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龙惊南洋 华人起义

紫宵流云 收藏 0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宋国陆军独立团攻下印尼首府的信息传回新京后,皇帝赵传林立即召集海、陆、空三军及宪兵情报部队司令开会,研究如何开展下一步的军事行动。


赵传林看了各位上将一眼,说:“现在情况十分清楚,雅加达已经被我军攻克,但现在却成了一座孤悬于千里之外的孤城,我们必须想办法攻下爪哇岛的所有城市,改变这一状况,否则形势将会对我们十分不利。”


“虽然我相信独立团在武器装备上占有绝对优势,在他们人数太少,而雅加达又缺少可以信任的华人,难以组织仆从军。我看,我们必须在印尼的其它地方发动华人起义,形成四面开花的战局,让荷兰人难以应付。”陆军上将杨恩文建议道。


赵传林点头:“这个任务我已经交给武岩铭办理,他和印尼华人很熟,我想让他组织一次起义应该还可以,不过宪兵与情报部队必须加强与他的联系,陆军要及时提供相关的武器装备,确保起义成功。”


“陛下,雅加达被我军占领导的消息传出去以后,印尼各地都已陷入了混乱之中,现在武岩铭已经准备就绪,两天内就能发动起义。”宪兵与情报部队上将林源汇报道。


“很好,我想尽快听到起义成功的消息。还有,雅加达孤悬海外,守军的补给将下分困难,但直到目前我们都未能找到荷兰驻印尼海军舰队,大量派出商船输送补给太危险,空军必须动员一切力量向雅加达投放补给。还有,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到现在都还找不到荷兰驻印尼海军舰队,那可是一枚强力炸弹,必须想办法给予消灭。”赵传林问道。随着担任皇帝时间的增长,赵传林身上的气质已经越来越华贵,不经意间留露出君主的威严,使海军上将叶承付心中打豉。


“陛下,近日海军已经派出所有的飞机四处查找敌军的动向,但荷兰人的舰队很狡猾,他们隐藏得很好,而且近几天没有任何动静,我们难以发现他们。不过我向您保证,只要他们的舰队出海,我们海军的飞机一定能够发现他们。”海军上将叶承付立即解释。


“唉!没有人造卫星真不方便啊!”赵传林心想。目前宋军能够制造许多先进的武器,但是在航天方面还是一片空白。如果这个时侯宋军有军用侦察卫星,通过卫星察看印尼的每一个港口,可以早就发现隐藏的荷兰舰队了。看来,必须把发现航天事业放在重大日程上了。


在赵传林召开的军事会议结束后,在印尼的土地上已经有些华人在开始活动了,其中武岩铭就是一骨干分子。


印尼华人与荷兰当局的矛盾已有很长的时间。华人最早到印尼可追溯到2000年前的汉代。但正式的记录却是东晋时代(距今约1600年)的高僧法显从海路去印度取经时途经印尼。五代十国时期(距今约1000年)开始有中国人定居印尼。15世纪上半期,中国著名航海家郑和七次下西洋(当时中国将南洋、印度洋以西统称为西洋),看到爪哇与苏门答腊等地已有不少华人聚居。郑和的一些随员、水手也在这时候在印尼安家落户。到了明末清初,定居爪哇与苏岛的华人有增无减。


从总体来说,明清两代,由于中央政府实施“海禁”,闭关锁国,中国人只能冒险出洋,形成不了很大出国潮。但在17世纪中叶,明朝统治者一度海禁放宽,允许私商到南洋经商,闽粤商人(以闽商占多数)纷纷到马六甲、爪哇、苏门答腊、雅加达、万丹、占卑、亚齐与马辰等港口从事交易。


另一方面,荷兰殖民者于1619年(明朝末年)占领了爪哇,急需大量劳工来开发这块富庶而人烟稀少的土地,他们看准了贫困人口众多的中国,于是千方百计以利诱、拐骗、绑架等手段,将大批华人从中国引进爪哇。也有不少穷困的中国农民与小生产者、小商贩怀着一个金色的梦,冒险远渡重洋到爪哇,爪哇华人一度多达数万人。1622年4月9日,荷兰东印度公司(荷兰政府授权到远东开拓殖民地的机构)在给远征厦门的司令雷约兹的训令中说:“在任何情况下,如果不能取得对华通商的权利,便不惜采取任何手段,尽量掳掠中国沿海居民,不论男女老幼,一概劫持而来,以填补吧城、安汶和班达人口之不足。”仅在1622年11月至次年1月,不到三月时间,就有1400人被掠走。


从17世纪初到19世纪中叶的两百多年间,华人在印尼从事最艰险的垦荒、种植工作,他们为印尼的开发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满洲人打垮明朝建立清王朝初期,为防控制台湾的郑成功反攻,一度厉行海禁。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清廷统一台湾,次年,康熙皇帝宣布废止海禁,国门打开,又有大批华人出洋到印尼诸岛。


