你为啥骂我妈放狗屁?”

马铁匠一愣,就啪啪打了自己两耳光:“我放狗屁。”

背时归儿这才回头,嘴里嘟咙:“下次哪个骂我妈,我抽他狗东西!”


马铁匠再次走出来时,手里拖着一炉炉火,那是铁匠走街串巷的炉火,下面有铁轮,上面是火炉,火炉里插着一把长长的铁条。

“马儿!”“爸爸!”追出来马铁匠的儿子和老婆。

“滚回去,带好儿子!”他猛回头。女人站住了,一把拉住儿子,儿子是个完全象马铁匠的敦实身坯,象一头撩蹄子的蛮牛,使劲地要往前拉,女人控制不住。

“滚回去,照顾好你妈!”他再次回头,儿子也站住了。

马铁匠拉着火炉,看着胡二、东方英被杀戮,他突然吼起了一首简单的歌:“张打铁,李打铁,打把镰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毛狗把我耳朵咬个大缺缺!”唱完最后一个字,他已经闯入了忍者堆里。可以看到除去头上白布忍者的怪异胡子,可以嗅到忍者腐朽味道的呼吸,可以感受到日本忍者无数的暗器对准着自己,只要自己稍有异动,就会把自己乱刃分尸,就会把自己射成马蜂窝。

犬养大佐的眼里又有了笑意:“这又是为你来送死的?”

邓婆婆笑了,因为马铁匠说:“我来了,三姨婆。”

当然,在他说话的同时,他的炉火就炸开了。

不过,日本忍者在这世上就做一件事:杀人!所以,他们立马就发作了,暗器射中了马铁匠的腰、胸、背、腿。。。除了头,因为,马铁匠的一双手上带了蛇皮手套拿着那一把铁跳,烧得通红的铁条,护住了头。暗器的巨大杀伤力使他失去了支撑身躯的力量,暗器的巨大冲击力打得滚了出去。

几百度高温的炉火飞溅令忍者不得不举刀遮挡和扭身躲避,所以,他们没来得及把马铁匠剁成肉浆,甚至没来得及把马铁匠杀死。或者说这是马铁匠算计好了。尽管他并不明白日本忍者和他们的暗器有多厉害,这首先让他吃了大亏,失去了力气。但甚至并没妨碍马铁匠完成他对背时归儿石小银的承诺。那么,他怎样完成呢?

不过,第一个知道答案恐怕并不是好事。马铁匠被打得一滚,就总是要滚到一个忍者脚下的,其实在忍者看来,这是一个拣便宜杀人的好机会。那个忍者身子矮矬,双腿罗圈,然而杀人的动作却格外狠厉纯熟,一刀剁去,快、准、狠。恰恰马铁匠右手的铁条也挥了出去,这一挥甚至没有多大的力,只是盯住了身边的人,条件反射般地应付上去。

可是,那铁条是红亮红亮的,冒着烟,所以,日本忍者的快准狠的刀遇着它,那铁条却不受力,而是软得象面条——铁烧软了象面条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可是都不如铁匠知道得那么详细。所以,这日本忍者没象到的事情发生了:那铁条头一软,象蛇信一样搭在了日本忍者的身上。衣服糊皮肉焦,日本忍者大约没练过这个——几百度高温搭在身上。

马铁匠却练过这个,这是明末清初,马家一百零九口人,被流寇追杀,情急之中想出的一招,击杀了流寇,才为马家留下了三个男丁在大木桥安定下来。这一刻,左手的红亮铁条也插了过去,他真的没用什么力,日本忍者的身体就很配合地让那红铁条插了进去。

“呼!”虽然马铁匠的动作很纯熟,左手插过去,右手的铁条马上就挥了出去。但日本忍者的动作也不慢,一刀就剁在了他身上。

“啊!”那是日本忍者发出的,因为,马铁匠手中的那把铁条象天女撒花一样四散飞来,有大脑断路的,不是躲而是用刀去挡,就有上了当,那铁条一转弯,搭在了身上,痛啊!

“好样的!”邓婆婆大叫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