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 龙惊南洋 破釜沉舟

紫宵流云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size][/URL] 袁应波少将并没有再为难投降了的荷兰士兵,他无法象冯继友少将那样冷血无情,他只是把这些俘虏分散了严格看押。在回程的路上,袁应波少将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这几天来他的神经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中,而且也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所以脑子有点糊涂。 按照眼前的局面来看,袁应波少将发现自己好像陷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7/

袁应波少将并没有再为难投降了的荷兰士兵,他无法象冯继友少将那样冷血无情,他只是把这些俘虏分散了严格看押。在回程的路上,袁应波少将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这几天来他的神经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中,而且也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所以脑子有点糊涂。

按照眼前的局面来看,袁应波少将发现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很不妙的境地,独立团千里远征印尼,是绝对不许失败的,失败的唯一后果就是死亡。根据战局来判断,荷兰在印尼的数百个岛屿中还安排有不少的军队,而且印尼还有数不清的土王,如何把他们收拾掉,这的确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事。

眼下的开局似乎不错,独立团一上场就攻了下印尼的首府雅加达,攻占这座城市除了无与伦比的政治象征意义之外,还有许多实惠,比如大量的银元、至今还没完全统计清楚的粮草和无数的武器军火,只要有一段缓冲时间,任何人都可以据此训练出一支不错的仆从军。

是啊,军队。要打下印尼必须有更多的军队,但现在如何组织一支仆从军是一个难题。在攻打印尼的问题上,独立团和宪兵情报部队的分工完全不同,独立团负责的是攻败敌军,攻城夺地。而宪兵情报部队负责的却是负责对占领区进行统治和管理。因此,在建立的仆从军的问题上,独立团和宪兵情报部队的标准也有很大的不同。

宪兵情报部队可以强征印尼的土著,或至不法分子入伍,因为这些人欺负普通百姓都很有能耐,可以对土著们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但如果用这些个战场,与荷兰军队和其它土王军队作战,那就大大的不妥,这些没有骨气的家伙见了荷兰军队比兔子跑得都快,而且这些家伙极不可靠,在战场可能还会临阵投敌,反而会给正规的宋军作战部队带来巨大的麻烦。因此,独立团绝不能选用土著人作为仆从军的来源。

如果这样的话,独立团的仆从军只能由印尼华人构成,但雅加达曾经发生过华人起义,在起义被镇压后,大量华人已转战到其他城市去了。也就是说,现在雅加达的华人很少,根本无法组建成一支强大的军队。

想着这个问题,回到雅加达后袁应波少将来不及休息,立即派出传令兵召集自己手下的几个骨干开会,顺便听取一下他们的工作报告。会议议题主要是如何巩固战果,按照袁应波少将的设想,仆从军的建设绝对是势在必行,现在的关键是如何与华人较多的地区取得联系,或者直接攻打华人集聚较多的城市。但无论那一个方案,以目前的状况来部都很难做到。目前,雅加达正处于印尼荷兰驻军和数支土著武装的包围之中,而且宋军的数量太少,防守都有点废力,更何况分军与攻打其他城市。而以目前的状态,就算其他城市的华人知道了目前雅加达情况,想要投奔宋军,也无法突破敌的封锁线。

对于这个问题,大家一致认为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固守雅加达,然后把相关情况报送宋国军事院,由军事院派专人去印尼各地组织华人起义,形成强大的军事攻势。

会议刚刚散会,冯继友少将就来了,而且一见面就说:“应波啊,经过几天的轰炸和战争,现在的雅加达已成完全成为一座废墟和死城了,完整的房子没有几座,街上四处都是死人,而且没有人埋,臭气冲天。我当组建的治安管理部队都派出不少人去处理死人的问题了。而且目前还有比遍地死人更严重的事情。现在多数印尼土著已无家可归,一贫如洗,吃的东西都找不到,连生计都很困难,如果有人在他们中间煽动一下的话,不需要敌人来攻城,我们自已就先乱了。”

“是啊!”袁应波少将也有点头疼,虽然雅加达被打下来了,但却受到了巨大的破坏,而且这座城市作印发的首府,荷兰人的控制得很严格,现在要消除荷兰的影响恐怕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而且宋军刚刚破坏了这个座城市,杀人无数,恐怕已经让土著们恨死了。更要命的是,民心这玩意比不得其他东西,不能急功近利也不能太粗暴,自己这边根本没有什么好办法,袁应波少将捏着下巴苦笑一声,忽然看着笑吟吟的冯继友少将,心中一动,“莫非、莫非老冯……你有什么好办法?!”