17世纪初到末期,华工与当地人民共同创造了印尼种植业的繁荣。尤其是咖啡、胡椒与甘蔗这几种价值很高的经济作物的种植,给荷兰殖民者带来了神话般的财富。


然而,由于盲目开发,咖啡与蔗糖生产过剩,荷兰殖民统治者于1690年5月下令限制华人入境,1727年6月又将一批居住多年却拿不到居留许可证的华人驱逐出境。1740年7月,又下令将“可疑”的华人逮捕,凡不能证明有正当职业者,一律遣送到锡兰(今斯里兰卡)玉桂园当奴隶使用,从事无薪劳动。许多华人惨遭杀害,尸体抛到海中。 那时在甘达里亚一家糖厂,有5000多华人聚集,准备自卫,荷兰当局以华人谋反、打算进攻吧城为理由,对吧城的华人展开长达一个星期的大屠杀,荷兰当局还怂恿印尼当地人加入屠杀与掠夺华人财物的暴行。在这场血腥的大屠杀中,华人被杀近万人。 被焚毁与劫掠的华人房屋有六七百家。华人的鲜血染红了吧城的河流。这就是印尼历史上的“红溪惨案”。


惨案发生后,引发了大规模的华人起义,但很快被印尼土王和荷兰殖民的联合镇压下失败,起义首领连富光被荷兰人绑在十字架上,敲碎全身骨骼,剖开胸部,取出心脏,砍下脑袋,并把躯体分为四块,悬于木柱上,让飞鸟啄食。但由此产生的恶果很快就显示出来,吧城商业活动几乎陷于瘫痪,蔗糖生产停顿,经济大倒退,政府税收大减。大屠杀前的税收达1万3130银元,大屠杀后锐减至5530银元,荷兰殖民者自食其果。


这次,武岩铭就是要利用印尼华渴望过上好日子的愿望和对荷兰殖民者的仇恨,煽动三宝垄市的华人发动一次起义。在发动起义前,武岩铭得到来自宋军的保证,宋国空军将为起义部队提供空中支援,轰炸前来镇压起义的荷兰军队和印尼土王的军队。


三宝垄在历史上有反抗荷兰人殖民的传统。1741年11月,这里集中了3500名华工和2万名南洋其他民族义军。与印尼土王扎格拉宁拉特四世的部队激,但因不敌荷兰军队而败走。但1741年的起议事件,也让印尼华人用鲜血总结出了一些经验:


一是在红溪事件和随后的华人大起义中,南洋华人表现了高度的民族统一精神,实现了全民族各阶层的联合斗争,给荷兰殖民者和南洋土著以沉重打击。


二是南洋华人应当明白,在西方人和南洋土著的眼中,南洋华人是一个整体,华人问题是个民族问题,而不是贫富阶层问题。华人天真的以为让出部分经济利益即可买到安全只会是自我的一相情愿。华人要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安全与自尊,只有努力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实现民族意义上的统一与独立。


三是武装斗争中,武器是决定力量,要掌握先进的武器技术和战略战术。人的因素也同样重要,南洋华人要实现独立自由和建国的理想,定要得到大批优秀人才的支持与领导。


四是印尼华人孤军奋战是不行的,要联合其它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应赢得国际社会的同情,任何可能的国家和力量都应加以团结。在此过程中,一定要把领导权牢牢地掌握在华人自己手中,对南洋土著尤其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


发动这些起义,武岩铭有充分的把握,因为宋国空军和陆军将在火力、武器装备及物资方面给予大量的支持。宋军的强大武力武岩铭是见识过的,相信只要是正面接触,荷兰人及印尼土王一定不是宋国正规军的对手。而且,宋国陆军上将杨恩文还表示过,在必要的时侯,宋国最精锐的陆军第一师第一、二团也将登陆三宝垄,打击荷兰该死的军队。


但是大量华人聚在一起,总是容易发生问题。而且历来华人中就不缺少汉奸,果不其然,起义还未发生,就有人向荷兰殖民间告了密,引得荷兰人在城内大量抓捕华人,逼得武岩铭不得不提前发动。


此时,武岩铭与手下几个骨干商量:“我们的起义最迟不得晚于今晚11时发动,我现在担心提前起义,宋军是否能够及时接应。必竞现在我们的力量还不够强大,如果得不到宋军的火力支援,我们的处境将十分麻烦。”


“大哥,现在我们总共能调动多少兵力?”一个骨干问道。


“大约有3000多人,宋军提供了4000多条步枪,武装这些人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我们诸备的弹药太少,只有10万发子弹,我担心支撑不了多久。”


“朝庭居然如此大气,一下子提供了4000条步枪和10万子弹,要是1741年的时侯,有这样一个强大的朝庭帮助我们,印尼可能早就是我们华人的了。”一个骨干说道。他居然把宋国国家机构直接叫作朝庭,看来他的心也早已认同宋国的中华正统地位了。


“大哥,我有个大胆的主意。”又一个骨干说,“现在形势有变,我的计划也要跟着改变,我的意见是,9:00发动起,同时攻打并控制东、西两个门,为起义军的撤退保全后路。然后,先坚守阵地,打退荷兰人的反仆后,等侯宋国空军支援。我听说宋国空军有计多铁乌,他们可以从天上扔炸弹,那可是很神的东西,如果有铁鸟支持,我相信一定能够打下三宝垄。”


武岩铭摇摇头,“这对时间的配合要求太高了,如果不拿两门,敌人一旦发现,两面夹击,我们就有大难临头。”


“哥大,我觉先夺门,坚守待援的方案可行,只要搞好时间差,两边同时动手就行了。”一个骨干却表示同意。


“我想可行,城内大部份的荷兰军队都被抽调去攻打雅加达去了,现在场城内以土王的军队居多,那些家伙根本不禁打。”又一个骨干说道。


“从现在的兵力分布上来看当然没问题,可是你们有没有把明天荷兰当局的变化考虑进去呢?”武岩铭还是下不了决心。


“那也没有关系,我听说宋国空军两天可以炸烂雅加达那样的城市,那一定具有强大的攻击力,如果荷兰人从其他地方派军队来攻击我们,那就交给宋国空军对付就行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真要是荷兰正规军扑过来了,恐怕我们不是对手!”武岩铭想了想,“这个方案是可行的,但也不能估计的太顺利,这样吧,我们抢下城门后,坚守一个白天。如果宋国不能及时援兵,我们就撤退到山林里去,想办法与雅加达的宋军汇合!”


“好!就这么办!”大家终于形成了一个比较一致的意见。


时针悄然指向九点,在三宝垄市东门,搬运工人们忙碌了整整一个早上,不停地往前线马车里搬弹药,押运的辎重营站在一旁嘻嘻哈哈地看热闹,虽然上级已经名令加强警戒,但他们认为胆小的华人在泄密后根本不敢起义,只有等着挨打。在他们逐渐放松警惕的过程中,武岩铭部队已经悄然占据有利地形,准备动手。


当所有的辎重营官兵都上了车,到带着弹药到雅加达去后,守军的军队也准备休息了。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几个黑影突然冲了来上,亮出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全部指着所有荷兰军人,“统统不许动,乖乖举起手来!”


“你们!”荷兰军官吓得语无伦次,上级要求防范的事情终于成为现实了。


“听清没有,赶紧把手举起来吧,不然你现在就会去见上帝!”武岩铭呵斥,“还不把手里的武器扔下来,我数三,一、二……”


“好,好,莫杀我,不要杀我……”荷兰军官抖抖瑟瑟地将自己的手枪扔了下来,他的卫兵也把步枪扔了下来,哐哐几声,宣告了整个行动的开始……


“你们几个把这些人捆起来,谁要是不老实,就打死谁!”武岩铭吩咐手下,然后走到车头边,按照预先计划,掏出怀里的小黄旗,朝后面挥动,指挥手下各就各位。


“妈的,今天晚上还真安静?”在防备所中,有个荷兰军官骂骂咧咧地,他现在想出去找个华人女人来玩玩。


“哗”的一声,哨所的门被拉开了,荷兰军官军官正想骂:“他奶奶的,搞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旁边的人已经“啊”的惊呼起来,他们目瞪口呆地看见,对面仅仅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居然用沙包垒起了工事,后面伏着杀气腾腾的士兵,一支支可怕机枪的枪口牢牢对着刚刚打开的大门。


“荷兰红毛们,老子是华人,现在起义了,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限你们立即投降,马上扔出手中的枪支,否则就不客气了!”武岩铭大声地喊道。


等了三秒钟,里面没有动静,“开火!”一些“啪、啪、啪”起义军的子弹打在守备所的铁门上,一些子弹则无情的打入了荷兰守军的身体中,迸溅出血花。起义军所使用的步枪,是另一个时空中日本“三八”式步他的翻版,与荷兰人落后的前装式击发枪相比,火力强劲可不至一点点。荷兰军人们惊恐的发现,自已上一发子弹、打出一枪的功夫,起义军的火枪就已经打出了三、四发子弹。起义军的火枪明显不需要打一发、上一枚子弹,他们要打下一发子弹,只需要拉一下枪栓就行了,打枪的速度比荷立兰快出不是一点点。不一会儿,防备所里就没有了声响,二十多个荷兰守军当场战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