冯继友少将微微一笑:“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雅加达数十万人尽归我军,与荷兰人誓死相抗!”

“呵!”袁应波少将吓了一跳,这家伙果然出语惊人啊,当下惊喜的道,“我说老冯,你可别开玩笑哦!”

“我们右以立即下令,强令雅加达的所有民众去抢那些荷兰人和印尼土王们在雅加达所有财产,并杀光荷兰和印尼土王在雅加达的亲属。如果有人敢不去参吕抢夺,否则枪毙他们全家!”冯继友从容笑道。

“什么?就这么简单?”袁应波少将愕然,转过头去,眼中满是怀疑。

“当然还有后着,”冯继友少将整理了一下思绪,狡黠的笑道,“雅加达临时军事管制政府成立后,我会把昔日荷兰和印尼土王们做的坏事和血腥统治事迹全部找出来,逐一张榜传抄,发散全城各处!”

袁应波少将呆了一呆,虽然他不太了解印尼历史,但印尼土王们配合荷兰人搞过几次大规模的屠杀,有的事情令人发指,他倒也晓得,。

想到这里,袁应波少将眼前豁然开朗,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炒作,用当年荷兰人的残忍事迹恐吓老百姓,不过这一回倒还真的难说,到底这次连总督也剁了、财产抢光了,荷兰人和土王们打回来搞不好会真的屠城,也不算一味欺骗。这个计划要是成功了的话,雅加达的土著就会因为惧怕荷兰人和土王们屠城报复,多半会倒向宋军,有这几十万群众作为根基,以后什么事好办了。

林风微微沉吟,缓缓点头道,“不错,抢荷兰人和土王们的财产只不过是个由头,重点还是在恐吓宣传上,老冯,我知道你是这方面的行家,这回你就辛苦下,把当年荷兰屠灭土著人、华人的暴行都找出来——最好是官方的正规文书。

应波放心,除了张榜传抄之外,我还会安排一些艺人以各种民间形式的进宣传,让有商铺、小贩、货郎都得四处吆喝传唱,必定让全雅加达的人都明白!”冯继友笑道,“这件事情还需要独立团帮忙,首先就拿内城的荷兰妇孺开刀——强令他们向全城土著捐出自已的财产,然后写书面形式写明自已反对荷兰统治,反拥护宋国的管理,若有不从就全部屠灭!这样一来,全城的其他百土著就不敢不从了!”他神色轻松,若无其事的轻笑道,“这就叫留财不留命、留命不留财!”

“但是,如果大规模的采取如此行动,就必须有严密的治安防范措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要完成这一任务,我那点人还不够,我想请独立团配合一下。”冯继友终于说出来自已的目的,原来是跑这里借军来了。

不过,袁应波少将现在实在想不出去冯继友少将更好的方案,也只好答应。很快,袁应波少将就发现冯继友少将已经把治安管理搞得有点恐怖,街上竖立着各种火炮,昼夜有士兵来回巡视,城内各个街道上居民被强迫组织了巡逻组,那些老头小孩以及许多大嫂拿着铜锣走来走去,一发现不对劲就得鸣锣示警。

在这样的措施下,荷兰人和土著们彻底成为了绵羊,看上去一个个都贴眉顺耳,不过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冯继友少将吃不准这些受压迫的人民会不会突然反戈一击,所以在发动抢夺运动之前他还是做了周详细致的准备,以应付最严重的后果。

数十门威力巨大的1851式60毫米远射程迫击炮被安上了城墙,3000多接受过初步火器训练的治安管理部队分别扼守住各个出口要道,为了防备这些人的反扑,冯继友少将调集了十几万斤柴草和数千斤燃油,堆积在内城的各个角落,这个措施就是为了防备最坏的结果,如果这些荷兰与土王家属不能接受抢夺,马上全部起义反扑的话,这边就只好发动大屠杀了,根据粗略计算,这些柴草和燃油在一刻钟之内即可引燃内城,四面焚烧的火焰绝对可以在几个时辰之内把这几万人烧成灰烬。

事情比想像中的要容易,经过一场浩劫之后的荷兰人心理上比原先要成熟得多了,原本自觉高人一等的人们这个时候终于明白过来,拳头是老大这个道理放之四海皆准,所以他们也没有理由不低头,当看到宋军摆出这么一副凶狠的架势来他们很自觉的选择了退缩,财产是重要,但远远比上全家性命来得重要。

对于参加抢夺贵族产财的平民,冯继友少将并没有作出特别的要求,只是告诉他们抢着什么,如金银、家具、房产等,只要经宋军记录在册后都将成为自已的私有财产,受宋军的保护。一时间,雅加达出现了新的地狱式景象,昔日富有的荷兰人和土王家属们半一贫如洗。

当宋军和印尼治安管理部队撤离的时候,人们终于掩饰不住内心的压抑,一城之内哭声震天,家家户户如丧考妣。袁应波少将坐在司令部里,都隐隐四处传来的哭叫声,心中也叹了一口气,这事能怪我么?这边不修理你们,全城几十万土著怎么会铁心跟我干呢?

在抢光所有贵族的财产后,全城的土著被宋国逼着以书面形式表明自已的抗荷志向,其中也就是拿着事先拟好的文书,让土著们转抄一遍,然后写上自已的大名,盖上手印,交由宋国保管。

在大规模抢夺和明志活动开展的同时,冯继友少将又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大宣传,各种民间艺术被充分利用起来,向全城的土著宣讲近百年来的旧事。当然,出于艺术行为的惯性,当年荷兰进攻印尼残忍行径也被大大的夸张扭曲,以至于袁应波少将听了几回,也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虽然荷兰人当年的确非常残忍,但这边艺术家们的表述也好像太过分了些,好似所有荷兰军队都是恶魔,长得相当狰狞也就罢了,个个有吃人的嗜好。

借着这个机会,宋军也也洗刷了前一段时间屠杀荷兰贵族的血污,根据那些缴获的资料来看,这些贵族在那个年代绝大部分都曾亲身策划、参与过屠杀对土著人民和华人的大屠杀活动,可以说个个都是血债累累,无须夸张,当初荷兰攻占并统治印尼的过程中的确是杀戮无数,即使是官方记载,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将近百万人被屠杀掉了,根据这个被大大缩小的保守数字,无论用什么方法来定罪量刑,这几千,万把个荷兰贵族都可以说得上是死有余辜,当冯继友少将把这些绝密资料公布在光天化日之下时,原本对宋军议论纷纷的人,都觉得他是真主安拉派来的天使,为印尼受难的土著们出了一口气。

原来的荷兰人屠杀事件零零碎碎道听途说,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冲淡之后很多人都已经不以为然,以为这些都是虚无缥缈的传说,而现在宋军搬出了很多原始资料,完全颠覆了这个概念——这个东西的真实性经过核查也被确定下来,因为当时的的军功就是按屠杀的数量计算,杀了多少人得到多大的荣华富贵,对比时间和人名、官职这些东西自然确凿无疑。

这些原本几十万、几十万的数字累计叠加起来成为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真相,这次宣传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袁应波少将和冯继友少将的预料,人们从漠然变得半信半疑,从半信半疑变得大吃一惊,从大吃一惊变得极度愤怒,这次宣传的许多资料被各个书坊雕版拓印,随着行商很快散布到世界各地,

整个世界的舆论为之哗然。

本来根据殖已的传统,新的殖民者占领一个新地方后,杀个几十百把万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这次冯继友少将在宣传中一再打出了民族主义的旗号,并且处死了以印尼总督为首的一系列有罪的贵族,在这样的情况下事件就变得相当轰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